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绑定天才就变强 李鸿天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我方浪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赵桢士伫立于云气四起的术阵之中,盯着那从天而降的马车。

    他不捉拿方浪,那是因为方浪是太华剑仙的弟子,莲回剑还扎在大道陵内,方浪此次前来,是来拔剑的,他若是伤了方浪,恐会引起莲回剑的反应。

    但是,除了方浪,其他人欲要如此嚣张入大道宗,那可就得付出个代价!

    四位长老腾空而起,恐怖的气息,仿佛让整个山巅都悍然色变,云气翻涌,山河变色!

    这是四位极其强大的修士。

    术修上四品境,五品人咒,六品地咒,七品天咒,八品禁咒……

    这四位大道宗的长老,都是七品天咒境的存在,而且此刻施展的,亦是大道宗极其强大的五行术阵!

    这五行术阵可不是安梵那种掌握了皮毛的术阵能比拟的。

    术阵一出,有异象呈现,仿佛毁天灭地!

    此时此刻,所有准备奔涌向大道陵方向的弟子们,纷纷止住了步伐,方浪亦是面色变化抬起头。

    对于铁匠铺那位老前辈,方浪亦是不清楚对方的实力有多强。

    但是,能够得到朝小剑的推崇,想来实力应该不弱。

    马车落下,四位长老悬浮在马车的四周,四个术阵,仿佛封困东西南北四方,欲要将马车给倾轧爆碎。

    而马车上,五品武夫境界的赵无极,浑身气血沸腾,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压迫,让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似的!

    赵桢士负着手,道袍纷飞,盯着虚空。

    看着几乎要被碾碎的马车,却是听得一阵大笑。

    “哈哈哈……”

    “赵龙士不在大道宗,你赵桢士倒是霸气的很啊?”

    “老夫打铁多年,不曾出过手,这天下,都忘了老夫的凶名了?”

    “当年太华一人独压大道宗,那今日……我黄芝鹤亦来体味下那种风骚。”

    话语落下。

    却见马车的帘布掀开,露出了一张如黄连老根般布满褶皱的面孔,面孔淡笑,徐徐往前伸出手。

    霎时!

    那只手上,出现了一只铁锤!

    布满斑驳剑痕的铁锤!

    方浪仰头眺望,眼眸中精亮万分。

    却见,一铁锤之上,竟是爆发出无边无尽的剑意!

    老人端坐于马车中,一手抓铁锤,抡动而起,那铁锤竟是如剑芒般锋锐!

    那幻化着巨龙盘踞山岳异象的术阵,瞬间遭一锤子砸中,无形的气浪成涟漪状四散开来,掀起狂风!

    像是被一柄神锋自上而下贯穿似的!

    那位大道宗的长老瞬间面色煞白,喷薄出一大口的鲜血,整个人如遭雷击,砸落回了广场之上,身下青砖呈绽放的花朵般破裂凹陷。

    而老人屈指轻弹,那厚重的剑意,携起重锤再次砸出。

    四个术阵,四锤砸爆!

    四位大道宗的长老,纷纷砸落在广场之上。

    赵无极身上的压力一松,驱使着马车,安静的落在了广场上。

    铁锤消失,马车帘布垂下,一切都恢复到了原来平静的模样。

    四周四位长老却是神色变化莫名,眼底深处有恐惧在流淌,在看到那布满斑驳剑痕的铁锤的时候,他们就清楚出手的是谁了。

    赵桢士自云海术阵中盯着马车。

    “一锤剑仙,黄芝鹤。”

    “没有想到,朝小剑居然把你这老鬼给请出山了。”

    “可你多年前不是被轩辕太华所败,你为何要帮轩辕太华?”

    赵桢士道。

    他知道,黄芝鹤留手了,否则四位七品天咒境的长老,怕是会被黄芝鹤一锤杀一个。

    一锤剑仙的凶名,可不是浪得虚名。

    此人原本用的是重剑,用剑如甩锤,一手锤剑,砸尽天下高手。

    至今,这老东西都还在兵部的悬赏通缉榜上挂着呢。

    不过,实际上,也只是个挂名罢了,此人毕竟不是什么作奸犯科之辈,但是,因为此人,与前朝余孽有关系,故而被通缉。

    当然,朝廷也没有太当一回事,能不能抓到,都随缘。

    一位九品高手,要抓他,所需要花费的人力物力,太大了,而且黄芝鹤一直都呈隐退状,所以,基本上都放任不管。

    一只枯瘦的手从马车内探出,掀开了帘布。

    倪雯搀扶着老人自马车中走下。

    赵无极安静立于身侧。

    老人黄芝鹤扫了立于云海术阵中的赵桢士一眼,道:“老年人的喜欢,你懂个屁。”

    赵桢士:“……”

    扫了一眼只是被破了阵法,心神重创的四位长老,赵桢士便明白,黄老鬼现在还不想撕破脸皮。

    “赵桢士,老夫想看一看方小子和你们大道宗弟子登千阶云梯的比试,可否?”

