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2012开始 两碗干扣面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下雪了【大结局】

    雨不大,但是吹来的寒风很冷。

    两人买了些吃的喝的零食,便匆匆地返回了家。

    “太冷了,把房间挪到我那里去吧。”苏白道。

    “嗯。”姜寒酥点了点头。

    其实也没什么好挪的,只是把被子以及刚刚姜寒酥放进来的行礼拿了过去。

    苏白所住的那个房间很大,是整套房的主卧,比姜寒酥住的这间杂物间要大好几倍。

    苏白让人帮忙租房时,本就嘱托中介要选一间主卧很大的套房,这样即便他们两人住进去也会很宽敞。

    只是让苏白没想到的是,这小丫头进来第一句话就是要分房睡,当时可还真把苏白给气到了。

    但是想想自己喜欢的这女孩儿脸皮有多薄,苏白又消气了。

    不好意思罢了,既然知道这点,苏白又有什么好气的呢?

    事后看到姜寒酥流眼泪时,苏白心里还在自责后悔呢。

    也幸亏自己悟到的及时,要真是一人一间房睡一夜,指不定这小妮子得有多伤心呢。

    再加上她在爱情上喜欢多想的脆弱敏感心思,苏白还真怕会出问题。

    将东西都搬过去后,苏白将房间的空调打开,然后将买的零食全都放在了旁边的柜子上。

    等这一切都做完之后,两人躺在了床上。

    两人刚醒没多久,睡肯定是没睡意的。

    苏白伸出手将她给搂进怀里,然后在她白嫩地脸蛋上吻了一口。

    两人什么都不说,就只是这样互相拥着,就已经有着温馨与甜蜜在心底滋长了。

    或许,这就是爱情吧。

    拥着她,把她稍显冰凉的小手暖了暖,苏白把刚刚在便利店买的一套指甲剪和扒耳勺拿了过来。

    苏白把工具给了姜寒酥,姜寒酥把苏白的手拿了过来,把他长长的指甲全部剪掉了。

    “你看,这段时间你不在,连指甲都变长了。”苏白道。

    “你可以自己剪的啊!”姜寒酥道。

    苏白笑道:“不想剪,只想你帮我剪。”

    “还有,这是谁的手,指甲也不短啊!”苏白笑着将姜寒酥那双细嫩的小手握在了手中。

    她干净没有涂抹任何东西的白色指甲,也不算短了。

    自从两人正式恋爱之后,两人指甲,掏耳朵什么的,都是互相帮对方做的。

    苏白过年在家的这几天没剪,就是想着见到了姜寒酥让姜寒酥帮他剪。

    一是习惯了,而是让她帮着剪,总觉得会幸福很多。

    苏白是这样想的,而姜寒酥又何尝不是呢?

    只是她脸皮没有苏白那么厚,如何会去承认。

    “我,我中途是有剪的,它又变长了。”姜寒酥小声说道。

    她连脸都不敢红了,因此低下了自己的小脑袋。

    否则让苏白看到她红着的脸蛋,肯定会认为她是在说谎的。

    “好好地低着头做什么?”苏白问道。

    姜寒酥没吱声。

    苏白笑了笑,有些时候,这种小情趣,揭穿就没意思了。

    知道她害羞就行了。

    不然再追着不放,小寒酥可就真要生气打人了。

    苏白左手握着她的一只小手,然后右手拿着指甲剪,帮其认真地剪了起来。

    指甲其实也不算长,因为年前在涡城的时候,两人是有互相剪过的。

    只是苏白毕竟是男生,长的要比她快一些。

    将手上的指甲剪完之后,苏白起身坐在了另外一边,将她两只雪白的小脚放在了身前。

    苏白将她粉嫩脚丫上一些长长的指甲剪了下。

    剪完后,苏白笑着在她脚心处挠了下,弄的姜寒酥慌忙将脚收进了被子里。

    苏白重新坐回来,然后将她的小脑袋搂进了怀里。

    “来,耳朵。”苏白道。

    “这个,我,我自己来就行了。”姜寒酥使劲挣扎道。

    要是被他扒出一些耳屎来,那多丢人啊!

    所以以前就只互相剪指甲的,姜寒酥从来都不让苏白帮她扒耳朵。

    “听话,乖。”苏白捏了捏她的小耳朵说道。

    其实姜寒酥真多虑了,苏白用扒耳勺扒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扒出来。

    “别担心了,什么都没有。”苏白笑着将扒耳勺递给她,道:“帮我扒一下吧。”

    “嗯。”姜寒酥接过扒耳勺,然后将苏白的脑袋放在怀里,认真地扒了起来。

    其实苏白觉得最舒服的,就是每次躺在姜寒酥怀里,姜寒酥给他掏耳朵的时候。

    耳朵里舒舒服服的,再加上靠在她的怀里,能让自己彻底的放松下来。

    扒了会儿后,姜寒酥又用小手在他脑袋上轻轻按摩了起来。

    没一会儿,苏白便舒服地睡了过去。

    即便不困,现在也困了。

    即便苏白睡着了,姜寒酥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一直到手酸的按不下去时,才将苏白的脑袋轻轻放下,然后钻进了被窝里,将被子牢牢的盖在两人身上,姜寒酥对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然后关上灯,抱着苏白睡了起来。

    这样的一天,很幸福呢。

    杭城的雨停了,但风未止。

    因为住的是小区的高层,风一吹,窗户便会响个不停。

    这是住在高层最大的坏处,只要风稍微刮得大一些,窗户里便会发出如哨子一般的声音。

    打雷时,更是犹在耳前。

    苏白检查了一下门窗,将各个门窗全都关得严严实实的,这声音才小一些。

    苏白看了看时间,才七点多,便又钻回了被窝里。

    苏白摸了摸姜寒酥的小手,又用脚碰了碰她的脚丫。

    还好,因为有空调的原因,再加上两层被子,她的手脚都不算凉。

    此时,姜寒酥醒了过来。

    “天亮了啊,要起床了。”姜寒酥道。

    “那么冷,起那么早做什么,再睡会儿。”苏白说完,将她给重新抱在了怀里。

    手放在她身前,苏白动了动,姜寒酥满面通红,娇羞道:“别,别乱动啊!”

