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演员没有假期 关乌鸦

第211章:录制结束

    新业务开展的第一天下午,关琛一共接见了三对幸运夫妇。

    第一对夫妻因三观不合,去隔壁咨询离婚的事宜。关琛什么问题都没来得及问。

    因此,第二对中奖夫妇出现之后,关琛担心重蹈第一对的覆辙,所以拿着笔录不看,逮住他们先问,你觉得一段感情的基础是什么?

    男方说,是信任。女方点头同意。

    关琛听完若有所思:【所以,假设你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哪怕说出来的真相会伤害另一半,也应该坦白?】

    男方不假思索地答道,当然!

    为了示范何为信任,女方拿出自己的手机,准备和男方交换,以此证明双方没有秘密。

    然而不巧的是,男方说他手机没电。关琛十分热心,从员工那里搜刮来各种型号的充电线。男方又说,不习惯隐私被公开。女方不是笨蛋,察觉到了男方的心虚,过去抢下手机,然后看到了男方跟其他女人的暧昧讯息,大为愤怒。

    男方辩解无果,最后负气离开,而女方则去了隔壁的律师事务所。

    第三对中奖夫妇年纪将近四十,两人都是再婚。中奖的名额是女儿帮他们抽的,主要是来帮女儿讨签名的。夫妻俩兴趣一致,审美相近,感情稳定,也不缺乏话题,房子车子也不再担忧,几乎是最完美的状态。有过一次婚姻经历的他们,对很多东西要更清醒,哪怕关琛问了一些貌似刁难的问题,夫妻俩也应对默契,一体同心,宛如心有灵犀的双胞胎。在一旁站桩已久的小导演热泪盈眶,拍摄中年人的爱情对两位导演来说是个挑战,当然更重要的是,终于有活了。两边简单聊了聊,谈得还算愉快,几乎就要敲定拍摄事宜了。结果最后时刻,关琛夸赞他们婚房的地段选得不错,房价在今年涨了不少。随后又好奇地问了他们一句,【你们觉得信任是不是感情的基础?】

    夫妻俩沉思片刻,站起来握住关琛的手,说感谢提醒。然后在关琛的一头雾水中,他们说短片不拍了,先去隔壁把婚前协议搞定。

    三对夫妇,最后都成了隔壁律师事务所的业绩。

    “哪有这样做生意的……这真不是找人来演的?”

    “那些员工真是一点都不急啊。快看快看,他们竟然在打辩论……!这个钱经理也不管管的么?”

    观察团的几个人跟看完一出喜剧似的,感觉非常荒诞。在那个工作室发生的所有事情,就没一件是正常的。

    看着屏幕里钱经理跟离婚律师小声交谈的样子,他们甚至开始怀疑,或许这才是工作室真正的新业务。

    如果再来个私家侦探的事务所,那简直就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等等!”漫画家一惊,突然想起关琛使用相机时那间谍式摄影风格,“难道你们连侦探业务也准备涉猎?真是好大一盘棋!”

    “别乱讲啊,我们是正经拍片的!”谢劲竹连忙澄清。

    屏幕里,客人虽然都跑掉了,但关琛一点也不气馁。在一个单子都没接到情况下,他下楼逛了一圈,跟街头的婚纱照摄影馆借了器材,跟街尾的餐馆谈妥了折扣。遇到好说话的老板,关琛简单打个招呼,说几句好话就能搞定。遇到比较滑手的老板,关琛也不浪费面子,相反,他摆出一张“你欠我个人情”的架势,指指摄像机,强调上完电视能起到的广告作用,顺利借着节目组的势,把事情办了。

    前前后后十几分钟,就把剧组给凑好了。

    【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了。】

    关琛一脸凝重地去了银行,在保安虎视眈眈的注视下,取了些现金出来。回到工作室,他把一摞现金放在桌子上,然后召集除了钱经理以外的所有员工:

    【来,开会。】

    现金是猎人的诱饵,也是饲养员投喂动物的口粮。

    之前关琛让职员们集思广益,针对他的生日活动给出设计方案。大到蛋糕的口味,聚餐的菜品,小到贴纸的颜色,蜡烛的形状,各种方案一一摆出,最后由关琛挑选。方案被选中的员工,就能得到【帮琛哥排忧解难奖】和【我爱工作奖】的奖金。

    蛋糕、餐厅、住宿这些项目竞争太过激烈,所以另有创意的员工选择另辟蹊径,提出其他点子。

    比如,工作室制服。

    【琛哥,如果大家出行都穿着工作室制服,会显得我们工作室很有凝聚力。】

    【主题服装?呵呵呵哈哈哈,这个有意思。】关琛立刻感兴趣了,让员工去订制。

    员工显然也很懂公司文化,问制服要做成什么样的。

    【囚衣。】

    【好的。什么队的球衣?】

    【犯人穿的那种囚衣。】

    【呃……】

    “神经病啊!”漫画家大喊。

    姚知渔哈哈笑着,觉得不愧是琛哥,真幽默啊!

