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开荒

第七六五章 为母则强(求月票求订阅)

    心月莲菩萨降临之刻,整个嵩山少林寺都弥漫着莲花的飘香。

    禅宗首座释空信,心存敬畏的看着莲台法座上那位体态妖娆的女子。

    这女子的装扮暴露,仿佛是佛门壁画上的‘飞天’,酥肩半露,玉肌生辉,婀娜多姿,却又宝相庄严。

    尽管这女子的每一寸肌体,都穷尽了世间极致之美,可宗首座释空信却不敢动半分邪念。

    佛门的十大菩萨都是‘等觉菩萨’,是法力修为达到了极天之巅,半步圣天者。

    他们只要踏出那半步,就是佛之果业,相当于中土的‘帝君’之尊。

    心月莲菩萨更执掌着心灵之力,是世间所有求佛者都需借重的助力,具有着无穷法力,无俦威严。

    在这尊菩萨面前,任何人都没法生出亵渎之念……

    释空信与身后众多佛门高僧伏拜于地,神色则恭敬肃穆:“吾等恭迎菩萨!”

    “起来吧!”

    莲台上的‘心月莲菩萨’首先适应了一下自己凭依的这具法体,然后微一摇头。

    这具以九十六枚千年心月莲子造就的法身,虽然能寄托她的真灵,降临她八九成的力量,可却过于脆弱。

    这具法身每一刻都在崩坏当中,只能承载她的真灵二十日,二十日之后就不得不退出凡界。

    心月莲菩萨凝神感应了片刻,这才睁开眼,看向下方的众多僧人。

    “我身虽在净心无漏世界,却也知闻了凡间之事。知晓因本座的化身法体一事,凡世朝廷已夷平了我佛六十七家道场。此事因果在我,委屈你等受罪了。”

    在场的佛门高僧都连称不敢,禅宗首座释空信更是语声铿锵的回道:“菩萨何出此言?昔日竺法兰大士至中原传法时,就曾预言我中土佛传会有五次法难,今日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何况这次的佛劫法难追根究底,缘由其实都在我等,是我等无能,未曾将菩萨的法体照料妥当,以至于今日之变。”

    心月莲菩萨不由满意的微一颔首,她随后抬手一指,瞬时间上百朵‘心月莲’在殿中所有高僧大德的眼前生成。

    “关于夏南烟之事,我已了解前因后果,实是意外之变,怪不得任何人。且此事终与我切身相关,而我佛门讲究因果,这次我从净心无漏世界,带来了千朵‘菩提心莲’,用于补偿凡界众比丘的损失,也用于酬答一应有功于佛门,有功于我心月莲者。”

    这一瞬,在场众多高僧大德都现出了惊喜之色,他们珍而重之的将眼前佛力氤氲的‘心月莲’收入袖中珍藏。

    对于此物,他们亦有耳闻。

    这是心月莲菩萨一手培育之物,其中一朵,就可让第四门的佛修提升一重修为。

    未来甚至可成为冲击‘伽蓝’果业的破障之物,可以大幅度降低冲击天位的难度。

    这一瞬,众多高僧心内的怨气,顿时被清扫一空。

    在这之前,他们对于心月莲菩萨未尝没有怨尤。

    尤其是在朝廷以无可匹敌之势,横扫了众多佛刹之后,恐慌与怨气就在佛门的内部滋长。

    既然那罗烟已成了汾阳郡王李轩的禁脔,那么‘心月莲菩萨’就直接放弃,另寻其他化身便是。

    何必要闹到鱼死网破,引发这场法难浩劫?

    所谓县官不如现管,我佛虽有无穷法力,可这凡世却在朝廷治下。

    此时心月莲菩萨就像是看透了众僧的心意,语声幽冷道:“其实以本座之意,换一具化身法体也没什么,千载之内不入凡世,于我而言,也不是不可接受。

    然则我佛门五十年来积累的众多善信,众多比丘之灵却耽搁不得,急待引渡。佛门的威严,更容不得一个凡界朝廷的郡王冒犯。尤其如今,秦皇元封逐渐破碎,诸佛之力,已可降临人间。”

    她正说到这里,却又神色微动,看向了殿外方向:“你是那位大司命?”

    此时从这佛殿之外,走入了一个白裙女子。她戴着青铜面具,神色冷冽如冰。

    “菩萨之言,未免使人发笑,你之所以不肯放弃夏南烟,不过是因此女乃你突破佛果的契机。还有,只要金阙天宫还存在一日,那么秦皇元封就绝无破碎之时。”

    “金阙天宫?”

    心月莲菩萨唇角微扬,浮现起似嘲讽,又似不屑的笑意:“可前提是你们能将李轩这个变数诛灭,我说得对吗?大司命阁下。”

    大司命不由一声冷哼,眼神则冷凝如刀。

    心月莲菩萨则从莲台之上跃下,然后用‘天眼通’之法扫望全寺:“不愧是禅宗祖庭,准备得非常周全。数日之后,二十四位金刚,八位阿罗汉,两位护法天王同时降世。届时朝廷纵有百万大军,也难撼这禅宗祖庭。”

    她又转过头,似笑非笑的望着大司命:“这是你最好的机会。”

    大司命则眼神坦然的背负着手:“本人正是为此而来!”