    “你别拒绝,老人家受不得刺激,一旦被拒绝了,老夫怕忍不住一锤子砸了你这山门!”

    “赵龙士不在,你个小赵,可未必压的住老夫。”

    老人在倪雯的搀扶下,以弱不禁风的模样,说着极度凶残的话。

    赵桢士盯着黄老鬼,许久,拂袖冷哼:“爱看便看,不过,大道陵你不得入,否则……今日便留下你个老鬼又何妨!”

    “你个小赵,相当嚣张,罢了,老夫只是个弱不禁风的老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只是想看看戏罢了。”

    “只是想看小方把太华的剑拔出来罢了。”

    黄芝鹤笑着说道。

    赵桢士捋着胡须:“那便等这小子在千阶云梯中压过我大道宗诸多弟子再说吧。”

    “若是连入大道陵的资格都夺不得,那哪怕太华剑仙亲自,也说不得什么。”

    远处。

    方浪见到老人一锤镇压四位强大的大道宗长老,亦是松了一口气。

    尽管方浪用扫描,知晓了这位前辈实力绝对不弱。

    但是,毕竟对抗的是大唐第一宗,大道宗啊。

    尽管有太华剑仙的威慑在前,可是,大道宗若是真的撕破脸一战,也是够呛。

    既然倪雯和黄前辈无恙,方浪便跟随着大道宗的弟子洪流,朝着古色古香的石径前行。

    安梵和李元真不由飘然出现在了方浪的身边。

    “没有想到,这么快,你我便又再度见面了。”

    安梵看着方浪,笑着说道。

    在资源战上,方浪一系列的设计,硬是把他给捅伤,安梵也是不曾预料到。

    李元真盯着方浪,神色莫名的复杂。

    他被方浪给打出了心理阴影。

    “不过,你的到来,让大道陵提前开启,我们倒是要感谢你,不过千阶云梯一争,你定然是没有希望的。”

    安梵如沐春风的和方浪笑着聊天。

    两人一边聊,一边来到了大道宗的圣地,大道陵脚下。

    举目眺望,可以看到一座隐藏在云层之间的山峰,那山峰瑰丽无比,被无尽的霞光所笼罩,散发着独特的意蕴。

    山脚之下,有一巨大的牌坊门户,牌坊之上,写着“大道陵”三字。

    越过那牌坊门户,便可看到长达千米的青色石阶于袅袅云气中若隐若现,平铺直入那云层中的山峰。

    密密麻麻的穿着湛蓝色道袍的大道宗弟子于牌坊前的空地汇聚,人头攒动,热火朝天。

    对于大道宗的弟子而言,每一次的大道陵开启,都是一场盛会。

    因为下四品境的大道宗弟子,唯有等待大道陵开启,哪怕是安梵这样半步入五品的天才,亦是如此。

    赵桢士徒步而来。

    远处,倪雯搀扶着黄芝鹤,亦是停驻在远处,安静眺望。

    一位位大道宗的长老亦是出现,盯着隐藏在云雾下的阶梯,以及大道陵的山峰。

    赵桢士抬起手招来了十几位弟子,安梵亦在其中。

    这十几位弟子,都是大道宗四品九段法域境的弟子,修为都与安梵相同。

    赵桢士眼眸深邃,带着几许期待:“你们应该清楚此次大道陵开启的缘由吧?”

    “方浪此子不过三品,你们皆是在宗内修行多年,此次登梯,以最快的速度抢占前十名额。”

    “与方浪比起来,你们应该是有优势的!”

    “此次登陵,方浪一人敌半个大道宗,若是败了,便罢,若是他赢了,你们可就全都成了笑话!”

    一位位大道宗的弟子皆是笑了起来。

    他们都是四品境巅峰,如何会输给方浪?

    “去吧!给我碾压了此子!”

    赵桢士严肃道。

    众弟子没有在嬉皮笑脸,皆是拱手作揖。

    牌坊门户之下的空地,大道宗二品,三品,还有四品的弟子纷纷立足,皆是摩拳擦掌,等待攀登。

    方浪一席白衣背负剑匣,在其中显得有几分夺目与另类。

    安梵来到方浪身边,深深地看着方浪,他的脸上,没有了笑意。

    “在资源战中,你依靠计谋赢了我,但是,此次登陵,我会让你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

    “三品……终究只是三品。”

    远处。

    赵桢士手捏一枚符箓,猛地抛起,符箓炸裂,瞬间,袅袅云雾似是帘布般被掀开。

    “开山,登陵!”

    话语落下。

    安梵收回了注视方浪的目光,蓝衣道袍飞扬,一步踏出,踏足在那长千米的青色石梯之上。

    大道宗千名弟子,皆是同时迈步。

    仿若水天相接的一线江潮,翻起的惊天巨浪!

