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看那个大佬 奥尔良烤鲟鱼堡

第七十章 我真不是

    第七十章

    与此同时,看到陈一闻和对面的刘英,大家整体是木然的,毕竟这位天后昨天才在歌王争霸中夺冠,此时口碑和声誉已然爆炸式扩散,俨然已经成为常人口中高高在上的那些讨论焦点,然而仅仅是一天之后,对方又回到了青山市,出现在陈一闻的工作室之中,为他带她的庆祝蛋糕?

    张劲夫觉得自己简直是不会做人到极致,明明当初问陈一闻的时候,他已经表现出了回避的态势,自己却忽略了,原来陈一闻当时的迟疑是搁这里呢!

    众人里有人大气也不敢出,脑海里已经补了无数的可能和画面,以至于现在压根没有去找对面那位请求合影,要签名,或者说一句你歌唱得真好这类临时能想到的话,只感觉到前天财贸系晚会,果然有奸情啊有奸情!根本就是陈一闻说得那样轻松简单偶然,我靠这里面有三百个瓜!

    而袁丽红则一脸懵,此时回过神来:原来他之前言辞闪烁,果然是有问题的!她突然不敢看身边的好朋友。

    陈一闻则是一头乱码,这还怎么说得清?

    意识到自己做错了,这个时候要发挥主观能动性的张劲夫极其“懂事”的大手一张,对身后人道,“好了好了,都听到了,今天工作室要关门了,我们改天来,都回去吧,都回去吧……”

    在张劲夫的鼓动下,各怀揣测的大家才不得不往楼外走,等一干人下了智谷大楼,在楼下的夜风中回头仰望工作室那处落地窗所在,还有人嘟哝道,“刚才那种情况,合影不能拍吧……但要个签名没问题吧,该去要个签名的……”

    袁丽红正想和秦卿说些什么,却看到她径直往前走了,道,“我们走吧。”

    袁丽红小步上前,低声道,“没事吧……?”

    其实怎么可能没事呢,少时一起淌过的溪,一起走过的回家路,一起挖泥地里的蚂蚁,成长一些了,甚至会在意对方抽屉里收到的情书,借各种理由翻来看一看,也想过有一天两个人会不会就是这么白头偕老的陪伴彼此了,这么一想又觉得那样的人生很无趣吧,可再一想,如果不是对方,那彼此的生命里,都会空一块吧。

    在楼下的阴影里站了好一会,秦卿对一直陪着自己,没说一句话的袁丽红道,“走吧。”

    袁丽红看着身边的女孩,突然想起一句歌词,“看你飞远去,看你离我而去……”

    走到主干道上,秦卿突然开口道,“我想起来了,我还有点事,要去我外婆那边拿东西……”

    袁丽红转过头,看到秦卿不看她,径直盯着前方的模样,道,“好……那我先回去?你今天……还回寝室吗?”

    “回。”

    “那我先走了。”

    “嗯。”

    走出去好长一会,袁丽红回头,还能看到秦卿站在路边。“吁……”她轻轻嘘了口气。

    ……

    工作室里,只有两个人的寂静。

    “刚才,会不会给你添麻烦啊……”刘英道。

    “还好。”陈一闻道,倒是没有反问刘英会不会担心些什么,本身刘英这个性格,就很有些特立独行,否则也做不出临决赛跑商院来找他,还登台演出的事情。而且还有这种“给惊喜”。

    陈一闻叹了口气,对那边的刘英道,“有心了,其实没必要这样的,蛋糕放这里就行了。”

    刘英却发现眼前的这个男生,简直一如既往,根本就不像是个大学生,他似乎并不对自己此举特别动容,他不喜欢表面化的这些,他似乎只看重自己能把他的作品演绎好,越来越好就够了?

    而且之前那些全是陈一闻同学,而非工作室成员,陈一闻虽说不添麻烦,但刘英也发现自己这举动可能还是太鲁莽了,眼下只好道,“那我走?”

    “路上慢点。”陈一闻点点头,又道,“我让宋文送你吧。”

    从智谷大楼出来,坐上陈一闻叫的宋文的车前往机场,到机场和宋文道别后,刘英在候机厅,身影有些萧瑟,终于忍不住拿起电话,漫无目的的寻找,看到了个“小乔”的名字,这是自己的女造型师,两人关系挺好,平时也会聊天解闷,就是这位小乔有个渣前男友,经常让刘英觉得各种奇葩,偏偏这个小乔又是特别招这种人的体质,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时常刘英就作为导师一样给她各种排解。

    没想到啊没想到。

    她把电话打了过去。

    不一会那边接通,小乔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刘姐?”

    “嗯……”些微有风噪的话筒里,传来刘英的声音,让她立时屏住呼吸,噤若寒蝉。

    “你知道那种低下身来向一个人努力示好,却不被看在眼里的感受吗?”

    ……

    ……

    毕竟人刘英刚刚参加了决赛,第二天庆功宴上大老远跑过来,自己也不能太过决绝,所以还是给宋文打了个电话让他来开车送人,自己则下楼送刘英上车。

    等刘英的车走了,陈一闻算了算时间,提着那盒蛋糕往学校方向走,果不其然没多久,就看到了秦卿。

    陈一闻又回头,正好从这个位置看得到智谷大楼。便不免笑了起来,看着脚尖在地上轻轻打点不知该说什么的秦卿,笑道,“你没和袁丽红回宿舍吗?”

