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小呆昭

第六十章 跟我走一趟

    “只有这么点能耐的话,就别一天到晚琢磨着怎么救人了。”

    陆景走到那商人打扮的男人面前,蹲下道。

    后者脸色铁青,“哼,你也别太得意了,我和青目在奇物之中都不以战斗见长,你能击败我们也说明不了什么。

    “巧了,我也才刚成为监察不到三个月。”陆景道,“司天监中有大把比我资历更长,战斗经验更丰富的人,你还觉得你们有机会吗?”

    商人打扮的男人神色微变。

    “趁着还能离开京城,叫上你的人赶紧走吧。”陆景趁热打铁道。

    “就算我们现在肯走……郭守怀他会愿意放过我们?”商人打扮的男人将信将疑。

    “那是自然,我说了司天监现在在忙着对付秘境里那东西,没空理会你们,再加上到目前为止,你们也没惹出什么大祸,所以还不算太晚。”陆景道,“你是领头的人,应该有办法能联络上其他人吧。”

    “我只能联系上一部分人,这次来京城救人我们分成了好几路,以防一路被抓把所有人都搭进去。”

    “有几路?”

    商人打扮的男人看了陆景一眼,摆明了是不打算回答他这个问题。

    陆景也没和他计较,只道,“那就别管其他人了,带着你的人出城吧,有多远走多远,别再回来了。”

    “我不会放弃同伴。”

    “我也没让你放弃同伴,别担心,你们只是第一波,我会把剩下的人也都劝出城去陪你们的。”

    “…………”

    说完陆景没再看那商人打扮的男人,起身对谢理理道,“走了,去下个地方。”

    “哦。”少女从一旁的墙上取了盏灯笼,提在手中,随后一路小跑跟上了陆景。

    两人走出赌坊,重新回到大街上。

    而这一次喔喔将两人带去了城北。

    陆景一开始也没想太多,毕竟京城很大,城北也很大,然而走了一段,陆景的步伐就放慢了下来。

    谢理理察觉到陆景的变化,问道,“怎么了。”

    “再往前走就是界子巷了。”

    “界子巷?”谢理理也愣住了。“那不是你们司天监官府衙门的所在吗?什么奇物这么大胆,还是已经被抓了?”

    “不知道,过去看看吧。”陆景道。

    他将喔喔藏在袖子里,之后继续向前,结果没走几步就碰上了个熟人。

    那是不久前出言辱骂过夏槐师父萧梦柔,还动手毁了夏槐长剑的那个妇人。

    她刚从司天监内走出来的,步履匆匆,一副有什么急事的样子。

    走了几步,感到前方有两个隐隐绰绰的人影,便抬头望去。

    看到迎面而来的陆景,脸色立刻就沉了下去。

    她想起了一个半月前自己失去的那瓶三仙丹还有九霄神雷符,不由怒上心头,“小子,没完没了了是吧!”

    “呃……我并不知道前辈也在此。”

    听到这句话那妇人的脸色才稍好了一点,她也知道自己刚刚是有些反应过度了,主要还是那三张九霄神雷符,丢的太让她心痛了。

    其实她对于陆景也没有太多恶感,相反,之前听到这小子的种种事迹,对陆景也颇为看好。

    不过后来陆景给萧梦柔的弟子出头,连带着她对陆景的观感也有所下降。

    但是说到底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解不开的矛盾,甚至就连夏槐她也只是讨厌,心底深处,她也认同上代的恩怨就应该由上代人解决的说法。

    只是在看到夏槐的时候,还是没有能忍住。

    不管怎么说那次的确是她理亏在先,还有刚才也是,她先入为主,就觉得陆景是来继续找她敲竹杠的。

    可冷静下来想想她就知道这根本不可能了,因为她也是刚刚才被叫来司天监的,陆景总不可能一直在这儿守着,就为了蹲点她。

    然而想让她承认错误也是不可能的,她这人最是好面子,所以听到陆景的答话后也只是冷笑了一声,不置可否,但末了又道,“你回署里做什么?”

    说着她一边又看了眼陆景身旁的谢理理,见是个生面孔,疑惑道,“她又是谁?”

    “她是大理寺新任少卿之女,我在京城的……嗯,一个朋友。”陆景并没有隐瞒谢理理的身份。

    不过说完后他就见那妇人看向他的目光变得有些不同了。

    “陆监察的朋友倒是不少,从温家七女温小钏到云水静慈阁的大弟子晏筠,还有那女人的徒弟……现在又多了个大理寺少卿之女,呵呵,当真是朋友遍天下。”

    “这个是真朋友。”陆景尴尬。

    好在那妇人也没在这上面多纠结,只是道,“跟我走一趟。”

    “啊?”

    “你既然在忙着交朋友,应该也没什么要紧事情,正好和我去办个案子。”

    “现在吗?”

    “对。”那妇人又看了谢理理一眼,然后对陆景道,“还记得我们上次一起抓住那人吗,有些家伙看来心有不甘,特意潜入京城想救人,有人甚至已经潜入到城内一处密牢里了,对方的身手很不错。

    “而且不晓得有没有同伴,我正打算过去支援那边的四位监察,怎样,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吗?事后署内的奖赏,我也会分你一半。”

    那妇人其实没打算再喊人的,只是碰到陆景后临时起意,其实就是主动把功劳分陆景一些,算是弥补两人之前的误会。

    但是她没想到陆景闻言脸上却是露出一抹为难之色。

    看了眼谢理理,又看了眼那妇人,含糊道,“可是我今晚的确还有别的要紧事情要办。”

    谢理理多机灵一姑娘,见状立刻也跟陆景打起了配合。

    红着脸,低下头去,伸出一只手,抓住了陆景的衣角,末了还对那妇人道,“前辈需要帮忙抓贼吗,我可以让我爹爹从大理寺调人来。”

    那妇人一愣,旋即脸上就浮现出一抹怒其不争之色来,指着陆景道,“你……你当真是……色迷心窍!”

    说完她再不拿正眼看两人,直接拂袖而去。

    而等她离开,陆景对谢理理道,“葵已经把司天监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咱们也要抓紧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