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2012开始 两碗干扣面

第三百三十六章 傻瓜

    在越南待了三天,两人于26号回到了亳城。

    距离开学没几天了,而且26号又是LPL夏季决赛开赛的日子,他们自然不能继续在越南多待。

    这次夏季赛自家战队又一次打入了决赛,而且这一次,是最有希望夺得夏季赛冠军的一次。

    从15年寒酥打进LPL算起,进了两次决赛,两次都是亚军,这第三次,总归是要拿一次冠军的。

    苏白赛前已经承诺了他们,这一次只要再打进决赛,就会到现在给他们打气助威。

    可惜的是虽然这几天苏白每天都有教她游泳,但依旧没有学会。

    有时间了还是得教会她的,多项技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

    毕竟,天有不测风云。

    比赛是在下午四点,两人是上午十点到的上海。

    到了上海后,两人吃了饭,便去酒店休息去了。

    下午三点,两人赶到了正大广场。

    官方把他们安排到了二楼的看台处。

    “能赢吗?”姜寒酥问道。

    “以我们夏季赛的发挥,只要今天正常打,应该能轻松战胜对面。”苏白道。

    HSG整个夏季赛以15:1的成绩完美收官,整个常规赛只输了一场,还是因为中单因为生病上的二队替补输的。

    而在季后赛的几场BO5中,HSG也都是三比零取胜。

    今天HSG只要正常发挥,这个夏冠就能拿到。

    “不能百分百吗?这样看比赛好紧张啊!”姜寒酥道。

    苏白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道:“这种比赛,哪有百分百,其实常规赛胜率的参考价值都不大,一切都得看临场发挥,如果今天对面临场发挥的更好的话,赢我们的几率还是挺大的。”

    在前世,苏白也有很多次赛前很多人都不看好,但是靠着临场发挥比对面强赢下比赛的经历。

    决赛跟平时的比赛是不一样的。

    越到这个时候,心态就越重要。

    因为底下那么多观众,如果出现手抖的情况,是发挥不出自己真正实力的。

    还好的是,这群家伙都是身经百战,打过多次决赛的选手。

    别说LPL的决赛,就连世界赛的决赛,他们也都进去过。

    所以今天这场比赛,其实苏白并不太担心。

    果然,两个小时后,HSG直接三比零结束掉了对手。

    天空下起了金色的雨,HSG的五名成员全都奔向舞台,高高的举起了那座奖杯。

    这个冠军,其实他们期待蛮久的。

    虽然他们在世界赛上获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在LPL,还没有获得一次冠军呢。

    之前的的几次决赛,也都是亚军收场。

    在16年,经过两年的努力,他们总算是如常所愿,获得了这次LPL的夏季赛冠军。

    随着HSG夺冠,LPL第一个进入世界赛的名额也就诞生了。

    等决赛结束后,苏白走进了后台,恭喜了下他们。

    晚上的时候,苏白请他们还有战队的经理以及教练一起吃了个饭。

    姜寒酥没来,不过临走前嘱咐了苏白不能喝酒。

    吃过饭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苏白结过账后,回到了酒店。

    打开酒店的大门,就看到姜寒酥凑了上来。

    她左闻闻,又闻闻,苏白看的好笑,将她给抱了起来,问道:“闻什么呢?”

    “闻闻你有没有喝酒啊!”姜寒酥道。

    “这样闻哪能闻出来,不如这样。”苏白将她按在旁边的墙壁上,然后伸头吻了过去。

    “闻哪能闻出来啊,得吻才行。”一吻结束后,苏白放开她,笑着说道。

    “怎么样?吻出来没有?”苏白问道。

    姜寒酥俏脸红了红,然后轻哼一声,道:“哼,算你识相。”

    苏白重新抱起她,将她给抱到了沙发上,道:“有上次的事情在前,我还怎么敢喝酒啊,我可不想让我家小寒酥那么辛苦。”

    “倒不是我辛苦不辛苦,如果喝酒不伤身体的话,我是无所谓的。”姜寒酥道。

    “傻瓜。”苏白刮了刮她的鼻子。

    姜寒酥只是娇憨一笑,并未言语。

    如果喝酒真的不伤身体,他想喝的话,就算是天天去扶他回家,她也愿意。

    只是姜寒酥并不知道,她娇憨一笑时,最是动人。

    苏白起身,道:“哎呀,受不了了,我先去洗澡了。”

    说完,苏白便急躁的跑去了浴室。

    姜寒酥先是愣了愣,紧接着满脸大羞。

    洗完澡后,苏白伸手在这满脸娇羞的女子脸上摸了一把,然后将其抱到了酒店的大床上。

    一夜无话,第二天起来,已经是27号,本月有31号,距离开学,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

