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侵入人间 发条橙之梦

第六十六章 瓷娃娃

    是林同学。

    这位黑长直发姑娘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好像是真的觉得很高兴。

    也不知道她在乐呵什么。

    竺清月差点以为是那个会飞檐走壁的怪物大白天闯入学校了,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又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那个……请问你是从哪儿上来的?”

    竺清月盯着突然之间出现在他背后的少女,又看了看旁边的栏杆,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微妙。

    “你,你该不会是从那边翻上来的吧?”

    “这种小事就别放在心上啦。”

    林星洁回答的态度依旧大大咧咧。

    不过,相比起对待他人的冷淡,她对竺清月的态度其实还算和善。

    “……你说得对。”

    竺清月轻咳了一声,脸上重新浮现微笑。

    “林同学是找我有事吗?”

    “我从教室里出来,看到向阳在和你说话,于是就顺便过来看看。”

    林星洁嚼吧嚼吧嘴,顺便问了一句“你有没有餐巾纸?”从竺清月那里拿到一张后,“呸”一下将口香糖吐入餐巾纸里包住,随手扔入旁边垃圾桶。

    “……只是没想到他在我来之前就走了。我想着没事做,干脆就来看看你。昨天你有点被吓到了吧?”

    这当然是在说谎。

    林星洁从教室里出来后,其实早就发现了这两个人在说话,但她没有立刻登场,而是故意躲在能够听清楚两人说话的位置,直到听见那句话后……

    “我没事。”竺清月轻轻咳嗽了一声,“我想,林同学是有问题想问我吧?”

    “嗯~没什么呀,就是看到你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哭出来……?”

    竺清月有点吃惊地摸摸自己的脸。

    “有吗?”

    “啊,可能有点夸张了。”

    林星洁“嘿咻”一声用手撑着身体,动作轻盈地跳起,一屁股坐在了栏杆上。

    她的双手抓着栏杆,双腿还一翘一翘的。

    这样的姿势很容易导致身体在风中失去平衡,往后仰倒的话就要整个人倒栽葱地摔下去了,就算努力抓紧了都未必有用。

    这显然是个十分危险的动作,普通人千万不能模仿。

    但看着坐在栏杆上的林同学一副轻松自在的神态,背后的长发微微扬起,样子简直潇洒到不像话,竺清月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劝她快点下来的话。

    毕竟对方不是普通人,而是在旁人眼中就算真的摔下去也不会有事的武林高手;而竺清月更是清楚,林同学的真实身份比众人的猜测更加夸张,她是货真价实的……

    “超能力者”。

    竺清月的眼前似乎恍惚了一下。

    “但是,你觉得失望是真的吧?”林星洁的话语将她的意识重新拉回来,“毕竟,向阳他没有有像别的男生那样,你一开口就愿意屁颠屁颠帮忙。“”……林同学,你对我好像有误解。”

    竺清月回过神来,用力摇头。

    “我没有拜托别人帮忙,因为我知道我没有这样的立场。包括刚才的事情,的确是我失言了,我和徐向阳、还有林星洁你,都只是普通的同学而已,没有理由请你来帮我。徐同学他一定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才会在我没开口之前就先行拒绝吧。”

    “……你不会觉得不舒服吗?”

    “不,我觉得徐向阳同学做的太对了。”

    “你可以试试嘛,说不定我真的会答应。”

    林星洁一脸笑眯眯的表情。

    “你猜猜看,要是你真的对我做出了请求,你觉得我会同意还是不同意?”

    “我……不知道。”竺清月的回答依旧轻柔而坚定,“但我是不会说的。”

    林星洁正愉快摇晃着的脚突然停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亦随之消失。

    “抱歉,刚才是我说错了话。”

    “没关系。”

    女孩轻轻摇头。

    “但是……竺清月,我想你可能已经看出来了,我……呃,该怎么说呢……”

    话到临头,林星洁却开始吞吞吐吐起来,她有点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长发。

    面对竺清月好奇的眼神,她在犹豫颇久后,终于还是坦率地说出了那个回答:

    “我有点看你不爽。”

    坦诚的话果然会很伤人啊!

    “……为什么?”

    虽然正如林星洁所言,竺清月早就有所预感;可真从当事人口中听说,她还是有那么点小小的伤心的。

    毕竟,竺清月可是下决定要和对方成为朋友的,没想到却是刚一上来就遇见了意料之外的阻碍。

    她甚至还在心想,要是对方说理由是因为徐向阳同学的话,那可就太冤枉了,自己就会变得像是想要在一堆恩爱情侣之间第三者插足的坏女人一样了。

    当然,林星洁说出的理由,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肤浅。

    长发女孩先是牢牢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看得竺清月的心情都有点紧张起来了。

    她还在想,这人怎么和徐同学一个德行,老是盯着人的脸不肯放呢,结果下一秒,林星洁就做出了更令她感到意外的举动:

    只见坐在栏杆上的长发女孩突然放下一只手,朝着她伸过来,像是要触碰到她的脸不,更准确地说,是用手抬起自己的下巴,就像电视剧里调戏民女的花花恶少一般的标准动作。

    “啊,不好意思。”

    林星洁仿佛是意识到这样做很不对劲,连忙将手收回来。

    “怎、怎么了?”

    难道我脸上真有东西?竺清月这下是真的有点怀疑了,忍不住抚摸起自己的侧脸。

    “我只是觉得,你真的很像瓷娃娃。”

    林星洁笑了笑。

    “你看,刘海剪得整整齐齐,跟用尺子量过似的,眉毛,睫毛,看上去都像是每天在修理,哪里都显得很精致。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你脸上的笑容……真的特别完美,应该不会有人讨厌露出这种微笑的女孩子吧?”

