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看那个大佬 奥尔良烤鲟鱼堡

第八十章 怎么回事啊喂!

    一场戏毕,众人都噙着眼泪,看着卓俊和王智造在里面久久的坐着。陈一闻拿起步话器,道,“挺好!辛苦了。”

    房间里的两人松了一口气,都看到对方双目红肿,像是用尽了力气。这个时候时钟已经十一点过了。

    走出门来,卓俊和王智造好像都还没有出戏,方才的戏里,卓俊就真的像是面对着自己的父亲,那些憋屈的,曾经压抑的,恨着的,爱着的,一并迸发。王智造真个像是面对自己的儿子,那些错过的,误解的,遗憾的,以在现实中绝对不会出现的表达,在戏中的那个场景里,那个世界里,一并做到了,说出口了。

    两人出得门来的时候,外面人皆是掌声。

    李忠没有走,还在看着电脑屏幕,双目闪烁着水花,都说戏如人生,他是不是也从中依稀看到了自己?

    刘昱胡利京,他们这些和卓俊曾经朝夕相处的室友们,看着卓俊的表现,突然有一种你的室友好像是一个宝藏的觉悟感。

    陈一闻就像是拿着一支点睛之笔的人,从未走出失恋阴影的跳河挂科少年,再到如今他的转变。他不光改变了自身,也改变了卓俊这样的人。

    卓俊的境遇,符合他们人生里听过的任何一个盖棺定论为不幸的例子,是一个没有多大翻身的可能悲剧。然而在刚才的监视器所呈现出来的戏里面,卓俊把自己的人生经历融入其中,让他们都看得呆了。

    剧是陈一闻写的,糅合了卓俊的人生经历,而他的不放弃,始终把抓不着一根稻草的卓俊,从泥潭里生生扯出来,让卓俊,那个他们认识的再平凡不过的室友,在监视器的那个世界里面,也不能说是发着光,毕竟人不可能发光,但人努力生活的样子,努力去改变自己人身命运的每一个瞬间,每一频都带着强大的吸引力。

    卓俊和王智造,死死的扣住他们的眼神,死死的提攫住他们的心脏,让他们每一刻心情的变化,都随着他们的互动每一个表情而变化,牵心勾魄。

    他们所在的不是电影学院,他们也没有学过表演,但如果说表演的真谛就是让旁人产生了“这样的人真实存在”的信念。那么卓俊今天的表演,就是把自己化成了卓小帅,成为了那个可能十几二十年后的自己,面对那个时候的父亲,真实场面的再现。

    让人相信一切发生过的演出,单纯用“蕴含真情实感”来形容,都会觉得浅了。

    他们突然有那么一刻激动着,很想今天他们从监视器里面看到的这些东西,这些画面,有一天在大荧幕前,让更多的人看到,那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那是一种迫不及待和恨不得的心情。

    两人又同时生出一种寂寂寥寥的感触,卓俊在逆境中迸发,爆发了自己的小宇宙,陈一闻更不用说,他引导了卓俊的转变,而他们,属于他刘昱和胡利京的小宇宙爆发,又会在什么时候呢?

    这一天最后陈一闻提议大家一起吃夜宵,犒劳众人。于是众人就在学校东门外的那家烧烤摊围坐下来,不过表现得最为感触的反倒是王智造,这个中年男子喝了好几瓶啤酒,情绪有些上头,对陈一闻举起酒杯,道,“小陈,若不是你,我王智造这个公司现在还能不能运营下去,都是个问题!我这个人前半辈子,就是不停失败的人生,而这回,我私底下也在跟老天说,之前让我磕磕绊绊那么久,这回总得成一次吧!打个商量,总得成一次吧!……希望这个戏,能够顺顺利利,在大学生电影节扬名,旗开得胜!”

    “借王叔吉言!”

    这一夜众人哄然举杯,杀气腾腾,颇有些摔杯为号五百刀斧手汹涌而出杀个电影节片甲不留的凶狠。

    大伙的眼神里,都像是燃烧着梦想。

    ……

    卓俊重新回到视频艺术队,李忠在校内人来人往的商业街那头的理发店还借用出来拍摄,整个艺术队重新运转起来的消息,在商院自然也是沸沸扬扬,甚至青大这边都有所耳闻。

    青大艺术中心,刚刚国赛参赛队伍的讨论交流会才开了一场,当青大决定在国赛上刷一把存在感后,这种顶尖大学的优势也就体现了出来。

    艺术中心的国赛参赛队伍们互通有无,相互传授经验,共享资源,很容易把整体的实力水平都拉高,今天分析一种拍摄方式,推广全体,明天可能就有人发现如何提升装备的拾音效果,增强视频质量。只不过这种到了后面,因为各组团队所拍摄制作视频的方向不同,风格也南辕北辙,这种优势也就逐渐的丢失了,甚至一起聚集起来开会,也变成了形式主义,其实交流到后面,就已经是各自修行了。

    这种大集体合作的方式,适用于前期让很多入门水平的人把整体实力拔高到一定程度。但越往后面,这种会议就开的越是没有意义,相反还会因为各组团队不同的想法,导致互相影响牵制。

    看到了这个弊端的丁诗媚提了几次意见,但毕竟这是学校领导的要求,没有什么改变后,丁诗媚也就干脆不提任何意见了。把这种会议当做是查缺补漏。

    等到会议结束,于翔看出了丁诗媚的走神,叫住了她,笑道,“丁妹你们那个纪录片已经到了后期了?”

    丁诗媚点点头,自开学以来她就在忙团队里的这些事情,要把前期拍摄的素材整理出来,剪辑后期制作,她在盯这个事情,很是忙碌。

    于翔本来是想和丁诗媚攀谈一番,不过发现在这个领域他知道的不多,也就不刻意找丁诗媚聊了,只是想到一事,道,“听说商院陈一闻那边,重新在拍片了?最后一个月,时间可真够紧的。”

    他笑着说,看上去像是在关心丁诗媚朋友,但实际上这话已经给陈一闻判了死刑。一个月?青大这么多精英,还有校方资源支持,青大这种C10大学,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有钱。学校想要拿奖,在这上面投入过来的财力,可不止是真金白银,背后的资源,购买的软件,甚至为他们作指导的教授,据说为了提高种子参赛队,青大还直接招来了著名制作人导演现场授课,这种豪气,谁能比拟。

    更不必说,他们还通过青大的牵线搭桥,明里暗里的人脉联系,和大学生电影节一些举足轻重的评委,主办方人物都有所接洽。这才算青大在电影节上面有了绿灯。

    就这样的资源投入,这些个精英团体,都是提前几个月为这场国赛奔走准备。

    陈一闻他们临时出变故,这假期都过完了,团队才重新凝聚,最后一个月,黄花菜都凉了。

    “……是哦。”丁诗媚知道于翔正切中的是要害,她想了想,给陈一闻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和陈一闻一通笑谈,于翔全程在旁边听她问起陈一闻的进度,还约了时间去看现场,最后挂了电话,她才对旁边站了好半晌有些尴尬的于翔一笑,“我是得过去探探班。”

    于翔表情在那边僵硬着,最后才化作一丝不自然的笑容,“是,你们是朋友,该去关心一下也是对的。”

    但内心底,说不上来,看到丁诗媚打电话问候陈一闻时真诚的模样,心想妈蛋,自己是真的关心他吗?我难道不是嘲讽一番,并借机跟你多说几句话吗?

    结果还把你往商院推过去了是什么回事啊喂!

    感觉有些顺了,希望后面一气呵成。求个票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