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个诅咒太棒了 行者有三

第七十一章 但没完全死

    【嘉因异境】外。

    现实世界,雪区,藏城。

    “啪!”

    陈思雯一把将手中的信件拍在桌上,愤怒:“陈宇又自己走了!还把宝宝也带走了!过分!”

    马丽走来,低头看了眼信件上的水墨:“应该是在凌晨左右走的,我们追不上了。”

    “小姚。”陈思雯转头,看向一旁愁苦的八荒姚,皱眉:“你和BB睡在卧室的。晚上陈宇把BB拐走,你都没有醒?”

    “没…没有……”八荒姚低头,弱弱道:“我平时觉很轻的。但…但不知为什么,昨晚睡的特别沉。”

    陈思雯:“就你这灵敏度,以后陈宇当面给你带绿帽子,你躺床上都不会醒的。”

    八荒姚:“……”

    “咦。”马丽双眼发亮,连忙握住八荒姚的手:“小姚,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友情,还能更进一步。”

    八荒姚:“……”

    “别废话了。”陈思雯烦躁,拿起桌上的信件晃了晃:“字迹是小宇写的没错。但现在那个叫什么带鱼的坏人找他麻烦,说不定就会对小宇下手。我们要追上去帮忙。”

    “是段野。”八荒姚纠正。

    陈思雯:“这啥破名啊。”

    八荒姚:“……”

    “想追陈宇,就至少要知道他去了哪儿。”马丽拢起自己的短发,对陈思雯勾勾手:“信给我,我找找线索。”

    “他信里没有说去哪。”

    “我先看看再说。”

    陈思雯将信将疑的把信件递出。

    马丽接过,先是从头到尾快速扫了一遍,接着翻了翻反正面:“信上果然没写。”

    “切。”陈思雯翻了个白眼。

    马丽:“但我知道他去哪了。”

    “……”陈思雯又把眼睛翻了回来:“去哪了?”

    “嘉因异境。”

    “额?”陈思雯呆愣片刻,抢过马丽手中的信,上上下下仔细观察:“没写‘嘉因异境’啊?”

    “我都说了没写。可情报这种东西,往往都隐藏在暗处。”

    “这……”陈思雯惊奇,展开纸面,放在阳光下检查、研究、思考:“暗处在哪呢?”

    马丽神秘微笑,默然不语。

    “马丽,你到底是怎么知道他去嘉因异境了的?”

    “哦。我查他手机IP,发现他凌晨在百度上搜索过嘉因。”

    陈思雯:“……”

    八荒姚:“……”

    “……那这情报和信也特么没啥关系啊!”陈思雯咆哮。

    马丽:“我也没说情报是从信里来的。”

    “啪!”

    再次将信件拍在桌上,陈思雯脸色发黑:“走,去追小宇。”

    “用我准备一下吗?”马丽道。

    “准备什么?”

    马丽抬腕,看了眼劳力士,平静开口:“我雇佣的部队,已经进入雪区了。”

    “部队?”陈思雯惊愕:“多少人?”

    “二十人。一个6级的,四个5级的,剩下都是4级的。”

    “……牛逼。”陈思雯竖起大拇指。

    “……嗯。”八荒姚也跟着竖起。

    “没什么牛逼的。”马丽摊手:“拿钱办事的雇佣兵而已。如果不是雪区太远,7级武者我都能请得到。”

    “那还等什么?快让他们来啊!”

    “抵达藏城,至少还需要一个多小时。我们等吗?”

    “一个小时……嗯,我们还是先行一步。我怕小宇那万一有麻烦,拖太久他会吃亏。”

    马丽:“能让陈宇感觉到麻烦。那我们参战还有用吗?”

    “当然有用。”陈思雯严肃,眼神犀利:“我如果不要命,至少4级武者都能拖死。”

    一旁,八荒姚同样严肃:“我如果不要命,至少7级武者都能拖死。”

    陈思雯:“……”

    马丽:“……”

    趴在房顶偷听的段野:“……”

    “诶?!”

    如福至心灵,马丽、陈思雯、八荒姚同时仰头,盯着天花板上的段野,目瞪口呆。

    马丽:“卧槽?”

    陈思雯:“卧槽?”

    八荒姚:“卧……啊段野,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进来一上午了。”段野左手挂着悬梁,右手挠了挠头:“你们才发现吗?”

