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开荒

麟宫天妃(番外3)

    PS:听取书友意见,开荒前天把前面的两章结局大改了,大家看不到的话刷新一下,或者长按章节重新下载就可以看到了。

    ※※※※

    玄黄十五年,也即维新二十三年的三月十四日,梦清梵通过一面太虚星门,来到了大罗天内,玉京山中。

    当梦清梵从星门当中走出,眼神微微惊异。

    这里与维新十三年梦清梵第一次到来时见到的情况大为不同。

    那时天庭创立不过数年,大罗天也才刚刚修复不久,整个玉京山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可此时梦清梵一眼望去,只见整个山中郁郁葱葱,仙云飘渺,风景殊胜,美不胜收。

    山巅之上,则悬浮着无数的浮空小岛,无数的舟船祥云穿梭其间……岛内则布满了玉宇琼楼,玉阙琼宫。

    更让梦清梵侧目的,是环绕在玉京山周围的六片紫意氤氲,灵力盎然的仙境。

    这些仙境都足有三千里方圆大小,它们悬浮于空,本该将大罗天的大片土地遮蔽。

    可让人惊异的是,那阳光竟然丝毫无碍的穿透下来,照射在了地面。

    而六块仙境内部,则是烟云缭绕,山清水秀,绿树浓阴,景致比之仙境之外还更胜三分。

    可真正让梦清梵在意的,是这六大仙境中内蕴的恢弘道蕴,还有那异常和谐的灵机。

    她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那是三清二佛,连同女娲娘娘的圣境。

    它们的高度,则无不较玉京山巅的中央天庭低了九尺。

    这也象征着当今天帝的权威,帝气皇威无量,即便那几位半步超脱的圣人也需受其节制。

    “听天参见麟宫天妃娘娘!”

    此时一只獒犬,带着一群仙官天女,迎了过来。

    它摇着尾巴,笑盈盈的看着梦清梵:“陛下得知娘娘返归天庭,让我亲来迎接。”

    梦清梵的神色却有些不自在,不过她有面甲盖脸,别人看不出来。

    “听天,我与你说过的,别叫我娘娘。”

    “遵命!娘娘。”

    听天獒很听话的点了点头:“请娘娘起驾吧,陛下他已候你多时了,急嗯哼,总之很急的,似乎有什么急事。”

    他想了想,还是将‘急不可耐’四字收回肚子里。

    虽说它现在已经如愿以偿的转投到玄黄天帝门下,不但被敕封为‘监天元帅’一职,还被陛下赐予一件西域的上品神宝,真身真灵都不死不灭。

    可天帝陛下一旦恼火起来,有的是办法让它痛不欲生。

    梦清梵闻言却有些忐忑,她在维新十五年被李轩册封天妃,却有心逃避,一直以维护‘始皇元封’,清除偷渡的仙神妖魔为借口躲在凡间。

    可在这两年,始皇元封因李轩在金阙天章持续添加律令,又投入大量神力之故完全恢复,外域仙神已经再没有进入凡界的可能。

    李轩又日日来信催逼,还言道爱妃再不回天庭,朕就亲来凡界与你一会,梦清梵无奈,只能如了李轩之愿。

    “那就走吧。”梦清梵走入了前方的一架御辇内,她想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且如今距李轩一统外域都已有十五年之久,应该已没多少人记得她给李轩当坐骑的事了吧?

    “其实天妃娘娘真无需在意当年之事。”

    听天獒浮空在抬辇一侧,笑眯眯的说着:“那又不是别人,而是当今的天帝陛下,三界至尊。而今就连你们家的少宫主源太微,也当了陛下的御前女官”

    梦清梵眸中顿时流露出一抹杀气,然后听天獒整个头颅都如被锤击,整个狗头都被砸的往下一顿。

    这要是换在十年以前,这一击就要了它的狗命。可如今它登临天位,狗身也因本命神宝之故不死不灭,这一击只让它晕了片刻。

    梦清梵见状,不由一声轻哼:“自从得了波斯战神的那件宝贝,你现在倒是越来越敢说了。”

    她随后好奇的问:“少司命大人不是在天庭当尚宫么?怎么又变成御前女官了?”

    大概六年之前,太虚因粮食自给自足之故,凡界粮价暴跌。

    而此时少司命的债务,已积累到十二万万的骇人数字。

    这位根本就偿还不起,不得不入天庭当差,算是卖身偿债。

    听天獒闻言嘿然一笑:“前些日子她的差事出了漏子,就被免去了尚宫一职,转任了御前女官,侍候陛下起居。要我说啊,这岂非是明贬暗升?”

    梦清梵听了之后,就不禁一声哂笑:“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可不是么?”听天獒的胆子果然越来越肥了,它嘻嘻的笑道:“不过这事我看很悬,当天神烟天妃与龙虎天妃气得跑出大罗天,闹着要与陛下分居,陛下哄了好久才罢休。据说还被逼发了誓,誓言什么内容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事后天庭的所有女仙,天女,都被交给了两位天妃共管。

    这还没完,半月之后,统军征战冥海的天后赶了回来,那天夜里陛下的寝宫里面像是雷震一样。源女官本人也很尴尬,要不是她欠着债,陛下又软硬兼施,她早就离去了。”

    梦清梵则心想自己的处境,何尝不尴尬?