    苏白没管她,又继续动了动。

    这大早上的,美人在侧,苏白怎么可能忍得住。

    “今天早上醒来我才发觉昨晚有件很重要的事没做。”苏白咬了下她羞红的小耳朵,道:“这段时间我可想了许久了,结果谁知道昨晚迷了你的道,根本没什么睡意,结果被你扒耳朵扒着扒着就睡着了,连正事都跟忘了。”

    “不过没关系。”苏白笑道:“现在也能做。”

    姜寒酥羞的将小脑袋缩进了被子里,以此来躲避苏白不要脸的嘴上攻击。

    只是,在一个床上,此时苏白久旷已久,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姜寒酥这只小白兔怎么可能躲得过苏白的手心。

    于是,苏白也钻进了被窝里。

    不久,房间里便响起了阵阵悦耳的声音。

    姜寒酥的声音很好听,某些时候更是如此。

    只是这个声音,天底下也就只有苏白能听到了。

    几经风雨后,两人起床下去买菜,此时已经十一点多了。

    他们七点醒来,过了四个小时才从床上起来。

    “你瞪我干什么?”楼下,苏白看着她好笑地问道。

    “哼,色狼。”姜寒酥冷哼道。

    “虽然这哼的也挺好听的,但还是没有刚刚哼的……”

    苏白话还没说完,就被姜寒酥上前给捂住了嘴巴。

    “你再说,你再说我就不跟你买菜去了,也不帮你做饭了。”姜寒酥羞恼道。

    “我可以买着吃。”苏白掰开她的小手说道。

    “你,你欺负我。”姜寒酥委屈的小嘴都瘪了起来。

    “那就欺负到头好了。”苏白弯腰,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不跟着我去没关系,我可以抱着你去。”苏白笑道。

    “快饿死了,冲冲冲。”苏白抱着她,向着小区外的菜市场而去。

    当然,这小妮子面子薄,在小区里面还好,走到小区外,说什么都让苏白将她给放了下来。

    不过苏白可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开她,姜寒酥保证不再生气,也不准再瞪他之后,并且要把手给他牵之后,苏白才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将她给放下来。

    其实苏白不放下也不行了,抱着她走了那么远的路,姜寒酥即便不因为害羞要下来,他也抱不动了。

    “你要是再坚持一会儿,刚刚该头疼的就是我了,抱着你从小区出来,我刚刚也没多少力气了。”苏白笑道。

    姜寒酥咬了咬贝齿,然后果断的在他脚上踩了一下。

    然后她就被苏白重新给保进了怀里。

    “这可是你主动入怀的,我可没有抱你哦。”苏白笑道。

    亦如当年啊!

    姜寒酥哼了一声,撇了过头去,没说话。

    “好了,真饿了,你没事,我刚刚可是耗费了不少体力。”苏白道。

    姜寒酥握紧小拳头,羞恼地作势要打。

    苏白将她的小拳头给握住,然后放在了手中,牵着她往前走,道:“想什么呢?我说的是刚刚抱你从小区出来,浪费了太多体力,你想到哪里去了?”

    姜寒酥不想说话了,因为她想到了以前也是这样,跟苏白斗嘴是赢不了,早早的闭嘴不说话,才是真理。

    真是的,以前都能明白的道理,现在怎么忘了呢?

    要是早点不说话,也就不会让这家伙接连取胜了。

    哼,可恶!

    菜市场距离他们所住的小区不远,靠着学校,旁边又有这样一个小区,附近肯定是会有个大的菜市场的。

    到了菜市场后,依旧是苏白给钱拿东西,然后姜寒酥降价。

    冰箱跟厨房都是空的,因此要买的东西还真不少,苏白两只手都提满了,两人才从小区里出来。

    看着苏白手上提的满满的袋子,姜寒酥很得意,她向苏白扮了鬼脸,然后飞快地向着前方跑去了。

    看着前方正值青春,脸上带着明媚笑容,不时回头看一眼的俏丽女孩儿,苏白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你笑什么?”姜寒酥停下脚步,回头问道。

    “我笑我喜欢的女孩正在笑。”苏白道。

    “我可没笑。”姜寒酥板着脸道。

    “我说的又不是你,跟你笑不笑有什么关系?”苏白好笑地问道。

    看着姜寒酥瘪了瘪嘴,欲要哭泣,苏白捏了捏她的脸蛋,道:“好了,别装了,不是你还是谁?”

    姜寒酥噗嗤一笑,挽上胳膊的手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生气?”

    “我家小寒酥要是真生气了,那可是会直接跑的,就像是以前,我们在亳城的时候,外面下着雨,都能连鞋子都不穿都敢直接跑走的,哪里会像现在这般,只会瘪瘪嘴,连眼泪都没有。”苏白道。

    “别真惹我生气,否则我会真生气的。”姜寒酥抿嘴道。

    “放心。”苏白温声笑道。

    回了家,姜寒酥进厨房做饭,苏白则是坐在沙发上跟陈德聊起了天。

    “你这不还有一周才开学吗?不到公司里来去杭城做什么?”陈德问道。

    苏白看了眼正在厨房忙碌的姜寒酥,拨开了个橘子笑道:“度假。”

    “我的苏总,你可真有闲情逸致,你要是再这样,我可辞职不干了。”陈德道。

    “你舍得?”苏白笑着问道。

    陈德笑了笑道:“还真舍不得。”

    “我们俩的追求不同,你所追求的,我能极大程度上的给你,这就能保证你不会离开酥白。”苏白笑道。

    “是的。”陈德点了点头。

    除了酥白,这个世上再没有任何一家企业能给他这么大的权利。

    苏白几乎不做事,他就相当于是酥白的一把手。

    正如苏白所说,这就是他所追求的。

    而且苏白还向他承诺过,未来会帮助他实现自己的餐饮梦想。

    况且即便除了这些,苏白对他还有知遇之恩。

    要是没有苏白,便不会有他陈德的今天。

    接下来与陈德说了些关于公司的事情,苏白便关断了电话。

    现在已经是17年了,白酥已经拿下了整个安省,如今,也已经成为安省最大的餐饮企业。

    从12年小小的一家干扣面馆算起,酥白也已经走过了五年的时间。

    从一家,到现在的几千家,真不容易啊!

    17年酥白的目标,就是用一年的时间,将邻省的所有城市,也都有酥白干扣面馆的出现。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想必用不了几年,整个中国,都会有酥白干扣面馆。

    那是苏白最大的理想,也是现在酥白全体员工的梦想。

    苏白掰了块橘子,走进厨房。

    姜寒酥穿着围裙,正在炒菜。

    苏白从后面抱着她,用手搂住她的小腹,然后将一块橘子递到了她的嘴边。

    “做好了没?有些饿了。”苏白将脑袋放在她肩膀上撒娇道。

    “很快了,再等等。”姜寒酥吃了块橘子,然后说道。

    “哦。”苏白哦了声,然后也没走,就这样抱着她。

    “我还得炒菜呢。”姜寒酥道。

    “你炒你的,我抱我的,不影响的。”苏白用脑袋蹭了蹭她的侧脸,道:“反正我是不会松开的。”

