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个诅咒太棒了 行者有三

第三十五章 轰轰烈烈(上)

    陈宇被开除了。

    这在许多人的预料之外,却也在许多人的预料之中。

    为官仅仅一日,便能让整个京城大学运行陷入混乱,这不是一般“会长”能做到的。

    根据组织部的分析,就算拽只猪上来,让它随意发挥。在学生会会长这个职务上,做的可能也不会比陈宇更差了……

    因此,学校组织部免除了他学生会会长、以及教导处副主任的职务。

    并停薪观察,以待后续。

    对此,陈宇没有太大的反应。反而觉得一身轻松。欢快的一批。

    “主任,那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教导处办公室内,陈宇对着老主任微微鞠躬,便准备转身离去。

    “陈宇,等一下。”老主任摘下花镜。

    “您说。”

    “陈宇,你让我有些失望。”

    “嗯。那我回去了。”

    “……回来。没说完。”

    “哦。”陈宇挠挠耳根:“您说。”

    “知道我为什么失望吗?”

    “因为我没把会长的活干好。”

    “不是。”

    “哦。那我回去了。”

    老主任:“……”

    “主任再见。”

    “陈宇,只要你敢踏出这个门,我就……回来!艹!”

    见陈宇脚步加快,老主任急忙催动劲气,将办公室房门封死。整个人气到浑身发抖:“陈宇!我没说完!没说完!没说完!”

    “哦哦。”陈宇连忙点头:“那您继续说。”

    “……我说到哪了?”

    “您对我失望,不是因为我没干好。”

    “对。”反应过来,老主任起身,双臂撑在桌面上,一眨不眨的与陈宇对视:“我对你失望,不是因为你没干好会长的职务。而是,你压根儿没想好好干!”

    陈宇:“我尽力了。”

    “放屁!你但凡每份文件只看了一页,都不会通过类似什么……‘让校内安全裤消失吧’的狗屁提案!”

    “这提案好啊!”陈宇惊讶:“谁提的?是不是段野?”

    “陈宇……别逼我动手打你。”老主任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你需要清楚一件事。你的天赋,不单单是你自己的。它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在魔都的第一次、第二次兽潮虽然赢了,但不意味着以后第三次、第四次、乃至第十次也能赢。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需要承担更多。”

    “包括处理那些鸡毛蒜皮的政务?”

    “攻城容易守城难!你没有一个治理国家的能力,谈何……”

    “主任。行了。”陈宇眯眼,突然打断了老主任。用同样双臂支撑桌面的姿势,与对方脸贴脸:“您是不是忘了?这城,咱们还没攻下来呢。”

    老主任一愣,下意识直起身。

    “我是个武者,不是学者。权利、名望、阶级、政治……这些从来都不是我需要考虑的事。”

    话音微顿,陈宇双手十指紧抓桌面,身躯向前持续侵略:“自异兽诞生以来,武者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抵抗异兽。主任,恕我直言,我看不出我学习政务和击杀异兽之间,有什么联系。尤其是有什么必要联系。”

    老主任:“……”

    “军人,随战争而生,随战争而死。苟延不死,必有国难。武者,亦是同理。”

    老主任:“……”

    “您也说了,我的天赋不单单属于我自己。它是全人类文明的财富。”陈宇冷笑:“那么这样一大笔财富,不消耗在兽潮之中,却学习什么狗屁治国之道……”

    老主任:“……”

    “您智慧残缺吗?我有一招‘聚顶通透’,能提升智力,需要的话我可以教您。”

    老主任:“……”

    看着已经完全不能回话的老主任,陈宇捋了下头发,转身推开办公室房门,潇洒离去。

    独留老主任怔怔出神,百般思绪,交错缠绕,无法自拔。

    “……”

    “……军人,随战争而生。”

    “随战争而死……”

    ……

    走出教导处。

    陈宇刚刚迈过大门口,一位有些面熟却不认识名字的老人,带着一位跟班,就站在了他面前。

    “陈宇。”

    “你们是……”

    “我们已经得到消息,陈宇同学不再任职学生会会长了。”

    “对。方才卸任的。”陈宇点头,左右环视众人:“你们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我是武法组教授。小伙子你应该见过我。”老人揉了揉自己的酒糟鼻,然后用粘上鼻涕的右手握向陈宇:“我叫***,算是你第一任的武法老师。”

    “……你好。”低头瞥了眼对方黏糊糊的右手,陈宇后退一步,礼貌道:“你太恶心了,别和我握。”

    “好的。”酒糟鼻老人点点头,抽回手,朝着旁边跟班的裤子上抹了抹。

    跟班:“……”

    “陈宇同学。既然你不再任职学生会,自然也没有什么公务了。作为你第一任老师,我想问问,你什么时候才能正常进行学习。”

    “啊……这事你们很着急吗?”

