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凡人科学修仙 洛青子

第一千四十八章 安慰与重回地渊

    在魔坟受了宝光的隔空一掌之后,紫甲傀儡便一直藏身地下,随后感应到头顶气息波动剧烈,才敢探出一丝神识查看情况。

    但他也不敢做得太明显,生怕引起宝光的注意,所以也就只能粗略的感应到洛虹和宝光的气息变化。

    以至于,他只知道二人在罢战片刻后,宝光的气息就突然消失了,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紫幽前辈,若你只是想将那名魔道女子赶出贵族的圣地,那就不必再发愁了。

    前辈应当不知,先前你给洛某的那枚吞魔珠,其实是一件特殊的魔道宝物。

    它的具体作用洛某并不知晓,但从那名魔道女子口中,洛某得知此物能足以让她离开贵族圣地。”

    洛虹开口解释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最后那魔女的气息会突然消失,看来是洛道友将那枚吞魔珠交了出来。”

    紫甲傀儡当即语气欣喜地道。

    他很清楚,只要那魔女有了离开圣地的手段,那就一定会逃。

    毕竟他们这次的失败,只会让蜉蝣族下更大的力对付她,到时这魔女就丝毫没有幸理了!

    但凡脑子不湖涂的,都不会继续留在冥河之地等死。

    “洛某也是没有办法,那魔女的神通实在强得可怕,若不是拖得她伤势加重,洛某就连用吞魔珠买命的机会都没有。”

    洛虹摇了摇头,语气无奈地道。

    “哈哈,我可没有责怪洛道友之意,反倒还要多谢你让我免除了责罚!”

    紫甲傀儡当下说的并非客气话,毕竟如此一来,他的两项任务虽然都不圆满,但都算是完成了。

    一下子,他就从大有过错,变成了小有功劳,如何还能不满意呢!

    “四位道友,此前在下多有得罪,但都是对事不对人,既然现在姜前辈愿为你们说话,那大家都是自己人了,还望四位都能不计前嫌。”

    已经展现出非凡实力的洛虹也就罢了,但正常来说,合体存在是不可能对韩立等化神修士以道友相称,说话还如此客气的。

    显然,紫甲傀儡当下的这般姿态,全因姜姓老者将元瑶收为弟子而起。

    听闻此言,韩立三人都不禁将目光移向洛虹,一副全以他为主的样子。

    “洛某与前辈之间确实没有私人仇怨,如今能化干戈为玉帛自是最好!”

    考虑到自己后面要去蜉蝣族游历,且紫甲傀儡的身份不简单,洛虹并不想多纠缠对方设计坑害他一事。

    不过,这回对方欠他的,往后他定会找机会找补回来,以除了打打杀杀以外的方式。

    “嗯,既然事情都解决了,你们便先在府中休息个三日吧。

    三日后,老夫会举行正式的收徒之礼,到时也会抹去洛小友灵兽身上的禁制的。”

    姜姓老者早已看出洛虹四人的状态都不是很好,法力皆是亏空得厉害,于是直接安排道。

    众人自是不会拒绝,当下就不约而同地行礼道谢。

    姜姓老者见状当即笑着轻拍了两下手,随即大厅的一座偏门白光一闪,从中走出了一个半透明的白影。

    “影奴,你带他们去客房歇息,他们若是有什么需求,你尽管满足即可。”

    姜姓老者朝白影吩咐道。

    “是,主人!”

    微微躬身,恭敬异常地回应一声后,白影便冲洛虹等人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来。

    洛虹当下也不迟疑,带头将朝那座偏门走去。

    随后,众人便在白影的带领下穿过了数条通道,在经过几座偏厅后,被带到了一处院落前。

    此院中坐落着大小不一的十余间石屋,布局精致华美,灵气充盈让人心神都不禁放松了下来。

    众人中修为最高的无疑是紫甲傀儡,但白影当下却对其视而不见,反而恭敬之极地朝元瑶道:

    “主人府内禁制极多,若是没有什么要紧之事,最好不要乱闯。

    而真有什么事情的话,道友可高呼三声在下的名字,在下立刻就会赶来的。”

    “好,多谢道友。”

