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看那个大佬 奥尔良烤鲟鱼堡

第二章 鬼脸面具

    来自另一个时空的“程旅人”又将《孤勇者》传遍了大街小巷,现在据说华语乐坛目前最有分量的三个音乐大奖之一的“华语圈流行音乐大奖”制委会会议上,主席拍了桌子,“就这个程旅人这么特殊?不露面领奖,又是让摩天音乐代领?我看我们这回干脆就颁布一个限制条件,但凡获奖不见人的,干脆就取消他的奖项!”

    制委会一阵缄默,其中一个委员片刻后道,“这恐怕不妥,以现今程旅人的作词作曲能力,还有流行指数,发布这么一个信息出来,很可能适得其反,主要是HOT和风云榜那帮人就得偷着乐了,他们大可趁机拉拢程旅人,当然,一个程旅人不算什么,可如果他不参加我们华语圈,反倒是逆反的跑到HOT和风云榜大奖上露脸,造成的影响就不好了。”

    “华语圈流行音乐大奖”是由三石娱乐集团和华文音乐集团主办,说到底,制作委员会的成员背后都站着集团股东的利益,始终是向着市场的,谁都看出了程旅人的潜力,主要是此人风格多变,每每都有惊人之作,实力深不可测,得罪这么一个人对他们也没有好处。

    他们这个大奖会听上去挺唬人,其实也就成立不过五年时间,如今的年代,可不像是曾经经典辈出,那些年代里,殿堂级的一首歌可以红十年,现今随着网络数字化的高度发达,追求的都是快进快出的流量了。像是程旅人这样能创作出曾经那种经典级歌曲的人物,未来成就不可限量,招惹他岂不是自找不痛快。

    那位大奖会的主席其实心里也门清,只是他仍有一份高傲,“哎,也只恨如今的乐坛不是曾经的年代,否则程旅人这样的人一抓一大把,哪容他这么任性!”

    ……

    “三大奖都给我们发了获奖清单,程旅人多首歌都位列其上,还有,他们一再恳切请程旅人出席现场,只是我全都给拒绝了。”于飞扬给陈一闻带来报表和新的发行计划。两人之间对于陈一闻的真实身份其实早就心照不宣,于飞扬其实也还好,这个世界上有比利那样十六岁出道就是巅峰的少年,一度红遍全球,火到什么地步,据说有路人恶搞打扮成他的样子,装作在街边吃汉堡,这件事第二天就登上全球社交媒体搜索top,被ABC,E!news跟踪报道,连这种和其沾点边的小事件,都能火起来,凭什么说面前这个大学生就不能成为华语圈的比利?

    只是大洋彼岸那位是资本狂欢的产物,和其超人气沾着的就是刀那和生意,自然是能够怎么捧就怎么捧。而陈一闻则相对低调,也不适合走这种路线,他就适合在惯常的日子里发掘那些闪光点,并将其转为故事,然后传唱给人间。多年以后,会有人感激这个人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光彩,而并非是他这个人可能成为资本材薪压榨最后的一地零落。

    所以你问自己支不支持陈一闻,于飞扬现在是一百个支持,还要帮助他挡住外面的那些不切实际的追捧和浮华,让他守住初心在自己的轨道上创作。

    而这一点于飞扬走出半生才明白,陈一闻年纪尚浅,却已然明明白白,这才是于飞扬对他肃然起敬的原因。

    于飞扬道,“你不必担心露面的问题,有我在,没人敢强迫和暴露出你的身份。”

    陈一闻想了一下笑道,“其实也未必不是不可以,我可以套个牛皮纸口袋,就是那种面包店买多了打包的那种,挖两个洞,然后提前录一些内容,声音处理一下,他们评奖需要的话,就把这段录播送上去,我只是担心他们敢不敢放。”

    “你这可真是……”于飞扬呆滞的停了片刻,道,“天才啊!”

    一个从来不露面,不知道他是谁的乐坛大奖获得神秘人,这种创意可以说不仅不会让外界觉得冒犯,甚至更能符合程旅人只创作而避免进入资本热捧的人设,至于那些大奖会,会不会不爽,可惜他们说了不算,连程旅人都请不到现场的情况下,能有这样方式的露脸,话题性已然可以预见。

    陈一闻还是犹豫了一下,“会不会浮夸了?”