    她心绪紊乱不安,蹙着眉陷入凝思。直到她乘坐的浮空神辇,来到了一面高达九十丈的宫墙之外才止住。

    这里正是天宫宫墙,李轩重建后的天庭,南北东西都是七百里,且内部有特殊禁法,可令整个天庭介于虚实之间。且有太虚之法,以太虚星门沟通诸界,勾连山川,便于天庭兵马‘神降’。

    而这座天宫,则位于天庭的最中央处。原本这是昔日炎帝宫的宫城,可如今李轩重新整修过,早不似以前的寒酸景象了,那东北两面宫墙原本是以仙玉凑合,可现在全都换成了众仙神提炼出来的混沌仙石,且加高到了九十丈。

    整个天庭也还在扩建当中,据说李轩的规划,是至少五千里的直径。天庭外围,也将用次一等的材料五灵仙玉,建造一面城墙。

    这倒非是因李轩穷奢极侈,而是只有如此,才能建立抗衡帝君,甚至圣人的稳固仙阵,镇压天庭气运。

    梦清梵却注意到那宫城的东南侧,悬靠着一艘巨大舰船,几乎相当于鲲鹏战舰的九倍大小。

    “那就是天庭铸器监正在建的镇国神舰吧?好大,怕不是有九千二百丈?我听说陛下为打造此舰,耗用了天庭半年的岁入,雇请了众多仙神?可这是因何缘故?”

    她想只天庭的二十艘鲲鹏战舰,七千艘太虚战舰,其实已经够用了。

    整个太虚三十三天,无人能对抗这支玄黄天庭的强大舰队。

    “自然是有缘故的,此事还是机密,不过极天元帅以上,差不多都知道了。”

    听天獒抬头望了那艘战舰一眼,同时随口答着:“两年前陛下与圣人合力遥观星空,发现据此大约九百四十万仙寻之外,有几片漂移的天境世界,其中内蕴大量太阳神炉的关键材料。所以打造此船,准备前往探索。把船造得这么大,是为将那些天境拖拽过来。”

    梦清梵不由若有所思的微微颔首,她知道目前的玄黄天庭,全靠太阳神炉维持。

    不但李轩麾下的众多神将,都依靠此物提供能量。当世的众多仙人,也在尝试依靠太阳神炉的力量,压制龙气,愿力等等对他们的排斥与污染。

    不过目前凡界内外与太虚三十三天发现的各种矿脉,顶多只能建造五千座太阳神炉。

    李轩这显然是在未雨绸缪,一方面想办法增加太阳神炉的寿命,一方面则探索无垠太虚,从中获取材料。

    梦清梵随后望见前方,有一座与宫殿群风格截然迥异的建筑。

    仙寻则是李轩发明的距离单位,原本八尺为一寻,仙寻则是流光在一瞬间穿越的距离,达六十万里之巨。

    “这宫殿之内,怎么有座佛寺?唔~”

    梦清梵问话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蠢了。

    听天獒则是憋着笑,知道是梦清梵抵达天宫之后心绪慌乱,所以在找话题转移注意力。

    他还是如实答着:“那是摩利支天佛母的佛宫,陛下不是有个帝如来的佛号吗?他想要了解佛门修行之要,就把摩利支天请了进来,日常给他嗯哼,讲经!”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那凌霄殿前。

    听天獒神色微动;“天妃稍侯,陛下正在接见太白星官。”

    “太白星官?”梦清梵的神色微动:“是端慧皇太子吧?”

    端慧皇太子即景泰帝的独子虞见济,数年前虞红裳见虞见济真灵难聚,自然苏醒无望,就求请李轩为虞见济封神。

    可按照李轩制定的天规,这位封神之后就无法呆在凡界了。大晋内阁给予了他端慧皇太子的尊号,就当是薨逝了。

    “正是端慧皇太子。”听天獒点着头:“陛下对这位妻弟的爱重,不在其兄神武仙王李炎之下,居然强取了太白星君的所有根基,作为端慧皇太子的封神核心。

    不过我天庭无功不赏,他现在又无法控御神力,其地位暂时是无法与之前的太白星君比拟,陛下目前只授予他司掌工部军器监之权。”

    也在这刻,他们望见一位身着天庭四品仙袍,面白如玉的少年从殿内行出。

    此人周身缠绕白色灵光,一缕缕犀利的庚金之气,将周围地面墙壁轰击到发出铿锵声响。

    梦清梵没见过此人,可她第一眼就知这正是新任的‘太白星官’无疑,他周围的异像,则是因他元神虚弱,还无法控御神力之故。

    那少年也神态温和的一笑,同样躬身回以一礼。

    等到这位走下台阶离去,听天獒就啧啧感叹着:“今日星官气象更胜于前,陛下定是以真理之法,助他梳理过灵机了。”

    梦清梵心想这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了。

    然后她就又看着那殿门,面现挣扎迟疑之意。

    可接下来,她就见李轩穿戴着一身衮袍,龙行虎步般从殿内走出,然后满含喜意的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梵儿,你可算是肯回到朕身边了。”

    梦清梵当即俏面微红,她稍稍用力一挣,却发现李轩的手看似不轻不重的捏着她,却宛如铁钳,纹丝不动。

    此时她也生出觉悟,知道自己这一生都不可能逃出李轩的魔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