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小呆昭

第一百五十六章 先来一百枚吧

    陆景点头,他之前也不是没打过毒药的主意,还找贾郎中询问过,最后发现,瞎吃毒药这路是行不通的。

    不厉害的毒药根本消耗不了多少内力,可真要是非常厉害的毒药他的身体又扛不住,比如悬空寺的慧闻大师身中万毒谷的奇毒眼儿媚,饶是以他一流的内功境界,再加上金刚不坏神功护体,依旧难逃一死。

    所以陆景之后也就熄了这方面的心思。

    “不过……“绿衫少女话锋一转,“真气是武者在战斗中最重要的依仗,所以除了坠入凡尘之外,的确还有一些专门针对真气的毒药,而且对一流高手也能起到一定作用。”

    陆景闻言来了精神,“有哪些?”

    “大部分是让真气紊乱,变得不好控制的,呵呵,这类毒药在门派大比,还有一些江湖约战之中经常出现,你不要看那些正道中人平日里一个个都假装正人君子,但实际上我万毒谷卖的最好的就是这类毒药。

    “从服毒到毒发之间通常有一段时间,而毒发的时候也很隐蔽,中毒的人会短暂的失去对内力的控制,而且事后很难检测出来,即便中毒的人心中有所怀疑,也没有任何证据。”

    “我不需要这种。”陆景摇头道。

    失去控制的内力也还是内力,该撑爆他的丹田还是会撑爆他的丹田,所以这类毒药对陆景来说一点用处也没有。

    “还有一些会让你的内力运转滞涩,一身的功力明明有十成,可与人对战时却只能发挥出六七成。”绿衫少女继续道,“不过这类毒药是很容易被查出来就是了。”

    陆景想了想,感觉似乎可以拿这种毒药来减缓下内力的运转速度,解决下任督二脉中那源源不绝的真气。

    但是有个问题,这样他内力的恢复速度固然可以降下来,但想消耗内力也会变得更困难。

    但陆景还是道,“给我来点吧。”

    反正先拿在手里,日后可以再慢慢研究用法。

    “还有就是能够消融和化解内力的毒药了,不过这种毒药的数量很少,而且除了坠入凡尘外,对于一流高手的作用都很有限,顶多让他们损失一部分内力,另外一旦被他们察觉,也很容易被他们用功直接逼出体外去。”绿衫少女道。

    “你这里有吗?”陆景兴致勃勃道。

    “我手头上有两种这类毒药,一种叫销魂,一种叫蚀骨。”

    “销魂蚀骨。”陆景咀嚼着这两个名字,抬眼道,“还有你说的可以让内力运转滞涩的毒药,都先给我各来一百枚吧。”

    “没有那么多。”绿衫少女听到陆景的开价差点没吐血。

    “炼制这三种毒药的材料虽然没坠入凡尘那么难找,但价钱也不便宜,一枚药丸最少也要五两银子,一百枚就是五百两,你还三种都要,就是一千五百两。”

    “没关系,钱我可以自己出。”陆景不以为意道。

    他现在可是又有钱了,而且身上还带着黑猫吐出的财运,区区一千五百两银子陆景已经不怎么放在眼里了。

    实际上这一百枚也只是陆景拿来做实验用的,若是事后证实他的临时措施真的可行,他还打算从绿衫少女这里订个几千上万枚,最好再把方子也拿到手里。

    不过现在不急,交易是双方的事情,既然绿衫少女已经开出了自己的报价,那接下来就轮到陆景来展示一些自己的诚意了。

    所以他问绿衫少女,“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修炼万毒归宗?”

    “我已经做好了所有前期的准备,只等找到护法,随时都可以开始了。”绿衫少女答道。

    “那要不我们现在就来?”陆景扬了扬眉毛。

    “好。”绿衫少女也很是干脆。

    明明事关生死,可她的回答却是一点犹豫和迟疑也没有,这也再次证明陆景之前的猜测,那就是眼前这少女的一颗心早就已经被仇恨所占据,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为了复仇,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绿衫少女将陆景直接带进了她的小院里,然后关上了院门,从角落里取出了一只竹笼。

    那只竹笼里饲养着三条毒蛇,从花纹上看有点像是陆景前世的银环蛇。

    体长大约在三尺左右,蛇皮上有着一圈圈银色环状纹理,原本正在竹笼里小憩,随着绿衫少女提起竹笼,它们似乎也被惊动了,开始在竹笼里游动起来,还竖起了蛇头,吐出信子来。

    绿衫少女见状脸上却没有任何惧色,对陆景道,“这是银阎王,它们的毒性很强,被咬后只要半刻就能让你全身瘫痪,一炷香后神仙难救。”

    光听这介绍,竹笼里那三条蛇似乎比银环还要来的毒,而陆景还在打量着它们,另一边的绿衫少女却是已经将一只手伸进竹笼中。

    迅速的抓向了其中一条蛇,那条蛇受到威胁自然也不会客气,立刻就张嘴咬在了绿衫少女的手臂上。

    不过它才刚把毒液从牙齿注入到绿衫少女的血管中,还来不及享用猎物,就见寒光一闪,它的脑袋便已经和身体分离开了!

    绿衫少女快速的盖上竹笼,同时又用小刀挑掉了手臂上的蛇头,对一旁目瞪口呆的陆景道,“等下不要让蛇毒进入我的心脉中。”

    “好。”陆景闻言就要先点了绿衫少女的穴位。

    后者见状又连忙补充道,“也别点我的穴,我要开始行功修炼了。”

    说完不等陆景的回答已经盘膝坐在了地上,摆好了吐纳姿势,只是她的吐纳姿势看起来有些奇怪,一只手掌放在自己头顶,向上翻起,而另一只手掌则斜指向下。

    陆景不敢怠慢,也连忙伸出一只手,抵在了绿衫少女的后心上。

    当他的掌心落在绿衫少女的后背上时,后者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但不过眨眼便又恢复了平静。

    陆景能感受到她经脉里的真气已经开始动了起来,迎上了那片蛇毒,但是却并没有将那片蛇毒给逼出体外,相反,似乎在尝试引导着那片蛇毒在她的经脉里流转起来,就好像在行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