    而方浪则是在这一线蓝中的,一抹白。

    李元真扭头,隔着数十位弟子的身位,盯着方浪。

    一次次的失败,让他饱受打击,但是,这一次登云梯入陵,考验的乃是对术阵的理解,这是他李元真最为擅长的,他不会再败给方浪!

    方浪只是个剑修,他懂个屁的术阵!

    李元真中心中难得涌现出一抹与之一较高下的勇气,随后,迈步登梯。

    ……

    ……

    “系统,开启五羁绊状态!”

    “叮,羁绊状态已切换成功,祝您修行愉快!”

    方浪切换了羁绊状态,背负着手,白衣猎猎,踏足第一阶云梯,霎时,只感觉有术阵被触发。

    青色石阶上布满了青苔,落尽了灰尘,若是仔细看,可以看到密厚的青苔下,那宛若缝隙般的线条,这些线条交织,形成了深奥的术阵。

    眼前画面变换,一个复杂的术阵于他识海中交织成型,术阵的纹路复杂而多变,方浪需要找到术阵中的错漏,方可登梯。

    方浪灵念扩散而出,笼罩住了术阵,他虽然对术阵了解不多,但是,方浪毕竟灵念不弱。

    很快,他用灵念排查之下,找到了术阵中的漏洞。

    抬起手,以灵念为笔,在术阵之上落下一笔。

    轰!

    术阵消弭,一缕微不可查的灵念卷入方浪的识海之内,让灵念更加的牢固。

    登云梯本就一场机缘,有极大的好处。

    方浪心头一喜,眼前第二块青色石梯浮现而出。

    而方浪踏足第二梯,举目眺望,却是微微色变,却见第二梯上,已经密密麻麻的站着至少不下五百位弟子。

    再往上,第三梯,乃至第四梯上,都已经有弟子安静的站立着。

    方浪看到了安梵,却见安梵气定神闲,伫立在第四梯,在他身边还有几位大道宗四品境的弟子。

    而安梵之下,第三梯上,李元真微微蹙眉,正在尝试破解术阵。

    这还怎么玩?!

    方浪虽然术修境界不弱,但是对于术阵的研究并不多。

    哪怕开启了羁绊状态,解题速度比寻常弟子稍好,但是和真正的天才比起来,可就吃力太多了。

    远处。

    赵桢士捋须,周围几位大道宗的长老,看着才踏足第二梯的方浪,不由的露出了开怀的笑容。

    方浪此子,嚣张过头了吧。

    真以为千阶云梯那么好登?

    也敢与大道宗专门研究术阵的天才弟子们争锋。

    虽然方浪辅修术道,但是方浪真正主修的还是剑道,区区一介剑修,懂什么术阵!

    就方浪这解术阵速度,还妄图登前十,简直是痴心妄想。

    赵桢士吐出一口气,心中也是笑自己太重视了,居然还担心方浪能染指前十。

    尽管方浪的速度比起寻常弟子稍快些,但按这速度下去,方浪能前百都是运气不错了。

    而另一边。

    看着方浪的速度,赵无极一巴掌糊脸上,仿佛不忍直视,看不下去。

    倪雯抿着嘴,攥紧拳头。

    黄老则是摇了摇头:“赵桢士可真是老狐狸,能兵不血刃的逼退方浪,不让他拔剑,倒是合了大道宗的心意。”

    方浪毕竟是剑修,登千阶云梯,破解术阵,倒是为难他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染着青苔的石径之上。

    方浪驻足破解,他的周身仿佛有五道虚影浮现,找寻着术阵中的漏洞。

    术阵破解,第八十二梯,一缕灵念再被他吸收,方浪感觉自己的灵念又增强了许多。

    而方浪眺望,安梵已经登临一百五十梯,李元真也达到了一百梯……

    差距越来越大了!

    方浪也明白这样下去不行,他的破题速度还可以,但是和大道宗弟子相比,只算处于中上游。

    前十肯定没戏!

    “怎么办?!”

    方浪蹙眉。

    看来,得加倍努力了!

    他一个人破阵实在是太慢,既然如此……

    “系统,使用双修卡!”

    “双修对象……倪雯!”

    方浪道。

    “叮,双修卡已使用。”

    “祝您修行愉快!”

    嗡嗡嗡……

    随着双修卡的使用,方浪的身侧,隐隐约约间,似乎凝聚出了一道模糊的身影,那身影与倪雯类似。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app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当然,周围人都看不见,唯有方浪能看到。

    方浪对于术阵研究不多,但是小雯子可不一样,在剑蜀宗中,为了研究术剑之道,可是研读了不少术阵,而且,倪雯还有血脉天赋灵瞳,破阵速度更快!

    我方浪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冲刺吧,少女!

    PS:周一,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