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宰相 幸福来敲门

三百二十六章 授等

    听闻官家给钱,章越心中着实感动的无以复加,一时有些激动得不知说什么才是。不过三百万钱也就是三百贯,吴府给自己的铺地钱都三千贯。

    官家虽略显出手不大方,但重在这心意,以及赐婚的面子。

    章越还未开口,一旁韩琦立即道:“这可是陛下金口御赐成婚,还不快谢恩。”

    章越微微不悦,自己本就要开口谢恩,但如此还要韩琦提醒才知,你要处处显宰相的威风也不是这样吧,难怪王安石讨厌你。

    不过此番制举他是韩琦推荐的,看在这点上章越也不好在心底说韩琦什么。所谓吃人嘴短也是,还是王安石有先见之明,韩琦当初荐他试馆职时坚决不受,日后也有翻脸的本钱。

    最后章越一脸恭敬地立即向官家道:“臣章越谢过陛下赐婚。”

    官家倒是温和地笑了笑。

    群臣们纷纷向官家道贺,称颂仁德。

    枢密使曾公亮道:“状元家贫,陛下赐钱赐婚,此实乃旷古佳话。”

    参知政事张升道:“状头,敕头双元也是前所未有之事。”

    “制科入三等亦是前无古人,堪为百年第一。”

    章越向官家道:“臣误占久虚之等,着实愧疚。”

    一番言语后,章越从御花园出来。回到崇政殿上,苏轼苏辙王介说话。

    王介阁试得了第五等,故而无缘参加御试,但如今公布等次也是到场。

    如今苏轼章越都是知道各自等次,相视大笑。

    “恭喜子瞻兄!”

    “度之同喜!”

    “恭喜度之!”

    “子由同贺!”

    王介则拱手道:“恭喜了。”

    章越见王介这样子似态度一般般啊。章越亦淡淡地道:“同喜。”

    四人在殿内随意闲聊,苏辙对章越低声道:“王兄自负才华第一,不忿名次在你与大兄之下罢了。”

    章越释然地了道:“晓得了,多谢子由提醒。”

    这时司马光,杨畋两名考官进入殿内。

    司马光拿着圣旨宣道:“嘉祐六年应贤良方正能言极谏科,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御试定等。

    “贤良方正能言极谏科章越为第一,入第三等,苏辙入第四次等,王介入第五等。”

    “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苏轼为第一,入第三等。”

    章越等人皆向两名考官谢过,然后向考官表示感谢。

    杨畋一旁对苏辙道:“汝言辞激烈,险些被罢落,多亏君实替你解围。”

    苏辙闻言惶恐地道:“在下并非存心。”

    司马光则对章越道:“度之如何读史?”

    章越道:“不知考官有何见教?”

    司马光正色道:“昔智瑶有五贤,但却不以仁德御之,我当然不是说度之读史如何,但你要以仁德之心贯穿史书始末,切不可以弃大道而用权谋。”

    “汝才甚矣,非老夫可仰望项背,然而才再大,不过是德之资也,德再小,亦是才之帅也。这德胜于才方为君子。”

    章越听了司马光的话很是不服,知道是针对自己御试上一番话提出的批评。

    不过往另一方面想,司马光此言没有恶意,倒是以长者的口吻提出劝勉。

    一旁杨畋知司马光其实不赞同章越的主张,但是确实赏识其才。但在御试上司马光没有反对将章越取为三等,最后反是赞同了。

    但最后相对司马光丝毫不提殿上的事,反而私下劝谏了一番,当然也不算私下毕竟还有那么多人在。但还是有君子之风的。

    “强干似直实迂,切记为政之道迂即是直,直反是迂。”

    章越也不忍伤司马光一番好意,而是道:“司马考官以抑兼并,强干为迂,我倒以为非也。但司马考官为我的师长。今日不辩矣。”

    说完章越向司马光行礼。

    司马光见章越如此固执则叹了口气。

    杨畋拉开司马光,倒是老熟人般与众人笑了笑道:“几位官职都已拟定,舍人院正起草敕书。”

    听起授职众人都是竖起耳朵,考试半日咱求得不就是这个么?

    见众人神情,杨畋笑道:“也好,与诸位先透个风。”

    “依朝廷嘉祐三年诏令,制科入第三等,与进士第一,除大理评事、签书两使幕职官;代还,升通判;再任满,试馆职。制科入第四等,与进士第二、第三,除两使幕职官;代还,改次等京官。制科入第五等,与进士第四、第五,除试衔知县;代还,迁两使职官。”

    “苏子瞻,你本官是河南福昌县主簿如今可迁至大理寺评事,签判某州府。”

    苏轼微微笑道:“此可谓忽从县佐,擢与评刑。”

    章越心知苏轼是嘉祐二年的四甲进士,如今制科三等如同直授状元待遇。而且制科三等的名气还在状元之上。

    “苏子由,你本官是绳池县主簿如今入四次等,试授秘书监校书郎,至州府任推官。”

    京官四十二阶,秘书监校书郎是最低一阶。

    但好歹是京官的待遇,算是身入班簿了。就其出言不逊也算口头警告了。

    “王中甫,本官为签署,如今亦升授书郎。”

    王介大喜,他毕竟为官多年,一直在地方为选人,虽只考了五等,但经过制科也算跨过了选人京官这道鸿沟。

    “至于章度之…”

    章越心道,你把我放在最后一个讲不是存心钓人胃口吗?

    杨畋笑了笑道:“本朝实未有状元兼制科三等之人,故而你的寄禄官和差遣,中书也是商议了好一阵。”

    “你的本官是大理寺评事,签署楚州判官,如今制科又入三等。中书打算将你加官为大理寺丞。”

    章越听了心底舒爽啊,这一下子就跳了两阶。

    京官一共四十二阶,苏辙的校书郎是四十二阶,苏轼及章越当初的本官的大理寺评事是四十阶,那么大理寺丞即是三十八阶。

    朝廷将寄禄官的迁转称为堪磨,而京朝官三年一堪磨迁转。当然出任地方可从三年改作两年堪磨。

    按照朝廷规矩,大理寺评事堪磨迁转,有出身转大理寺丞,无出身转作监丞。

    有就是说进士出身,升任大理寺丞,如果是荫官,诸位这样的杂出身,只能升为三十九阶的监丞。

    章越的本官一下子跳了两阶。

    “不仅如此……”

    杨畋继续道,“免去代还,直授京职。”

    章越听到这里笑了,免去代还就是他不用去楚州上任,直接在京当官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