    姜寒酥撒娇时,苏白拿她没办法。

    而苏白撒娇时,姜寒酥拿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不只是没办法,还会万事依着他。

    姜寒酥啊,真是喜欢死了他。

    苏白就这样环绕着她的小腹抱着她,看着她切菜炒菜。

    不只如此,时不时的,还会在她脸上亲她一口。

    “你要是再亲,可就没那么快能做好了。”姜寒酥俏脸微红地说道。

    被他又搂又亲的,姜寒酥身体酥酥麻麻的,要不是他抱着,都快酥软下去了,又怎么能好好地做菜。

    苏白做这些亲密动作时,姜寒酥身体是最没力气的。

    小寒酥啊,不只是脸皮薄,这身体啊,也是相当敏感。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极容易害羞吧。

    “没事,我不急。”苏白笑道。

    “刚刚还说饿呢。”姜寒酥嘟囔道。

    “正所谓秀色可餐,抱着这样一个美人,还吃什么饭啊!”苏白道。

    姜寒酥抿了抿嘴,不吱声了。

    老调戏她,她会不好意思回的知不知道。

    不过苏白是真饿了,就只是抱着她,没再去动手动脚。

    很快,几盘小菜终于做成,两人坐在餐桌上开始吃起了午饭。

    午饭过后,两人逛起了杭城的古城。

    在这个被众多文人墨客不知废了多少笔墨的江南古城里,两人一路走来,将古时景色净收眼底。

    “什么时候你也穿一套这样的服装,到时候在这古城里逛一圈,绝对会登上各大新闻。”看着旁边走过的几位穿着汉服的年轻男女,苏白笑着说道。

    姜寒酥穿汉服,一定会惊艳这满城的人。

    她本就是绝配的衣架子。

    这衣服确实挺好看的,而且主要是不暴露,不像是之前苏白想让她穿的那种什么黑丝短裙,太过性感。

    姜寒酥是个偏传统清纯的女孩儿,不喜欢穿那种太过暴露的衣服。

    她穿裙子都只穿到脚踝的,更何况那些衣服了。

    还好是只在家里穿给苏白一个人看,要是穿出去,是万万不行的。

    不过这套古风汉服,却可以。

    白色的裙子别说裸露出小腿了,就连鞋子都给藏住了,再加上长长的袖袍,连胳膊都不会露出来。

    “想让我穿也行,但是你也得穿。”姜寒酥道。

    他觉得之前那几个年轻男子穿的汉服也很好看,只是跟他们不太配,以苏白的身高条件,穿上这套应该会很好看。

    “那在家时,你得再穿一次丝袜,我没有要求,白的黑的都行。”苏白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姜寒酥俏脸红了红,然后咬了咬唇,道:“行。”

    苏白穿上那套衣服真的会很好看啊!

    所以,再穿一次丝袜就再穿一次吧。

    又不是没穿过。

    其实她不知道那丝袜有什么好看的,不论是白的也好黑的也罢,都看不到腿的。

    在姜寒酥看来,穿丝袜,还没有短裙来的暴露。

    因为穿短裙,是有一大半腿露在外面的。

    不过她才懒得提醒呢,反正苏白每次让她穿丝袜,都会让她配上个短裙。

    那就配吧,正好丝袜把腿都给遮住了,要么一片黑,要么一片白,什么都看不到的。

    嘻嘻,在这方面小寒酥可精着呢。

    不过她都没想过,每次做那种事情的时候,苏白什么看不到。

    男人喜欢丝袜,只是一种情趣而已。

    有个词可以形容,犹抱琵琶半遮面。

    丝袜这种东西,就能给人这种感觉。

    更何况,苏白喜欢丝袜,是因为丝袜加上雪白的脚丫,会是绝配。

    从古城回来,已经是晚上,他们的晚饭,是在外面的一家西餐厅解决的。

    只是,谁都没有吃饱。

    原因是,姜寒酥喝醉了。

    两人都很少吃西餐,但回来时苏白看到一家西餐店,便带着姜寒酥进去尝了尝。

    苏白要了一瓶红酒,然后哄着姜寒酥喝了一杯,然后她就红着脸喝醉了。

    苏白实在没有想到,红酒一杯也能醉人的。

    关键是这小妮子喝醉后趁着苏白给她切牛排的功夫又喝了两杯,然后直接倒在了餐桌上。

    没办法,苏白只能将她背在身上,然后带回了家。

    姜寒酥完全不像是苏白喝醉后那般安静,她喝醉后那是不断乱动,苏白把她背在身上,好几次差点把苏白弄倒。

    而且,也是胡话一大堆。

    什么你是不是除了我还喜欢其她女人,什么你还认识沈瑶吗?岳欣真的对你放手了吗?

    苏白真想知道她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

    他苏白不论是前世也好,还是今生也罢,就只喜欢过她姜寒酥一人啊!

    回到家后,苏白将她给放到沙发上,然后给她倒了杯开水。

    结果这小妮子刚喝进去就全吐了出来。

    “怎么是水呢?我要喝酒!”她将鞋子褪掉,然后两只白嫩地小手挥舞了起来,不知道的,见她这幅模样,还以为是在酒场老手呢,只是谁能知道,这妮子平生只喝过两次酒,都是沾酒即醉。

    “喝酒,喝你妹啊!”苏白倒是想起来之前同学聚会那次了,真是的,都有上回经历了,自己还让她喝什么酒啊!

    只是,喝醉酒的姜寒酥很腻人。

    “我饿了。”姜寒酥伸手搂着他的脖子,腻声道。

    “好,我去做饭。”苏白道。

    其实不只是她饿,苏白也饿,刚刚一点饭都没吃,牛排都还没切好呢,她就倒了。

    苏白没有想着给她买醒酒药什么的,其实,在许久之前,苏白就告诉过她,醒酒药是有危害的,一般只对喝醉酒后头非常痛或者一直呕吐不停的人用的,像他喝醉酒那么听话,是不需要买醒酒药的。

    姜寒酥当时还为此后悔不已,毕竟之前她曾给苏白买过一次醒酒药。

    姜寒酥虽然喝醉酒跟平时很不一样,但是倒也没有出现什么太过痛苦的症状。

    “不要,一起去。”姜寒酥主动在苏白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说道。

    苏白:“……”

    这才几个小时不到,怎么就两级反转了呢。

    上午做饭时他还这般撒娇的缠着姜寒酥,没想到姜寒酥醉酒之后反手也给他来了个这个。

    “好,一起去。”苏白哑然失笑,有人说,这世界就是一个轮回,果然没错。

    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子,苏白蹲下来,将她脚丫上的袜子褪掉,然后将棉拖鞋拿来穿在了她的脚上。

    这小妮子刚回到家就把自己鞋子给踢掉了。

    那么冷的天,不知道自己体寒手脚容易着凉吗?

