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仙魔三国大玩家 大烟缸

第320章 敌退

    左慈的三只纸鹤是在一片迷雾中悄然出现的。

    要不是灵鹰的视野够远够机敏,大春还差点没发现。不得不说,这左慈是有真本事的,大春装他的师父还是相当辛苦,全靠左慈自觉。

    至于三个玩家嘛,本来平时是绝不可能让玩家看到这灵鹰的,但现在这情况各种高端估计他们都看傻成自然了,根本就不可能辨别思考了,更不要说灵鹰身上还环绕一圈金色光流。他们不可能看懂!

    左慈很自觉的行礼招呼:“师尊,弟子收到秦将军的传话特来协助。”

    大春很欣慰:“以最快的速度把这里的旗幡统统丢进湖里。”

    左慈说道:“师尊,这些旗幡都是法器,弟子有一取宝之法……”

    说话间摸出随身的一个大包裹,包裹打开,里面是符纸折叠的数百只纸鹤。

    然后左慈一声令下,这几百只纸鹤有如蜂群般四散飞出,每只纸鹤飞近旗幡的时候,就仿佛被磁石吸引啪的一声就加速粘上旗杆。

    下一刻,旗杆就开始摇动,松动啪的一声跳出了土!然后就有如“僵尸”般在地面上不断的跳颤滚,速度虽然不快,但这可是几百根彼此相隔百步,覆盖面积一眼望不到头的旗阵啊,就算灵鹰能飞也是往返费时费劲啊!

    大春还真是叹为观止!但是又得装出理当如此的样子:“很好!”

    装的虽然费劲但总比飞的费劲要好得多。

    左慈很谦虚:“让师尊见笑。”

    大春当然不会见笑,反倒很想问问,但当着玩家面又不能开口,为师者耻于下问啊!

    好在高峰这徒孙很识趣:“师父,这是什么法术?”

    左慈说道:“说的好听点叫寻宝术,只对法器和一些灵物有效。”

    高峰又问:“说的难听点呢?”

    左慈沉声道:“盗宝术!”

    高峰浑身一震,一旁的刀狼龙行更是精神一振露出一脸想学的样子。

    大春也是无语。甚至想起了论坛上广为流传的第二人剑东来的一个段子:有仙人教他一个很不好用的隔空取物的术法他学不会,但告诉他能用这法术掀裙子时,他立马突飞猛进!

    当然,这种段子之所以能流传出来估计少不得炒作,立人设。但“做坏事”显然很让玩家有动力。这三个徒孙显然也是……好吧,不怕他们做坏事,就怕他们没动力。

    下一刻,在法术逐渐启动下,整片荒野都传来旗杆在地上磕碰撞击的声音,外加这几百根旗杆不断的聚集,这声势还真是蔚为壮观。

    好在这三玩家足够机灵,不会真等这些旗杆慢慢爬,而是等它们聚集的差不多了立刻分成三路,有如抱甘蔗般抢收抢运。

    大春很欣慰。但欣慰之余又很遗憾,好不容易灵鹰多了玄武之力加持了准备锻炼一下的,结果看来没机会了。

    就在三玩家忙碌间,左慈终于开始询问了:“师尊,请问将这旗幡投入湖中漩涡有何用处?”

    好吧,也是该为师显本事扳回一城了。

    大春淡笑道:“神龟任命我当隍城的城主,需要这些旗幡增加一下城头的威势,本来我何德何能是不想当的,但毕竟熟人啊。”

    左慈惊异:“当熟人就能给城主么?”

    大春笑道:“主要是这神是很相信举荐的,因为朱雀青龙举荐我了,他图省事。等会进城了我也举荐你当个官吧。”

    左慈欣喜道;“那就多谢师尊成全。并非左慈在意官位,而是想和神龟学点道法,能不管事其实最好。”

    大春乐道:“整个隍城空无一人,连鬼都没一个,还真没啥事管!”

    左慈摇摇头:“师尊有所不知,以隍城和人间城的格局关系,在隍城中施展咒术是很容易祸害人间市民的,轻则睡眠不安噩梦连连,重则心蛊滋生厄运连连,甚至还可以爆发疫病。”

    大春楞了:“心蛊?”

    左慈郑重道:“就是通过噩梦,或通过一些不知哪里来的风言风语声,潜移默化的控制人心。甚至直接灌输戾气。”

    大春立刻想到了武威!想到了马超的一身戾气和那些潜伏在暗处,使用星宿神兵控制城市的那些仙人。还有洛阳也是,“另一个空间”都被妖魔占了。

    于是大春问道:“那这些给刘焉办事的术士和武威那边是一伙的么?”

