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俺寻思这挺科学的 看书伤眼

255、“圣母”查尔斯

    在泽维尔天才少年学院的会议室中,查尔斯教授带着他手下的X战警们,和克拉夫特还有古一围成了一圈,除此之外还有今天刚刚加入的金刚狼和死亡女。

    “十分感谢两位的帮忙,”查尔斯教授首先对克拉夫特和古一表示了感谢,“多亏了你们,我的同胞们才没有继续惨遭史崔克的毒手。”

    “所以,那个史崔克到底是个怎么一回事?”

    克拉夫特现在只想要找这个神经病麻烦,直入主题地问道:“我只知道他是个反对变种人的先锋,但是把一群变种人关起来做人体实验,这也太过病态了吧?”

    对于这个问题,不单是克拉夫特,X战警们也很想知道,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查尔斯教授。

    查尔斯教授轻叹了一声,开始向众人讲述史崔克家里的故事。

    史崔克家里的事情并不复杂,他的儿子杰森·史崔克在幼年的时候,由于控制不住自身的能力,害死了自己的母亲,也就是威廉·史崔克的妻子。

    从那以后,威廉·史崔克就恨上了变种人,认为变种人是一种不应该出现在世界上的怪物,并将自己的儿子改造成了只懂得听命于人的半植物人。

    并且威廉·史崔克在很早以前就执行了一项“X武器计划”,金刚狼罗根就是他当年的实验品。

    关于这个事情则是由小山百合子,也就是恢复清醒的死亡女提供的,因为她的父亲就是当年负责开发金属骨骼改造术的科学家,罗根体内的艾德曼金属就是由她父亲主导注入的。

    多年以前,罗根从“X武器计划”的实验室里逃走时,屠杀了不少呆在那儿的研究员,小山百合子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

    这也是百合子为什么会接受史崔克改造的原因,只不过她没想到史崔克欺骗了她,在改造她的同时,就使用了幻象大师的脑液将她控制住,将她变成了一个只知道听从命令的傀儡。

    以至于百合子现在都没有找金刚狼报仇的心思了,因为相比于金刚狼,百合子现在更恨的人是威廉·史崔克。

    对于这件事,克拉夫特觉得她老爹就是活该,反正在克拉夫特的眼中,所有搞人体实验的,除非实验对象只有自己,不然都特么该死。

    而对于史崔克的遭遇,克拉夫特更是完全没有一丝同情的意思。

    他儿子把自己老婆弄死了,史崔克不管是选择原谅儿子还是放弃儿子甚至是找自己儿子报仇,克拉夫特都觉得情有可原,但是他将仇恨投射到整个变种人群体上,这特么就离谱好吧……

    按照史崔克这个理论,克拉夫特就应该把所有黑人白人都干掉,只留黄种人在地球上了。

    但是克拉夫特却不打算就这样杀掉他,因为对史崔克来说,不能找变种人“复仇”,只能看着他们越来越好,这才是最大的痛苦。

    所以克拉夫特决定在这个世界里多留一阵子,帮变种人一把,然后在离开这个世界前再去把威廉·史崔克给干掉。

    “阿尔卡利湖基地里的资料都被我拷贝下来了,先把这事情散出去,占据舆论优势再说。”

    这个只是第一步动作,根据原本世界里布鲁斯·班纳岳父大人的经历,克拉夫特知道这样做并不能对一名实权军官造成多大的影响。

    他这么做,只是想要先改变一下变种人现在的处境,因为对于史崔克来说,变种人过得越好,他就会越难受。

    不过这又回到了早先那个问题……变种人到底是怎么落到这个地步的。

    如果不解决掉这个问题,就算变种人暂时占据了舆论优势,没过多久又会回到现在的样子,甚至还有可能更加糟糕。

    虽说到时候克拉夫特肯定已经回去了,变种人好不好的和他也没多大关系,但是那些和他一样被抓去做人体实验的变种还是让他动了恻隐之心。

    至于能做到什么地步,克拉夫特其实也不是很有信心,不过好在他身边还有古一这个长者可以帮着出注意,安吉拉的分析能力也能派上一些用场,再加上原本世界里那些变异人的遭遇,克拉夫特觉得自己再怎么折腾,也不可能比现在更差了。

    于是他首先就对查尔斯教授那投降主义的做法提出了质疑。

    “你在胡说什么?!你知道教授为了变种人做了多少事情么?!”