    “你又摸我的脚。”姜寒酥抿嘴道。

    “我想摸,不行啊!”苏白没好气的说道,说完,直接在她小腿脚踝上摸了一下。

    “那给你摸吧。”姜寒酥将两只雪白的小脚丫从棉鞋里伸了出来,让后放在了苏白的眼前。

    看着眼前这对完美白嫩地秀足,苏白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然后重新将棉鞋给她穿上去,道:“喝醉酒的小寒酥这么做不算什么,有本事你酒醒了之后也这么做。”

    “哼,有什么不敢的?”姜寒酥哼声问道。

    “能的你。”苏白将她给抱起来,然后一起去了厨房。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苏白总算是做了两碗面条出来。

    看着姜寒酥脸上沾的面粉,苏白低着头差点笑出来。

    他才不帮她擦呢,就这样留着,让她明天好好看看自己醉酒后的样子。

    饿倒是都真饿了,两大碗面条,两人全吃完了。

    “好好坐在沙发上别动,我去洗碗。”苏白道。

    “嗯。”姜寒酥轻轻点了点头。

    难得,竟然这般听话,苏白有些诧异,回过头来,却看到小脸通红的姜寒酥。

    看到苏白望过来,羞的立马低下了头,然后脚步踉跄的回了屋里。

    这时苏白明白了,这丫头或许是吃了些热食的原因,脑袋已经清醒了一些。

    诶。

    苏白叹息了一声。

    可惜了。

    其实喝醉了的小寒酥,蛮有意思的。

    比如刚刚苏白就在想着,等把碗洗了,两人回到床上,应该会有不少有趣的事情发生。

    同学聚会那次因为是在KTV里,再加上苏白不想在她醉了的时候拿了她的第一次,因此强忍着没有动手。

    但现在可不一样了,要是小寒酥再像之前那般引诱他。

    哼,哼哼!

    只是,可惜了啊!

    虽然醉酒后的小寒酥很迷人。

    但是以后是绝对不能让她再喝酒了。

    她这小身板,体弱多病的,真喝出问题了,可没有后悔药可以买。

    将浴室的天然气打开,苏白进去洗了个热水澡,然后擦了擦头发,走进了卧室。

    苏白上了床,将姜寒酥蒙着头的被子拿开,看着她红彤彤的脸蛋,笑道:“现在知道害羞了?”

    “都是你,我明明就不能喝酒,让我喝什么酒。”先下手为强,姜寒酥恼怒地用拳头锤了苏白一下,然后道:“还说什么红酒没度数,喝一杯没事,哪没事的?你就是故意的。”

    “那后两杯可不是我让你喝的。”苏白道。

    “当时我都醉了,哪里还管那些。”姜寒酥道。

    “反正都是你的错。”姜寒酥将苏白搂着她的手拿开,道:“你,不准碰我。”

    苏白哪里去管她这些,上去搂着她的脑袋,苏白便吻了过去。

    姜寒酥起先还在挣扎,渐渐地,便双手抱住苏白的脑袋回应了起来。

    “流氓。”热吻结束后,姜寒酥红着脸骂了一句,不过却没再说什么不准碰她这句话。

    她刚刚都忍不住回应苏白的吻了,哪里还好意思说这句话。

    苏白闻言,只是将她搂在怀里笑了笑。

    在苏白怀里安静的躺了一会儿,姜寒酥便睡了过去。

    苏白关上灯,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也闭上了眼睛。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姜寒酥起来洗漱,看到自己脸上的面粉,无地自容。

    不论是什么酒,以后自己都不能再喝了。

    实在是太丢人了。

    与姜寒酥过了一周甜蜜的二人世界后,便又到了开学的时间。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他们也从大一刚来的新生,变成了学校里的学长学姐。

    2017年5月28日。

    这天是农历的五月初三,距离端午节还有两天。

    学校里放了三天假,这是第一天。

    两人在昨晚回到了望月小区。

    上午吃过饭后,两人去了超市。

    “需要买红枣,密枣,糯米。对了,还有包粽子用的粽叶和棉线。”路上,姜寒酥数着手指头说道。

    去年在杭城过端午节的时候,两人是在外面买的粽子吃的。

    今年正好有地方,姜寒酥想自己包。

    在她小时候,每次端午节放假,都会和母亲包些粽子。

    不过那时候可没有红枣密枣什么的,里面包的都是糯米,吃的全是咸的。

    “买什么密枣啊,不是吃咸的吗?”苏白笑着问道。

    “不啊!”姜寒酥摇了摇头,道:“咸的有什么好吃的,都吃那么多年了。”

    “你喜欢吃咸的吗?你要是喜欢吃,可以咸的甜的都包些。”要是苏白喜欢吃咸的,那都包甜的自己就太自私了,于是姜寒酥又说道。

    苏白刮了刮她的鼻子,笑道:“骗你的,我也喜欢吃甜的。”

    其实苏白对于甜的咸的都无所谓,咸的能吃,甜的也能吃。

    其实,姜寒酥不喜欢吃咸的,估计是因为她以为的咸粽子就只是咸的糯米。

    其实,咸粽子里是有肉的。

    到了超市,两人把需要买的东西备齐,然后回了家。

    到了家后,姜寒酥进了厨房,将糯米洗干净放进了盆里。

    今晚是包不了的,洗干净的糯米需要放进盆里浸泡一个晚上,而且买来的粽叶也需要用盐水煮好晒干,只有这样,吃起来才卫生。

    将糯米放进盆里后,姜寒酥便开始煮起了粽叶,粽叶煮好后,将其捞起来,然后放在外面晾嗮了起来。

    这包粽子的第一道程序,算是完成了。

    这些做完,也就到了晚上了,姜寒酥顺势把晚饭也给做了。

    “寒酥,你手机响了。”苏白喊道。

    “你先帮我接一下。”姜寒酥道。

    苏白拿过手机,备忘录上写着妈,是林珍的电话。

    “喂,妈。”苏白笑着喊道。

    林珍:“……”

    “寒酥呢?”林珍问道。

    “在厨房做饭呢,等下就过来了。”苏白道。

    “寒酥来了,你们聊吧。”说着,姜寒酥就端着菜走了过来,苏白直接伸手将她搂进怀里,然后将手机递给了她。

    姜寒酥将免提打开,喊道:“妈。”

    “都端午节了,都没想着跟你妈打个电话啊?还得我给你打,真就有了老公忘了娘呗。”林珍调侃道。

    “啊,妈你说什么呢。”姜寒酥俏脸通红,小声道:“妈,我开着免提呢。”

    林珍:“……”

    “我过会儿就想给你打的,刚刚在做饭呢。”姜寒酥道。

    “对了妈。家里情况还好吗?您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姜寒酥问道。

    “好,家里一切都好,我身体也很好。”林珍笑道。

    “别骗人啊,有病一定要告诉我,一定要去治啊,现在我不缺钱了。”姜寒酥道。

    靠着每年的奖学金,姜寒酥身上都有不少钱呢。

    她现在啊,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别人吃菜,她只能一个人默默啃馒头的小女孩儿。

    知识改变命运,她做到了。

    “真没什么事。”林珍道。

    母女俩聊了会儿,说了些家常小事,林珍知道姜寒酥那边还等着吃饭,因此并没有聊太久,便挂上了电话。

    “谢谢。”挂断电话后,姜寒酥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对着苏白说道。

    此生最大的缘分就是遇到苏白啊!

