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有科研辅助系统 肥美的韭菜

418 孙一凡的打算(求订阅)

    晚饭的地点是孙一凡挑的,是一家大学路上的名为“蜜桃”的创意融合菜餐厅,偏向江浙一代的口味。

    这家店离学校比较近,于是两人直接骑着单车直接出发,很快到达门店。

    因为是周六的缘故,门店等位的人还是蛮多的,好在孙一凡提前在网上大众评点叫了号,不需要等待太多的时间。

    这里的装修比较典雅精致,过来吃饭的一般都是一男一女的组合,像许秋和孙一凡这样两个男的组合比较少见。

    等了大约二十分钟,两人在服务员的指引下进入店内,相对而坐,孙一凡把菜单推给许秋:“你来点菜。”

    许秋又把菜单还了回去:“你请客,你来点吧,我都行。”

    “那我来吧,”孙一凡没再客气,招呼服务员开始点单:“松鼠桂鱼、蛋黄鸡翅、黑胡椒烤牛腩,呃……许秋,还要吃什么吗?”

    “够了,够了,”许秋忙说道:“都三个荤菜了,我们再来个素的就差不多了。”

    “再要一个干锅花菜吧,”孙一凡顿了顿又问道:“喝点什么?江小黑?”

    “别喝酒了吧,整点可乐?”许秋回应道。

    江小黑这网红酒他之前也喝过,但有点喝不习惯,感觉味道怪怪的,关键价格还高。

    可能别人卖酒卖的是酒本身,而江小黑作为市面上唯一为年轻人专门打造的酒,卖的可能是附带的社交属性吧。

    “行,那就再来两听可乐。”孙一凡向服务员说道。

    等菜期间,两人随意扯着淡,聊着校园八卦。

    孙一凡挑起话题:“崔征和田珂珂毕业后都已经结婚了,我在朋友圈看到他们晒结婚证了……”崔征和田珂珂,就是许秋本科毕业走红毯时女生向男生表白的那一对。

    “我也看到了,据说……”许秋压低声音:“是奉子结婚。”

    孙一凡一脸吃惊:“这么猛的嘛……”

    许秋耸了耸肩:“我是听陶焱说的,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孙一凡点点头:“估计是真的吧,不然他们的进展也太快了吧,才刚在一起不到半年时间。”

    许秋随口回应:“也可能是刚好遇到对的人,(灵魂伴侣)之类的,也说不定。”

    “谁知道呢,”孙一凡话锋一转:“对了,材料系还有一对,刘卓和汤佳芳,你知道嘛,他们毕业后一起去深城了,刘卓进了汤佳芳他爹开的公司。”

    “嗯,有所耳闻。”这一对许秋也听说过,刘卓是材料系的硕士,刚毕业,汤佳芳是和许秋、孙一凡一届的本科生同学,也是刚刚毕业,两人应该是在做毕设的时候认识的。

    “也算是娶入豪门了吧。”许秋调侃了一句,汤佳芳他爹的公司据说是个员工近千,市值上亿的大公司。

    虽然国内一些老板喜欢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海外去接受精英教育,但也有一些会选择把孩子留在国内读大学的。

    可能他们是两手准备吧,能考上国内不错的985大学就留国内,考不上就送出去。

    像国外一些还不错的大学,世界排名前100的,可以通过简单粗暴的“钞能力”,直接捐钱拿名额。

    而国内就比较难了,高考还是相对比较公平的,大多数985本科,光有钱肯定是进不去的,有权的话,或许可以操作一下,但也只会偷偷摸摸的搞,被发现了曝光出来影响就非常不好了。

    如果是研究生的话,那基本随便考,即使是清北大学的研究生也不难进,当然,这里的难度是本科和研究生之间难度进行对比。

    为什么很多企业会更看重第一学历,也就是本科时的学历?

    就是因为本科学历的含金量相对更高一些。

    本科普本、硕士清北,和本硕都是清北的进行对比,显然后者的平均实力要比前者强的多。

    闲聊间,服务员已经上齐了菜。

    这边的菜量都不大,比较mini,这也是魔都周边非东北菜餐厅的特色,盘子大、份量小。

    不过摆盘还是比较精致的,许秋每个菜试吃了一下,味道也不错,有点颠覆了他对创意菜餐厅的偏见。

    之前他和学妹去过一家名叫“大米餐厅”的创意菜餐厅,装修格调什么的都不错,但菜品质量堪忧,属于那种只会去一次打卡,不会再去的餐厅。

    菜吃到一半,孙一凡终于开始进入正题:“现在开学都两个多月了,我在实验上一点进展都没有,实验怎么做怎么失败,许秋你发了那么多文章,有没有什么秘诀啊,可以教教我?”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这个……”许秋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只好说道:“多看文献,多总结,多做实验,多分析?”

