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侵入人间 发条橙之梦

第二百零七章 班长大人与大床房

    徐向阳连忙把身边的女孩摇醒。

    “喂,你刚才看见了吗?”

    “呃……什么呀?”

    长发姑娘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醒过来。

    他把刚才发现的事情说了一遍,林星洁同样精神起来了当然,她的这种“精神”不像自己,而是一种双眼闪闪发亮的振奋。

    “真的吗?”

    “骗你干啥。”

    徐向阳说话的时候,目光瞧向了邻座,正好和竺清月的目光撞上了。

    “是邪灵吗?”

    班长大人特地将身体倾斜着倚靠过来,小声问道。

    “可能。不过就算是,也是气息很微弱的那种,因为在车开过去后,我就感觉不到了。”

    他皱起眉头,一边思索,一边回答道。

    “再等会儿吧。要是真是有人在搞鬼,这种规律性出现的现象应该还会有下一次,到时候再看看是不是真有问题……喂,你们看!”

    徐向阳又一次望见,就在前方百米处的路口,站着几个白衣女人的身影。

    没有打伞,她们就这样静静地伫立在铺天盖地的雨水中,头发像海藻般湿漉漉。

    这一次不是错觉了!

    “星洁!清月!”

    俩姑娘的反应比他的话语更快,漆黑的浊流渗透过窗户和车体,像是一直张开的大手,朝着路口扑涌而去;

    与此同时,车厢顶端传来一阵古怪的闷响,有乘客奇怪地抬起头,就好像有某样东西被风从远处刮下来,重重地摔在了上面

    而只有他们三人清楚,那是人面蜘蛛从车顶上原地起跳发出的动静。

    朦胧的雨夜,一头浑身青黑色的巨大蜘蛛状怪物从大巴顶上起跳、落到公路上后,又立刻朝着前方蹦跳和纵越。

    它那四根干瘦却有力的肢体撑起臃肿的躯体,肢节滑动,以惊人的速度越过了正在行驶中的大巴车头,很快逼近了路口处的白衣女人们。

    徐向阳松了口气。

    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雨夜,静静伫立在公路旁边一言不发的白衣女人,怎么看都是闹鬼的标配;

    但是当班长大人的邪灵一号登场之后,氛围一下子就变了,场面一下子从女鬼作祟的恐怖片,变成了凶残怪物袭击手无寸铁的可怜女人们的怪兽片……

    当然,他本人更没有闲着,通灵能力亦迅速朝着那个方向延伸

    大巴再次驶过路口。

    兔起鹘落间,龇牙咧嘴的人面蜘蛛冲过路口,似乎是因为在湿滑地面上止不住冲势,伴随着惯性一头往里面撞,很快就看不见身影。

    林星洁释放的浊流扑了个空,而徐向阳通灵的结果则是捕捉到了某种像是尾巴的东西,转瞬即逝。

    他望向两位同伴。两人都朝他摇了摇头。

    ……看来并无收获。

    “是跑了,还是幻觉?”

    徐向阳摸了摸下巴。因为白衣女人们在路口出现的间隔很短,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所以他说话时的语速尽量加快了。

    “要不要等下一波再试试?”

    “我更关心对方能反复出现的原因。”

    班长大人提出疑问: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吗?”

    “是幻觉还是改变了空间?如果是后者的话,能做到这种不可思议的效果……难道我们又闯进了一栋鬼屋里面?”

    徐向阳看了一眼腕表,回答道:

    “时间的流逝速度应该是正常的,起码和安宁街41号那时候不一样。至于空间方位,我感觉车辆应该是一直在这路上开。”

    “如果真是鬼打墙的话,司机应该会发现吧?”林星洁插嘴道,“这条路他肯定开过不止一次了,很快能辨认出来才对。”

    就在年轻人们正在讨论的当头,前面半截车厢突然爆发了一阵骚动。

    “我看见了,我没说谎!真有奇怪女的站在路口!我都看到两回了才觉得不对劲!”

    一个急躁的男人声音在前排响起,而他的话又是引起一阵七嘴八舌的回应。

    “是你看错了吧?”

    “你别瞎说啊……”

    “司机呢?司机有没有注意到?“

    “喂,人家正专心开车呢,别打扰他。”

    似乎是受到这场争论的影响,大巴的行驶速度渐渐有放缓的意思。

    嗯?

