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绑定天才就变强 李鸿天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大军临城下,金戈铁马来!

    大地在震动,木林在呼啸。

    无数的山风在激荡,风雨咆哮着人世间。

    每一粒雨,自穹天洒落,被激荡的劲风吹拂,变得如箭矢,如弩弓,可怕无比。

    脉宗之内,一位位强者腾空而起,自密林中的荒漠,观望着外界那一场一人敌千军的战斗。

    脉宗的弟子,脉宗的长老等等,皆是沉默无言的观望着。

    心头,有一股难以言明的澎湃在流淌。

    他们禀住呼吸,神色诧然。

    目光所及,只有一副浩浩荡荡的画面,犹如金戈铁马的凌厉水墨画卷,缓缓展开。

    白衣少年,执剑于密林中奔走。

    一人之势,却是如千军万马。

    而少年的对面,是真正的千军万马,旌甲碰撞,旗帜招展,喊杀之声,震耳欲聋。

    有浑身都裹在甲胄中的骑兵,在密林中策马扬奔,犹如一根根令人闻风丧胆的弩箭!

    他们戴着狰狞的青铜面具,手中握着长戈,长戈侧握,似是割裂着大地和密林!

    天地雨幕都被切割开来难以愈合的纹路!

    这是一支虎狼之师!

    来自阿思荦山的虎狼之师,一支雄壮的军队!

    强悍无比,横扫无忌!

    在万众瞩目间,在暴雨浇灌之间。

    白衣少年犹如一支孤独的方舟,朝着大军连绵所形成的黑暗浪潮撞在了一起。

    瞬间,便被淹没。

    但是,尽管被淹没,少年一席白衣,在黑暗的大军中,却是无比的显眼。

    无法被掩盖,犹如一粒真金,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闪闪发光!

    羁绊状态,彻底开启!

    修为……叠加!

    妖族圣女,魔族魔子,老姜,小雯子,温庭……

    一个个羁绊对象的状态和修为,被方浪毫不犹豫的叠加在一起!

    瞬间,他方浪浑身似乎都散发出金芒。

    他一人,就仿佛千军万马!

    一声怒吼,吼声拉扯出无边无际的音波,盖压住了大军的嘶吼。

    剑影横亘。

    时间都仿佛陷入凝滞似的!

    方浪背中剑匣,每一柄剑纷纷出鞘。

    莲生,莲回,莲轮……

    一柄柄剑,仿佛被无形的丝线调动,悬浮在方浪的身侧。

    随着他的意念动弹之间,飙射而出!

    血脉天赋,狂暴!

    血脉天赋,灵瞳!

    小禁咒术·剑雷!

    时间剑意。

    万剑剑意!

    轰!!!

    方浪一步踏下,无数的雨水,似是都凝固在空中,最后,席卷之间,犹如斗转星移,拉扯成为一柄柄腾空的剑,冲撞向千军万马!

    这是一场豪赌,这是一场疯狂!

    握着黑曜剑的方浪,在增幅之下,力大无穷,剑挥出,仿佛横劈山岳。

    穿着甲胄的士兵,被带起一蓬鲜血。

    或是被劈开为两半,或是被拦腰斩断,或许一颗狰狞头颅冲入云霄。

    鲜血如匹练,飙射在空气中!

    有时用刀背横打,强大的劲力,透过甲胄,将其中的士卒,震碎如肉泥,瘫软在地。

    但是,这毕竟是一只虎狼之师。

    他们无畏死亡,人数众多。

    像是一群悍不畏死的蚂蚁,朝着方浪攀爬而来,要撕咬,要撕裂方浪的每一寸血肉!

    不过,方浪没有止步,哪怕千军万马阻拦他,他依旧一步一步坚定的向前。

    剑雷激荡,贯穿一位位士卒。

    手中的剑斩出,迷幻的剑芒,收割着生命!

    但是,大军亦是悍不畏死的捅出他们的长枪,甩出他们的长戈,射出他们的弩箭!

    方浪像是在跑酷,灵念像是一张交织的网,密布着四周。

    仿佛在身侧形成了领域,挡下一道道飞来的杀伐!

    在这一刻,方浪感觉自己的剑意在燃烧。

    特别是万剑剑意,仿佛在这一刻得到来到升华,每一缕万剑剑意,都在收割着生命。

    随着收割,剑意就变得愈发的强大!

    方浪体内的万剑经在运转,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

    轰!

    骨骼轻颤之间,方浪在厮杀中,体内发出惊龙咆哮,仿佛沉睡的龙,陡然苏醒一般。

    方浪突破了!

    刹那间跨入了五品境!

    强大的意,蔓延开来,像是没有任何感情的收割生命的工具!

    噗嗤!

