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2012开始 两碗干扣面

第一百八十章 麻叶

    “怎么不觉得疼吗?”苏白问道。

    姜寒酥的脸入手很是冰凉,触感也跟自己几个月前捏时完全不一样了。

    那时候还只是初秋,这都已经是深冬了。

    因为被冻的关系,摸上去已经没有之前的那种柔嫩光滑了。

    “不疼,这是我应得的惩罚。”姜寒酥认真地说道。

    “受虐狂?要不让我打一顿出出气?”苏白好笑的问道。

    姜寒酥抿了抿嘴,然后小声地说道:“可以,但不能打脸,也不能让人看到。”

    苏白:“……”

    “天冷,回去吧。”苏白道。

    再在这河边让寒风吹下去,她这小脸就真要被风给冻裂了。

    “嗯。”姜寒酥点了点头。

    两个人在一个路口分开,姜寒酥回到了自己家,而苏白则是回到了小姑家。

    回到家后,姜寒酥搓着手哈了口气,然后坐在床上后没有再像往常那样看书,而是发起了呆。

    她本来以为跟苏白提出分手,让苏白对她死心,这样便能很好地处理两人之间的关系。

    因为自己母亲的关系,两人继续纠缠下去,自己只会伤他更深。

    但是分手提出容易,真的做到又何其难。

    姜寒酥本来以为自己能做到跟他真正断开。

    但仅仅只是过去一个月后她便发现自己做不到。

    她几乎每次夜里都会不可抑制的想到他。

    一想到他不要她以后会娶别的女子就心如针扎。

    但有些事情做了,就必须得去承受。

    但真的不想离开他啊!

    姜寒酥忽然发现现实跟小说跟影视剧都不一样。

    小说跟影视剧有很多女主分手后默默离开的场景。

    但姜寒酥发现她做不到。

    因为苏白是她第一个喜欢的人,也是她这辈子唯一喜欢的人。

    这样的人,怎么分,又怎么忘?

    而且他们相恋虽然时间不多,但却有着许多美好的回忆。

    到了下午,林珍回到了家里。

    “女儿,娘跟你说个事儿。”林珍走进了姜寒酥的屋。

    “妈,什么事?”姜寒酥问道。

    “你苏姨今天拜托我了一件事情,今天坐在你旁边的那个男孩是你苏姨娘家的侄子,她想要我帮她留意一下有没有好女孩,帮他说下亲。你姑姑家不是有个女儿吗?前天还来咱家呢,她今年也到了说亲的年纪,而且长的也不错,不知道能不能入你苏姨侄儿的眼,赶明儿可以让他们见一面。”

    “除此之外,咱们村还有几个不错的女孩儿,你帮妈看看哪个适合?”林珍问道。

    “他要说亲?”姜寒酥愣了。

    “你说的是苏白吗?我听你苏姨说他叫苏白,跟你一样,也在市一中上学。还在上学,我也想不通你苏姨为什么这么急,不过你苏姨都这么说了,他自己本人肯定也是同意的,男孩确实不比女孩,最近镇子上大学生没结婚的,还真不少。”林珍道。

    姜寒酥把书放在一旁,然后双腿抱在膝上,没说话。

    “怎么了?没有合适的人选吗?如果有的话说一声,你苏姨对我们不薄。”林珍说道。

    “妈,你先出去吧,我想静一会儿。”姜寒酥道。

    “那你就别看书了,好好休息一会儿吧,”林珍还以为姜寒酥是因为中午喝了那一点白酒导致的。

    毕竟姜寒酥喝不了酒,她是知道的。

    但她哪里知道的是,此时姜寒酥之所以难受,完全是因为听到了苏白相亲的事情。

    而且更可笑的是,要给他说亲的不是别人,而是她的母亲。

    姜寒酥依靠在墙边,泪水无声的流了下来。

    苏白不知道姜家发生的这些,他也不知道小姑又动了给他相亲的心思。

    下午的时候,苏白带着小橙橙去村里的小卖部买了一大包鞭炮。

    小到五块钱一盒的擦炮,大到几块钱一个的鱼雷,苏白买了好多。

    过年就该有过年的氛围,没有鞭炮怎么能叫过年呢。

    重返十六岁,苏白也想重新玩玩这些东西。

    以前年纪身份在那摆着,就算是回到了家乡也不好意思玩这些,但现在不一样了,十六岁的年纪,正是玩鞭炮玩的最疯的年纪。

    回来的路上看到结冰的冰河,苏白便用砖头在上面砸了个窟窿,然后往里面扔了个鱼雷。

    然后只听见一声闷响,那被砸烂的窟窿里升起一道高高的水珠。

    水珠高高升起,把还没来得及跑远的苏白浇了一头。

    这大冷天的,被这水一淋,还真有点冷。

    苏白回到家后,不可避免的被苏蔷骂了个狗血林头。

    “真是的,都大多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你这样非生病不可。”小姑气道。

    苏白不敢多待,忙认错回屋换衣裳去了。

    晚上的时候,苏白刚吃完饭,就看到姜寒酥拿着篮子走了过来。

    “苏姨,这是我们今天刚炸好的麻花和麻叶,我妈让我拿过来一些给你们尝尝。”姜寒酥说道。

    临近过年时,村里家家户户都会炸一些东西,比如小鱼等。

    而麻花麻叶,是炸的最多的,这基本上是过年必炸的。

    对于这些比较干的东西,苏白并不是太喜欢吃,每次家里炸一大把,苏白吃的都很少。

    但此时姜寒酥挎着篮子俏生生地站在门口,苏白却过去从篮子里拿了两块麻叶尝了尝。

    这麻叶里放了少许的糖,吃着还真不错。

    因为是刚炸还被受潮的原因,咬起来嘎嘣吹。

    “嗯,小姑,还不错。”苏白道。

    “还没收下呢就吃,一点规矩都没有。”小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紧接着她又笑着对姜寒酥说道:“辛苦寒酥大老远的送过来了,吃过饭没有?”

    “吃过了。”姜寒酥笑着说道,只是她的笑容有点勉强。

    “苏姨,我先走了。”姜寒酥不想在这里多待。

    “怎么刚来就要走啊?在这里玩一会,喝杯茶再走啊!”苏蔷说道。

    “不了,家里还有事要做呢。”姜寒酥说道。

    看她执意要走,苏蔷对苏白说道:“这夜里路不好走,梦成你去送送她。”

    “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姜寒酥忙拒绝道。

    “你们俩还是同学呢,让他帮忙送送你,费不了多少时间。”苏蔷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