    “呃,谢谢夸奖?”

    虽然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但竺清月还是向对方的赞赏表示感谢。

    同样一句赞美,放在不同人嘴里就会有不同的效果。

    “你长得真漂亮!”这句话简直是陪伴着竺清月长大的。

    上了高中以后,虽然没有人会如此坦率地对她说出口,可是光看身边同龄人们的表情就知道了:男生们有时候会看着自己的脸发呆,有个别的还会显得龌龊,女生们的羡慕乃至嫉妒之情,同样很容易就能注意到。

    但林星洁不同,在自己和他人眼中,对方一样是非常出众的美人,于是说出来的份量就不同……

    “所以我才觉得你有问题。”

    “咦?”

    “本来连我自己都一直觉得奇怪,为何会看你觉得不爽;但是昨天晚上,我注意到了一件事,这让我终于明白理由了。”

    林星洁紧紧盯着她的瞳孔,脸上的表情变得很严肃。

    “其实,我从冲进教室之前,那个怪物就已经爬进窗户里了,你们应该都注意到了它。那副诡异的姿态就连我看得心里发毛,第一次经历的人肯定会吓到不行。比方说向阳,他的表情就很紧张,紧张到都有点滑稽了……”

    “可是,竺同学,你却不一样。”

    长发姑娘的手直指着短发女孩的脸。

    “就连在那种生死攸关的时候,你都在笑吧?”

    竺清月那双漂亮又澄澈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眨不眨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指尖。

    林星洁凑近了脸,毫不掩饰地上下打量着她。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始终没办法放下对你的……可以说是偏见吧。”

    “……所以呢?”

    竺清月沉默片刻,微笑着反问道。无论是语气还是她脸上的笑容,都没有太大变化。

    “就因为这个吗?我觉得人就该多笑笑,正所谓‘笑一笑十年少’嘛。”

    “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

    林星洁轻哼了一声。

    “有人对我说,做人就是要想哭的时候就哭,想笑的时候就笑。而你的笑容却不是这样,只会让我觉得不舒服。”

    “可是我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竺清月小声叹着气,“如果就因为这种理由就讨厌我的话,确实还挺让人伤心的。”

    “我,我只是实话实说……”

    “而且,和林同学不一样。我曾经对徐向阳提起过,其实我一直想和你成为朋友。”

    竺清月抬起脸,反过来直视星洁的双眼,她的眼神同样很认真。

    “这个想法,即使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

    走廊上的两位少女安静地对视了一会儿,正好有一阵风吹过平台,吹起她们飘扬的衣角和墨色的头发,带着洗发水的香味和阳光的暖意。

    最后还是林星洁有点不自然地转过头去。

    她将手放在嘴边,轻轻咳嗽了一声。

    “那你就继续努力吧。总之,我还是说正事。我刚才有问你,要是你真的请求我,你恐怕觉得我会不会同意吧?”

    林星洁从栏杆上跳下,她一手叉腰,表情严肃地说道:

    “实话告诉你好了,我会同意的。”

    “……”

    竺清月没有回答。

    “我要杀了那个怪物。”

    少女的声音斩钉截铁。

    “闯进这座学校,还差点伤害到我最好的朋友。无论它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我只知道它的所作所为破坏我现在拥有的生活,我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再一次发生。”

    “上一次让它逃走了,这一次不会。正如你所知,既然我有这种能力……”

    林星洁抬起手,眯起眼睛注视着自己手掌上的指纹,肌肤在阳光下仿佛透明,随后慢慢将其握紧。

    “一定要彻底地解决这个隐患。”

    她转过头,对竺清月说道:

    “所以,如果你只是想尽快找到怪物、让那家伙尽快去死的话,我会帮忙的。”

    “我知道了。”

    竺清月颔首。

    “反正有那么多人帮你的忙,说不定真的能找到一点线索……”

    “所谓的线索,具体是指什么呢?”

    “这个嘛……”

    林星洁有点犹豫。

    她现在算是能体会徐向阳之前的心情了,这种时候好像只能实话实说。

    “嗯,比如说毛发啊皮肤组织啊之类的东西,最好时它身上掉下来,可以是身体部位也可以是随身物品……如果那家伙有的话。明白吗?真的发现了,你可以直接交给向阳。”

    “好。”

    竺清月若有所思了一会儿,随后轻轻点头。

    “……还有一件事,你和向阳说话的时候,表情好像很急迫,我能问问理由吗?”

    “我是在担心我自己。”

    竺清月回答时的态度非常自然。

    “我怀疑那个怪物是有目标的,而那个人很可能就是我。”

    “向阳也这样说。不过,你就放心吧。”

    林星洁露出轻快的笑容,拍了拍她的肩膀。

    “竺清月同学,只要有线索,我们就会尽快解决的。”

    ……

    上课铃响起,两人一前一后走向教室。

    走在后面的竺清月突然开口。

    “‘哭的时候就哭,想笑的时候就笑’……会对你说这种话的人,一定是个对你很关心的人吧?你得好好珍惜啊。”

    林星洁转过头,注视着那个位于楼梯上方的身影。

    那位女孩的身姿苗条,双腿修长,她将双手放在后面,像是在静静俯瞰着自己。

    竺清月背对着阳光,脸庞被楼梯的阴影遮挡,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这种事用不着你说啦。”

    林星洁没有太在意,朝她摆了摆手,往楼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