    于飞扬斩钉截铁,“此前不知道你这创意也就罢了,要知道你是这么想的而不把这么酷的事情实施下来,这特么人间就不值得了啊!”于飞扬满脑子都是搞事情搞事情,太特么天才的创意了,人生就该如此肆意挥洒。

    “而且你现在版权收入相当可观,如果再来这么一波,我预估你的收入能够排到前几名里面去。”

    于飞扬说的不假,如今的一首歌一个订单普遍五元钱,《孤》在音乐播放平台最高峰的时候,一天有几百万的订单,一天的收入上千万,如果发展下去,一年收益来看,一首歌妥妥的破亿级别。

    “收不收入不重要,主要是好玩。”陈一闻面无表情。

    情况果然如于飞扬所料,当陈一闻顶着牛皮纸盒,一本正经的坐在录音棚,录制了关于拿奖的感言视频,放在华语圈音乐流行大奖,HOT大奖,和风云榜大奖上面播放出来的时候,确实是在现场引起了轰潮,而后这些轰动就随着各式各样的媒体新闻病毒般扩散。

    一干人众傻眼,主要是当初这些大奖在发布预告之前,很多人都在猜测,这回程旅人会不会出现在评奖现场,人们会不会第一时间看到他的尊颜,这本就吊起了期待,其实也不是没有狗仔或者调查人去刺探,主要是摩天音乐在这方面是十分小心,陈一闻作为程旅人的徒弟都被商院给保护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问不出什么来,更别提这个从未公开露面的程旅人了。

    此前就有很多人表示程旅人可惜了,要是愿意商演,愿意推广自己,挣的钱恐怕早就位列华语乐坛第一梯队,你搞神秘营销,确实神秘人这个人设立住了,但也相应的失去了很多机会,毕竟那些商演和对公众的广告业务,其收益相比起歌曲本身的订单钱来说,都是小巫见大巫。

    然而当程旅人在录音棚以这么一个牛皮头套人的形象公开发布获奖感言和一些对人生艺术看法的时候,特别是经过处理的嗓音拥有抑扬顿挫的磁性,像是比歌曲还能一瞬之间击中人心。

    所有程旅人的拥趸着简直被闪了一下腰,见过这段视频的人都在热议,“是谁说程旅人不懂得营销的?这特么这种艺术家的气质和态度,他用这种方式提醒我们击中灵魂的歌曲才是最重要的艺术,其他的你是谁,来自哪里,即将去向何方,都不重要!”

    “哈哈哈哈,这注定是华语乐坛最惊动的颁奖季,能以这种方式来领奖发表感言,这简直是让那些争着抢着上C位的无数所谓明星黯然失色。”

    “牛逼!这才是超级英雄的样子,求大奖会主席团的心理阴影面积。”

    “哈哈,你以为谁都可以效仿啊?没这个实力,资本分分钟教你做人,你还敢标新立异。也只有程老师能如此这般,大奖会屁都不敢放一个,只能乖乖认了!”

    看着这个时空的轰动,陈一闻看着视频前自己戴着那牛皮纸套发表的感言,看着那个用黑笔画出的滑稽鬼脸的头套,想到的倒是自己所处的那个时空一个被誉为“艺术界恐怖分子”的一位猛人。

    化名“班克思”,其本身是个涂鸦大师,画家和新锐导演,在全世界各个城市留下讽刺涂鸦,嘲弄整个世界,把画出翻白眼伊丽莎白女王的假钞向人群抛洒,把自己作品放进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巴黎卢浮宫看人们评头论足,直到几天后才被工作人员发现。

    创造无数讽刺英美政府的作品,搞得当权者大为光火,警察和特务部门到处搜捕,其最著名的就是戴着一个鬼脸牛皮头套登上《时代》周刊的照片,把艺术界和世界玩得团团转。关于他是谁的传闻层出不穷,但可以确定,自始至终,人们仍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看着在这个时空同样戴着头套的程旅人在网络上的爆炸,突如其来的火爆,饶是陈一闻再神经大条,也感觉自己是不是玩脱了,这要是有朝一日身份曝光,自己会不会有如另个时空“班克思”那样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