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侵入人间 发条橙之梦

第一百五十章 熟悉的脸

    徐向阳和竺清月一同走出了那个被当作探险起点的安全屋。

    两人一路走来的路上,发现这条长到不可思议的走廊上分布的房间远远不止一个。

    艺高人胆大的班长大人起初还饶有趣味地一扇一扇推开进去检查,在徐向阳无奈的目光注视下四处乱转。

    女孩表现出的态度放松得就像是那个周末三人一起在新开业的商场逛街,随意找到一家琳琅满目的店铺就进去打量一番,而且,他打从心底里清楚对方真的是怀着相似的心情在探索这栋危机四伏的房子……

    不过,竺清月还是很快就放弃了这种做法。

    因为无非是司空见惯的盥洗室、卧室和杂物间的陈列,内部的装潢摆设大同小异,根本没有花费心思去检查的意义。

    里面没有隐藏任何线索,也不会有可怕的邪灵蹦出来吓人。

    看似诡异的菌丝状物质到处都有,它黏糊糊得覆盖着桌椅床铺和道路边上,走近了瞧就会发现这种灰色物质还会像有生命般鼓动着,让人看得寒毛直竖。

    但是这玩意儿的存在同样没有对两人造成任何阻碍,只是样子有点恶心。

    徐向阳起初还觉得有点奇怪,鬼屋主人难道就对到处闲逛的他们俩没有任何想法吗?以宋德寿对这栋屋子的掌控能力来看,他应该能把握己方的动向。

    这样下去,他们俩就真的跟旅游没有俩样了。

    “没有意义吧。”

    班长大人的说法可谓是一针见血。

    的确,如果是正面交锋的话,鬼屋中最强大的邪灵都不是她的对手,其它小喽啰就更没有前来送死的必要了。

    或许,将他们俩困在这里,就已经是鬼屋主人能做到的最大程度的努力,鬼屋老人和宋耀同学应该会感到很不甘心,但事实就是如此。

    至于那种会附身人体的怪虫,甚至都不是人面蜘蛛的对手。就算是邪灵之间,也是有森严的食物链等级制度的,怪虫很明显就是人面蜘蛛的食物。

    “对了,仔细想想,这家伙不就是从这个巢穴之中诞生的吗?”

    徐向阳突然想到了什么,指了指一直陪伴在两人身边的邪灵。

    “说不定,它会知道些什么?”

    他眯起眼睛打量着蜘蛛邪灵倒挂下来的下腹部,镶嵌其上的那张人脸正在不断蠕动着,搞不懂是在表达不安还是兴奋。

    一人一鬼大眼瞪小眼。

    就算它真的知道,也不可能回应徐向阳的问题,不过有可能会自己爬向出口……

    “邪灵只是凭借本能在行动。”

    竺清月回答道。

    徐向阳又看了一会儿那张人脸,发现对方并没有动静,只好认可班长大人的说法。

    ……

    在徐向阳看来,首先要做的不是找到出路,而是想办法解决食物和水的问题。

    相较之下,水源问题比食物更重要。

    “人没东西吃的话能坚持七天,但是没有水喝顶多只有三天。”

    这似乎是人人从小就知道的常识,虽然徐向阳已经忘记自己是从哪里听说的。

    而且,他们俩要是因为饥渴难忍而无法保证行动的体力,立刻就会遭遇邪灵的袭击。

    是人类,是血肉之躯,就会有这种弱点。

    说到这个,徐向阳的嘴唇实际上已经开始发干了。

    毕竟外界还是夏日炎炎的盛夏时节,他们一路走来,进入鬼屋之后就没来得及补充水分,中途还睡了一觉缓解疲劳,体感上有好几个小时没喝水了。

    “喂,向阳~你快过来看。”

    还没走几步远,就从对面的房间里传来班长大人惊喜的声音。

    “有水!”

    徐向阳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间鬼屋里随处可见的盥洗室。

    “这个……肯定不能用吧。”

    徐向阳看着被竺清月扭开的龙头,生锈的铁管里不断地冒出暗黄色的水柱,嘴角微微抽搐。

    而且最开始在检查房间的时候,她不就已经见到过了吗?