    如果没有他,那她的世界哪有半点光明呢?

    苏白没好气地捏了捏她的小脸,道:“再说这个就要挨打了啊!”

    姜寒酥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伸过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快下来,饿死了。”苏白推搡道。

    “不要。”姜寒酥摇头道:“我就坐在你腿上吃,你喂我。”

    苏白好笑地看着她的脸蛋,果然,没过多久小脸就成了红柿子。

    “那我下去。”姜寒酥忍受不了苏白的目光,想要下去。

    只是此时她想再下去,那可就晚了。

    苏白一只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把她按在腿上,另一只用筷子夹了块豆腐,放在她的嘴边,笑道:“现在想下来,可晚了。”

    姜寒酥小脸红了红,伸嘴将豆腐吃进嘴里,小声道:“那就不下去了。”

    第二天上午,两人开始包粽子。

    苏白不会包,开始跟姜寒酥学。

    只见她将晾干的粽叶铺开,然后往上面铺了一层糯米,然后将红枣给密枣放上去,又撒了一层白糖,最后又往上盖了一层糯米,这些做完后,只见她将粽叶卷起来,然后用棉线扎紧打结。

    如此,一个好看的粽子便包好了。

    苏白如法炮制的做了一个,做是做好了,但没有她那么好看。

    等又看了几个后,才算真正学会。

    糯米从昨天下午就开始泡了,所以煮的时候便不用煮那么长时间了。

    两人包好后冷水下锅,只煮了两个小时便好了。

    苏白将煮好的粽子捞出来放到外面的桌子上。

    “尝尝怎么样?”苏白笑道。

    姜寒酥剥开了一个,然后轻轻地咬了一口,点头道:“嗯,不错,挺好吃的。”

    “给,你尝尝。”姜寒酥将只咬了一口的粽子递到了苏白的面前。

    “还冒着热气呢,帮我吹一吹。”苏白道。

    姜寒酥帮他吹了吹,苏白张开嘴将其全部吃进了肚子里。

    甜甜的,确实挺不错的。

    说实话,可能是糯米浸泡的够久,也有可能是买的糯米和红枣比较好,比之前他们买的要好吃很多。

    “比我们去年买的好吃。”苏白夸赞道:“不愧是我家小寒酥的手艺,就是厉害。”

    “真是个什么都会做的美丽小厨娘啊!”苏白笑道。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以前端午节时,家里都没人的,母亲他们都下地干活了,地里天热,母亲也不让我去地里帮忙,我就只能弄些大米,帮他们做些粽子,这也算是过端午节了。”姜寒酥笑了笑,道:“那时候家里哪有什么糯米,都是用大米来做,也没有什么枣,就只能往里面放些盐,做咸粽子来吃。”

    姜寒酥皱了皱鼻子,道:“做完后他们都说好吃,其实我知道,是不好吃的。”

    “有苦才有甜嘛,就像你说的,知识改变命运。”苏白又拆了个粽子,然后递给了她。

    “不是的。”姜寒酥摇了摇头。

    她道:“知识改变不了命运,只有你,改变了我的命运。”

    端午节的最后一天,也就是5月30,两人再次来到了西湖。

    其实虽然在杭城上了两年学,但两人去西湖的次数还真不多。

    要不是今天杭城下了小雨,天气不那么炎热,他们今天也不会出门。

    这两天杭城一直很热,直到今天才因为下雨才清凉了许多。

    因为是节假日的关系,虽然下雨,但西湖各大景点依旧是行人如织。

    走过了苏堤,苏白带着姜寒酥来到了一家船家自营的游船处。

    这里的船,都是传统的摇橹船,不像西湖游船公司,都是自动船。

    穿上救生服,两人上了船。

    船夫在后面慢慢地摇橹,苏白双手枕着脑袋,懒散地躺在了座椅上。

    他刚刚想跟船家商量一下想自己摇橹来的。

    结果直接被船家给无情地拒绝了。

    “噗嗤。”姜寒酥看到他的样子噗嗤一笑,道:“你还真想自己划船啊?”

    “不想自己划我就不会到这来了,直接坐电动的船算了。”苏白郁闷道。

    “怎么想着自己出力划船了?”姜寒酥不解地问道。

    “本来好好的一个许仙与白娘子,结果现在却多出来了一个小青。”苏白道。

    “这比喻可不恰当。”姜寒酥笑道。

    “多个小青多的好啊,省得你做什么坏事。”姜寒酥道。

    如果只有他们两人在船上,他可不会这么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

    苏白起身坐到了她那边,笑着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道:“人家船夫背着我们站在船篷外呢,可看不到我们在做什么,再说了,我亲我女朋友,即便被他看到有何妨?”

    苏白将她搂在怀里,又在她娇嫩地嘴唇上吻了一口。

    姜寒酥俏脸通红,羞恼地用拳头锤了他一下。

    苏白哈哈一笑,把腿放在对面的船座上,躺在了她的腿上。

    苏白抬头看着红晕未褪的含羞美人,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笑道:“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江南好,江南有寒酥,更好。”

    苏白笑吟吟地望着她。

    望着那个因为他的这几句话,脸蛋又重新染上一层胭脂的俏丽女子。

    垆边人似月。

    韦庄暗用卓文君之典所说的垆边,是妻子的意思。

    所以苏白此时说这首诗,又岂只是夸姜寒酥漂亮那般简单。

    而那女子啊,显然是听出来了。

    不然脸哪能那么红啊!

    苏白笑了笑,把她的手指放在了手中,道:“今年冬天,我去跟林婶说,咱们把村里的婚礼结了吧。”

    苏白继续说道:“虽然还没到法定的结婚年龄,但是村里结婚是没有年龄限制的,我们先在村里结次婚,把亲朋好友都喊来,按农村的婚礼办,等大学毕业我们年龄都到了后,再在城里办一次。”

    姜寒酥忽然哭了起来,点头道:“好。”

    “别哭啊,不然别人会以为我欺负你了呢。”苏白伸手帮她擦了擦眼泪,然后说道。

    “嗯,不哭。”姜寒酥道。

    “欸,傻丫头。”苏白道。

    雨一滴滴的落在湖面上,形成一道又一道的波纹。

    远处便是远近闻名的雷峰塔。

    船夫穿着蓑衣立在船头摇着橹。

    苏白闻着身边女子身上的芬香,听着雨落湖中的声音,闭上了眼睛。

    人世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他们是三点钟来的苏堤,从船上回来后,已经快五点了。

    两人来到了西湖旁边的吴山广场河坊街,这是杭州最出名的一条美食街,是条仿古街,工艺品、小吃很多。

    两人在美食街上吃了些美食,便返回了家。

    到了家后,苏白坐到沙发上,不停地揉着腿。

    “走了那么多路,你腿不疼吗?”苏白问道。

    “不疼。”姜寒酥摇了摇头,说道:“没走多少啊!”

