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陈词懒调

第284章 一种包浆

    盘在床上又刷了会儿手机,回复一些信息,看看时间,风羿给小戊拨了个视频通话。

    小戊最近沉浸在几个小研究里面,为免打扰他的研究,风羿提前跟小戊约了个时间。

    远在阳城的小戊也盯着时间,虽然今天的小研究还没有完成,但他还是提前一小时就将手里的工作抛在一边,一边琢磨风羿这次去执行任务可能会遇到的问题,一边等着风羿的电话。

    他直觉这次风羿的电话会给他带来点小惊喜。

    到时间了,电话刚响,小戊就迅速接起。

    “老板,这趟任务还顺利?”

    小戊也翻看了网上关于风羿的各种新闻,他可不信新闻里报道的那些字面消息。

    扫了眼视频那边的风羿,状态似乎还可以,也就略微瘦了一点点。

    “还行。”风羿没多说这趟任务的事,直接跟小戊道,“我带了一种特殊的岩石,让小丁给你带回去,你保存起来。想研究也可以。”

    小戊精神一振,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岩石?是怎样一种岩石?”

    风羿犹豫片刻,关于祖先的那个洞穴他不能细说,所以想着换一种更隐晦的描述。

    “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种,日积月累,在岩石表面形成的特殊材质……就像是古玩盘出包浆那样式的。”

    小戊:“……我似乎是懂了。”

    仔细回忆,小戊说道:“根据我从前辈那里了解到的,以及我自己收集到的信息,你说的应该是体表的分泌物,能量射线,以及特殊环境中的各种因素等等,共同作用之下,岁月累积,在岩洞内形成的一层特殊的‘外壳’?”

    风羿:“对!”

    小戊还真对这个有了解!

    不过风羿又想到小戊刚才话里的“从前辈那里了解到”,眉梢微挑:

    “之前有人研究过?”

    小戊道:“如果真是那种,几十年前就有前辈们在研究。”

    这个“前辈们”指的是谁,不必明说。

    除了姑奶奶,还有他老人家自己的班底。

    风羿好奇:“不是始祖公司?”

    小戊解释:“不是。始祖工厂是专门研究毒液的,研究岩石的是另一个团队,由你的姑奶奶风女士创建,现在应该在风女士的女儿,你表姑的手里。”

    “说说你知道的。”风羿对这个还真感兴趣,主要是想知道研究出了什么。

    小戊:“我知道的也不多。据我所知,那个研究岩石的团队,对外并不是说的研究岩石,而是研究特种合成材料,他们跟一些大型研究所和重点实验室都有合作。”

    说着小戊指了指头顶,“也涉及到军事层面的一些事情。”

    “最开始是根据原材料而研究出来的三种涂料和一种新材料,不仅仅只是防水、防氧化、耐高低温、防微生物附着等等,这些都是基础功能。新的特种材料,还能高效地防御某些有害射线!”

    “到了现在,已经研发出十多种材料了,至于这里面还有多少研究成功未却对外公开,那就不知道了。这属于公司的核心秘密。那个材料公司,不,现在应该是大集团,一方巨头,规模比当初创建时大多了。”

    “研究出来的特种材料,应用范围很广,从深海潜水,到陆地作战,再到航空航天,很多重要领域都有它们的身影……”

    风羿听着小戊的话,不由想到:

    可能,曾经乘坐的船、飞机,以及头顶上空的卫星,某个部分使用的材料,就与那种“包浆”相关。

    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

    也不能让大家知道。

    问,就是诞生于实验室。

    至于根源,那是绝密,不能说。

    风羿并不是第一个“我研究我自己”的,在他前面,还有姑奶奶,可能还有很多前辈们,也做过类似的事。

    也或许,生活中常见的某种物件,就起源于某个前辈们的“我研究我自己”。

    见风羿一直没出声,小戊以为风羿在顾忌或遗憾什么,便继续说道:

    “那个材料研究团队,现在的研发人员应该不知道核心秘密,也不知道‘源材料’是什么,只是在原有研究成果上进一步研发。”

    观察着风羿的神色,小戊试探问道:“老板你是想再组建一个研究团队,来研究包浆……咳,这种岩石?”

    风羿摇头,“不,没必要。”

    如果没人研究,他确实打算组建团队来研究这个。但既然早有人着手研究,且已经出了不少成果,他就没必要再投入大量人力和财力在这上面,没有什么优势,也没必要去抢饭碗。

    小戊笑道:“老板你不需要羡慕他们,其实一个始祖工厂已经足够了。”

    这点风羿同意。

    毒液,单这一项已经够他们研究的了。

    这是风羿自己特有的,而且毒性比上一代,甚至很多族中前辈们更猛烈,成分更复杂。

    毒性更强,更危险,但同时也意味着有更高的研究价值。

    小戊安慰道:“因为这里面很多重要项目研发周期较长,所以收益现在还不明显。”

    风羿想了想自己银行卡账户里每个月多出来的那大笔金额,深吸一口气,对“收益还不明显”这个描述表示沉默。

    小戊继续:“当那些大项目出了成果,药物逐步研发出来,给你带来的收益,每年换一架新型的豪华私人飞机,轻轻松松!”