    如果是文章润色的事情,或者有现成的数据让他去规划文章该怎么写,他还能支点招出来,可现在孙一凡的问题是“实验一直失败”,这个他就有些无能为力了。

    其实,许秋很想说:“实验失败非常的正常,科研凭借的更多是天赋和运气,选择大于努力,本质上搞科研就是求老天爷赏口饭吃,不是每个人都合适的。”

    这是许秋进入科研圈后一年多的感觉。

    但这话肯定不能说,容易打击到对方,毕竟孙一凡是五年的直博生,科研之路才刚刚开始。

    要是听了他的“毒鸡汤”,结果一蹶不振了,那罪过可就大了。

    孙一凡已经听出了许秋的言下之意是“我帮不了你”,有些消沉。

    许秋转移话题:“你当初怎么选择了直博呢?我记得你最早是计划读硕士吧。”

    孙一凡无奈解释道:“万有声是‘长江’嘛,想进他的课题组的学生比较多,竞争比较激烈,当时硕士的名额,已经被他给了一个提前和他联系的外校保研生,于是我就只能直博了。”

    “原来是这样。”许秋对此也有体会,像魏兴思课题组,之前都无人问津,现在科研成果多了,一下子就吸引过来一批人,除了本校的本科生过来,还有不少外校的学生也来联系魏兴思。

    孙一凡叹了口气,说道:“还有就是本科时候,我觉得读个研做科研挺好的,而且还不用考虑找工作实习的事情,可现在正式成为研究生后,感觉就不一样了。导师万有声常年在国外,基本见不到人,带我的是一个师兄,可师兄也有自己的课题要忙,到最后实验全靠自己做,现在两个多月做下来,什么结果都没有做出来。”

    “慢慢来呗,还有五年呢,说不定过段时间就有转机了呢。”许秋安慰道。

    导师有三种类型,一种是完全散养型,什么都不管,一种是面面俱到型,什么都要管,还有介于这两者之间的,魏兴思开始就是面面俱到型,现在开始往散养型的方向发展了。

    孙一凡有些苦恼,继续说道:“现在我感觉搞科研就是在浪费时间,而且自己研究的东西心里多少也有些数,就算真的研究出来了,又有什么意义呢?想要实现应用化,基本是不可能做到的。”

    许秋知道孙一凡说的是事实,包括他现在在做的有机光伏,说实在的,将来真的能大范围应用嘛,其实也很难说,哪怕他有系统,也不能改变这个世界存在的客观规律。

    系统只能进行辅助,帮他去试图找到一个各方面都优异的材料,但如果这种材料在现实中并不存在呢,那自然就无法找到。

    “既然你之前能共一发Small,那五年再发两篇二区,应该还是有机会的嘛,”许秋换了个角度,安慰道:“反正现在都已经入坑了,就尽量努力拿个学位呗,现在博士学位还是比较值钱的,尤其是我们学校的。”

    “倒也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孙一凡点点头,过了一会儿突然说道:“我朋友说直播行业现在兴起,机会很多,问我要不要尝试?”

    “看你自己的想法喽。”许秋不置可否,直播是近一两年刚刚兴起的,资本之间打来打去,将来会怎么发展他也不清楚,也就不好多加点评。

    “我打算在寝室试一试,每天晚上七点到十点,不会打扰到你。”孙一凡试探般说道。

    “行,没问题。”许秋点头回应,这个时间他基本上都不在寝室,魏兴思课题组晚上一般是要忙到十点的,有时候实验做不完,会到十点半甚至十一点往后。

    而万有声的课题组相对管的比较松,毕竟老板人在国外,他的一个博后负责实验室的各项事情,学生之间又没有什么利益关系,不会PUSH,所以他们过着科研圈里少有的朝九晚五的生活。

    许秋:“你打算直播什么?炉石吗?”

    孙一凡:“没错,现在我是传说段位,进过国服前百,我那个朋友就在做直播,说让我也一起试一试。”

    许秋:“听起来还不错,加油吧,不过,这个行业入行门槛比较低,估计竞争压力会比较大。”

    孙一凡:“我知道,这也算是给自己多准备一条路嘛。”

    PS:今天三更,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