    说完,她走过来,帮苏白按起了腿,说道:“以前上学要比这走得多呢。”

    是啊,苏白忘了这茬。

    这小丫头是能一个人从姜集走回姜村的。

    “别按了,歇会吧。”苏白将她搂在怀里,在她嘴上啄了一下。

    “怎么了?”姜寒酥问道。

    她也没按多长时间啊,不用歇的。

    “心疼。”苏白捏了捏她的鼻子。

    姜寒酥笑道:“你啊,什么都好,就是太疼我了,这样不行的。”

    “没办法啊,忍不住。”苏白笑道。

    ……

    时间如流水,不管你再怎么想去拦住它,都是无济于事的。

    所以,既然拦不住,那你就只能好好地珍惜它。

    腊月,天气转寒,学校里的学生已经都穿上了棉衣。

    姜寒酥站在教学楼的走廊里,正在不停地搓手取暖。

    没过多久,学校的下课铃声响了起来,她开始看起从教室走出来的人,没过多久,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什么时候到的?”苏白问道。

    “刚到。”姜寒酥道。

    苏白牵起她的小手,感受到她手上的冰凉,道:“又骗我。”

    “说实话,等了多久了?”苏白问道。

    姜寒酥下午没课,两人约好了放学后见面,只是见这庆幸,这妮子显然是提前过来了。

    “半,半个小时。”姜寒酥小声道。

    “姜寒酥,你可以啊!”苏白气道。

    “既然这么早就来了,就不能进来?”苏白问道。

    “我不想打扰你听课。”姜寒酥道。

    苏白气的直接下了楼。

    “别生气了好不好。”看着苏白往楼下走去,姜寒酥慌忙追了上去。

    苏白停下脚步,来到二楼的走廊,问道:“冷吗?”

    天很冷,寒风肆虐,走廊上没什么可遮挡的,像刀子一样,吹的人生疼。

    “冷。”姜寒酥点了点头。

    “那你还能站半个小时?”苏白问道。

    “下次不会了。”姜寒酥抿嘴道。

    苏白叹了口气,伸出手,将她冰凉的小手放在了手中,然后用力的焐了焐。

    手这么凉,他心疼啊!

    就连狠下心想生气不理她的心都没了。

    “真不会了。”姜寒酥又说了句。

    “你是我老婆,学不学习的,真没你重要。”苏白道。

    “哦。”姜寒酥道。

    “哦是什么意思?”苏白看着她问道。

    这次姜寒酥连哦都不哦了,就那样低着头看起了自己的脚尖。

    “看什么?脚是我的。”苏白道。

    姜寒酥的俏脸瞬间红了起来。

    从学校里走出来,两人在附近吃了碗水饺。

    今年暑假过后,他们也从大二升到了第三,距离大四结束,还有最后一年。

    从2012年开始算起,苏白重生也有五年了。

    五年时间,虽然每天过的都很充实,但也是弹指一挥间。

    人生有多少个五年呢,想来也就十来个。

    “在想什么?”吃过饭后,两人牵着手,沿着小路慢走,姜寒酥看着苏白一直在思索着什么,于是出声问道。

    “我在想啊,时间过得好快,一转眼,曾经初中那个惊艳了整个育华校园的少女,如今都长大了呢。”苏白笑道。

    “是啊,都五年了呢。”姜寒酥道。

    “还好,这五年,你始终都在我身边。”

    “有你在,这五年,就不算虚度。”苏白道。

    “这让我怎么接呢?”姜寒酥歪过脑袋,笑着问道。

    “抿抿嘴不说话了。”苏白笑道。

    “讨厌,找打。”姜寒酥伸出拳头打了苏白一下。

    苏白哈哈一笑,直接将她给抱了起来,然后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还有几天就放假了,我准备把结婚的日子订在腊月,我找人算过,腊月二十六那天是黄道吉日,再加上那时大部分出去打工的人都回来了,那时候在农村办婚礼,定会很热闹。”

    “你决定就好了。”姜寒酥小声说道。

    “那就这么决定了。”苏白笑道。

    明天是周六,他们距离放寒假还有最后一周的时间。

    两人回到了西月小区,苏白洗漱完毕后,坐在电脑前玩起了《英雄联盟》。

    打的是电一灵活排位高分局,除了苏白外,另外四个都是自己战队的选手。

    有段时间没玩了,苏白的技术慢慢跟不上了,不过有其它四个现职业选手带着,根本不需要他去C。

    四个韩服王者,自己躺就完事了。

    苏白刚进游戏,姜寒酥就洗完澡出来了。

    她搬个椅子坐在苏白旁边,静静地看着。

    苏白他们下路成功的击杀掉对面回程后,苏白将她抱到了大腿上。

    “我先闭麦了,你们嫂子来了。”苏白将游戏里的麦给关上。

    “最后一把了,打完我就下。”苏白在她俏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说道。

    “没事,我看着你玩。”姜寒酥道。

    “你是没事,但我有事。”看着怀里刚出浴娇艳欲滴的美人,苏白伸出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然后快速的打字给队友发了个有事要办,20分钟结束。

    四名选手看到老板发的这个信息后都格外认真了起来。

    于是这把只用了十八分钟的时间就把对面给推平了。

    “睡觉了。”苏白关上电脑,抱着她回了房间。

    姜寒酥俏脸通红地在他腰间拧了下。

    难得的星期天,要知道苏白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这么长时间,怎么忍得了。

    要不是几名队友作为职业选手都在开直播,他早挂机了。

    将怀里的姜寒酥横抱着放在床上,苏白用手将她雪白脚丫上的拖鞋给去掉。

    望着眼前秀气白净的一双玉足,苏白一只手握住一个,然后慢慢地把玩了起来。

    这双jio和这双jiao的主人,苏白都喜欢极了。

    欣赏把玩了一会儿这纤细白嫩地玉足后,苏白开始认真地品鉴了起来。

    真是门外风吹几冬寒,门内春光暖。

    第二天,日上三竿。

    苏白起来,发现姜寒酥已经不见了。

    穿着睡衣走出房门,才看到她在厨房忙活儿。

    看书,做饭,与苏白逛逛街,其实姜寒酥的一天也很简单。

    这就是最纯粹的生活,也是她曾经最向往的。

    自从姜寒酥不让苏白去厨房后,苏白也不再去了。

    她喜欢做就让她做呗,难道有这么贤惠的女朋友。

    不,马上就快要成为媳妇了。

    一周后,寒假终于来了。

    两人坐高铁到了亳城后,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

    这一次苏白没有再想着跟姜寒酥在亳城或者涡城住几天,他们的婚期都已经订好了,接下来会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