    风羿:“……”

    虽然早就知道毒液的研究价值,但每次听到这种话,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

    不着痕迹再次吸一口气,面上稳住。

    风羿:“嗯,这些我都知道。明天小丁会将岩石带回阳城。”

    “好的!我会保存好样本!”

    小戊对这个包浆……咳,这个特殊岩石,兴趣还是很大的。

    研究岩石材料的实验团队,与研究毒液的实验团队,都是独立各自发展,也因此,小戊无法参与岩石材料的任何研究项目,也无法得知更多。能知道的,能查到的,都是那边愿意放出来的信息。

    而,接触风羿这个特殊种族时间越久,小戊越知道,很多秘密都隐藏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也不会对外公布。

    就比如那几种特种材料,谁能想到,这些材料来源于某个山脉的某个岩洞的洞壁?

    谁会想到那其实是一种“包浆”?!

    他心甘情愿跟在风羿身边当一个没什么名气的私人医生,就是为了满足更多的好奇心,探索更多寻常人无法接触到的秘密,这样的人生才更有趣,不是吗?

    无憾呐!

    小戊医生内心感慨着,通完话就立马行动起来。在小丁回来之前,他调整了自己的工作计划,一定要以最优的精神状态来对待这种难得的包浆……咳,特种材料。

    那边,风羿跟小戊通完话,又给管家拨了个视频。

    这个时间,管家应该不忙碌了。

    一如以往,管家很快接通。

    只不过摄像头关闭了,过了会儿才打开。

    风羿看着手机屏幕。

    画面里,管家似乎刚才匆忙用一块盖布遮挡住了什么物件。

    看了看那边的场景布置,风羿问:“您在做模型?”

    管家微笑着:“是的。”

    “天色已晚,您注意保护眼睛。”风羿说着,还想在视频中寻找看能不能再发现什么,比如管家在做什么样的模型。

    可惜,管家的保护措施做得太好,完全看不出做这个模型是啥样。

    也不知道有没有夹带私货,比如添加某些本不该存在的细节。

    一段时间没见,管家看到风羿,脸上的笑容加深,又微微皱眉,“瘦了!”

    风羿:“小问题,很快就补回来。”

    跟管家聊了会儿生活日常,风羿又提起这次出任务的山脉,问:

    “姑奶奶她老人家以前去山脉那边的次数多吗?”

    管家回道:“据我所知,并不多。至于我不知道的,那就很难说了。”

    风羿表示理解。

    管家并不是很早就得到姑奶奶的信任,所以,姑奶奶年轻时候什么动向未必会清楚。而气候异常期那时候,社会的不安定以及全球范围的局势动荡,出海更方便,也不容易被发现,发育到一定阶段了,想要找个合适的地方蜕皮,跟山脉相比,当然是去海里更好。

    山脉那里是能产生能量物质,但生成速度太慢了,量也不大。

    山脉那儿确实是个好地方,但并不足以支撑百岁后的生长发育。

    八十岁都未必能撑到。

    风羿不敢跟祖先们比寿命,他想着,不比姑奶奶短太多就好。

    又跟管家聊了会儿,才结束通话。

    阳城的宅子里。

    跟风羿通完话,管家坐在窗旁边,摘下眼镜,目光看着窗外却没有焦距。

    他回忆着曾经与那位的对话。

    那时候风女士已经是大限将至,而继承者选了风羿。

    那时候,风羿对管家而言完全是个陌生人。

    在拿到继承者的信息时,管家只是随意扫了一,他知道这些能够查到的信息并不重要。

    他问:“风羿是个什么样的人,天赋会更强吗?”

    那时候,风女士怎么回答的?

    “风羿啊……”

    “天赋如何不知道,但是我希望,他不必太强,那样能活得更久。”

    管家知道,这个星球上现在的环境,对这个特殊族群来说,并不那么友好。

    就好像这个星球给这个族群的个体划了一道生命线,限制他们只能发育到某个阶段,达到这个阶段了,生命也就走到尽头了。

    天赋越强的个体,越早遇到大限。

    “不用太聪明,也,不需要有多强大的天赋,平平凡凡,普普通通,或许能活个100多年,那也是一种幸运吧。”

    为了生存,抑制基因会发出警告。

    或许千万年后,为了个体继续存活,遗传物质中的抑制基因进一步掌权,让他们变成更幼小的、耗能更少的个体。

    一代又一代,更多的基因沉默下去,个体逐渐趋于平凡。

    或许,未来的某一天,所有的基因都沉眠,再无人会变成这种形态。

    管家将盖布掀开,露出刚才遮挡的,尚未完成的,风羿原形模型。

    人们基于森蚺,去想象六千万年前泰坦蚺的样子。

    人们根据传说,去描绘曾经某个族群的形态身姿。

    但想象终究只是想象。

    “还是活着的更好。”

    少顷,管家又低声叹息,“还是笨点好。”

    这么幼小,这么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