    三人面面相觑,忍不住又看向那位通灵者老太太,结果发现她还在哪儿睡着。

    而前头说话的人是一个中年男子。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是见到了和徐向阳一样的景象:那几位反复出现在路口的白衣女鬼。

    难不成对方也是通灵者?

    一辆车上居然有两个通灵者,再加上他们三个更特别的,这是不是有点凑巧……

    正当徐向阳这么想的时候,似乎是受到了某种刺激,车厢内本来还有些压抑和小声的骚动,一下子膨胀起来。

    人们惊讶的声音混杂成一团。

    这一次,整辆车的人都被惊动了,有的人正从睡梦中惊醒,有的人一脸茫然,有的人向前座和邻座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前排有好几位乘客都忍不住离开座位,将脸贴到玻璃上去看情况。

    徐向阳忍不住蹙起眉头。

    他已经注意到了,前方,又是一个路口。

    而一大两小、三位白衣女人们的身影,再度从漆黑的雨夜中出现。

    “真的有!大家快看!”

    “那是人吧?”

    “她是不是在朝我们招手?是要拦车吗?”

    出人意料的事态。

    白衣女人们的样貌,映入车上所有游客们的视野里。

    “是普通人都能看见的那种邪灵?不是附身者?”

    他有点苦恼地抓了抓头发。

    “究竟是在打什么主意啊……”

    “要不要停车问问她们?”

    而车厢里的讨论显然没有就此结束。这是一个载了二十余个游客的大巴,其中有家庭、有情侣,且在此之前都不认识;这种情况下,人越多,嘴巴就越杂,谁都不服谁,就越讨论不出结果。

    “是啊,不是说马上就到城区了吗?要是想去城里的话就捎上一程吧,反正不麻烦。”

    有人可能是出于好心这样说道,一时间没有人表示反对。

    可很快,那个最开始见了白衣女人的中年男子,却态度激烈地表示了反对。

    “别别别,不准停!谁知道站在那儿的是人是鬼!”

    此言一出,车厢里又是一阵轰然。

    “这都快二十一世纪了,还有人信这个哪?”有个年龄和他相仿的大妈阴阳怪气地嘲笑道。

    “就是说啊……”

    “你们没见着,我可是亲眼见到了!司机师傅,快点开过去就是了,别管她们!”

    在中年男子和周围游客们起争执的时候,也有人对她表示支持:

    “这大晚上披着白衣服冒着暴雨跑到村口吓人,连个伞都不带,都淋成落汤鸡了还站在那儿,你们觉得这几个女人还正常?就算不是闹鬼了,那也是刚跑出来的疯子!”

    “万一人家大半夜在路口拦着,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别,打个电话就算了,真让人上来我也有点瘆得慌……”

    “举手表决吧!我支持先问问。”

    “要不,咱们先报警?”

    “报啥警,难得出来旅游一趟,警察一来都得泡汤。别管是人是鬼,不理不就是了?我们这儿二十来人呢,谁怕谁啊!”

    游客们各说各话,没一会儿就嚷嚷成一片了。

    “大家安静一下、安静一下!都冷静!”

    导游满头是汗地在那儿劝说团队里的游客们冷静下来,看他一脸苦笑的样子,看样子是头回在带团旅行时碰见这种状况。

    司机显然也不知道该如何做,巴士行驶的速度倒是明显降了下来,一点点像蜗牛爬似地往前挪动,不敢贸然靠近那个路口。

    徐向阳吐了口气,抚了抚身旁自家女朋友的小手,示意她冷静点,别待会儿一冲动,女鬼还没作祟呢,她把整辆车都掀了。

    ……结果被林星洁瞪回来了。

    看的出来,她还是挺冷静的,那就没问题。

    虽然还搞不懂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雨夜拦巴士又有何目的,但徐向阳至少能确定一点:那就是她们能带来的威胁,肯定没有某人暴走来得大。

    他转头看了看,发现后排的游客们都在看热闹,甚至还有小孩还想往前去凑热闹,结果被家长拦住了。

    毕竟这会儿车上人还挺多的,有年轻气盛的小伙,也有正值壮年的男子。可能是出于一种“人多力量大”的心态,就算是在这种鬼天气、在一条无人公路上遇见这种古怪状况,绝大部分人的心态也还算平稳。

    要是独自一人开车出来,甭管是人是鬼,肯定早就油门踩到死,等到了目的地都得惊魂未定好久。

    至于“鬼神之说”,有的人将信将疑、有的人不屑一顾,除非有某种特别的力量,在下一刻于所有人面前彻底彰显……

    徐向阳防备的就是这个。

    而从刚才的试探来看,白衣女人似乎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只不过,对方的登场方式确实是他头一回见。

    徐向阳摸不清缘由,所以暂时选择按兵不动。

    “轰隆!”

