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侵入人间 发条橙之梦

第三百八十八章 时间加速

    徐向阳又一次占据了林星洁的身体,他活动了一下小姑娘的手脚,在这间位于地下室里的地下室中自由漫步,徘徊着转了两圈。

    环境条件出乎他的意料。相比上面那间的逼仄小房间,这地方明显更为宽敞,而且一点儿都没有想象中的地下空间的阴暗潮湿感。

    或许是出于保护这些设备仪器的想法吧,徐向阳若有所思地望向那些摆放在地下室内的看不出名堂的实验器材,上面有的盖着篷布,有的已经放下了,露出来的部分像刚出厂似的干净明亮。

    这些东西可比人娇贵,一旦保存不当出现损坏,后悔都找不到地方哭去。

    很显然,尽管林明远之前从来没想过他的人生中会再有一天需要用到它们,但在这六年的时间里,他依然独自一人认认真、一丝不苟地做好相关护理工作。

    或许是因为,这是他与曾经抛弃的身份之间仅存的联系吧,就像是对待出于兴趣买来后家里没地方放只能堆在仓库里的玩物。

    但是现在,它们不再是摆设,全都开始运作起来了,地下室内响彻低沉的嗡鸣,悠长绵延,日夜不休,当房间内的灯光没有打开时,红色绿色的指示灯以某种神秘的频率在黑暗中闪烁。

    而位于地下室中央的,则是一把白色的金属手术椅,椅子上面是无影灯,垂落下来一颗带着线圈的头盔,椅子后边还拖着电缆一一就像来到了医院的手术室。

    配合上这诡异的环境,光看着就叫人心里直发毛。

    “林叔叔,你这地方真的很像是疯狂科学家的秘密研究基地欸。”

    正蹲在角落,忙碌着整理设备的林明远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还有,关于你和阿姨的事情,你其实不需要做到这个地步吧,林叔叔。’

    你在说什么?’

    男人手头的动作停了下来。

    “你是觉得自己要离开她们了,所以才想办法疏远关系?’

    男人还是没有回答。徐向阳按照自己的猜测自顾自地说下去了。

    “那你不如做得再干脆点,现在这样岂不是不上不下?”

    “我不明白你说的意思。’

    林明远的话头顿了顿,不再接下去,他又开始继续手上的动作。

    “小孩子不懂,就不要管大人的事。”

    徐向阳耸耸肩,不再开口。

    尽管小姑娘的身体中装着的不是原有的灵魂,但他并没有向林明远隐瞒自己的身份,以他的年纪来看,高中生的确还属于“小孩子”的范畴吧。

    他没有再出声打扰,而是饶有兴趣地观察地下室内的这些设备,尽管他实际上看不出半点名堂。

    地下室内的安静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林明远吐了口气,从角落里站起身。

    “好了,让我们准备开始吧。”

    “这么快?‘

    徐向阳有些惊讶。

    这意味着他马上要将身体交还给林星洁了,而且在接下来的实验中,他没办法代替女孩来承受这一切

    关于这点,他早就有所预料,而且林明远还特地慎之又慎地提醒了他好几次,让他在整个过程中不能插手。

    大脑与远境的思维链接注定敏感、危险,维持一种微妙又脆弱的联系,随时有可能失去平衡。

    如果实验对象的身体中还存在着另一个意识,那将很容易把事情导向难以预测的改变。

    但是,徐向阳觉得林星洁可能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别看他刚才一直没说话,实际上一直在给小姑娘做心理辅导呢。

    即使小姑娘已经按照自己的心思做出了抉择,她想要相信父亲许下的承诺,但她的年龄还太小了

    不,就算等到长得再大点,遇见这种事还是会紧张和害怕吧,但如果是在十年以后,起码他还能以自己的意志,选择陪在她身边。

    “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林明远说,“等那个孟正回来后,我们就进行第一次实验。”好。

    羊角辫小姑娘像个小大人似地深深叹了口气,之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等她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明亮的瞳孔中剩下的是大大的不安,和一点点小小的好奇。*

    又过去了半天,在林明远和从城里回来的孟正的帮助下,实验环境布置完成。

    林星洁换上了一件白色大宽袍,像是病人穿得那种,下摆垂到地面,蜷缩着躺在了手术椅上。无影灯光不算刺眼,但她还是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睫毛不安地颤抖。

    “我、我要怎么做?’

    林明远的喉头动了动,他看着被微光照耀的女儿,那一刻仿佛有千百句话要说,但最后都被他强行咽了下去,最后只剩下一句冷硬的回应。

    “什么都不用你等着就好。”

    随后,男人强迫自己转头不去看她,开始聚精会神地调试手边的仪器。

    放在桌子旁边还有一台收音机似的设备一-事实上,那就是收音机,因为暂时找不到合适的探测设备,所以只能用收音机代替。

    强大的邪灵自远境“浮现”,来到现实中出现的时候,会对周围的电磁波环境造成干扰,这是一种普遍存在于通灵者记录中的现象。

    站在旁边的孟正一脸好奇地凑过来问道。

    “真的不用别的吗?’

