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界第一卧底 中二少年肤浅

第四百六十章 此地凶险

    找到了这些蜘蛛的弱点,林云也放心多了,他还以为有多厉害呢,就这?

    这种蜘蛛虽然有强势之处,但缺点却过于致命。

    这就是林云追求六边形战士的原因,如果他经常是团队协作,那么,他可以专精一项,但在修仙界,有团队作战,但更多的时候都是个体作战。

    社会环境如此,人类总体来说是一个社会性的集体,每个人都知道如何党同伐异,但涉及到具体的战斗,高层修士往往都更习惯孤军奋战,因为团队不可能时时刻刻跟在一起,一旦被逐个击破,这也就成了致命缺陷。

    一旦被人抓住弱点,就是身死道消。

    不过人的精力有限,想要所有的东西都精通,这也不现实,有可能参悟一个小法术就要十天半个月,参悟一个强大一点的,要能圆润贯通地使用,需要的时间会更长。

    所以,修士们第一个先学会的往往是逃跑和防御。

    这个世界的修士都过分稳健。

    正如那寨主,连夜扛着马就跑了。

    跑出地宫,踏雪却看到了一片金色的火焰,这世界上的金色火焰,踏雪只见过一个人有,那就是林云。

    他来救我了?

    踏雪感动得马眼流出了泪水,它大声地嘶鸣起来,寨主反手捏住它的马嘴,不让它叫了,但这时,林云已经听到了马叫声。

    好家伙,踏雪果然是被人抓了,现在让踏雪出声,怕不是想引我过去。

    没想到吧,我偏不去!

    马没了就没了,人活着就好。

    林云存心等东方红月带人过来,现在他维持自己的状态就好了,甚至,他本可以一下杀死这三只蜘蛛,也没有直接动手,只是维持着一团火,让这几只蜘蛛无法靠近。

    虽然点火需要消耗灵力,但咱最不差灵力了。

    借着火光,林云还运足了目力,朝着马叫的方向看了过去。

    没想到吧,哥会千里眼!

    目光所至,林云就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一个男人,身上被各种布包裹着,他站在一只大蜘蛛上,那蜘蛛和包围他的蜘蛛是同一个品种,只是模样更大,身上的七个斑点颜色更加鲜艳。

    在林云看过去的时候,那个男人也回头了,他一回头,就给林云带来了精神污染。

    “啊,我的眼睛,太丑了,怎么有人能丑成这样?”

    林云赶紧捂住了眼,试图让自己忘掉那恐怖的样子,但那副模样,已经深深印在了脑海里,挥之不去。

    这男人当真是恐怖如斯!

    林云捂住眼睛的时候,正在跑路的寨主也听到了林云的痛苦呼号声,一时间,他不禁怒气上涌,大喝一声:“小贼欺人太甚!儿郎们,这口气我忍不了!”

    他可以接受被人追着跑,但不能接受别人说他丑,丑就算了,还表现得那么夸张,你是被我家蜘蛛咬了吗?

    “寨主,别冲动,他一定是故意激你的,身后必有埋伏,还是撤吧!”

    “啊啊啊!”

    一阵无能狂怒之后,寨主也还是选择了撤退,他们都觉得林云敢这么嚣张,一定是背后有人,为了大局,他们只能选择撤退。

    还好林云是被大蜘蛛上的男人吸引了视线,没有留意到旁边的人,不然,他这波得把所有人都激怒了,也就没有人能保持理性了。

    寨主本名徐西峰,曾经也是个美男子。身高八尺,面如冠玉,在南疆深山老林中,他的长相算是鹤立鸡群了。

    南疆虽小,却有十八寨,各寨之间,都有各自传承的蛊术,也有不同的习俗。

    南疆部分寨子有走婚的习俗,可以肯定,孩子一定是当娘的生的,但孩子他爹是谁,这就有点不确定了,故而各寨通常是以女性作为寨主,也只有寨主才能掌握最核心的蛊术。

    另一部分寨子,则是效仿中原礼制,是一夫一妻制,而不是走婚。

    于是,两边寨子里的人,互相羡慕对方的寨子,明面上却是互相批判对方的寨子。

    久而久之,南疆实际分裂成了两部分,有走婚习俗的,归类为黑风部族,没有走婚习俗的,归类为白风部族。

    双方虽然有着共同的祖先,但黑风视白风为异类,白风视黑风为野蛮,经年累月,两者之间的摩擦从以前的骂战,升级到刀兵相向,再到如今的水火不容,矛盾已经不可调和。

    徐西峰所在的八角寨,原本是白风部族,按照白风的习俗,徐西峰就是继承寨子的合法继承人,然而,徐西峰的父亲早死,母亲却是暗中投靠了黑风部族,并且在寨子里的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联合黑风部族的人强行发生了一次走婚。