    轰!

    轰!

    轰!

    天地瞬间变得无比的喧嚣。

    方浪不喜欢这种喧嚣,所以,他打算用手中剑,斩尽一切敌,让敌人闭上嘴,自然就变得安静了!

    方浪一步踏出,剑步迸发,有剑气自脚掌之间轰鸣释放。

    瞬间拉扯出数丈距离,一剑割过,于电光火石之间,斩飞十几颗头颅!

    在这儿,生命如草芥。

    可是,方浪不能有丝毫的怜悯,他会给这些士卒应有的待遇和死亡。

    因为,这些士兵是来杀他,死亡才是他们最终的归宿!

    骑兵终于来了!

    马蹄践踏之间,踩起泥泞三四尺高!

    炸开的泥泞,犹如四分五裂的黄花!

    马匹之上,浑身包裹在甲胄中的阿思荦山的异族骑士,高举手中的长刀。

    锋锐的刀光倒映着,劈碎一颗颗雨珠!

    方浪怒喝,手持一把漆黑如墨的黑曜剑,一步踏下,腾空而起,剑扫出,斩碎长刀,剑指一点。

    飙射而出的剑雷,洞穿首位骑兵的心口,连带着强大的御剑力量,将这位骑兵带动的倒飞而出,撞飞数位骑兵!

    于杀戮中绽放。

    于战斗中突破!

    方浪跨入五品境,愈发的强大,在羁绊对象增幅的力量下,展现出无匹的杀戮手段!

    他像是一台精致的杀戮工具,碾碎着一切!

    而军中,自是也有强者!

    在四周骑兵人仰马翻之间,有一道锋锐至极的刀芒,裹挟在无与伦比的杀机中,自军阵中激荡而出。

    铮铮铮铮!

    刀鸣之声,盖压下喊杀声,和雨水崩裂声!

    刹那间,方圆数里范围内,有无尽的刀气,像是倒灌激荡而起。

    空气被无数的刀气给割裂,刺爆!

    那是一柄隐藏到极致,于方浪力量未生之间爆发!

    那瞬间爆发的意,已经抵达七品修行人的层次!

    刀芒绞碎一切,甚至不少士卒被裹挟,都被绞的支离破碎,残肢乱飞!

    而这一刀的目的,只为方浪!

    然而,真正让人毛骨悚然的却是。

    真正的杀机,并不是这一刀。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皆有杀机此起彼伏!

    这一刀来自军阵北方。

    而军阵南方,有一枪,枪尖旋转,犹如火光在枪尖迸射,刺破无数的雨珠,炸开蓬勃水花,直逼方浪咽喉。

    军阵西方,有一剑刺来,亦是布满腾腾杀机!

    军阵东方,有一大锤横扫,犹如抡起一座山岳砸来!

    杀机沸腾!

    四位阿思荦山军中的大将来袭!

    而这四位强者的杀机,却是掌握的恰到好处,借助军阵掩护,趁着方浪新力刚去,旧力未生之时,狠狠爆发出的杀伐!

    选择最致命的时刻,突然发难!

    没有任何的言语交谈。

    更没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不发则以,一发,便是无尽的绝杀杀机!

    ……

    ……

    “这也太狠了吧!”

    “太歹毒了,可兵不厌诈,战场之上,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可惜了方状元啊!”

    “四位七品境的大将同时爆发,尽管四品到九品之间,修为差距并不算非常大,但是,还是存在差距的!”

    “四位七品身经百战的强者,突然爆发的杀机,如何抵挡?!”

    “太狠了!三皇子李连城太狠了,不,是阿思荦山太狠了!”

    “应该说是阿思荦山对方浪抱着必杀的心!”

    脉宗上空,密密麻麻漂浮的脉宗弟子,脉宗强者观望着那血腥满满的战斗,面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许多人沉默,许多人在倒吸冷气。

    一些与方浪同届科考的弟子,更是一阵恍然。

    他们真的是同龄人吗?

    方浪的表现,简直只能用怪物来形容!

    只身独面千军万马,哪怕是九品强者都未必能够轻易的杀出!

    这已经不是二品,不是三品的修行人所能打出的战绩了!

    可是,方浪义无反顾的杀了进去,尽管他只有四品,哪怕在战斗中踏入五品!

    虚空中。

    言可卿亦是沉默,她有几分恍惚。

    哪怕是少年时候的轩辕太华,哪怕是少年时代的姜武王,有这义无反顾独挡千军的少年的姿态么?

    这少年,不比他们任何一位超脱强者年轻时候来的差劲!

    只要给这少年时间,少年必定会成长为超脱!

    言可卿心中敢确定!

    这等心性,前所未见,这种胆魄,更是让她肌体颤栗!