    清晨,两人洗漱完毕后,便走出小胡同,在外面跑了一圈步。

    跑完步后,在外面吃了些早点,便携手走回了家。

    上午,两人坐在电脑面前,玩起了英雄联盟。

    或许玩游戏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解压方式,再加上想玩是能跟苏白一起玩,又或者是因为苏白以她命名创建了一支英雄联盟战队,姜寒酥也渐渐喜欢上了这款游戏。

    随着这段时间的不断提升,再加上有苏白的教导,她也有个铂金分段的水平了。

    不过也就上个铂金吧,勉强在铂金三铂金二徘徊,钻石,她是上不了的。

    其实如果她想让苏白带,别说钻石,就算是王者苏白都可以很轻松的打上去。

    不过两人都知道没必要,不论是姜寒酥还是现在的苏白,玩游戏就是玩游戏,只是娱乐而已。

    两人只会在闲暇时想打有时间打时,才会打上几把。

    基本上一个月只会打两三回游戏。

    姜寒酥玩英雄联盟,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想陪着苏白一起玩。

    不过对于女生来说,铂金这个分段,其实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她只有跟苏白一起玩的时候才会打辅助,其它时候都喜欢打上单。

    是德玛西亚人柱力,因为她开局玩的就是这个英雄的原因,这两年得玩了好几百把德玛西亚。

    苏白记得好多人都是如此,包括小鸟,因为第一个玩的是剑圣,这家伙硬是玩了几千把剑圣,甚至到了没有剑圣就秒的情况,所以小鸟在他们朋友圈里也有另外一个外号,比之小鸟,这个外号就霸气多了,他另外一个称号就叫剑圣。

    姜寒酥不仅上单喜欢玩盖伦,打辅助也喜欢玩盖伦。

    还好她只玩盖伦辅助苏白,不然要被人骂的。

    苏白对此是无所谓的,玩游戏嘛,自然是玩自己喜欢的就好。

    有时候看她玩个盖伦,拿个大宝剑在那转来转去的,也挺可爱的的。

    或许是因为她可爱儿,连带着现在苏白看盖伦这个英雄,都变得可爱了许多。

    苏白现在的号分很低,也才钻三,新赛季就没打过几场,因此是能跟她一起双排的。

    反正自从跟她一起玩游戏后,苏白就把分数控在了大师以下。

    因为上了大师,就跟她双排不了。

    还好两人一年也打不了多少把,再加上lol有掉分机制,许久不打,打上去的分是会自己掉的。

    16年,英雄联盟新出了6位英雄,而其中有两位最经典的,那就是烬和青钢影。

    这俩都是苏白特别喜欢的英雄,特别是烬,在前世,苏白是有这个英雄皮肤的。

    在卡莎,薇恩,等一众人气高的英雄选择烬为自己的皮肤,就是因为这个英雄的机制背景故事和台词都很对苏白的胃口,一个瘸子,一把枪,一个面具,实在是太有艺术风范了。

    两人上机登号,选择了双人排位,苏白锁下了烬这个英雄。

    上一次他们俩玩游戏还是在年初的时候,苏白今世还是第一次玩到这个英雄。

    苏白带的并不是闪现加治疗,而是闪现加净化。

    姜寒酥打辅助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吃控制。

    苏白有时候是需要用净化帮她当钩的。

    所谓的钻石局,对于苏白来说并不是很困难,即便是少个召唤师技能,也能对线打爆对面的。

    或许在后世比较困难,因为整体水平都上来了,还很吃辅助,但是在16年,个人实力够强,是能凭借自己的对线实力打赢对方的。

    两人上午玩了几把游戏,下午逛逛街,去超市买了些东西,一天就过去了。

    开学后,两人也从大一,升到了大二。

    寒假,苏白他们一家依旧选择回了回老家过年。

    涡城确实没有什么认识的人,而且要参加不少红事还有白事,确实在老家比较好。

    寒假放假时,杭城下了一场雨,于是天就更冷了。

    两人没有选择坐飞机回家,因为亳城没有飞机场的原因,到庐州再转站,还不如直接坐高铁到亳城呢,从杭城坐高铁到亳城,也就只需要四个小时的时间。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女生寝室楼下,苏白问道。

    “嗯。”姜寒酥手里拎了个行李箱,道:“都收拾好了。”