    那一夜,八角寨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而徐西峰也多了个妹妹。

    寨子里很多贞洁烈女在那一晚后自尽,就这样失去了继承权的徐西峰带着一部分支持他的族人,离开了南疆。

    他没有去别的寨子求助,因为白风已经被黑风压着打了,他投靠过去也不可能为自己和族人报仇。

    所以,他来到了中原,隐姓埋名,机缘巧合之下,他在这人蛛村找到了一处地宫,在地宫中,他发现了阴阳追魂蛛的培育方法。

    徐西峰觉得自己大概就是天命之人。

    阴阳追魂蛛要经过七道程序培育,必须选用最普通的蜘蛛,依次升级为阴阳蛛,五行珠,七星蛛,七毒蛛,七魄蛛,七毒七魄蛛,最后才能成为阴阳追魂蛛。

    徐西峰历时两百七十七年,才在现在接近成功,为此,他也付出了非常惨重的代价,在养蜘蛛的过程中,他也尝到了各种毒素,严重的时候,筋骨变形原本的八尺男儿,现在身体佝偻,面容扭曲,满脸都是脓疮。

    他也知道自己丑,正因为这样,听到林云说他丑,他才会这么生气。

    可是,他已经隐忍了这么多年,付出了这么沉重的代价,怎么能因为一个黄口小儿的挑衅就乱了阵脚。

    虽然愤怒,徐西峰还是选择了离开。

    林云在远处,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逃跑,不由也有些疑惑。

    嗯?

    你们这跑得是不是稍微有点远了?

    一开始林云还以为是诱敌,等杀了三只蜘蛛,林云又忍着恶心,穷极目力看去,只看到了一地马毛,人早就跑远了。

    啊这……

    难道他们也怕我?

    那我怕他们干嘛?

    林云总觉得自己这一波似乎有点草率,只是按照当时的那个情况,他稍微怂了那么一点点,也是合情合理的。

    “算了,让红月别过来了。”

    林云拿出哨子吹了吹,还是没有反应。

    “莫非,并不是人为地干扰了我们的联系,而是这个地方有古怪?那为什么一开始能连上呢?”

    林云觉得有些不妙,此地有凶险,探索没好处,不如去追我的马。

    对方的实力似乎也不怎么高,如果他们只会养蜘蛛的话,林云觉得可以试试。

    踏雪毕竟是雪女的马,林云要是弄丢了,雪女虽然不会说什么,但多少会有些伤心。

    能救的话,还是救一下吧。

    临走之前,林云又想到东方红月可能会带人找过来,便在地上写了几个大字。

    “我已无恙,此地凶险,勿入。”

    想来,东方红月看到这些字,应该会明白的。

    做完这些,林云麻溜地朝着那帮抢了他的马的人追了过去。

    一阵风吹来,一堆灰烬缓缓地覆盖在了林云的字上。

    这个时候的东方红月,却是找不到林云了,她和自己炼制的哨子有特殊的感应,单独对这件物品,东方红月感知的范围会特别大,而现在,林云极有可能和上次在迷雾林一样,但上次林云都来不及给她传讯。

    这次,更有可能是人为干扰了她和林云的联系。

    能做到这种事的,至少是和她一个境界的修士,但林云之前在草原就能俘获方雨了,可见他的实力不弱,虽然说方雨当时也是没有防备,才被林云得手,但也足以说明林云的实力,不像他看起来那么简单。

    之前林云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抢走过江沉鱼,也就是说,可以暂时将林云看做一个知命境强者。

    能让林云求救的,实力绝对远远在林云之上,最有可能的,就是逃走的魔族首领。

    东方红月虽然是伤了无心,却不知道无心的伤势具体有多重,无心是魔,又有逆天境的实力,这都是东方红月不了解的,甚至当时无心可能没受多重的伤,现在能找上林云,也是合情合理。

    这也是东方红月心急如焚的原因,她完全没有把握从无心手里救出林云。

    以往行事,东方红月至少要有九成的把握才会开始行动,特别是没有把握的对手,她只会出三成力,留七成力准备跑路。

    但这次,她别无选择。

    过去救人,林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若是放任不管,林云就危险了。

    东方红月终究还是选择了冒险,她还记得最后感应到的地方在哪里,去那里不一定能找到林云,但或许能找到线索。

    终于,东方红月来到了村子,看到了一地的灰烬,还有林云留下的几个字。

    “凶险,勿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