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个诅咒太棒了 行者有三

第四十四章 命运的BUG(上)

    “没错,应该是这里了。”

    停下脚步,陈宇、BB、八荒姚三人站在了一扇扭曲的时空门前。

    时空门通体乳白色。

    扭动的空间如漩涡般徐徐转动。

    仿佛连人的目光,都会被深深吸附进去,无法自拔……

    陈宇左右环视周围的位置,又与手机屏幕内的图片对照了半晌,满意点头:“亚马逊,4号异境。蜥蜴蛋就在里面。咱们进去吧。”

    “也许会很危险。”八荒姚担忧:“不做一些准备吗?听说成年的鬼脸巨蜥,实力可以达到现实世界中5级异兽的强度。”

    陈宇漫不经心,拔出BB头顶上的长剑,耍了个剑花:“杀呗。区区5级异兽,我曾经就没少杀。一剑结束的货色。”

    “万一鬼脸巨蜥是群体活动呢?”

    “那就一起杀。我的战斗方式你也了解,敌人越多,我杀伤越大。优势在我。”

    “……好吧。总之咱们要注意安全。”

    “呛!”

    将长剑插回BB头顶,陈宇挥手,当先一人迈入时空门内,消失在两女面前。

    BB与八荒姚相互对视一眼,点点头,携手紧跟。

    当三人都离去后。

    下一秒。

    鬼鬼祟祟的吉尔从一处草丛内露头,眨了眨眼:“这狗陈宇,目标原来是这里吗……”

    ……

    短暂的失重感后。

    展现在三人视界内的,是一片望不见尽头的戈壁大沙漠。

    和【异境】外,湿润、植被茂盛的亚马逊平原,形成鲜明反差……

    “有点意思嘿。”

    陈宇若有所思:“异境外是平原,这边却是沙漠。冰火两重天呐。”

    “两个不同的世界,环境不同不是很正常的吗?”八荒姚诧异。

    “不不不。”

    陈宇忽然冷笑着摇头:“异境内、和异境外,可不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嗯啊?”

    “它们是同一地球的不同时间线!”

    闻言,八荒姚顿时一脸茫然:“时…时间线?”

    “你可以理解为,地球每隔十万年,就形成一个独立的时间区。而【异境】,就是连接各个时间区的门径。”

    “那…那异境内的世界……”

    陈宇面色平静,言简意赅:“就是现实世界里的过去和未来。”

    “这就是……异境的真相?!”八荒姚瞳孔地震。

    “对。这便是异境。”

    荒芜的沙漠之中,少女被震惊的久久无法回神。

    直到身后一阵携带沙尘的寒风吹过,八荒姚才一个激灵,豁然清醒:“那…那你是怎么了解这种事的?”

    “猜的。”陈宇不愿多说,回头问:“有关于【异境】的秘密,我以前没和你说过吗?”

    “啊?没…没有。”

    “我记得好像说过吧。”陈宇眯眼。

    “两个月前,在雪区的【嘉因异境】里,你和BB说过什么一亿三千六百万年以后的事……当时我想问你来着,但你没告诉我。”

    “是吗……”

    伸出食指,轻轻挠了挠耳根,陈宇没有不再理会,开始活动身躯,指向沙漠远处:“闲话不谈,直入正题。你俩能跑吗?这沙漠看起来挺大的,咱们身上还有任务,就别耽误时间了。跑起来。速通。”

    “能跑。”

    八荒姚“砰”的一声,爆发了高达5级的劲气。烈烈狂风,吹得周围沙尘纷纷四散!

    BB,则一个灵巧的跳跃,趴在陈宇背上:“我有座鸡。”

    陈宇:“坐骑。”

    BB:“差不多。”

    陈宇:“……说起来,我之前还要修理你们的幼儿园院长呢。这次任务结束,把这个坑填上吧。”

    “我们院长是好人。”BB奶声奶气。

    “我会让他好好做人。”

    说罢,陈宇稳住背上的BB,左脚重重一踏,化作一道由残影组成的黑色长龙,冲向前方。

    八荒姚立刻跟上。

    因为陈宇在跳、八荒姚在跑,从远看去,一人变成了黑龙、一人变成了扬起尘沙的黄龙。

    双龙交相呼应,你追我赶,场面相当壮观。

    奔驰之中,陈宇拍拍背上的BB,大声道:“扫描一下,这个世界的时间线,是现实世界的未来还是过去。”

    “稍等。”

    BB双眼射出红光,分析面前的地质环境。

    约莫五分钟后。

    BB眼中的红光收敛,对头,看向陈宇的后脑勺:“大人,我收集了……大人您头发好茂盛呀。”

    陈宇:“……说正事,谢谢。”

    “哦哦。”BB连连点头,正色道:“我收集了这里的古地磁信息、固态放射性同位素、总结了区域地质序列、沉积构造特征,判断这里应该是现实世界的一亿一千一百四十万年以后。”

    “一亿一千多年……也挺久的。”陈宇皱眉:“仅比【嘉因异境】提前了两千多万年。”

    “是的。”BB回忆:“雪区的【嘉因异境】,是现实世界的一亿三千六百万年以后。”

    “提前了两千多万年……”

    “两千多万年……

    “两千万……”

    “咦?”