    只能说查尔斯教授那一套的洗脑效果挺强,克拉夫特只是提出了质疑,那些平均年龄都在三十往上的X战警就急不可耐地跳出来为查尔斯教授站台。

    那克拉夫特自然也不会和他们客气,他冷笑着讽刺道:“你们这么大的人了,连一点自主思考能力都没有么?如果这老头做的事情真的有效,你们变种人凭什么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个惨样?”

    变种人的数量、力量乃至财力都有,如果不是查尔斯教授一直退让的话,怎么可能混到现在这个地步?根据安吉拉查到的资料,在多年以前,变种人可是掌握着大量国家权利的。

    “对了,你们不是没有变化,而是越来越惨了。”

    想到这里,克拉夫特忍不住嘲笑道:“根据我收集到的资料,几十甚至几百年前,虽然变种人的人数更少,但他们可活的比你们舒坦。”

    “我们并不想凌驾于普通人之上,如果不对变种人进行约束,他们很容易沉溺于这股轻易得来的力量之中。”

    查尔斯教授面对克拉夫特的讽刺不以为意,他和万磁王就这类的观点已经争论过许多次了,不可能因为克拉夫特这个陌生人的一席话就有所改变。

    “所以你们就宁愿像老鼠一样被人厌弃?”

    克拉夫特失笑道,同时他也明白了眼前这群人并不是合适的合作对象,顿时也失去了和他们交谈的兴趣,果然还是去找“熟人的父亲”比较好一点吧……

    “我觉得你有必要多看看一些关于改革和民族斗争方面的历史,不管是我的祖国,还是你们这儿的解放黑奴运动,从来都不是靠妥协来达成目的的。”

    临走之前,克拉夫特还是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这次曝光史崔克,也只能暂时改善你们的处境,但如果你们继续这么逆来顺受,还会有更多的史崔克出现的。你们该不会以为仅凭一名上校就能建立起那么巨大的一个实验基地吧?若不是有人支持,史崔克怎么可能将反变种人事业持续这么多年。”

    说完这些,克拉夫特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他站起身来,掏出传送门枪开启了一扇传送门,然后直接走了进去,古一和小百合紧随其后。

    罗根在犹豫了片刻后,也跟了上去。

    “我觉得他的理念更合我的胃口,即便他并不是一名变种人。”

    金刚狼在查尔斯教授挽留的时候表示道,不过他还是将小淘气给留了下来,对这些无家可归的孩子来说,查尔斯教授这儿还是很安全的。

    其实除了罗根以外,奥萝洛他们多少也有些触动,毕竟跟着查尔斯教授奔波了这么多年,却根本看不到希望,他们或多或少都曾有过怀疑。

    只是出于对查尔斯教授的尊敬,还有不想否认自己多年努力的成果,他们都下意识地将这些怀疑都给忽略了。

    现在被克拉夫特这么一个局外人戳破了他们这个虚浮的外壳,就连镭射眼这个查尔斯教授的死忠信徒都开始反省起自己曾经的努力是否还有意义。

    查尔斯教授和X战警们这么多年的努力并不是毫无意义,不管怎么说他们给予了许多无家可归的变种人孩子一个港湾。

    但要说他们对变种人和普通人之间的和平共处做出了多大的贡献,那就有点无稽之谈了。

    X战警们的心态变化,查尔斯教授早已尽收眼底,可是他仍然不认为自己的选择有错,他就是不希望有任何的流血斗争,只想要用和平的手段来让变种人与普通人和谐共处。

    “你们都先回去休息吧,”查尔斯教授柔声安抚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安置好那些同胞。”

    用其他事情将X战警们打发掉之后,查尔斯教授心中感到了些许担忧。

    虽然那个名为克拉夫特的少年对变种人十分友善,但在他看来,思想上还是过于偏激了,感觉很容易被自己的老朋友万磁王给利用。

    看来自己要多关注一下埃里克那边的动向了……

    查尔斯教授心想。

    然后他忽然又想到一件事……

    忘记问克拉夫特有关埃里克孩子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