    “这少年,死在这儿可太可惜了。”

    言可卿呢喃。

    手掌一翻,浑身的血液在沸腾,刹那间,有寒冰冰冷气息,自她周身激荡。

    不过,她尚未出手。

    脉宗深处。

    有一道人影在奔跑。

    她在悬浮的雨珠中奔跑。

    那是她灵念肆虐的情况!

    言可卿一愣。

    这奔跑的少女,不正是在密室中闭关的倪雯小丫头么?

    看着倪雯小丫头,义无反顾的冲向暴雨冲刷的天地,言可卿不由抿起了嘴唇。

    这倔强的傻丫头,一如她当初拒绝加入脉宗那般。

    言可卿心头轻叹。

    而言可卿猛地抬起头。

    却见头顶的空间一阵波动。

    随后,一位风华绝代的少女,戴着面纱,自雨幕苍穹,旋转的落下。

    她的长裙如红色花火,旋转间,犹如一朵绽放的血色曼陀罗。

    眉心之间,激荡的血脉力量在沸腾着!

    “是她。”

    “姜灵珑!”

    言可卿微微一怔。

    而在传送姜灵珑过来的余波中,亦是有一道雍容华贵的身影与言可卿对视,微微颔首。

    两位少女,一人自天上来。

    一人自地面来!

    两人目光所及,皆是被如密集蚂蚁所覆盖的少年。

    ……

    ……

    大唐帝京,长安。

    长安之外,大军覆盖。

    密密麻麻的大军,自原野之上横亘而开,像是要倾覆天地。

    阿思荦山骑着一头俊朗的龙马,龙马爪子落地,会将地面压出难以磨灭的印记。

    在阿思荦山的身边,有车辇徐行,车辇之中,有人影端坐,气息浮沉而神秘。

    有各大宗门超凡强者的相助,阿思荦山的大军,势如破竹。

    诸多守护城池,根本难以形成阻隔。

    阿思荦山的大军,连破城关,逼压长安!

    阿思荦山从未想过,他居然要跟一个从未被他放在眼中的,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争分夺秒。

    他需要趁着方浪尚未拔出那最后一把剑的时候,攻破长安!

    改朝换代!

    掌握正统!

    至于方浪那边,他安排了大军阻隔,并且让李连城亲自去阻拦。

    阿思荦山曾想过亲自动手,格杀这个令他厌烦的状元郎。

    但是,他知道,以他的境界,他一旦出手,未必杀的了,剑蜀宗的朝小剑,姜武王,轩辕太华的后手,乃至……太极宫中的那位圣皇。

    都不会坐视他出手。

    所以,他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兵分两路,选择与方浪争分夺秒。

    至于大军对方浪的杀伐,他不担心脉宗会阻拦。

    因为,阿思荦山很清楚,想要拔出莲死剑的先决条件是什么,那便是真正的感受死亡。

    他阿思荦山曾经前往过脉宗,尝试拔过那女人留下的最重要的一柄剑。

    他,失败了。

    因为拔剑需要向死之心。

    他没有。

    而他派遣去的大军,便是给方浪送去缔造向死之心的机会,方浪要拔剑,绝对绕不过他派遣的大军。

    轩辕太华要回归,那这大军便是方浪绕不开的劫。

    而脉宗的李正阳若是出手相助,方浪的向死之心必溃,那剑,便休想拔走。

    无论如何,他都不亏。

    至于李连城,也是他送过去的。

    方浪若是杀李连城,正好,他不信铁律不会有动静,而他正是需要这铁律的动静,来窥探那一丝变局与时机。

    大军浩浩荡荡,在长安城这座古老的城池之外缓缓的逼近!

    狭长的军队,像是一头盘踞的黑龙,朝着古老的城池,张开狰狞的獠牙。

    而阿思荦山浑身金色甲胄,高坐其上,眸光如电。

    缰绳拉扯,龙马发出低沉的嘶吼,传荡数十里。

    阿思荦山身上的气息瞬间迸发,霎时,有血气涛涛,撞碎漫天云层。

    无数云层激荡,化作血色,血色汇聚,形成一颗巨大无比的眼珠子。

    眼珠子俯瞰着人间,俯瞰着长安,俯瞰着皇城!

    俯瞰着……铁律!

    他要窥伺铁律的秘密!

    他要看穿圣皇的秘密!

    皇城上空,瞬间有嗡鸣之声炸响。

    太极宫上方。

    一张血色的铁律,缓缓展开。

    长安城中,每一座古刹的古钟皆是被敲响,像是激荡了无尽岁月的钟声在悠扬。

    血色眼珠,铁律,太极宫……

    三者似是形成了一副血色的画卷。

    大军临城下!

    金戈铁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