    佛门如此众多的天位真灵降世,必须借助她的力量。

    这会进一步撕裂秦皇元封,可如果能够一举诛除李轩,那也不是不可接受。

    不过她现在,还有一个疑问。

    “那么你可曾想过,你们花费如此大的代价,降临两位护法天王的真灵,朝廷的兵马却失约不至呢?”

    心月莲菩萨先是一笑,然后眸光冷厉如刀:“那么我们就杀到京城,直接去取那位汾阳郡王的性命。”

    大司命不由蹙了蹙眉,她心想此时李轩的身边,掌握‘极天之法’的就有好几位。

    少傅于杰,忠烈,还有那九尾涂山君。

    心月莲菩萨虽是‘等觉菩萨’,可在秦皇元封之内,法力却也未至极天。

    佛门这些护法天王与阿罗汉直接杀入京城,未必会有什么好结果。

    可随后大司命就摇了摇头,不甚在意了。

    这次即便失败,损失的也是佛门之力,与她无干。

    且心月莲菩萨如此兴师动众,怎么都能从李轩身上咬下一块肉。

    对她来说,这就是一个极好的消息。

    ※※※※

    上午时分,凌霄宝殿之内蓦然传出了一声洪亮的婴啼。

    虽然天刑台空间内没有稳婆,可独孤碧落的医术已得江云旗的真传,比之稳婆可强多了。

    罗烟在独孤碧落的帮助下,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产了下来。

    其实以罗烟高强的修为,接近天位之身。难产这种事,不太可能在她身上发生。

    唯独罗烟的精气神有些虚弱,面色也苍白毫无血色。

    孩子是母亲的骨血,是母亲血元精气所聚,这一点,并不因罗烟的修为而例外。

    不过当独孤碧落剪断孩子的脐带,又给孩子做过简单清洗。

    罗烟就迫不及待的将那重达八斤的大胖儿子抱在怀中,亲手给他裹上衣物。

    此时她面上的欣喜与怜爱却无以附加,整个人则像似莹莹生辉一样,现出别样的神采。

    李轩看了一眼孩子,就撇了撇嘴。心想这孩子皱巴巴的,可真丑。

    不过孩子出生之后大多都这样,要看他的长相面貌,还是得等一两个月后。

    这中气倒是挺足的,那哭泣声震响了整个天刑台空间,这说明孩子的身体健壮。

    李轩心里的欢喜,也是无以复加。很想把这孩子从罗烟怀里抱过来,逗弄一二。

    不过他见罗烟一副爱不释手的神色,也就暂时放弃了。

    旁边的江含韵与乐芊芊二女,则是心情复杂。

    她们一边以新奇的眼神看着罗烟怀里的孩子,心想这就是李轩的孩子?一边有着难以名状的情绪,在心里滋生。

    江含韵看着李轩面上那不加掩饰的惊喜与爱怜,不自禁的就有些不甘,吃味起来,就忽然有了一种也想要生一个孩子的想法。

    罗烟在稍稍修养了一阵之后,就笨拙的尝试给孩子喂奶,她只是稍稍以衣物遮掩,没怎么避忌几人的目光。

    不过罗烟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李轩的视线则让她微微脸红。

    幸在那大胖小子还算争气,在小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吸出了奶水。

    此时罗烟深深注目了怀中的婴儿一眼,然后就把目光转向了李轩:“轩郎!”

    她眼眸中则含着焦躁,惶恐,不甘与决然,种种情绪在她的心内糅合交杂。

    李轩只一眼,就读懂了她的想法。

    罗烟焦躁与惶恐的是担心被心月莲夺取肉身,就此离世而去。

    不甘与决然则是为母则强,此时的罗烟,绝不甘舍弃她的孩儿离去,有了强烈的反抗意志。

    “怎么,现在知道后悔了?几天前某人还心甘情愿,要成为心月莲的化身法体。”

    李轩有些吃味,罗烟对心月莲夺舍的抗拒之意,是因她怀里的大胖小子,而非是他李轩。

    不过他随后就收住了思绪,脸上现出了几分自负的笑意:“安心吧,朕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住,枉为天帝!”

    罗烟神色微松,虽然李轩面临的敌人是心月莲菩萨,是诸天之佛,可这刻她听着李轩的话,看着李轩的身影,却莫名的感觉心安。

    她咬了咬牙:“给我两天,我最多只需修养两天就可以出手参战。”

    李轩听了之后却无语的摇了摇头:“算了吧,你现在这样出去,只会给心月莲夺舍的机会,在给我添乱。”

    他随后就目显异泽:“不过有一桩事,你得做好准备。心月莲陨落之后,其真灵无处可走,只有烟儿你能够让她再生于人世。那个时候,你与她之间会有一场神魄之争,你若挺不过去,还是陨落之局。我会提前做些准备,可此战的关键,还是在烟儿你。”

    罗烟闻言愣了愣神,随后她的面色就冷漠如冰,眼中则杀意凝聚。

    她还不知李轩要怎样令心月莲陨落,可所谓‘为母者强’。

    她现在绝不会离开自己的孩子,无论任何人,任何事都绝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