    大学不像是高中,每次回家都需要带很多东西,像姜寒酥的行李箱里,也就只带了些平常自己穿的衣服,和寒假放假时需要看的一些书本。

    苏白将她的行李箱拎过来,然后两人打了个计程车到了杭城高铁站。

    买的是一等座,上午九点的票。

    苏白本来想买商务座的,但被姜寒酥给制止了。

    就只四个小时车程,商务座却比一等座贵了好几倍,没那个必要的。

    要不是二等座会出现三个座位的情况,姜寒酥都想让苏白买二等座了。

    姜寒酥不善与人相处,跟苏白两人依靠在一起坐两个座位就行了,多添一个外人就不好了。

    在学校里两人能接触的二人世界很少,现在放假了,自然是想多一些这样的二人世界的。

    没有外人打扰,就只是拥在一起轻轻地说些话,对于姜寒酥来说就已经很满足了。

    他们到了车站时是八点半,在候车室等了半个小时后,开始检票入站,

    两人找到自己的位置后,苏白让姜寒酥进了里面的位置。

    苏白把前面椅子上的小桌子放下来,然后将买的水,以及一些小吃放在了上面。

    四个小时,说长不长,但说短也绝对不算短。

    几分钟后,等车上的人都上完后,车子开始行驶。

    江南最不缺的就是风景,不像是安北平原,能看到的,就只有一望无际的麦田,如果是春天还好,还能看到麦子随着春风舞动的场景,这冬天田地里光秃秃的,连树木都是如此,天地间没有一片绿色,而如江南,山水一色,景色自然要秀丽好看许多。

    苏白伸过手将她搂在怀里,然后与她一起看起了窗外的风景。

    “什么时候大学毕业了,我们用一年的时间,去到世界各地走走。”苏白道。

    姜寒酥摇了摇头,道:“不行的,大学毕业后要工作的。”

    “我们又不缺钱,没必要把时间都浪费在工作上。”苏白道。

    “你的又不是我的。”姜寒酥道。

    “结婚就是了,别忘了,大学毕业我们就要结婚的。”苏白笑道。

    “我有说要嫁给你吗?”姜寒酥歪着小脑袋问道。

    “哦,你不嫁那更好。”苏白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又不是非你不娶,除了你我难道就不能娶别人了?”

    “哼,看,大坏蛋,原形毕露了吧?”姜寒酥哼道。

    苏白笑了笑,伸过头在她脸上偷亲了一下。

    姜寒酥顿时红了脸颊,做贼心虚的去看有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在火车上,不,不准亲了。”他道。

    “那嫁还是不嫁?”苏白问道。

    姜寒酥倔了噘嘴,没说话。

    刚刚才说过不嫁他,这连一分钟都没过,要是此时说嫁,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不说,绝对不说。

    哼,打死也不说。

    “不说是吧?不说我亲了?”苏白作势要亲。

    “嫁,嫁还不行吗?”看苏白还要亲,姜寒酥小声说道。

    说完后,姜寒酥抿了抿嘴,自己真是太没用了,这就缴械投降了。

    只是前面有乘警走过来,自己要是不说,会被别人给看到的。

    只有两人的时候,苏白不论做什么亲密的事情,姜寒酥现在都能接受的,但是有外人在,她连接吻都会害羞的。

    车子越往北走,距离家乡也就越近。

    风景看累后,姜寒酥打了个哈欠,然后躺在苏白怀里睡了起来。

    临睡前,她还说了句,别趁我睡着的时候偷亲我哦。

    苏白哑然失笑,在她睡着后,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几个小时,车子终于在亳城南站停了下来。

    苏白叫醒了姜寒酥,然后拿着行礼下了车。

    走出高铁站,高山已经在那等候多时了。

    两人上了车,直接向着涡城而去。

    临近年关,苏白得去公司一趟。

    每年公司都有一个年终奖环节,对于那些对公司做出贡献的人,苏白都会从公司拿出一些钱发给他们。

    这已经成为了一个惯例,再加上年里公司里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他出面,他得在涡城待个几天。

    “我这几天会很忙,要不你先回去吧。”苏白道。

    姜寒酥摇了摇头,温柔一笑,道:“等你忙完我们一起回去。”

    “那等再去你家时,我那伪丈母娘,可又要说你有了男朋友不要娘了。”苏白笑道。

    去年姜寒酥陪他在涡城待了几天,等他们回来时,就被林珍说过,说你们在一个学校,整天都能见面,怎么放假了还天天跟他待在一起,真是有了相好的把亲娘都给忘记了,直把这小丫头说的脸红了好几天。

    “什么伪丈母娘啊,不准用这个词。”姜寒酥不满道。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直接跟你一起喊妈了?”苏白笑着问道。

    “我,我可没说。”姜寒酥道。

    高山通过后视镜看到后面的那对情侣,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觉得他应该是这个世上最幸运的司机了。