    左慈叹道:“不知道,术士之间的江湖派别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有些术士随便在山里找个洞支个挡风的草门也敢给自己取一个洞府的名字。我是没时间去研究这些事,不然就没办法加紧修炼了。连我都不清楚,刘焉更是外行,被各种欺瞒都是很正常的。”

    大春似乎意识到这个世界纷乱的幕后黑手了,或许不止一个,这所谓仙魔界可能也和人间界一样,也是“群雄割据”状态,妖魔们也需要一场统一大业……如果是这种情况,还不如由我来统一?

    正说话思索间,三玩家已经拖抱着“大捆的甘蔗”冲到湖岸了,尤其是刀狼龙行是分外的卖力。

    然后这些旗幡上的纸鹤又都升腾而起,扑向另一片区域。很好!

    或许是纸鹤的法力消耗了不少,这第二波运输让左慈没有那么轻松了,他开始双手捏法决念咒了。大春也不说话闲着了,也亲自去搬运了。

    ……

    同时,马车中的大春继续向果果汇报后方的情况。

    果果连连掐算:“不错,对方这风阵势头减弱了,多少也是意识到情况不对了,差不多该见真章,反正我们要跑他们拦不住。”

    吕绮玲沉声道:“只要风停,高顺将军的援军立刻会赶到。”

    果不其然,风雷开始减弱,风中一响如闷雷的声音开始问话:“何方神圣?”

    诸葛果眉头一皱,大春卧槽一惊!这声音的威势莫不是装了扩音喇叭?连远在后方的灵鹰都听见了。

    吕绮玲愤然之下准备出车厢理论,果果一把拉住:“别!”

    显然是认定对方的实力不是吕绮玲能应对的了!

    大春望向果果,果果眉头更紧:“实说吧!”

    实说?还小声?大概明白了,对方果然很强而且识货,折腾了这么半天可能就是想无损拿下这宝车?

    大春便对妖龙说道:“你帮我传话,要有气势”

    于是下一刻,车厢中再出涌出滚滚黑烟,先前环绕车厢的风墙有如黑旋风般威势更甚!

    “我乃成都隍城城主云中鹤!尔等何人?”

    那声音惊异道:“怎么可能?藏头露尾之徒不配知道我的身份!”

    “那就是要和我军死战?”

    风声愤恨道:“你等着!”

    下一刻,那团风直扑后方的灵鹰和左慈所在的位置。

    后方的灵鹰早有防备,立刻喊道:“跳湖,进漩涡!”

    其实左慈更是在防备,那三只大鹤直接吊着三玩家投入漩涡。

    系统提示:你进入龟城秘境……

    望着岛中城周边漂浮的几百旗幡,大春这个纠结啊,还有一半

    只听那高峰叹道:“师父,师祖,只可恨还有一半……”

    好吧!不得不说,这很玩家,想法都和自己是一样的。

    左慈沉声道:“此宝档次不算很高,但做工却是繁琐不菲,能在对方疏于防守的情况下一次拿它几百根就已经不错了。徒儿和两位少侠帮忙将旗幡捞上来插城墙。”

    “义不容辞,师兄和两位仙师尽管吩咐。”

    好吧,大春也被安慰了。

    下一刻,漩涡关闭,湖面无风起浪。显然是对方的狂风在秘境外扑了个空。

    在车厢中的大春看来,这黑风已然远去。

    大春难以置信:“这是妖魔吗?”

    果果掐指摇头:“一共128人,能摆正反六十四卦阵型,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能少,否则布阵会出问题,所以他们可能也害怕战斗减员,暂时退走。”

    大春更惊了:“这么多人是在腾云驾雾?比左慈骑鹤都厉害?”

    果果笑道:“肯定也有相关的法器啊。”

    吕绮玲说道:“那么他们准备充分了就会继续过来攻打吧。”

    马云禄忧心了:“关键是连他们的身份都不清楚。这么一个百人术士团,只要用的好,足以偷袭任何城主吧?”

    大春说道:“无非就是躲在成都城里的内奸,或是周边庙观里的术士。”

    吕绮玲沉声道:“无妨!反正我军出了这个变故,计划全乱了,我就守在这隍城里,倒要看看对方是何方神圣。”

    要的就是这句话啊!不过,也确实是计划全乱。本来自己的计划是把他们统统带到南中。但仔细一想不可能。南中不可能允许任何一支外来部队介入。更不要说万一真遇到吕布了怎么办?

    大春感慨道:“只希望家眷能好好安置,要是有成都的熟人可以帮一下忙就更好了啊。”

    果果没好气道:“你说对了,这还真必须要熟人帮忙了。”

    大春激动了:“大小张啊?”

    果果叹道:“也只能找他们了,不过从隍城进入成都可能有点一些限制。你还有回南中救孟获的重任,所以其实用不着你亲力亲为。”

    那怎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