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2012开始 两碗干扣面

第一百八十一章 抱一下?

    “这大晚上的,我送送你吧。”苏白不容分说的提前走了出去。

    看着苏白已经走出了院子,姜寒酥抿了抿嘴,只能跟着走了出去。

    在大门外,苏白抽了根烟。

    等姜寒酥走出来后,两人一起向着前面的姜村走了过去。

    现在都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村里大部分人都已经睡下了。

    蜿蜒的小道上没什么人,夜里的寒风凄冷如刀。

    苏白将手中的烟头仍在路旁,问道:“自己一个人走这种路,不害怕吗?”

    “不害怕。”姜寒酥摇了摇头,道:“走习惯了。”

    “怎么?今天哭过了?”苏白问道。

    这才是苏白一直想问的问题。

    早在姜寒酥拿着篮子进来送东西时,苏白就已经察觉到姜寒酥的眼睛有些不对了。

    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苏白这才上前吃了两片面叶。

    也是那时苏白才确认,姜寒酥确实有哭过,不只是有哭过,应该还哭了很久。

    因为那把如小鹿般的眼睛都哭肿了。

    怪不得她进来后只敢站在门口,也不想继续在他们那里多待,原来是怕被人给看见。

    “没,没有。”姜寒酥摇头道。

    苏白停下了脚步,然后按住了她的肩膀。

    “说实话,不然不要你了。”苏白唬着脸说道。

    “真没哭。”姜寒酥倔强道。

    “看来我们俩是真的有缘无分了,那就这样吧,你自己回去吧。”苏白叹息了声,转身就走。

    又是老毛病,这是苏白一而再再而三生气的地方。

    苏白从来都不知道,她为什么非要在他面前那么倔?

    上次分手时就是因为这个,连解释不解释就分了,现在哭了那么久问她原因是什么,还是一声不吭。

    这叫心里有他吗?

    如果心里有他的话,怎么可能连这些都不告诉他?

    说到底,还是不信任他啊!

    罢了,就这样吧。

    真TM心累。

    “我妈告诉我你要去相亲。”看着苏白离去的背影,姜寒酥委屈的哭道:“她还要帮你说亲介绍女孩,还要我帮着选择。”

    苏白停下了脚步,他脑子飞快运转,定是今天酒宴上小姑又动了给自己说亲的念头,然后把这种想法告诉了林珍。

    “就因为这个,所以你哭了很久。”苏白问道。

    “嗯。”姜寒酥点了点头。

    “我们都分手了,我不论是去说亲也好,还是交女朋友也罢,这些不都是应该的吗?你哭什么?”苏白问道。

    “我,对不起,我不该哭的,但,但我好难受啊!”说着,姜寒酥哭的更凶了。

    她蹲了下来,仿佛要把这几个月的委屈全部哭尽。

    “该,怎么不该哭呢。”苏白蹲下来,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些纸,跟一颗糖。

    姜寒酥抬起泪眼汪汪的眼睛,苏白将棒棒糖外的纸撕开,然后将糖递了过去。

    “不经历苦,哪里会有甜的出现,你看,你能想到刚哭过,就能吃到一颗很甜很甜的棒棒吗?”苏白笑着问道。

    将她拉起后,苏白温柔地把她的眼泪给擦干净。

    “小姑担心我以后不好找女朋友,就动了给我提前说亲的念头,不过我觉得小姑之所以要给我说亲,大概还是怕我那几个姨抢了先,给我说了亲,然后拿这个在她面前炫耀,因为我从小就招人疼的原因,我们家我几个姑跟几个姨都是不太对付的,彼此之间也都存在着一些攀比。”

    “不过你可以放心,这件事情在之前就被我拒绝了,我们俩就算是分手了,我也不会跑去跟人相亲的,跟人相亲的爱情哪能长久,就算是要找,也是在学校里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也喜欢自己的,这样,才不枉来这人世间走一回啊!”苏白笑道。

    姜寒酥心又痛了,她抬起头看着苏白,小声地问道:“能,能不能不要分了,我,我不想分了。”

    “我们俩在一起过吗?”苏白用手暖了暖她的脸,说道:“寒酥,我们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在一起过呢,因为你从来都没有答应过我,也从来没有说过喜欢过我,既然连答应都没答应过,又何来不要分开这一说呢?”

    天气很冷,她的脸蛋更冷,整个嘴唇都被冻干了。

    “我,我一直都喜欢你的,从来没有变过。”或许是苏白的双手给了姜寒酥力量,姜寒酥把她藏在心中许久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说完这句话后,姜寒酥的小脸就变得绯红了起来。

    “让你主动说出这句话出来,还真不容易。”苏白笑道。

    “寒酥,你知道我之前最生你气的地方是哪里吗?”苏白问道。

    “是我要说要分手吗?”姜寒酥问道。

    “不是。”苏白摇了摇头,道:“你妈以死相逼,在那种情况下你选择分手无可厚非,但是你分手后连一句解释都没有跟我解释过,你之后哪怕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说一遍,我都没有那么生气,你什么都没说,就只留下了一句分手,一句以后都不要再见了,换成是谁,会不生气呢?”

    “你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如果当时说分手的是我,分过手后连解释都不给你解释一句,你是什么滋味?恐怕心里已经骂了我不下百句千句渣男了吧?毕竟我可是占了你那么多的便宜,什么牵手初吻拥抱脚什么的,全都拥有了一遍。”苏白。

    姜寒酥起先还在低着头道歉,听到最后,顿时羞红了脸颊。

    “不想跟我分手,就不怕你妈再以死相逼?”苏白问道。

    “不知道。”姜寒酥抿了抿嘴,道:“就是,如果你有了其她女朋友,我会很难受,难受到会死的那种。”

    “我想,我妈应该是不想我死的,所以我不想跟你分开。”姜寒酥小声地说道。

    “我说呢,原来是醋味在作祟,早就说过你是一个醋坛子,果然没看错,所以姜寒酥,谁会喜欢娶一个大醋坛子当老婆呢?你这个复合,我看算了吧。”苏白道。

    “不,不行,你不能当渣男。”姜寒酥道。

    “我不是,分手是你先提出来的。”苏白道。

    “我,我现在不想分了。”姜寒酥道。

    “这是你想分就分,想不分就不分的吗?”苏白问道。

    “那你想怎么办吗?”姜寒酥又哭了。

    “让我抱一下?”苏白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