    面对一个气息至少是炼虚后期的存在的行礼,元瑶不禁表现得有些局促,愣了一下后才出声回应。

    白影闻言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随即便身形一晃,诡异地不见了踪影。

    随后,众人也没有多聊,各自挑选了一间石屋就走了过去。

    作为道侣,洛虹和元瑶自是要住一间。

    然而,刚一关上房门,布下禁制,元瑶便不安地开口道:

    “夫君,姜前辈收徒也太突然了些,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她这实属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

    “瑶儿放心,从种种迹象看,姜前辈都是真心想要收徒的,而且为了他自己渡劫顺利,今后一定会倾力培养你,好让你能在大天劫到来前,拥有对应的修为的!”

    洛虹深知原时空中,元瑶基本是在青元子陨落后继承了他的一切,所以当下是毫不担心。

    不过为了让元瑶能够安心,洛虹还是将方才的一些细节,逐个给她分析了一番。

    “可是这样的话,瑶儿是不是就又不能跟随在夫君身边了?”

    能被大乘修士真心收为弟子,元瑶心中自然是高兴的,毕竟她也心向大道,可一想到今后又要与洛虹长久不见,她心中便难受之极。

    “瑶儿,为夫知你心意,不过这灵界并非一片乐土,正相反,灵界的屠城灭族之事比在人界还要频繁。

    你别看为夫已经突破炼虚之境,也有一些神通,可放眼整个灵界,还是微不足道的。

    你我若想得到真正的逍遥自在,就必须把握机缘,努力修炼,不然即便能获得短暂的快乐,也不过是梦幻泡影,经不起任何风波的!”

    洛虹何尝不想与元瑶和师姐一同三宿三飞,可化神炼虚就等同于人界的筑基结丹,只有突破合体,乃至是大乘境界,才有资格享受人界元婴化神那般的无忧生活。

    这番话说罢,洛虹便没有再继续说什么,毕竟他的瑶儿也不是那种只在乎儿女情长的小女子。

    “夫君说的这些瑶儿都明白,瑶儿只是不想这么快就与夫君分开!”

    说罢,元瑶便将娇躯送入洛虹怀中。

    闻着元瑶发间的清香,洛虹不禁想到了一个极好的安慰之法,当即就手掌一翻,从万宝囊中取出了一只小瓶。

    紧接着,他神念一动,就从这小瓶中引出了一丝五色精气。

    而后一催之下,这道精气就没入了元瑶的身躯。

    只一瞬间,元瑶便发现了自己的不同,不但呼吸变得温热起来,而且紧贴着洛虹的身体各处也传来了异样的感觉。

    愣了片刻后,她才渐渐明白过来,当即俏脸通红地道:

    “夫君,那羽化丹不是早就吃完了吗?”

    “嘿嘿,羽化丹是吃完了,不过那炼制羽化丹的材料,为夫手中可还有不少。

    原本在人界时还无法动用,可如今为夫已经是炼虚修士了,自然就不再是难事了!”

    洛虹说着就将那小瓶一收,手臂一紧,就抚上了元瑶的后腰。

    感受到洛虹手掌的热度,元瑶不禁更加情动,双眼水汪汪地道:

    “夫君刚大战了一场,正该休养调息,恢复法力,如何能”

    “这就无需瑶儿担心了,为夫还有少量存货,恢复法力丝毫不难,你我久别重逢,正该好好重新了解对方一番。”

    说罢,洛虹也不等元瑶回应便将其横抱至床榻之上,俯下身去的同时,随手就丢出了一颗紫色雷球。

    顿时,在元瑶的一声娇呼中,雷影翻滚,噼里啪啦的鸣声响作了一团

    一个月后,冥河之地中一片四目满是黑色沙土的荒凉平原,正刮着数万年来如一日的阴风。

    一株黑黄色的小草孤零零地随风摇摆,顽强地扎根在沙土之中。

    突然,黑黄小草所在之处猛地鼓起一个小包,紧接着只听“唰拉”一声,一只金毛老猿便从地下钻出。

    只见,此猿一边毫不在意地将那株连同沙土被一并翻出的黑黄小草踩在脚底,一边抬头望向乳白色的天空中的一块黑斑,脸上不禁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

    然而,还不等他腾空而起,一道熟悉的声音便在他耳边响起,顿时令他心头凉了半截。

    “金道友真是让洛某好等,看来你这一路走得是小心得很呐!”