    “不,我只是觉得有点神奇。这地方还能保证水源供应。”

    班长大人摇了摇头。

    “嗯?……你是这个意思。”

    徐向阳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走廊最开始的几个房间倒还好说,但这边已经是相当深入的地方。

    刚才那个房间里的灯同样可以被打开,人工铺设的电线和自然水管道,总不可能延伸到如此深的地方。

    鬼屋的内部结构和运作模式,真是个谜团。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无法理解的地方,比如说大部分房间里没有灰尘除非是那种刻意被保留为肮脏且无人进入氛围的杂物间。

    像他们发现的那个安全屋,干净整洁到看上去就像是经常有人打扫……不过,这倒是可以用比较符合常理猜测来解释,例如现实世界的尘埃无法入侵到远境里之类的。

    从这个角度上来考虑,鬼屋的维护和修缮还挺方便的。鬼屋老人那种随意将房屋改造,让所有门窗都一口气消失的能力,恐怕比工程队还管用。

    咦?难不成住在鬼屋里,居然比现实中的正常屋子还要方便?倒是很适合不爱打扫的懒惰人士啊。

    徐向阳满脑子都是这种乱七八糟的念头。

    “那接下来,我们该往哪里走呢?”

    她指了指前方走廊。

    还是和来时的路一样,尽管有昏黄的灯光指引,却根本无法照亮路的尽头。

    “继续向前?”

    “干脆去找人吧?”

    徐向阳灵光一闪,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人?”

    “嗯。那四个被屋子吃掉的人,他们是官方部门派进来的灵媒小队吧?比起宋耀,鬼屋对于他们的防备应该相对较弱,我们可以选择先与他们会和。”

    “算是卖人情吗。”

    班长大人笑了起来。

    “能救人总是好事,人多力量大嘛。而且说不定能从他们口中问到点情报。”

    “明明他们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漫无目标的探索更没有意义。”

    他叹了口气。

    “起码我不觉得,光靠我们两条腿就能走到这栋鬼屋的尽头。”

    一栋屋子很小;可如果在那扇门背后的,是一个世界呢?

    “我明白了。”

    女孩点点头,看上去很有自信。

    “……你难道有找到他们的办法?”

    班长大人微笑着朝他举起了手指。

    “忘记了吗?就连宋耀同学脖子上的绞绳,现在都还被我抓在手里,那四个人就更加没有能力反抗了。”

    挣脱了线的、只有如今与鬼屋融为一体的宋德寿说它是挣脱都不确切,实际上是在被施加束缚前努力摆脱了被控制的命运。

    “行吧,那我们过去瞧瞧。”

    问题又被三两下解决了。真是毫无危机感和难度的冒险,徐向阳忍不住在心中感慨。

    *

    他们在走廊上慢悠悠走了好久,一路上畅通无阻,只有喉咙正在变得越来越干燥。

    “那么久还没到,难道是鬼屋的幻觉?”

    他觉得自己脚下的路蜿蜒曲折,好像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绕了好几个大圈子。

    “我手上还握着线呢,不至于迷失方向。”

    竺清月的表现倒是一如既往的淡定,不过偶尔还是会注意到她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嘴唇的动作。

    “你这样只会越舔越干。”

    徐向阳根据自己的人生经验提建议。

    “你骗人。”

    “真的。你想想,喝自己的口水怎么可能解渴呢?”

    “那难道喝别人的就可以了?”

    女孩一副忍俊不禁的表情,就像刚刚讲了个好笑话。

    “我想是的。”

    他认真点头。

    真要到了缺水的时候,别说口水了,就算是别人的尿也得强迫自己喝下去吧。少年回想着曾经在科普读物上讲到过的探险家在沙漠中如何求生的残酷故事。他打从心底祈求着事情不要发展到那种地步,同时随口回答道。

    “哎,你这反应真没意思。”

    但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后,竺清月却有点不高兴地将头转过去了。

    ……还是和往常一样,搞不懂她的想法。徐向阳有点困惑地心想,我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才算是“有意思”呢?

    就在这时,他的脊背上升起一阵寒意,表情严肃起来,抬起手阻止同伴继续往前。

    “等等。”

    徐向阳眯起眼睛。

    “我在前面感觉到了邪灵的气息……很淡,不止一个,不是鬼屋老人,和怪虫与人面蜘蛛都不一样。”

    他的回答很迅速,一边通过通灵能力检查具体情况,一边提醒同伴,而且会尽量在最短的词句内描述清楚状况。这算是数次锻炼和战斗下来的成果。

    “就在附近?”

