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法无咎 巡山校尉

第一章 破中求立 和而不同

    忽忽然又是十余载之后。

    一道宽逾二千丈的瀑布之上,水声隆隆,流动不息;有二人悬空而立,相隔对峙。

    其中一人,赤发双瞳,身量魁梧。一身破衲衣随意披身,环绕三匝,似有霸气肆意流动,镇压一切。历数大道之途、无量众生,罕有如此气象者。

    与他对峙那人,却是一身华服,气机非刚非柔,非动非静。乍一望去似乎不若前者雄健霸道,但是其悠然独立间,亦可称一句“不弱于人”。

    巫道,御孤乘。

    武道,席乐荣。

    二人同时出手了。

    在二人出手的一瞬,似只是身形微微一颤而已,若非功行远高于二人者,绝难看出所使神通路数。

    直至半息之后,一声铮鸣,二法之象方才显露形迹。

    席乐荣所使之法,明光莹莹,若聚若散。似是三道镰刀之形,又像是三枚铜币。自行旋转,快慢不定。使将出去,宛若一柄飞轮。锋芒之意,跃然迸发。

    而御孤乘所使,却是青虹一剑,散发出刺目白芒,工整无暇。

    两道神通碰撞之后,席乐荣“三飞镰”之形似乎被寒冰凝结,登时灵性大损。少顷,便化作冰晶簌簌落水,为大潮冲走,丝毫不存。

    御孤乘所使飞剑,却并未溃散,而是形貌一转,化作最纯粹的墨色,再度直取中门。

    席乐荣却身姿不动。

    感受到那明显的封印之力后,他心中已明,断然难以依旧例运转神通。

    只见他闭上双目,口中念念有词。

    就在飞剑及身的一瞬,席乐荣骈指作剑,口中一声清喝!

    只见原先“三飞镰”破碎之处,清光一合,豁然殁而复生,迅速回转,截住御孤乘之墨色小剑。

    这一道“三飞镰”神通,予以人的观感十分奇特。似乎并非一道神通道术被破除之后二度使用;而是近似于一种奇特的招魂之法,将原先那已然溃散的神通之形“接引”了回来。

    “好!”

    随后便是一道疏疏落落的鼓掌声。

    御孤乘、席乐荣二人同时收手。

    这一声喝彩,并非出自二人中任意一位之口。却见数里之外,一团水雾豁然破开。有一位气度雍容之人,身处一座宛若晶球的结界之内,从容走来。

    李云龙。

    御孤乘、席乐荣二人并未现出丝毫惊讶之意,显然他们早知李云龙在一旁观战。

    御孤乘凝眸一望,面上难掩赞许之色,道:“如此之快便助我走出了破局的第一步。天下间除却席道友,只怕再无人能够做到。”

    席乐荣微微摇头,道:“一来是道友未尽全力;二来是借鉴了道友法门秘传,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其实不足挂齿。”

    实则御孤乘、席乐荣之间的比斗,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坚定了入世争局之心后,席乐荣一身道术,果然融汇贯通。化用仙门手段,本身实力亦不至于打了折扣。

    换言之,如今在大世界中的席乐荣,即便不依傍经营武域之法,同样拥有完整的实力。

    与御孤乘相遇之后,二人交手,大致平分秋色,各自佩服。

    自与席乐荣相遇,御孤乘才正式着手《空蕴散神经》的修行。

    《空蕴散神经》,当中有极深因果。

    三卷齐聚,完整无缺之后,当御孤乘明了本文,却自然从经文之中获得了第五道尊飞升之前的一点神意。

    令人骇异的是,第五道尊濒临飞升之前,竟将自家所修剑道彻底否定。自称虽然纵横一世,终究未入真流。

    其时御孤乘心中震动可想而知。

    《空蕴散神经》,其精妙之处已隐隐在巫道十二法之上,被御孤乘许为自家三道机缘之一,气运之所寄,没想到竟被创法之人评之以“未入真流”四字。

    剑道唯识,剑术唯心。

    前四个字,乃是第五道尊之箴言;而后四个字,却是御孤乘推敲三卷经文之后,自家体贴出来。这也正是“一剑破万法”之法门,于剑术真流最大的欠缺之处。

    发现了这一点,以御孤乘眼力之高,自然不肯是拾前人牙慧,将走不通的道路再走一遍。

    只是他虽然道缘惊人,又领悟了“剑道唯识,剑术唯心”八字宗旨。但若说要凭借一己之力,将《空蕴散神经》颠覆改造,更进一步,终究难能。

    恰在此时,席乐荣来了。

    席乐荣的特殊之处在于,他虽道缘道基之高明,几与御孤乘并驾齐驱。但是他所持乃是武道之法,对于仙门手段一无所知,几乎相当于一张白纸。正因为如此,他明明有着极高的道术根基与智慧,却又不受任何既有观念之拘囿。