    跑着跑着,陈宇脑海里突然想到了什么,身形瞬时一顿,猛拍大腿:“对啊!既然是【嘉因异境】的两千万年以前。那……”

    “咚!”

    话未说完,便被冲上来的八荒姚追尾了。

    两人“惨烈”的撞在一起!

    巨大的惯性,令他们向前迅速翻滚。

    滚啊滚啊滚啊滚……

    滚出个虎虎生风。

    滚出个一日千里。

    滚出个恍如隔世。

    滚的两人沙尘扬扬,衣物都扯了个稀碎。

    直至滚出了五百多米,两人才慢慢停下。

    也多亏是武者之躯,体如磐石。

    否则换做一个正常人类,骨头架子都要滚出来了。

    “咳…咳咳……”

    将八荒姚压在身下,赤身果体的陈宇强忍刺鼻尘沙,抡起手,左挥右赶。待面前尘土渐落,才不满道:“你……不知道刹车吗?咳。”

    “啊…啊……我……”

    八荒姚双手捂住胸口,躺在地上,看着陈宇“威武”、“壮硕”、“性感”的身躯,整个人都陷入了混沌与晕厥之中。

    只觉得自己体温越来越高。

    额头渐渐逸散蒸汽……

    “你怎么了?”陈宇压身,抚摸少女额头:“撞受伤了?哪疼?”

    “我……宇哥……别……”

    “嗯?”

    “我…我……”

    “你到底有事儿没事儿啊?”

    “呀…呀买……”

    “……”

    远处。

    尘沙遮掩的地面上,吉尔趴在地上,手持望远镜,眺望前方的场景。

    黄沙漫天内,他看的不是很清晰。

    但也看清了沙尘中,光着身子的陈宇……

    被陈宇压在身下,露出白净肩膀的八荒姚……

    以及趴在陈宇背上,满脸好奇的BB……

    “这…这是……”

    放下望远镜,吉尔使劲揉了揉眼睛,再次举起望远镜,定睛望去。

    吉尔:“……”

    “跑到南美。”

    “跑到亚马逊。”

    “跑到亚马逊的异境里……”

    “就为了干这事?”

    “……”

    “这就是武者的浪漫吗?”

    “世风日下,丧心病狂啊……”

    不忍直视,吉尔颤巍巍的放下望远镜,重新趴在地上,头脑风暴。

    “……玛德。”

    “艹!”

    “如果只为了这种事,不能找个正常点的地方吗?”

    “我第一次和女朋友,也只找了学校的电线杆啊……”

    ……

    三分钟后。

    八荒姚晕了。

    很遗憾。

    陈宇还是没有抢救过来。

    站起身,撕掉黏在身上的最后一块布片,他吊儿郎当的绕着少女转了一圈,满头雾水:“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体内核心温度过高,心率过快,肾上腺素分泌过多。”BB眨眼:“休克了。”

    “会死吗?”

    “正常的人类大人们会。但你们都时所谓的武者,体格非常强悍。应该很快就能苏醒了。”

    “那就好。”

    点点头,陈宇盘腿而坐,伸了个懒腰后,上下观察八荒姚凹凹有致的身材,眉头微挑:“嘿BB,你还别说,就小姚这个身材,还……”

    “还挺不错的?”BB疑问。

    “还真看不出是女的。”

    BB:“……”

    八荒姚:“……”

    陈宇:“啊?你醒了?”

    八荒姚:“……”

    “需要帮助吗。”陈宇吊儿郎当的站起身。

    “不…不用。”少女连忙闭上双眼:“晃……太…太晃了。”

    “嗯。”陈宇抬头,看了眼蔚蓝天空上悬挂的太阳,深以为然:“沙漠里的日头,肯定晃。来,我帮你遮遮阳吧。”

    说着,他张开双臂,整个人呈“木”字型,挡在了少女的头顶。

    八荒姚:“……”

    陈宇:“凉快不?”

    “宇哥……您能不能坐下。我…我又有点晕了。”

    陈宇嫌弃:“你好矫情啊。”

    八荒姚:“宇哥,你……”

    “我什么。

    “你能不能给我……找件衣服。”

    “衣服吗?没问题。”

    站直身子,背着BB转了一圈,找到方才甩在地上的无耐久·背包。上前,拉开背包拉链,从中掏出一件长袍,扔给少女:“这件,穿吧。”

    “哗啦。”

    双手抱紧长袍,八荒姚脸蛋羞红,低头、闷声:“你转过去。”

    “没事。”陈宇大大咧咧:“我看你这身材,都把你当哥们处的。”

    “转…转过去!!(??へ??╬)”

    伴随“稀稀疏疏”的声音,只用了十秒钟,八荒姚便穿好长袍、系好腰带,踉踉跄跄的站起身。脚步浮虚,面色潮红。

    “穿完了?”陈宇回头。

    “你…你刚才为什么要突然停啊!”少女咬住嘴唇,罕见的埋怨:“速度那么快,我怎么可能刹得住。”

    “哦,对了。”陈宇头顶亮起灯泡:“正要和你说。我刚才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很牛批。”

    “什么事?”

    “我好像,找到了命运的BU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