    班长大人小声问道。

    “好像走了。”

    继续往前,当看到那扇没有被菌丝覆盖的房门,他们就明白,这是绕了一大圈又回来了。

    “这可不算是鬼打墙吧?毕竟我们要找的人真的来过这里。”

    竺清月的“线”牵引他们来到此处,而徐向阳又在近处感受到了气息,答案不言而喻。

    “……嗯,但还是排除不了被刻意引导的可能性。”

    徐向阳依旧眉头紧锁。

    “灵媒小队的成员全都……”

    班长大人的声音又变得轻了些。

    “是啊。”

    很遗憾,那群人很可能已经不是活人了。

    但他们为何会朝这个房间来?

    是在宋德寿的控制下,准备埋伏袭击我们?然后看到我们不在又走了?

    不。

    徐向阳摇摇头。

    鬼屋主人没道理会犯这种错误,我们又没办法潜行。

    “过去看看?”

    竺清月做了个手势,瞳孔里流露出期待的情绪。

    “你不是可以让我们……”

    徐向阳竖起手指,朝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女孩悄悄点头。

    没错,他的通灵能力足以让自己在邪灵眼皮底下遮蔽存在感,顺便还能带着其他人行动。

    之前就已经尝试过一次,对鬼屋主人这种高等邪灵能起到多少效果还很难说;但是,仍然有可能会成为寻找到脱身线索的倚靠。

    在关键时刻再使用比较好,现在还不是暴露的时候。

    既然不准备鬼鬼祟祟,就只能大摇大摆,徐向阳顺着残留的气息走入房间,在床附近的一块地板旁边停下。

    “是在这附近消失的。”

    他做出判断。

    竺清月走到他身边,突然间蹲了下来,吓了他一跳。

    “你、你在干嘛?”

    “既然是如此宽阔的屋子,有密室和密道也很正常。”

    她歪着头打量着那块地板,随后伸出手,仔细触碰着附近的缝隙。

    “真的有?”

    徐向阳有点吃惊。

    “……没,我又不是侦探。看不出来。”

    竺清月老老实实地摇摇头。

    “那你还蹲在那儿干啥,站起来吧。”

    他没好气地抓着女孩的胳膊把她从地上拽起来。

    班长大人没有反抗的意思,身体软绵绵地靠在了徐向阳身上,一只手却伸向了地面。

    “那就用更加简单粗暴点的办法吧。”

    她说。

    话音未落,他们脚下的地板从当中裂开,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巨大手掌撕裂;四分五裂的木板碎屑四处飞溅,裂缝随之越张越大,如同地底巨兽张开的嘴巴,大半块支撑着房间的地面都被掀飞了。

    “喂,喂!你这是……!”

    徐向阳惊得差点没蹦起来。

    “啊,发现了。”

    竺清月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避免他摔下去,一边指着下方裸露出来的地下空洞说道。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心神,站在裂口边沿小心翼翼地往下面一瞧,果然在水泥缝隙见到了令人在意的东西:那是数个倚靠在一起的登山背包,还有好几大袋天蓝色的防水布料遮挡起来的包裹。

    见到这一幕,徐向阳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难道,这个房间

    “很可能是那群灵媒小队成员的落脚点。”

    班长大人一边说着,一边将几个背包用“线”勾了上来,扔到旁边没有被破坏的地板上。

    拉链拉开后,里面的东西全都洒落一地。

    他们俩暂时没有心情去分辨,开始寻找起有没有能证明这些物品主人的身份证件。

    不到十分钟后,几张工作证便摆在了少年少女面前。

    “三男一女,一共四人,看样子是没跑了……”

    竺清月喃喃自语了一会儿,却发现身边的同伴,始终默不作声地盯着其中一张工作证上的照片猛瞧。

    “怎么了?”

    “……清月。”

    徐向阳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用一副不太确定的口吻问道。

    “你觉不觉得这个人长得有点眼熟?”

    女孩凑过去仔细辨认了一下,似乎联想到了谁。她抬起头,正好与倒挂在天花板上的蜘蛛邪灵垂落下来的人脸面对面。

    “……是很像。”

    班长大人不自觉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