    “我有点事……”秦卿也没想到陈一闻这么快回学校,一时声音都有些低。

    陈一闻道,“那你还去办事吗?”

    秦卿庆幸现在是晚上,路灯不太亮,否则陈一闻一定注意到她发热的脸,“我刚刚……其实也没这么重要,你……没和她待一块?”

    “待一块干什么?”陈一闻好奇看她,“她不是来送蛋糕的吗?”

    白痴都知道跑那么远来送蛋糕非奸即盗啊!秦卿心里面这么嘀咕着,但没说出口。

    陈一闻道,“正好,我还愁没人来帮我解决这蛋糕呢,你吃不吃?”

    秦卿愣住了,他就这么把人天后专程给的蛋糕带出来让自己吃?

    她看了看那蛋糕,道,“我才不吃……”

    陈一闻道,“你确定不吃?”

    秦卿被他咄咄逼人而有些委屈和逆反,“不吃!你自己吃。”心里还没反应过来要和他坐在一起,吃人天后送来的蛋糕会是什么场景。

    陈一闻“噢”了一声,咚一声响,是有什么东西在垃圾桶里回荡的声音。

    秦卿看着他空空如也的手,面露诧异,还有些吃惊,“你干嘛扔了啊?……浪费!”

    “你确实挺浪费的。”陈一闻真诚道。

    “我说了不吃啊,你吃不就行了,少赖我身上!”秦卿道,却发现心底突如其来好过不少,这真是神操作。

    实际陈一闻也觉得有些浪费,而且多多少少有些辜负了刘英的心意,但转念过来一想,以秦卿这姑娘拗的程度,自己就地找个花园石桌坐下开吃,她是真的可能全程在旁边标枪般站着一动不动眄视的。当然过程中可能对他的仇恨只多不少。

    既然不可能如此,又违背他带出来找她的初衷,那这块蛋糕还是进入垃圾桶更能完成它的历史使命。别看它只是进入了垃圾堆,但却舍小我成就大我。至少现在秦卿表情都生动许多。

    “哎,你到底还去办不办事的?”陈一闻笑道。

    秦卿挥舞起拳头以做威慑,“我就是担心你犯下男人不可饶恕的错误……”

    “又是替你外婆看着我?”

    “这是怕你祸害别的女人始乱终弃,谁叫我小时候一把屎一把尿拉扯你长大的,总得告诫别人!”

    “你一把屎一把尿拉扯我长大,你又不是我妈,岂不是我的清白都被你看光了,你怎么补偿我?来我家做个童养媳勉强可以,前不凸后又不够翘的,好在我这人比较将就。”

    秦卿呸了一声,给了他一个白眼。

    陈一闻却觉得这样都没挨打,看来刚才那块蛋糕确实死得其所。

    “我看你们工作室挺安逸的,你不要被这种生活腐蚀了,有在锻炼吗?”秦卿瞥眼过来问。

    “哈……后面会加紧的。”

    “外婆很担心你这点,我负责监督你,你不要找借口,这样,我每天都晨跑,到时候我在杏园前门路口等你,六点五十,不来你死定了!”

    “每天?”陈一闻眉头挑了挑。

    “不然?”

    说完秦卿一扭身,清飒的短发散播出淡兰花的香气,就那么走了。

    陈一闻愣在那里,心想以前也梦想过大学生活里有个漂亮MM魔鬼身材每天叫自己出去一起锻炼瑜伽挥汗如雨什么的,可当你的野蛮青梅竹马每天六点五十准时晨见……顿时感觉睡到自然醒的咸鱼生活到底是多么的香了。

    秦卿今天回宿舍,走到进入女生宿舍区的热闹处,左边的坡上是卖水果的小摊贩,有诱人的红柚,母子安好的桔柑,翠玉珠的葡萄,男生女生们在那边来来往往,右侧是一片橘红色招牌亮出来的小馆子,小商品店和小吃摊,散发着热气的煮串串,人间烟火,她深吸一口气,目光又移动到深色的天幕上,嘴角弧起来,因为微凉的天气有些红的秀巧鼻尖嘁了一声,“不够翘……想死么。”

    ……

    陈一闻拾步进入宿舍楼,一路爬楼梯到热闹的六楼,然后一步跨入自己的寝室,看到里面是黑压压的一群人,张劲夫一干男生在其中,似乎在打听着什么,说着什么,刘昱,卓俊,胡利京的“卧槽”声此起彼伏。

    张劲夫的声音还传来,“亲眼所见,千真万确,但你们别透露是我说的啊!也别说出去了,其实本来也没什么,人刘天后敢来工作室这种地方,肯定也不是会私情啊……但是太正点了那场面,你们是没看见……”

    “那陈一闻今天还能回来不?”

    “要不发个短信说门已经焊死了,回不来了,只管往前冲!”

    “陈哥赛高!”

    等陈一闻跨门而入,那些针对他的所有传说和议论都一时戛然而止,像是集体咬了舌头。

    然后陈一闻看向张劲夫。

    张劲夫背脊僵硬,嗫嚅片刻后,道,“陈哥,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我真不是挑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