    不知何时,洛虹的身影出现在了金毛老猿的背后,当下目光冰冷地道。

    “洛洛道友说笑了,你能与主人平起平坐,在下又能有什么资格让你在此等候的呢!”

    回身看清洛虹的面容后,金毛老猿声音微颤地道,说着还不由向后退了两步。

    “呵呵,你的确是没有资格,所以洛某也没空与你在这浪费时间。

    木青的本体是在你这吧?交出来,洛某就饶你一命!”

    由于知道原时空的情况,所以洛虹一早就猜到木青是将本体交给金灵保管了,不然对方在魔坟时绝不会那么莽。

    而一株合体中期级别的灵木,用处可是相当之大,于是洛虹便在七日前离开姜姓老者的洞府后,在这唯一能回归地渊的通道附近守株待兔了起来。

    结果不出他的所料,金灵果然偷偷回到了这片黑沙荒原,准备从来时的道路,回归地渊。

    “在下不知洛道友在说什么,主人一早就不见了踪影,她的本体又怎会啊!”

    金灵闻言心中猛地一凛,他不知如何会走露的消息,但深知此时绝不能承认。

    可洛虹并没有骗他,他现在确实非常的忙,毕竟地渊中还有三座妖王洞府等着他去搜刮,自然是不想和金灵多废话的。

    所以,金灵的话还未说完,洛虹便催动乾坤之力,将其狠狠镇压在地。

    “我跟你拼了!”

    金灵双手撑地,艰难地趴在地上,神色疯狂地吼道。

    这一刻,他心中再无半分侥幸,说话间他身上各处就长出了金毛,身形也不断膨胀起来。

    显然,他是想要现出本体,与洛虹拼命。

    “一个新生的灵木之躯还想反抗,当真是自不量力!”

    见金灵这般忠心不二,洛虹当即目光一厉,挥手就打出一道绚烂的五色神光。

    一刷之下,金灵身上的幻形之术便被破除,顿时就从一只金猿化为了一根黑色灵木。

    随即五色霞光一卷,这根黑色灵木中便传出了金灵惨叫的声音。

    原来,竟是那黑色灵木中的灵气被五色神光所驱,反过来把金灵的元神给绞碎了!

    见此情景,洛虹神色毫无波动,伸手就将摄来一只储物袋。

    神识探入其中片刻后,他便从中取出了一颗乳白色圆珠,透过半透明的珠壁,可以看到其中有一道松树一般的黑影。

    “不错,有了你,我的罗生盘便可好好升级一下了!”

    洛虹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身上便灵光一闪,直接朝头顶的那块黑斑飞遁而去。

    “想不到青元子最后也会给我那个收集灵材的任务,正好趁着这次搜刮的机会,将其中一部分灵材的升灵基材给找到。

    这样一来,日后只要将它们升灵一下,便能完成青元子交代的六七成任务,他所允诺的冥河神乳可以说是唾手可得了!

    那么接下来,我该担心的,便只有唤灵大阵一事了。

    毕竟我不可能像韩老魔一样,运气那么好,一剑将自己噼到雷鸣大陆去。

    而且不说短期内我并不打算离开地渊,即便是远离飞灵族的地盘,选择遁逃避祸,也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反而以角蚩族和海王族一贯的作风,这次若是没能唤灵到玄天金焰,他们族中的大乘修士定然会再度卜算我的位置,然后再次血祭唤灵。

    所以,我得像韩老魔一样,让他们知道血祭唤灵是无法将玄天金焰摄去的,才能让他们放弃此事,真正获得安宁。”

    洛虹一边飞遁着,一边在心中盘算自己回到地渊后的安排。

    只见他的神色先是凝重,但很快就展开了眉头,一脸自信地继续道:

    “好在,这些年我对空间之力的研究也有了一些进展,借助破天残枪,已能开启真正的域外通道。

    到时那血祭唤灵一发动,我便躲到域外去,想来就能平安无事地度过此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