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星球大战:白银誓约 国王陛下

第293章 蓝色的正义

    “哼。”

    一声冷哼,仿佛让温暖的会议室内都要结冰。

    一位身穿蓝色金属盔甲,头戴羽盔的巨汉,低头弯腰跨进门来,仿佛一头冲入牲畜栏的饥渴猛兽。

    哪怕不考虑他单手握持的重型散射爆能枪,这也是个能赤手空拳就撕碎在场所有人的人形凶器!

    而比他的力量更为骇人的,则是印在蓝色盔甲胸前的图案。

    那是一只张开双翅的巨鸟,鸟喙如长枪一般锋锐逼人,而羽毛更是一口口锋利的短剑。

    这种只存在于民间幻想故事里的【剑羽枭】,有着识破谎言,维护公正,制裁罪恶的种种神通,它的形象广泛存在于星系的各个角落。然而将其作为图案印在胸甲上的,却只有一支部队以【剑羽枭】命名,在夏家内部专门负责内务纪检的特种部队。

    这种部队的人员数量稀少,但权限惊人,手眼通天。上至夏家元老,下至基层职员,全都在这支特种部队的管理范围内,自成立以来,【剑羽枭】硕果累累,别说是夏家人,就算是其他三大家族的人也往往谈及色变。

    而落到丧钟这里,岂止色变,简直要当场病变!

    【剑羽枭】的凶名之盛,不知让多少夏家权贵辗转难眠……而丧钟可万万想不到有朝一日要轮到自己来直面【剑羽枭】的凶威!

    这支数量稀少的部队,应该只会出现在极其重要的场合,针对少数位高权重的夏家人,不至于把宝贵的人力浪费在一群低贱不入流的走私贩子身上。可偏偏他们就在此时此地出现了!

    如果说被实验室的人抓到,沦为虫巢的下场可谓凄惨,那么被【剑羽枭】抓到的后果比虫巢更惨烈十倍!

    倒不是说这个以公正严明著称的部队,能比实验室那群不把人当人的研究员们更残忍,而是一旦被抓到问题,【剑羽枭】会毫不犹豫追究实验室的责任。

    这群蓝甲战士无论是权限还是战力都远远凌驾于实验室的安保部队,之前实验室部队可以用枪指着黑石号船员的脑袋,说打死他们也是他们咎由自取,现在【剑羽枭】同样可以用枪指着安保部队的脑袋,让他们也领教咎由自取的滋味!

    而届时,以实验室安保部队的一贯品性,绝对会被自身所受的屈辱十倍返还到黑石号船员身上!

    就在丧钟脑海中已经浮现出无数残酷画面时,却见那蓝甲的巨汉已经两步就走到自己面前,居高临下如同小山一般俯瞰着他,羽盔面甲上的尖锐鸟喙,仿佛要刺入他的眼球。

    “刚刚,有人说要举报,对吧?”

    丧钟简直肝胆俱裂,下意识便想要否认,但那巨汉却猛地低下头,压迫感十足地逼问道:“你应该不会想说是我听错了吧?”

    下一刻,就在丧钟即将失禁的时候,却见一个人影硬生生插入他和蓝甲巨汉之间,以轻描淡写的语气笑道:“您没听错,是我要举报,举报有人偷偷离开会客间,渗透到了实验室的机要所在。”

    丧钟花了两秒钟让眼球重新对焦,看清了挡在他身前的那个人。

    年纪轻轻,中等身材,肩宽略窄,一头短发细碎飘扬,但这平平无奇的背影,此时看来却厚实可靠地宛如一座山。

    丧钟认得他,哪怕只看背影也不会认错,因为这个有着“白金九千”这古怪名字的年轻人,有着令人难以忘怀的强烈存在感,仿佛默然矗立,就会自然而然吸引旁人的目光。

    白金九千仰头面对着蓝甲巨汉,说道:“马薛秦队长对吧?久仰大名了,我……”

    年轻人的话没说完,他整个人就被对方单手提了起来。

    “你是谁?”

    白金九千人在半空,衣领被紧箍着,不由窒息,但他却不慌不忙,默默垂在半空,仿佛等候发落的犯人。

    片刻后,马薛秦放下了人,却不待白金九千开口道谢,就是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仿佛是凶恶的猛兽在扑击弱小的猎物,伴随令人胆寒的闷响,白金九千如稻草一般横飞出去,摔倒在地,重重撞在一辆移动餐车上,令车上的糕点簌簌掉落。

    马薛秦冷笑一声,说道:“一组,把这里所有人都控制起来,三组四组的人,给我搜遍逐波,把不该存在于这里的蛆虫,一个不差地找出来!”

    门外很快就冲入五名同样穿着蓝色盔甲的战士,他们沉默不语,气质如冰,金属战靴踩踏地板发出的脆响,让会客间里的每一个人都心跳紊乱起来。

    这些人仿佛是传说中的神兽【剑羽枭】降世,伴随他们的出现,每一个人都感到心底不可见人的秘密似乎要曝光出来。

    而在这种惊惧交加的情绪中,来自黑石号的一众船员,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就被区区三人用爆能枪指着,在会客间的角落里手背后躺倒。

    与此同时,两名【剑羽枭】的战士扛起昏迷不醒的白金九千,跟随队长马薛秦离开了会客间。

    会客间外,一名战士立刻用征询的眼神看向队长。

    对于这些训练有素的战士而言,无条件执行上级命令,信任上级判断,已经是刻入骨髓的本能,哪怕被人要求赤身裸体从飞船跳入太空,他们也不会多皱眉头。何况马薛秦也一向不喜欢被手下人问东问西。

    只有一人拥有质疑马薛秦决策的权力,这也是马薛秦本人给自己设置的刹车,以防自己过于一意孤行导致恶果。

    看到那人的眼神,马薛秦轻哼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倒刺‘。这件事是我专断独行,有任何后果,我一人承担。”

    代号倒刺的战士依然用平静的目光注视着他。

    马薛秦说道:“我知道现在不适合大动干戈,但现在不大动干戈,后果只会更严重。这些人绝不是什么黑石号上的下三滥。你见过哪个下三滥,敢当着我的面笑?这种人混到实验室里打算做什么?”

    倒刺点点头:“明白了,您依然是冷静而理性地在做判断,我不会再质疑什么,但接下来该怎么做?”

    马薛秦伸手按向领口上的通讯器开关,问道:“三组四组,有什么斩获吗?”

    明明距离他下令还没多久,但马薛秦却理所当然要手下呈交成果。

    可惜三组四组的【剑羽枭】却一无所获。

    “一无所获啊,不出所料……不过不要放松,继续搜!”

    说完,马薛秦沉下脸色,对倒刺说道:“关键还是在这个人身上,找个安静的地方,撬开他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