    苏白的打算是今年在村里办的婚礼只邀请村里的亲戚朋友,等他们大学毕业后在城市办的婚礼,再邀请政商两届的朋友。

    在村里举办的这个婚礼,苏白打算举办中式的,在城里的,则是偏西式的。

    回来后的几天,苏白都快忙疯了。

    “准备订多少桌?五十桌够吗?”苏父问道。

    “五十桌肯定不够,先按三百桌算吧,如果到时候不够再加,另外来的人礼全都不收。”苏白道。

    苏白结婚本来就不是为了赚礼钱,而且苏白已经能想到婚礼那天以自己的身份肯定会来很多人,哪怕自己不认识的,想着能跟自己结识一下,或者是表个人情,都会过来。

    如果收礼了,这些人自己都不认识,到时候根本无法回礼。

    “近亲也不收吗?”苏母问道。

    “不收,都不收。”苏白道。

    此时已经24号,距离26号还有两天。

    25号,按照村里的习俗,婚礼已经开始了。

    在傍晚时分,喜庆的唢呐声已经在村里响了起来。

    此时家里已经聚集了一大家子人,包括苏白的几位姑姑小姨今天前就已经来帮忙张罗着了。

    对于他们来说,苏白结婚,算是今年最大的一件事了。

    这两年,他们哪个没有受到苏白的恩惠。

    对于这些从小颇为照顾自己的亲戚,苏白是没有忘记的。

    在众人商量着明天婚礼的时候,苏白一个人走出了门外。

    “怎么样,紧张不?”苏白给姜寒酥打了个电话。

    “紧张死了,要不,要不我们明年再办吧?”姜寒酥道。

    “好啊!”苏白笑道。

    “好个头啊,办都办了,这个时候再取消,会浪费很多钱的。”姜寒酥道。

    “只要你不想,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我等你自愿意嫁给我的那天,免得以后说这是我逼你的。”苏白笑道。

    “苏白,你好讨厌哦。”姜寒酥道。

    “讨厌?那就是不想嫁了,那我取消算了。”苏白道。

    “我没说过。”姜寒酥道。

    “那你倒是想不想嫁吗?”苏白笑着问道。

    “想。”姜寒酥说完,道:“哼,有啥不好意思说的,我脸皮不薄的。”

    “那叫声老公来听听。”苏白道。

    “不叫,还没结婚呢。”姜寒酥道。

    “还说脸皮不薄,人家确认情侣关系的,都不知道老公老婆叫了多少次了。”苏白道。

    “我不与你说话了,我还有事要忙呢。”姜寒酥道。

    “不许挂,你非得喊一声才行,不然我会不高兴的。”苏白道。

    “老,老公。”姜寒酥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苏白笑了笑,将手机放进兜里,调戏了下小寒酥,心情很好啊!

    不远处小橙橙在擦着鞭炮玩。

    过了几年,连小橙橙都渐渐地长大了。

    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苏白过去将她抱了起来,道:“再过几年,我都抱不动你了。”

    “梦成哥哥骗人,你连寒酥姐姐都能抱得动,我比她小那么多,怎么可能抱不动。”小橙橙道。

    “哈?”苏白还真哑口无言了。

    虽然姜寒酥很轻,但是小橙橙肯定要比她轻。

    “作为一个小孩,是不能较真的。”苏白道。

    “作为一个大人,是不能说谎的。”小橙橙道。

    “真是,又一个仿奶奶的,牙尖嘴利。”苏白道。

    他们这一大家子人,分两种,一种是仿苏白奶奶,这种人嘴甜,好说,代表人物如苏蔷,苏白的大伯,以及苏白,另外一种就是仿苏白的爷爷,沉默老实,不太肯说话,但这种学习成绩却很好,代表人物如苏白的父亲,大姑苏慧,苏白的堂哥。

    而之所以苏白的成绩那么好,完全是因为重生了一回,再加上追到了姜寒酥,要是没有姜寒酥,按照当时刚重生时的念想,他是想随便上个大学,不管几本,只要是当学就行,只要体验下之前没有体验过的大学生活就行。

    “仿姥姥不好吗?”小橙橙问道。

    “好,以后绝对不会吃亏。”苏白笑道。

    还真别说,只要是奶奶这种性格的,都不是吃亏的主。

    “梦成,小橙橙,吃饭了。”母亲在屋内喊道。

    “知道了,来了。”苏白将小橙橙抱进屋里放下。

    家里人很多,苏白直接从县里订的菜,包括明年正式的婚礼,也同样是从县里专门订做的席。

    镇上也有,只不过最贵的才600块一桌,苏白特地去县里订了一千块一桌的流水席。

    以他们这里的物价,600块一桌就已经是足够好的席了。

    一千一桌的加起来有将近三十几个菜,光是汤都将近十个。

    既然来了,那就是客人,苏白自然不会慢待他们。

    在村里,二三十桌的就算是家里混的比较好,客人比较多的了。

    但是以苏白的估量,明天三百桌,只多不少。

    因此苏白把周围一些邻居的房子全借来办事用了。

    算是将小半个苏家村的房子都给借来了。

    三百桌,按照一桌十名客人来算,那就是三千人。

    县里毕竟不是镇上,要是做好再往这里送明显是来不及的。

    因此在25号早上,县里就来了几十名厨师,专门在苏白他们家门口搭了好了灶台,就在他们家门口做饭。

    当然,端菜送菜的也是他们自己的人,苏白一次性订了这么多桌,他们是全包的。

    26号上午八点,客人便开始陆陆续续的赶来。

    到了十点后,在村里的主要干道上,已经停满了车。

    到了十二点,苏白以八抬大轿,将姜寒酥迎回了家。

    此时鞭炮齐鸣,姜寒酥身穿凤冠霞帔,从轿子里走了出来。

    这一刻,望着光彩耀人,宛如神仙妃子的姜寒酥,所有人呼吸一窒,原来世上真的有这般美丽的女子。

    在古代,凤冠霞帔是富家女子出嫁时的礼服。

    但她姜寒酥,怎就配不得这凤冠霞帔?