    什么?

    “呃,就是师兄你女儿啊,真的不用做准备?”

    青年抓了抓后脑勺。

    “我还以为

    “你以为我真的要做人体实验,还是拿自己的女儿?”林明远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就算真的是这样,你觉得我会让你一個外人站在旁边看着?”

    “啊哈哈,

    孟正笑得有些尴尬。

    “我这不是为她担心嘛,师兄你心中有数就好。’

    需要做事情的是我们,但能否成功的关键还是在于她。作为一个孩子,本来不该让

    她来承担的东西已经足够沉重

    “可她说不定会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位‘救世主’啊,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

    “闭嘴。’

    孟正果真不说话了,只是看他的表情,还是在感到遗憾。

    就算所谓的“救世主”是夸张,但若是试验成功,这个小姑娘能从普通人一跃成为顶级灵媒却不是假的。

    对于在经历过“巢母动乱”后就一直心心念念着超自然力量的孟正来说,这实在是一次可遇不可求的奇迹。

    他甚至有些遗憾,跟踪自己而来的血海消失得太仓促,要不然他说不定能尝试相同的实验至于血海曾经几次将他逼上绝路,差点连小命都丢掉的事情,青年早就抛诸脑后了。

    林星洁紧紧闭着眼睛。

    但她还是能继续和自己的“幽灵朋友”对话。“你害怕吗?

    “我我没有

    小姑娘只嘴硬了一下子,气势很快就弱下去了。“嗯是的,我觉得,我觉得很害怕。”

    徐向阳碰了碰她的额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不过,他还是很快就想到了台词,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却又闭上了嘴。

    因为,地下室里的四个人(确切说是三人一“鬼)全都在那一刻,听见了相同的声音。林星洁睁开眼睛,茫然地望向头顶的天花板;

    林明远皱着眉头望向地下室的四面墙壁,就好像里头正在传来老鼠案空的窜动声;

    孟正盯着地面,他的目光似乎能透过地表,看见底下有某种巨大生物爬行而过的痕迹,这让青年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郁;

    徐向阳则是情不自禁地看向了那扇通往上方的门,他总觉得有一位不速之客登门拜访,就在此时此刻一一尽管他的理智告诉自己这不可能发生,因为他们目前正待在地下室的地下室里。

    那声音是如此清晰,明确,让听见这远古歌谣的人们能在第一时间排除幻觉的可能性。一虚空之中,传来阵阵潮声。

    它隐隐约约,仿佛来自遥远的海峡彼岸;它又是如此澎湃,在耳畔雷鸣般震响,动人心魄站在原地的人们,他们的灵魂即将要被席卷而至的汹涌浪潮卷走。

    然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躺在手术椅的小姑娘身上。

    但与另外几个人不同的是,除了即将迫近現實的远境黑潮以外,徐向陽还注意到了别的东西。

    本来清晰的世界,变得像是浴室里的镜子沾上了凝结的水汽,如同雾里看花;

    与此同时,还有一阵阵透明波纹在镜面上泛滥,入眼所及之处皆在扭曲形变,整个房间、整栋屋子不,是整个世界都开始激烈地摇晃,随时都有可能分崩离析!

    “这是

    徐向阳环顾四周,观察他们表情,很快意识到这是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现象。

    “梦境”正在破碎,抑或是回到过去的时空穿越之旅即将结束。

    徐向阳恍然之时,又感到手足无措。

    “这就是最后这就是最后了吗?”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场回到过去、与童年时的星洁和她的家人们相遇的旅程,以记忆而言,已经称得上漫长。

    可他还没有看到最后,还不知道结局是什么!

    也许,眼下的这场实验,就是星洁在童年时经历过的足以改变人生的最大契机,所以才会发生这种变化;

    又或者,是被林明远从远境召唤而来的那股力量,那股在未来受星洁操纵、如今却依旧狂暴无主的神明般的超自然力量,正在干涉他作为观测者的身份

    “先别不要!.

    徐向阳心中焦虑,卻依然冷静地在第一时间做出最正确的反应:他沉下心,释放思维,打算倚靠自己的能力来加固周围的世界。

    然而,即使以他在全人类中最出类拔萃的通灵能力,面对时间突如其来的浪潮,同样只能像一块漂浮与水面的朽木,转瞬间被卷走。

    少年眼中的景象,以万花筒般的姿态开始斑斓转动,似千百条奔流而下的瀑布。

    时间、正在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