    这时,头顶突然一声闷雷滚滚,天地间到处是霹雳炸响的回音。

    车厢里的吵闹一下子被压住了。

    时值黄昏过后,天色已晚,再加上乌云沉沉,风雨大作,前方道路的可视度很低,路上又暂时没别的车,司机便早早打开了远光灯。

    车头灯的光柱穿透前方密密交织的雨幕,落在黑漆漆的路面上,明亮的光圈一点点往前覆盖。

    光线昏暗的车厢又一次陷入了暂时的沉寂,只有愈来愈猛烈的风声呼啸,密集的雨点打在玻璃床片和金属车壳上“噼啪”作响。

    而几乎所有人的眼睛,全都一眨不眨地看向那个路口。

    在二十双目光的密切关注,光柱终于照亮了那个路口

    “不见了……”

    有人喃喃道。

    “奇怪,是走了吗?”

    “我刚刚还能看见的啊。”

    车辆继续往前,车头灯的光亮笼罩附近区域,反射着湿润光芒的深色林木被狂风裹挟,像是正在跳着某种狂乱的舞蹈。

    等待在路口的白衣女人们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那条应该是通往内部村庄的平坦道路上,分明是空无一人,剩下的只有一眼望不到头的深沉夜色。

    “那果然是……”

    有人喃喃自语的声音在车厢里静静响起,又突兀得闭嘴了,宛如一支午夜时分被吹灭的蜡烛。

    站在车厢中央的导游清了清嗓子。

    他明显很紧张,但还是绷紧了脸庞,选择在这个时候开口:

    “再坚持一会儿,就快到了!到宾馆好好洗个澡、吃顿饭,明天再开始正式行程,大家……”

    导游说到一半,发现连以往那种稀稀拉拉的掌声都没有,没人配合的他只好抛下一句“大家今晚辛苦了”,不再开口。

    经过这次事件后,车厢内的氛围变得更沉默,一种更加难熬的沉默。

    好在正如导游所说,剩下的路程确实很短,十几分钟后,他们就驶入了城区;又过了几分钟,大巴在一家酒店面前慢慢停下。

    酒店一楼悬挂着的招牌上围绕着一圈五颜六色的小灯泡,隔着玻璃看上去显得有些模糊。平常看起来只会觉得俗艳的色彩,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却平添了几分令人安心的温馨感。

    或者说,这整条开满店铺的街道,大巴驶过的街区,忙碌的市区街头和来来往往的行人们……这些司空见惯的景象,此时此刻都显得很温暖。

    从冷清清的雨夜公路回到烟火味十足的城市,游客们的表情都放松了些。

    导游第一个下车,紧随其后的游客们裹紧衣服、提着行李,冒大雨陆陆续续跑入酒店。有个小孩还差点一头撞上了自动旋转门。

    他们在柜台处分了房卡,就各自散开,往楼上去了。

    “清月,你是单人间?”

    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心事重重徐向阳这才想起房间分配的问题,连忙对同伴问道。

    “不。”

    短发女生笑眯眯地朝着他晃了晃手中的房卡。

    “我特地订的大床房,就是提供给情侣夫妻住的那种。床大睡起来才舒服嘛~”

    她说话的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往他手里硬塞了一张房卡。

    “服务员给了我两张,这张就拜托你了。”

    抛下这句话后,竺清月自顾自地走入即将合拢的电梯间。

    徐向阳抓着班长大人房间的房卡,愣在原地。

    虽说她一个女孩子独自住一个房间,把手里多出来的房卡拜托给同行的伙伴,倒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但问题在于,这姑娘的做法无论何时都让人浮想联翩……

    “啪。”

    他手里的房卡还没捂热,就被另一个人抽走了。

    面无表情的女朋友从他身边经过,顺手没收了房卡,走入旁边那架电梯。

    “等……我还没上呢!”

    电梯门在徐向阳愕然的注视下,缓缓合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