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教授的日常小男友 一吻余生

第259章:小男朋友有点黏人啊

    这是?又热了?

    看来真应该把他扔到到外面凉快凉快去。

    穆瑶看着浑身上下光溜溜的季末……

    脑子里情不自禁的回想起了那两次在女厕所发生过的事情。

    这算是看回来了?

    可她一点也没有占了便宜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相反双眼睛还有种辣辣的感觉。

    现在怎么处理这个耍流氓的才是首要问题。

    报警吧,报警把他抓起来,醉成这样还敢耍流氓。

    要不叫爷爷过来给他穿上?

    算了,家丑不可外扬。

    把爷爷叫过来最尴尬的应该是她。

    那就只能靠她自己了。

    总不能就这么让他光着屁股在这睡吧。

    穆瑶走到被季末抛弃在地上的四角裤旁,弯下腰,伸出手捡了起来,然后来到了季末的脚边,准备把四角裤给他重新穿回去。

    不过还好季末是趴着睡的,这要是仰着,那画面……

    穆瑶伸出另一只手,捏着四角裤的两边,套在了季末的两只脚上,然后慢慢的向上提去。

    在提到大腿根部的时候穆瑶莫名的涌起一股冲动,就想拿起拖鞋给季末光溜溜的屁股狠狠来上两下。

    穆瑶继续向上提着,就在马上就要提到季末屁股上的时候,只见季末突然哼哼了一声,嘴里面开始嘀咕了起了。

    穆瑶停下手中的动作,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季末一眼。

    下一秒,季末翻身了,猝不及防。

    穆瑶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这是耍流氓没耍够啊。

    穆瑶抬着头,直接伸出手重新捏在了四角裤的两端,动作敏捷的把四角裤提到了季末的腰上。

    穆瑶收回视线,看了眼季末两腿中间鼓鼓的一团东西,抬起手,对着季末的大腿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

    穆瑶心里舒服多了。

    “疼…”季末四仰个大字型,嘴里面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声。

    穆瑶瞬间笑了出声。

    居然还知道疼,那怎么不知道自己耍流氓。

    穆雅再次看了一眼季末,直起身子,离开了房间,然后来到书房,拿过一本书,快速的回到了房间。

    还好,季末同学没有再把他的小裤裤脱下来,要不穆瑶就可以考虑一下拖鞋的问题了。

    穆瑶拿着书走到床边,脱鞋,上了床,挨在季末身旁靠坐在床头,转过头看了一眼熟睡的季末,伸出手摸了摸他清秀的侧脸,然后收回手,打开了书。

    半个小时后,季末又翻了个身,从仰躺着变成了侧卧,身子正好朝向穆瑶这一边。

    转身的同时手正好搭在了穆瑶的腿上,然后无意识的向前伸了伸,直接搂住了穆瑶的腿,脑袋向前凑了凑,直接把脸埋到了穆瑶的腰间,嘴里发出一声舒服的哼唧声。

    穆瑶转过头看了一眼季末。

    小男朋友有点黏人啊。

    一个小时后,穆瑶合上书,把书放到了床头柜上,然后在季末身旁躺了下来。

    理所当然的,黏人的季末同学像个蛆一样蠕动了两下,然后把穆瑶搂进了怀里,搂的很紧,两人的身形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

    穆瑶拿出手机给自己定了个两小时的闹钟,然后拿过床头柜上的遥控器,关上灯,调整了一下季末搂在自己腰间的手,进入了梦乡。

    一个多小时后,穆瑶被身后传来的声音吵醒了。

    “渴…好渴…喝水…媳妇儿。”

    穆瑶刚准备伸手拿过遥控器把灯打开,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月匈上多了一只手。

    穆瑶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小男人你还真是不老实啊。

    穆瑶伸出手抓住季末放在自己月匈上的咸猪手,轻轻的挪到一旁,拿过遥控器正准备开灯,突然发现那只手再次出现在了自己的月匈上。

    然后,捏了捏。

    穆瑶的身子突然一僵,一股异样的感觉从心底升起,穆瑶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这不仅是不老实,这还是屡教不改啊。

    穆瑶再次抓住季末在自己月匈上为非作歹的咸猪手,直接扔到了一旁,然后坐起了身子,打开了灯。

    穆瑶眯了眯眼睛,适应了一下光线,然后转过头看向了身旁的季末。

    “渴…喝水…媳…妇儿…”季末正在含糊不清的表达着他的饥渴难耐。

    只是不知道到底渴的是什么。

    穆瑶伸出手把季末从床上扶了起来,让他靠在床头和自己的身上,然后拿过床头柜上的保温杯,拧开,喝了一小口试了一下水温,把杯口放到了季末的嘴边。

    “张嘴。”

    “渴…喝水…”

    “听话,张嘴。”穆瑶加大了声音。

    季末同学乖乖的张开了嘴。

    穆瑶把蜂蜜水缓缓的倒进了季末的嘴里,季末闭着眼睛,快速的把蜂蜜水吞咽了下去,看的出来是真的渴坏了。

    十几秒后,一整杯蜂蜜水被季末喝了个精光,穆瑶把保温杯重新放回了床头柜上。

    “还喝吗。”

    “不…”

    季末喝了水,感觉舒服多了,用力的把眼睛扯开一道缝隙,定定的看了看面前两个相同的人影,尽管脑子里面依然浑浑噩噩的,但他还是辨认出了面前的是谁。

    “媳…媳妇儿,两…两个。”季末大着舌头说着,脸上傻傻的笑着,伸出手一把抱住了穆瑶。

    “什么两个?”穆瑶被季末抱在怀里,下巴放在了季末的肩膀上,两人肌肤贴在一起,穆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季末身上的滚烫。

    “媳妇儿…”

    “你有两个媳妇儿?”

    “…嗯~”季末骄傲的说着,拉了个长音。

    “为什么是两个。”穆瑶决定季末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把新帐老账一起算算。

    “一样…的,两…两个。”

    “……”

    好吧,看来是真喝多了。

    季末抱着抱着,手臂渐渐开始下滑,然后垂落在一旁,脑袋直接栽在了穆瑶身上,开始轻轻的打起了鼾。

    穆瑶抱着季末滚烫的身子,把他缓缓的放到床上,拿过枕头放在了季末的脑袋下面,准备下床再去给季末冲一杯蜂蜜水。

    穆瑶转过身子,把脚放到拖鞋里正准备起身,突然发觉自己的腰间多了两只手。

    季末紧紧的抱着穆瑶。

    “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