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秦 守玄

完本感言

    大家好,我是守玄,革秦这本书的写作者。

    这一章,是正文跟大家告别的最后一章了,按照朋友们说过的规矩,应该有个完本感言,跟大家做个告别。

    从如今已经看不到了的第一章,到现在,历时一年多一点。

    开书的时候,我还是一名光荣的社会共器,到如今,我已经辞职。

    我这样职位的人,辞职是很正常的事情。

    因为钱少事多,因为看多了底下各种乱七八糟的操作,因为应酬多了伤身体,因为晋升无望,因为心理落差大……

    无论是怎么样,那都已经是定局了。

    我今年二十六岁了。

    毕业几年,照我妈前几天呵斥我的说法讲,我就算一毕业就去厂里当个校领导,一年能攒下四万块钱,如今手里都该有十几万了。

    可实际上,到现在,因为这本书的缘故,我拿了一些职位之外的钱,手里才有一万多块钱过个富裕一些的年。

    我曾在粉丝群里跟大家说过,我会拿出这本书一半的稿费出去捐赠。

    但是实际上并没能做到,这里向大家道个歉。

    这本书从二月份开始章节收费开始,我拿了六七万块,可是实际上我拿出去捐了的钱,只有前前后后的五千块钱。

    就这还跟我妈吵了一架。

    而稿费,多是上架的前三个月的钱。

    最多的时候,我一个月拿了两万多块,想想当时真的膨胀到不行。

    我当时觉得我最迟今年年底可以去我们县城里买一套房子。

    但书在三月份被屏蔽。

    后面钱就越来越少。

    这中间,我改过两次大纲。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一次是因为订阅。

    那是写“徐青城”的时候。

    写争流他们家。

    原本准备了八万多字的相关内容。

    但是那一块儿订阅低迷得不得了,我为了吃钱,就改掉了很多东西。

    另外就是编辑跟我说换书名。

    书名改了,内容也得要做出改变我其实很以为改了之后可以放出来多吃点钱的。

    但是并没有。

    如果这一切没有发生,这本书可能还在更新,或者已经完结许久。

    这是我所不能料想的事情了。

    后面慢慢的没了钱。

    如今仓促至极的结尾,大多,也就是因为实在没有收益,而我自身又出了一点问题。

    那是之前十一月的事情了。

    我朋友结婚,我去当伴郎。

    当时陪着喝了点酒。

    大约是四斤左右。

    以我平日的量来说,这些酒不够我神志不清的。

    可是当时身体很难受,于是萌生了做一次全面体检的想法。

    然后一千多块钱查出来八个问题。

    还挺划算。

    当时就在想,要不要辞职。

    但是犹豫了。

    这么一犹豫,我身边三支一扶下来的几个年轻人都因为被拖欠五六个月工资已经跑光了。

    时间也到了年底。

    我妈从外面打工回来。

    开始催着我相亲。

    正正经经的,敦促我结婚生孩子。

    趁她还能带孩子,可以帮我带一带。

    然而结婚这种事情。

    开口彩礼,闭口车子房子票子。

    这些我都是没有的。

    只平时社会地位高一些而已。

    但高些也不顶什么用。

    县城里的房子,新的小区已经到五六千块一平了。

    于是又开始想着辞职。

    很认真的考虑了。

    然后辞职了。

    回顾这段经历,只能笑一笑,说是,以短暂的青春,去践行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梦。

    后面的时间,应该务实一些,去赚点钱了。

    于是联系了朋友给我介绍了工作岗位,又呆在家里,看看书,玩玩游戏。

    更新也越来越拖,越来越加速,越来越仓促。

    尽管仓促,我还是想给出一个尽可能完整的完结。

    我不是太想辜负大家一直拿钱出来给我支持我写下去。

    一个月两万,是我到现在为止,拿钱最多的时刻了。

    真的感谢大家。

    这一年来,大家的评论,我大多是看过的。

    作者后台是可以看得到的。

    大家评论过、赞美过,谩骂过、批评过。

    一开始很多人说这本书垃圾。

    我其实是很惶恐的。

    后来书的成绩好了,大家说“私货”多。

    我当时傲慢地想:私货是什么?它所对应的是公货,但它们的界限在哪里?

    我说饿了要吃饭算不算私货?

    我说饿了应该吃馍这种地域性的共识算不算私货?

    或者我说饿了应该吃肉夹馍?

    到底什么叫做私货?

    我当时很狂啊。

    不过那种状态持续了不到二十天。

    因为后面书被屏蔽了,我开始慌了。

    哈哈。

    不管我是怎么想的。

    书写出来,它就不再是我自己的东西了。

    是你们的思考和解释、一条又一条的评论,让它完整。

    某种意义上说,你们也是这本书的创作者。

    我所以想要给出一个完整的结尾,给你们一个交代。

    其实很早就可以结尾。

    到送别那一章,或者更前面一些。

    但那样不完整。

    总觉得对你们不住。

    于是后面又写了一点点。

    大概都是比较无聊的内容了。

    竟然也有人在看。

    真的很感激你们。

    我开书时候曾设想过,第一章是两个小孩子躺在荒村的床榻上枕着手臂畅想未来,结尾时候最后一章,应该是一座大陵,最中央两座小孩子的塑像躺在床榻上任时光蹉跎。

    但终于没有施行。

    这应是留给各位去想的了。

    作为笔者,我是不称职的。

    很对不起。

    但作为故事的缔造者。

    尽管这本书很被诟病说故事太简单,但我还是可以很负责任地说,就应该这样简单。

    这个故事的脉络实际上是很清晰的,结构上也很完整了。

    至于润色的部分,只能再次向各位道歉了。

    我也得要弄点钱了。

    今年托各位的福,能过个肥年。

    明年就要出去打工赚钱咯。

    先前开了的那本太平赤剑,故事上,其实是因为大家说革秦太简单太幼稚,我开了想证明自己是可以写复杂的故事的书。

    因此是我自己很喜欢的。

    后续也会慢慢的更新。

    说实话,那本书连第一个章节都没有写完。

    甚至大家连主角是谁都没能看到。

    希望那本书,我写它的完本感言的时候,大家会觉得那是个不错的故事。

    另外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也会另外再开书,不过不可能是这个号了。

    我们有缘再见吧。

    写到这里,心里面有些不舍,却又犹如巨石落地。

    这本书的番外,过几天我也会放出来。

    那是我拿大家给我的钱,去做了一次短暂的社会底层调查时候的一些片段,如今看去,记忆已经模糊,大部分写出来的应该都是假的,大家看过之后,笑一笑,也就是了,做不得真。

    只是以后没机会再看绣帘的腿了,想想真遗憾。

    哈,各位,新年快乐。

    有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