    御孤乘思量之下,竟想出一法。

    由圣教祖庭出面,汇通仙门中遍存的剑术神通;再以自己所领会的《空蕴散神经》精义倾囊相授。请席乐荣以破解自家剑术为目标,立下一道。在自生破立之中,寻找“一剑破万法”之道嬗变升华的种子。

    说起来,倒是与归无咎与黄希音的“借道对证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方才这看似不起眼的比斗,却注定是御孤乘道途之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尽管他未尽全力;但席乐荣终究是完成了对“一剑破万法”之道的局部破解。

    李云龙笑言道:“二十余载……似乎仓促了些。不过,二次清浊玄象之争时御道友此法门若得小成,那么正面战胜归无咎,便大有希望。”

    御孤乘沉吟不语。

    李云龙忽地一抬首,眉头微皱,道:“讨厌的家伙又来了。李某先走一步。告辞。”

    话音未落,整个球形光罩骤然跃起,瞬息间已在百里之外。

    只三五息之后,有一道虹光落在御孤乘、席乐荣之间,显出一个人影来。

    一袭长裙,五色交织;气度有牡丹之盛,雍容正大。仙门之中的女修,往往都是气若幽兰清莲,清新独立。而面前这一位,却恍若皇室贵胄,威仪天下。凤目晶眸之中,更是隐约可见冰焰流动,慑人心魄。

    其实她姿容绝美,更是当世罕见。可是无论是谁那些地位卑微之辈姑且不提;就算是气机与之相若者如御孤乘、席乐荣辈在此人威压之前,亦难以生出什么“秀色可餐”之类的绮念来。

    如此气象,纵与御孤乘独特的巫道煞气相比,亦毫不逊色。

    此人落定之后,席乐荣目光微一闪烁,翩然退出二三里之外。

    御孤乘眉头一皱。

    二人之间,原本交情甚笃。但是近年来,却因为一事形成分歧。

    女子淡然言道:“既然有了突破,该当好好珍惜才是,更不能急于求成。弃了二十余年后与归无咎一争短长之念,投入百载以上,将这一门道术精心锻炼,毋使闪失。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这才是行事之正道。”

    “至于归无咎,交由我来对付。”

    御孤乘淡淡道:“持定一念,有若手执斩关利剑。若是心中无有牵挂,岁月如梭,白驹过隙,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而已。”

    女子摇头道:“那也容易。你何时能胜得过我,就算你剑道大成了;那时由你出战便是。”

    御孤乘眉头拧起,不悦道:“此强词夺理之谬言也。”

    眼前之人,凤凰一族,玉离子。

    若是公平交手,玉离子与御孤乘、席乐荣,亦在伯仲之间。

    但是若肆无忌惮的动用妖族本力,则玉离子之战力,当在御孤乘、席乐荣之上。实则御孤乘心中有数,单单在元婴境中角力,玉离子几乎便坐定了当世第一。归无咎、秦梦霖同样是人修一脉,断难与之争锋。

    唯有所有人都迈入近道之境,玉离子的这一优势,才会被拉平。

    纯粹从功利的角度,第二次清浊玄象之争,玉离子是迎战归无咎的不二之选。但御孤乘,却要以归无咎为对手,作为砥砺心意的磨刀石。若是如此,就须得确立一种念头:与归无咎之战,非他莫属。

    玉离子忽然一笑,淡淡道:“可惜。若是归、秦二位,面对你我今日之处境,便不会有此争执。”

    御孤乘眸中光华一闪。

    玉离子随意大袖一摆,叹息道:“既然无缘,那也是定数难改。”

    方才玉离子持争胜之论,御孤乘以为荒谬,其中是有道理的。

    因御孤乘、玉离子共参《空蕴散神经》,早有盟誓,所得相通。

    若是御孤乘完成了“剑破万法”之道的突破,那么玉离子同样能够因此受益。二人所得,完全等同。

    所以,只消二人尚在元婴境中,玉离子相对御孤乘的妖族本力优势,就会始终存在,并不因为御孤乘的道术增益而有所改观。

    其实若二人之间,如归无咎与秦梦霖那般心意相通,不分彼此,舍去“你我”之分,那此事自然不必争执

    御孤乘自可以持勇猛精进之道;而最终出战之人,依旧是玉离子。

    若是御孤乘成功,等若玉离子既有妖族本力之优势,又身负御孤乘剑意突破之功,可谓两全其美。

    只可惜,御孤乘、玉离子个性不合,虽并力道术,却难成道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