    “……”

    短暂沉默,陈思雯毫不犹豫的掏出重型手枪,打开保险,瞄准段野就清空了弹夹。

    “砰砰砰砰……”

    震耳欲聋的枪声落下。

    九发子弹,竟凭空悬浮在段野身前!不得寸进。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段野伸手,将九颗子弹一一夹住,捏在手心:“子弹,我都抓得住。”

    马丽:“你这明明是空间武法拦截的。”

    “一样,一样。”

    抛飞子弹,段野从天花板落下,稳稳站在三女面前:“我下来,就是和你们说一句话。宇哥……”

    “砰砰砰砰……”

    陈思雯清空了第二个弹夹。

    段野:“……就说一句话,宇哥……”

    “砰砰砰!”

    “……一句,就一句。”

    “砰砰砰砰……”

    “玛德!”段野火了,伸手就要抢过陈思雯的枪械:“你之前的职业是美警吧?能不能等我……”

    “扑通!”

    但话未说完,陈思雯便迅速抓住段野手腕,脚下一记扫堂腿!干脆利落的将其压在身下。

    “咔嗤!”

    顺便脱臼了段野的臂膀。

    段野:“……”

    陈思雯:“……”

    段野:“……啊啊啊!”

    “闭嘴。”陈思雯掏出匕首,抵在段野脖颈:“再喊宰了你。”

    “好…好利落的身手。”八荒姚惊讶。

    作为“格斗大师”,以她的眼光,陈思雯的格斗水平已经不比她差多少了。

    “唔。”

    咬住舌尖,段野心念一动,整个人瞬间消失。移动到了五米开外。

    “瞬发?!”

    这回轮到陈思雯震惊了:“你…你是高阶武法师?”

    “不是高阶武者。”马丽解释:“他只是在八荒易那学了一阵,掌握的瞬发武法技巧。”

    闻言,陈思雯果断爆发劲气,摆出攻守兼备的战斗姿态:“那就不是很好对付了,你们小心。”

    “对付我干嘛。”段野挠腮:“老子要是想偷袭,除了小姚,你俩都死翘翘了。啊……宇哥他姐,你应该才2级吧?肉身战力怎么也跟宇哥那么变态……”

    “姐俩嘛。”马丽瞥了眼陈思雯:“一个妈生的。”

    “强调一遍,我不想和你们起冲突,我们找的是宇哥,和你们没关系。”

    “说的屁话。”陈思雯烦躁:“你对付我弟,还和我们没关系?”

    “这次别打断我,就说一句话。”段野竖起一根食指:“宇哥很安全,你们没必要去找。否则结果会更糟。”

    马丽:“这是三句话。”

    段野:“一句。”

    马丽:“有停顿,算三句。小姚你说他说了几句?”

    八荒姚迟疑:“我……”

    “干的漂亮!”陈思雯要发飙了:“你们又多水了几句。”

    众人:“……”

    “看不出来吗?”陈思雯怒喊:“他在耽搁我们的时间啊!上!”

    “唰!”

    段野再次一个瞬移,挪到了客厅阳台外:“该说的我都说了,如果你们想撤退出雪区,我能帮你们。但想去找宇哥,后果自负。”

    “别管他。”陈思雯下令:“肘!去嘉因异境!”

    “轰!”

    话落,她便带头冲锋,一脚踢开了防盗门。

    然而,冲出没多久,她又乖巧的退了回来。

    马丽:“怎么又回来了?”

    陈思雯:“外面有丧尸。”

    马丽:“哦,丧尸啊。那快点把门关上,别让它们进……!!”

    八荒姚:“???”

    “什么鬼?!为什么会有丧尸啊喂?!”

    ……

    一小时前。

    【嘉因异境】内。

    乌云笼罩,地摇山裂。

    陈宇和王饼饼,已经“真刀真枪”的死斗了许久。

    所过之处,血流成河。

    当然,王饼饼是出血方……

    论真是实力,即便王饼饼力大无穷,可三个他加起来,也不是陈宇的对手。

    但被“未知病毒”感染的他,当真是不死不灭。

    而陈宇,也不是好对付的主。

    体能无限、劲气无限、不受到致命伤也不会死。

    再加上BB的瞬移技能……

    从持久战的角度来看,王饼饼比陈宇更难受。

    “你是怪物吗?”飞上高空,重新长出一双腿,王饼饼气喘吁吁,咆哮:“你TM不会累的吗?”

    “咱们中有一个才是怪物吧。”陈宇一刀切断自己的手臂,将伤口内破碎的骨头剔除,随再次“插上”,等待片刻,痊愈……

    “是啊。”王饼饼眼皮狂跳:“咱们中有一个是怪物。”

    活动了下筋骨,确认无大碍,陈宇和王饼饼对视,目光平静无波:“你都不死之身了,也会累吗。”

    “就算我不死之身,也要遵守最起码的能量守恒定律。”

    “哦。”陈宇点点头:“那我不用遵守。”

    王饼饼:“……”

    “既然你也要遵守能量守恒,那如果我把你体能耗尽,你不就死了吗?”

