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秦 守玄

第十四章 觉

    徐青城在烧锅。

    鞠子洲搭了灶台,又请人铸模造了铁锅,此时,他们就在巴地住了下来。

    真想做社会调查,首先最重要的便是融入其中,看到底层人们的真实生活。

    徐青城很不喜欢这种调查,不过他倒还是屈从于鞠子洲的意志。

    “说起来,你打算在这里待多久?”徐青城烧着锅问道。

    “最多两年。”鞠子洲回答。

    来到巴地的最初原因,是嬴政设局。

    可,嬴政有自己的打算,难道鞠子洲就没有吗?

    他的打算,是在秦国底层,做一次社会调查。

    东六国之中,鞠子洲之前做了韩国、赵国的社会调查。

    但,韩、赵两国的情况,完全无法代入到秦国里来。

    秦国,在制度上,是相对更加落后的一个国家。

    韩国和赵国这些国家,尽管野人会更加贫穷一些,也不被纳入体制的排序,但,他们其实是可以拥有自己的“私产”的。

    也就是说,他们的土地,是他们自己的私有财产。

    而秦国则不然,不到列侯、封君的地步,秦王之外的任何人,其实都是没有固定性私产的。

    秦国的一切不动产,名义上,都是秦王的,而二十等爵制也好、开荒垦地也好,得到的所有土地,秦人都只有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

    这也就是说,无论贫富贵贱,他们大家,都只是无恒产者。

    最大的区别是,可使用土地的多寡、以及政治地位的高下。

    按照比例来算的话,就是,百分之一的“虎”,和百分之九十九的“伥鬼”。

    因此而产生的种种区别,不是简单的一两句话可以概括的。

    而具体处境的不同,也就决定了,秦国的老百姓的需求,与赵国、韩国是不同的。

    这还是,秦国完成大一统之前。

    若是秦国以目前的制度去完成大一统,并且把这种已经几乎要被历史淘汰掉的土地制度推行到全国去,覆盖他们原有的土地制度……鞠子洲简直无法想象,那种因土地所有权而产生的社会矛盾,究竟会激化到何等地步。

    历史上的“秦朝”,能够在那种情况下,维持十好几年,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

    嬴政与王绾对坐,一旁墨者安为之斟酒。

    王绾首先一拜:“多谢太子殿下赐酒。”

    嬴政躬身:“王卿多礼了。”

    “臣,有负太子殿下厚望,未能相助太子殿下,完成改制,实在惭愧。”王绾看似很愧疚地说道。

    嬴政毫不在意:“王卿何必再行试探呢?莫非觉得朕还是孺子小儿么?”

    “不敢。”王绾笑了笑,脸上见不到一丝一毫的笑意:“听闻为太子殿下出谋划策的那位鞠先生离开了?”

    “他是离开了。”嬴政喝了一口酒。

    难喝。

    “他离开之前,就没有说些什么东西吗?”王绾问道。

    “王卿想要他留下什么?”嬴政挑眉。

    “听太子殿下的意思,太子上书所陈的三条要求,并非是出于鞠先生之手?”王绾脸色微变。

    “的确。”嬴政颔首:“这三条都是朕亲自拟出来的!”

    虽然依旧的面无表情,但王绾看得出嬴政脸上潜藏的得意。

    王绾无法理解嬴政为什么还能得意的起来。

    这一次的朝会上书,简直丢人!

    没有达到目的不说,还平白地得罪了秦王殿下……王绾心里乱糟糟的,真有些后悔支持嬴政了。

    “鞠子洲鞠先生,去做什么了?”王绾问道。

    “他去做一些调查。”嬴政笑了笑:“要两三年才会回来。”

    王绾心理“咯噔”一下。

    两三年……鞠子洲才离开不久,嬴政就闹出了这样的事情,两三年,还不直接就把太子之位丢了?

    王绾整个人都有点傻了。

    他呆呆愣愣地,听不进去嬴政后面的话语。

    好久,王绾从嬴政的青宫处走出,神情恍惚。

    看来是押错宝了。

    也没有什么机会再行变更了。

    这个该死的嬴政,分明就是一个小孩子嘛!该死的鞠子洲,竟然在这个时候跑路了,不知道嬴政的水准吗?你怎么敢离开的啊?

    他心里乱糟糟的,不知怎么就到了吕不韦府上。

    吕不韦正在与客人宴饮,听说王绾来访,急匆匆起身迎接,连手中的刀叉都忘记了放下。

    王绾以礼相见。

    吕不韦简直受宠若惊。

    他此时虽然爵位极高、又得了相邦的位置,封了“文信侯”,但其实说实话,他这一支的吕氏,根本是毫无根基,全靠秦王的王权才能够有如今的地位,若是哪一天,他不再受到秦王信重,那么他今日所拥有的一切,都将会在一朝之间彻底崩塌。

    吕不韦心底里其实很明白这些,所以他才迫切地希望能够与家庭背景渊源极深的老牌贵族相交。

    哪怕是亏损一些钱和名,也是值得的。

    这是暴发户转向累世极累的老牌贵族的必由之路。

    但即便他已经将姿态放得很低,却依旧没有什么老牌贵族肯与他结交。

    王绾……是比较珍贵的!

    尤其是,他是带着一肚子疑惑来的时候,他的价值,就更高了!

    ……

    “秦政怎敢啊!”异人在王宫之中发泄闷气,将价值不菲的玉璧摔在地上摔碎,让他的心思稍微收束了一些。

    然后他开始考量嬴政如此作为的目的。

    “秦政……太子之尊,又有如此的智慧,理当不会行此不智之事。”

    “他上书所陈三件事情,本以为是习惯性的退二进一的手段,可他却是退三进三。”

    “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实现他上书所陈的那些事情。”

    “他根本……就不指望寡人!”

    异人慢慢地分析着,心神冷静下来了。

    有点意思啊!

    根本就不指望寡人。

    而且,还故意说出那些话语来得罪寡人。

    嬴政的那些话语,是实打实地在得罪他秦异人了。

    太子,刻意的得罪秦王?

    异人脸上神情越发严肃了。

    嬴政不是蠢货,更不能当作一个寻常的小孩子来看待的。

    这是他在听到嬴政与徐青城的对峙之后的感触。

    虽然过往的那些行事,有鞠子洲辅助的因素在里面,但异人知道,大部分时间,那些事情是嬴政自己的作为。

    他是真的有能力的!

    那么这一次的事情……

    他首先是不怕得罪秦王的。

    其次,他没有打算让自己的上书变为现实,反而折损了面子。

    这就是欲要图大计,不贪小利。

    那么,他所要求的大利,要如何才能够得到呢?

    异人皱起眉头。

    他仔细地回顾着嬴政的话语。

    嬴政在朝会上的话不多,所以极好记。

    异人很快便想了起来。

    “是,战败,才能够得到!”异人眼神一凛。

    战败,则它作为秦王的威风扫地,到那个时候,在开战之前就说过肯定会战败的嬴政,则就变成了对的那个人……

    太子,是可以合理合法地夺王上的权的!

    即便嬴政此次并不夺权,只要他说对了,那么他的个人威望也将上升许多。

    可……以得罪秦王为代价,以未来三五年之间地坏日子,换取个人威望短时间内的迅速上升……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