    “也不是太着急,主要我怕自己大限将至。”

    闻言,陈宇皱眉估算了一阵,伸出一根手指:“一天后吧。这段日子,我该忙的都忙完了。只剩些零零碎碎的小事儿,今天就能处理完。明天开始学习。”

    “好。”酒糟鼻老人以迅雷不及掩耳,握住了陈宇的手:“既然如此,咱们说话算话。明日一早,我们在武法院大门口等你。”

    话落,老人化作一团旋风,“唰”一下子没影了。

    一起消失的,还有他的跟班。

    陈宇:“……”

    抬手,攥了攥手心黏黏的液体,他莫名其妙的凑上鼻子,嗅了嗅。

    “……呕。”

    一小时后。

    北校区,独院别墅。

    陈宇将手放入开水里沸煮了十分钟,这才放心的抽出,吹了吹热气腾腾的手背,满足:“干净了。”

    “你怎么了?”一旁,陈思雯问。

    “没怎么。”

    “厕纸抠破了?”

    陈宇:“……”

    【受到心理伤害:精神+3】

    “你要是不会说话,就别说了。”

    甩干热水,陈宇又用冷水冲了一阵,随后坐在厨房的椅子上,一边撕扯手上熟透的表皮,一边道:“跟你说个事,从明天起,我可能就不会准时回家了。”

    “你什么时候准时回家过。”陈思雯低着头,重新忙碌在厨台前。

    “行。反正你有事找我,电话打不通就去武法院。”

    “武法学院?”陈思雯猛转头:“你一个武技师,去武法院干什么?”

    “转专业了。”

    “转…转专业了?!!”

    “嗯。”

    “你有病?”

    “有没有病也转了。”

    听到这消息,陈思雯出乎意料的愤怒:“就你那脑子能当法师?!让你算个一百以内的加减法,就跟踩你十二指肠似的,你能当法师?”

    陈宇:“……”

    【受到心理伤害:精神+7】

    “再阳刚的小伙,系鞋带也得系蝴蝶结。再智障的法师,也放不出一个法术啊。”

    陈宇:“……”

    【受到心理伤害:精神+9】

    “怎么?学的第一个法术,是点火自燃?然后扬起自己的骨灰,迷住异兽的眼睛吗?”

    陈宇:“……”

    【受到心理伤害:精神+13】

    “陈宇同学,请问你成为法师的目的,是因为你姐姐喜欢吃席吗?”

    陈宇:“……”

    【受到心理伤害:精神+20】

    “你是武技师!都快练到满级了才想着转职业?上面怎么想的?你又是怎么想的?”

    陈思雯越说越愤怒:“你以为你的生命只属于你自己吗?现在不是和平时代!是末世!岂能随随便便转职业?狼牙安全套你翻过来戴,你太自私了!”

    陈宇:“……”

    【受到心理伤害:精神+45】

    “陈宇!你是不是精神不好啊?!”陈思雯大吼。

    抹了把被喷在脸上的口水,陈宇欣慰:“姐,有了你,我精神一直挺不错的。都成全人类第一了。”

    “什…什么?”陈思雯没听明白。

    “没什么。”站起身,陈宇伸手拍了拍陈思雯的肩膀:“姐,你是了解我的。我陈某人,从来不做吃亏的买卖。而国家上层更专业,也不可能坑我。转职武法专业,是有必要理由的。”

    “……”陈思雯抿嘴:“我只知道,武法专业的武者,死亡率比武技专业高出了接近百分之四十。”

    “没事,我现在不怕死。”陈宇得意的拍拍胸口。

    陈思雯:“煞笔。”

    陈宇:“……”

    【受到心理伤害:精神+10】

    “砰!”

    越想越气,陈思雯索性一扔碗盘:“不行。我要去找你们校长。”

    陈宇连忙拉住:“你是个der啊你还找校长?没我领着,别说校长办公室,你连学校大门都进不来。”

    “我觉得你被坑了。”陈思雯一脸认真:“有人要算计你。”

    “是有人要算计我。但我转专业,主要也是因为我想。否则没人能逼着我转。”

    说着,陈宇心念一动。

    “哗啦……”

    下一刻。

    整间厨房的五扇玻璃,全部破碎!

    纷飞的玻璃渣,漂而不落!就那样静静悬浮在半空。

    每一块。

    每一丝。

    每一粒……

    场面离奇又诡异。

    “你这是……”陈思雯骇然。

    “没有丝毫劲气波动。”陈宇微笑:“这是纯粹的精神力。”

    怔怔望着在陈宇操控下,渐渐汇成

    形状的碎玻璃,陈思雯木若呆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