    身为苏白的司机,工资照拿,但一年根本不用做什么事。

    只有每年过年时,才会帮苏白开几回车。

    父母还有奶奶都已经回老家了,苏白他们到了涡城时,苏白从邻居家要来钥匙,然后打开门进了房间,这套房子就是之前苏白父母在涡城时代广场买的那套房子。

    房子很大,里面专门有留给苏白他们的一间卧室。

    有时候来亳城看奶奶还有母亲时,也会来这里住几天。

    从杭城到亳城坐了四个半小时高铁,从亳城到涡城又坐了两个多小时汽车。

    到家时,已经将近五点钟了。

    打开门走进屋里后,苏白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将姜寒酥抱到了自己腿上。

    抱着她,将脑袋放在她的肩膀上,闻着她满身的沁香,苏白闭目小憩了一会儿。

    苏白的手在她身上摩挲着,伸进她羽绒服的兜里,苏白从里面掏出了几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纸张,苏白拆开,低头一看,发现上面竟然画着一张图,图上画的正是他,画上的场景,好像是两人昨天在图书馆一起看书时的场景。

    画的挺不错的,苏白这才想起来,因为之前苏白的鼓励,她在上了大学之后,也进了学校里的美术社,这或许是她少年时唯一的爱好了。

    “这是什么啊?”苏白将纸张递到她的面前问道。

    “啊?”姜寒酥看到纸上的画像一愣,然后俏脸一红,赶忙拿过来收了起来,道:“没,没什么,就,就是纸啊!”

    “那纸上画的是什么呢?”苏白笑着问道。

    “纸上有画东西吗?没有啊!”姜寒酥装傻充愣道。

    “哦。”苏白又拆开了张画纸,纸上是两个相依在一起的青年男女,画像上的两人栩栩如生,这是他们两个月前一起坐在草地上看月亮的景象。

    2016年11月14日,月亮与地球相距全年最近,只有356622千米,月亮视直径角距达到33分34秒,为全年最大。

    这一天,当晚月亮呈金黄色,最圆。

    “这上面画的又是谁呢?”苏白问道。

    “我,我哪里知道啊!”姜寒酥道。

    说完,她又夺了过去。

    苏白拆开了第三张画纸,上面画的是苏白骑自行车载着她逛浙大校园的场景。

    画上的二人青春飞扬,那个坐在后座的女孩穿着白色到脚踝的长裙,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

    “那这个呢?”苏白问道。

    “这俩人是谁啊?你认识吗?”姜寒酥转过头一脸茫然的问道。

    “哦。”苏白道:“不认识你把画纸都拿走干嘛?还给我啊!”

    “这本来就是我的。”姜寒酥如护食一般,将纸牢牢地放在手里。

    苏白笑道:“你说的,画纸是你的。”

    姜寒酥有些羞恼地从她腿上下来,道:“不给你抱了,你想抱去抱别人去。”

    看着怀里消失的女孩儿,苏白一拍脑门。

    装傻子不好吗?拆穿她干嘛啊!

    这下好了,没得抱了吧。

    不过看她装傻充愣的样,也很有趣啊!

    不过有一说一,这丫头还真有画画天赋呢。

    不过脸皮也厚了呢。

    画的那么像,也能说出不认识。

    被拆穿后的小寒酥生气了,她坐在了另外一个沙发上,然后打开电视,看起了电视。

    “这就生气了?”苏白问道。

    姜寒酥没搭理他。

    接下来苏白又喊了她几次,姜寒酥都只把目光放在电视上。

    “老婆,我饿了。”苏白忽然道。

    他上午坐了几个小时车,中午没什么胃口,因此只喝了些水,什么都没吃。

    这到现在都五点多了,确实有些饿了。

    姜寒酥依旧没有说话。

    只是过了会儿,她关上了电视,然后下了楼。

    没过多久,她又重新上了楼,只是比下去时,手里多了些东西。

    然后,她进了厨房。

    没过多久,她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她冷哼了一声,道:“我可不会把菜从锅里给你盛出来。”

    说完后,她又老老实实的坐在刚刚坐的沙发上,继续看起了电视。

    苏白走进了厨房。

    几个他最喜欢的菜,已经炒好放进了盘子中。

    旁边还有盛出来的一碗米饭,正在冷着。

    苏白从厨房走了出来,将她抱在了怀里。

    姜寒酥挣扎,但苏白抱的很紧。

    苏白将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低声呢喃了一句。

    “傻瓜。”

    ……

    PS:事情很多,写的也很慢,估计还得好几天才能完结,另外新书估计得到二十号才能开出来,慢慢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