    在苏白眼里,这世上没什么比他身边这位女子更为重要。

    喜庆的唢呐声与礼炮齐鸣,苏白穿着订制的中式囍袍牵着姜寒酥的手步入了正堂。

    屋内,众人分居两旁,双方的父母位居高堂。

    证婚人此时道:“请两位新人共宣证词。”

    苏白与姜寒酥手中各拿着一份婚书,上面有他们的签名以及结婚证词。

    “高堂在上,立此书位证。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两人宣读完婚书上的证词后相视一笑。

    从今天开始,他们就是夫妻了。

    此时,婚礼的正宴也算是开始了。

    他们这身衣服不适合出去敬酒,两人便回去换了套衣服。

    中式婚礼,光是服装就有好几套。

    再出来时,姜寒酥穿着一身玫红色的中式旗袍,而苏白则是一件黑色的中山装。

    两人开始一个挨一个的前去敬酒。

    新娘虽然也能喝酒,不过却被苏白挡下来自己全喝了。

    要是让姜寒酥喝酒,指不定会闹出什么笑话呢。

    苏白是肯定不敢让她喝的。

    人太多,苏白不敢喝太多,他们也知道来的客人实在是太多,因此也没有为难他。

    但即便是这样,这三百桌下来,苏白也着实够呛。

    还好其中有很多妇女小孩不会饮酒,不然这几百桌苏白绝对敬不下来。

    下午苏白躺了会儿醒了醒酒,到了晚上还得再喝一次。

    晚上,姜寒酥一身黄色凤纹秀禾服,而苏白则是红色的长袍马褂。

    这一次,人就没有中午那么多了,一些远房亲戚,或者是给个面子表个人情的,在下午全都离去了。

    晚上这一席,就只有一些同学以及比较亲的亲戚。

    只二十桌就够了。

    开席后,苏白对着一些同学和朋友笑道:“虽然村里有闹洞房的规矩,但我这里可不许啊。”

    众人都笑着道:“不会闹,不会闹。”

    事实上,也没人敢去闹苏白的洞房。

    虽然彼此都是同学,朋友,但现在又有谁敢去拿平辈的姿态去跟苏白交往。

    这就是现实,所谓高处不胜寒,便是如此。

    身份地位差太多,导致别人看你,即便是年龄相差无几,也会带着敬畏。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想要拼了命的往上爬的原因。

    晚上的酒席结束后,苏白进了房间。

    虽是中式婚礼,但却是现代改良的中式婚礼,因此姜寒酥并没有像古时那样戴红盖头。

    她就静静地坐在床上,黄色风味秀禾服,让她显得淡雅,娇贵,端庄。

    她穿每一套衣服都很好看,特别是今天穿的这三套特别订制的婚宴礼服,每一套都惊艳到了他。

    苏白就盯着她个不停。

    姜寒酥被他看的有些羞涩,道:“别看了。”

    “要喝交杯酒了,只是……”苏白道。

    “那怎么办?”姜寒酥问道。

    “要不不喝了?”苏白问道。

    “不行。”姜寒酥摇了摇头,道:“不能坏了规矩啊!”

    “我觉得吧,你上次醉,是因为是用红酒喝的,我们用这小酒盅,应该没事。”苏白道。

    “嗯嗯嗯。”姜寒酥点了点头。

    “来,娘子。”苏白笑着倒了两杯酒。

    苏白是骗她的,这酒盅很小,即便是姜寒酥不能喝酒,和这一点点也没事。

    两人举杯挽手,各自喝了半杯,然后再换着将对面那半杯喝掉。

    这便是所谓的交杯酒了,寓意着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或许是喝了点酒,又或者此时是洞房花烛夜,姜寒酥的俏脸开始慢慢地红了起来。

    “老婆,我们是夫妻了呢。”苏白道。

    “嗯。”姜寒酥点了点头。

    “我想起了当年那个捧着一摞作业站在门口的少女,又想起了那个说永远都不会喜欢你的女孩儿。”苏白笑道。

    “她们都是好人,都被某个坏蛋给骗走了。”姜寒酥道。

    “真的是我骗走的?不是她们自愿跟着那个坏蛋走的?”苏白笑吟吟地问道。

    “你竟然承认自己是坏蛋。”姜寒酥惊奇地道。

    “如果真的能骗走她们,即便是坏蛋又怎么样?可惜她们都不是被我骗走的吧?多聪明的小丫头啊,当时防我就跟防老虎一样,我怎么可能骗得走。”苏白道。

    “防你难道防的不对吗?”姜寒酥问道。

    “某个无耻的大坏蛋,才上初中啊,就天天想着那事情,当初我就不该从后门过的,要不是走后门过就没那么多事了。”姜寒酥道。

    “哦,确实啊,如果某人不从后面过,没有勾起我的回忆,说不定今天婚礼上的新娘就是别人了呢。”苏白道。

    姜寒酥抿了抿嘴,道:“要是再说这些话,今晚就不让你在这睡了。”

    “哼哼。”苏白捏了捏她的鼻子,道:“还以为我治不了你了是吧?”

    “你要是再欺负我,明天我就去告诉奶奶去。”姜寒酥使出了杀手锏。

    苏白走过去将她抱到床上,然后搂在怀里,在她明艳动人的俏脸上吻了一口,道:“告吧,就说苏白亲你。”

    苏白将脸放在了她的脸上,低声道:“寒酥,我真的好高兴,没想到我真的有娶你的一天,在前世,这是想都不敢想的。”

    “知道古时娶亲时八抬大轿是什么意思吗?八抬大轿,抬的是大家闺秀。重金娶妻,娶的是完璧之身。明媒正娶,娶的是贤良淑德,而这些,我家小寒酥都有,所以配得上我用八抬大轿去娶。”苏白道。

    “有一个没有了呢。”姜寒酥俏脸又红了红,然后道:“都怪你。”

    苏白自然知道她说的是哪个,好笑道:“都是我的,早点晚点又有什么关系?”

    “老婆,天色不早了呢。”苏白道。

    苏白弯下腰,将她脚上的鞋袜褪掉。

    苏白在她脚心处挠了挠,引起了那连月色见了都会失色的新娘一阵娇笑。

    月色隐隐,北风呼呼。

    窗内灯火未熄,

    不久,房内传来了一道埋怨声。

    “这什么秀禾服,也太难脱了吧。”

    “噗嗤。”房内的女子噗嗤一笑。

    2017年腊月二十六,公立18年2月11。

    这是苏白重生后的第五年。

    他与姜寒酥第一次完婚。

    第二日清晨,苏白醒来,看着怀里还在沉睡的女子微微一笑。

    他将她搂在了怀里,然后在她额头轻轻地吻了吻。

    看着她从睡梦中醒来,苏白温声道:“早,老婆。”

    “早,老公。”姜寒酥道。

    苏白刮了刮她的鼻子,笑道:“总算是如愿以偿的让你叫老公了。”

    姜寒酥吐了吐舌头,娇憨一笑。

    “下雪了,下雪了。”楼下响起小橙橙惊喜地声音。

    苏白打开窗帘,窗外一地雪白,无数朵晶莹雪白的寒酥从天空中飘落下来。

    苏白伸出手,接了许多雪花。

    “人如其名,真的和你很像,一样的纯白无瑕,一样的纯净单纯。”但看着雪花不消片刻便在手中消失,他道:“但也同样那般易碎,仿佛人世间的过客,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但还好,这一世,我守护的很好。”苏白笑道。

    寻常夫妻,结发相许,一间屋,两双筷,三生幸,四面墙。相濡以沫,举案齐眉,看遍世间痴念,只剩相依,这便很好。

    苏白抬起头,望向天空:“谢谢你,老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