    “只要地球上,还有一粒病毒,我就不会死。”

    “懂了。那我们做个交易吧。”

    “什么交易。”

    “既然我们彼此都弄不死谁,就给你八荒姚姐姐一个面,这事算了。你老老实实的留在这。我也再不打扰你。”

    “啧。”王饼饼冷笑出声:“你在做梦吗?”

    “好,那么好。”陈宇长剑高举:“王饼饼,你真以为我没办法杀了你吗?”

    “来。”王饼饼勾手指:“我就站这,让你杀。啥招都使出来。我就想看看我咋死的。”

    “……如你所愿。”

    陈宇目光一凝,劲气猛然炸开,长剑斩向王饼饼面门。

    “呵。”

    王饼饼也真的不做抵抗,任由对方一剑劈断了它的脑袋。

    “唰!”

    “唰唰唰……”

    两剑。

    十剑。

    百剑。

    千剑……

    待王饼饼血肉落下,陈宇就像切饺子馅一样,“咚咚咚”的剁了将近五分钟。

    直至切成肉泥,才住手。

    “碎吗?”陈宇问。

    “碎。”BB点头:“但您切不碎病毒啊,它还是会复原的。”

    “我知道,还没完。”

    “啪!”

    收起长剑,陈宇双手合十,回忆起脑海里许久不用的武法矩阵,精神力汹涌灌注。

    “呼”

    一时间,狂风骤起,天空电闪雷鸣!

    “大人,您这是?”

    “其实比起武技师,我武法天赋要更强一些。”

    话落,他双手猛地撑开:“武法天照!”

    “轰!”

    伴随一丝肉眼不可观察的强光闪过。

    两人面前千米平原,竟然瞬间陷入了“汪洋火海”之中!

    “滋啦……”

    王饼饼的肉泥,没能坚持半秒,就在这恐怖的高温里汽化……

    “斯…斯国一……”BB目瞪狗呆。

    陈宇:“再说这句话,我就在你的主板插口里灌屎。”

    “额。”BB脸颊绯红:“如…如果是大人您的屎……”

    陈宇:“……”

    “呛。”

    插回长剑,他背着BB,转身就跑。

    “大人,我们解决掉它了吗?”

    “不可能的。王饼饼的本质是病毒。一把火能把地球上的病毒都烧没吗。”

    “哦……”

    “我只是暂时消灭它的肉身,为我离开异境拖延时间而已。”回头,陈宇看了眼身后的燃烧的火海:“也许我撤的够快,他就追不上我。自然也不容易找到异境的出入口。”

    “可您留下脚印了啊。”

    “你忘了?我会飞。”

    “嗖!”

    说罢,陈宇周身劲气喷涌,如一台发动机,推动着他徐徐升空。

    BB惊喜:“原来人类在大气层内,也能酱紫移动。”

    ……

    【嘉因异境】内,时空门。

    杀手带着墨镜,面无表情的站在出入口,静静等待陈宇的出现。

    作为一名出色的杀手,思维逻辑一定要清晰。

    既然每一个“异境”都是封闭的,那么陈宇迟早要回来。

    他只要守门待兔,就能万事大吉。

    然而,等着等着。他隐约察觉到了不对劲。

    “哪来的飞机引擎声?”

    皱起眉头,杀手摘下墨镜,抬头左右环视。

    不多时,就见到远处的天空,有一架“飞行器”正在缓缓而来。

    万米。

    五千米。

    一千米。

    两百米……

    当那个“飞行器”越来越近,杀手的墨镜掉了,并缓缓打出一个“?”

    “扑通。”

    双脚落地,陈宇冷漠的瞥了杀手一眼:“看个瘠薄。”

    杀手讷讷低头,看向了陈宇的……

    “嘶。”他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躲开。”

    伸手,一把推开思维陷入混乱的杀手,陈宇背着BB,果断踏入时空门。离开【嘉因异境】。

    短暂的重心颠倒后,陈宇回到现实世界:“现在,就盼着王饼饼找不到异境出口了。”

    “jijijiji……”

    就在这时,在BB的长发里,突然掉下一片肉丝。

    BB瞳孔骤缩。

    就见肉丝带有腐烂的气息,开始以令人头皮发麻的速度增生!

    显然,这片肉是王饼饼偷偷留下的……

    “大…大人……”BB脸色发白:“对…对不起。”

    “没事。”

    陈宇摆摆手,面容平静,仿佛早有预料。

    口中却什么也没说。

    只有那双鹰眼内,狡黠一闪而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