    屏幕里,关琛来了灵感,说,不同的囚衣颜色,对应着工作室不同的部门。

    他每说一个,节目组的后期特效就贴心地告诉大家,这些颜色在全国规范和统一前,分别代表了哪些地方。

    【实习生穿橘红色。】关琛说。

    后期跳出来橘红色,黄色的囚衣,一般为看守所关押人员或嫌犯。

    【策划穿蓝色,衣领上有竖起来的红白条纹。】这是戒毒所服装。

    【运营和市场穿深蓝色,背部有蓝白相间条纹的服装。】这是普通监狱的成年犯人。

    【美工,你们就穿黑白条纹,经典配色。】这是卡通里犯人的服装。

    【再做两套范白色,一个三年级,一个初二,我两个小弟不能忘了。】泛白色服装是未成年管教所,背部有一条黄色条纹的服装。

    职员抹着汗一一记下。

    关琛看了一眼远处的钱经理,补充:【另外单独给钱经理准备一套亮橘色的。】

    亮橘色,是死刑犯的服装。

    【对了,你这些衣服也不要搞得太像。万一被抓进去就不好了。】关琛最后叮嘱职员。

    观察团众人忍不住大喊:“原来你也知道不好啊!”

    下午快到五点的时候,有关生日那天的团建计划,大家已经讨论得差不多了。

    关琛兴致勃勃,跟小学生期待春游一样,期待着生日那天跟大家一起出去玩。

    关琛拿出小本子,用笔划去了上面的一行字。

    镜头对准过去,关琛划掉的是【过一次生日】。

    关琛说,这是他的【人生必做的一百件事】之一,因为他从来没有过过生日。最接近生日的一次,是有个老师在那天送了他一块蛋糕,但是他不仅没有收下,甚至还说了些不好听的话,让老师难过了。【没人教过。】没人教过他如何回应善意,也没人教过他要把生日当作值得庆祝的一回事。以前他忙着去死,庆祝节日、纪念日,会让他变虚弱,所以他一个生日也没过。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别在意生日怎么过~”(注)】

    关琛唱完这句大家闻所未闻的歌词之后,说,但是现在的他,已经不需要靠那种方式让自己强大了,所以今年的这个生日,可以说是他人生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生日,想认真过一个试试。所以才会搞得这么隆重,就连挑选蛋糕的款式,对他来说都是新鲜的,而且意义非凡。

    “呜唔~”姚知渔心一软,顿时发出小兽般的声音。

    观察团的几人都震惊了,没想到关琛搞笑行为的背后,竟然是有逻辑的。之前看到关琛为这个生日一天开好几个会,一本正经地在搞笑,以为是剧本,或者某种营销的手段。没想到这喜剧的背后会有这么心酸的悲剧核心。

    “啊!”谢劲竹也发出黑猩猩哀鸣的声音,捶胸后悔:“早知道是这样,我那天就跟剧组请假了!”

    “什么意思,这么重要的日子你都没去?”众人惊讶。

    谢劲竹惭愧。

    关琛生日那天带着工作室全体员工去旅游,谢劲竹是知道,就连费用都是他审批后汇款过去。谢劲竹当然也想去,但是当时他在路演宣传《黑蛟龙2》,根本走不开。而且关琛出发日子也很有迷惑性。

    “他们出发那天根本不是生日啊。”谢劲竹说。

    关琛的生日是11月10日。但那一天的关琛,根本毫无动静,吃饭,睡觉,练拳,上班,过着和往常一样稀松平常的日子。

    一直到几天之后,他才举着旗帜,穿着奇怪的衣服,领着大家一路唱着公司的司歌,浩浩荡荡往机场冲去。差点惊动机场的警察。

    生日活动没有在生日当天进行,这让谢劲竹误以为小师弟29岁的生日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所以就没请假赶去,打算关琛30岁大生日的时候再好好庆祝一番。

    “他们是哪天走的?”姚知渔发问。

    “十五?”

    “这一天也很重要的呀!”姚知渔叹了一口气:“十五是琛哥去年火灾之后醒过来的日子!”

    谢劲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11月10日,是关琛的生日。

    去年11月11日,关琛遇到火灾,在救人的过程中吸入了毒气,导致昏迷四天才醒过来。

    11月15日,苏醒的日子。这一天完全可以当作救赎后的关琛完成了新生,所以把这天定成另一种意义上的生日也未尝不可。

    “生日那天你们没去拍摄啊?”搞笑女主持问节目组。她太想看一个工作室的人都穿着囚衣震撼出行的场面了。

    周导也很遗憾,说本来他们也想去拍的,但是那天。

    “怎么就没拍下来呢。”众人叹气。

    角落的钱良义也叹气,是啊,怎么就没拍下来呢……

    如果把那天的事情拍下来,世人就能见识到关琛的险恶,他钱经理的名声也能挽回了。

    钱良义作为工作室的经理,当然也应邀在列。

    但是15号那天完全是工作日啊!他们这边放假了,客户那边可没有放假!

    钱良义本想让员工们带上电脑,在路上见缝插针把工作完成。然而这时候关琛跳出来当好人了,觉得这么好的日子,谈工作太扫兴了,末了还问大家“大家说是不是啊?”员工们那天穿着颜色不一的囚衣,也算是代入到了角色里,一个个躁动着喊要自由!要钱!要吃肉!

    钱良义只好独自开始工作,默默地扛着工作室负重前行。抵达旅游景点之后,钱良义把自己闷在房间里工作。然而他都这样了,关琛还是没有放过他。

    关琛指责他脱离集体,不准他加班,还说他们工作室不鼓励内卷。身后一帮喽啰们也纷纷指责他恶性竞争。

    钱良义无语,在人类学的定义里,“内卷化“是指一种社会或文化模式在某一发展阶段达到一种确定的形式后,便停滞不前或无法转化为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现象。但他们工作室现在这种情况,停滞不前都是一种祝福了,有关琛这么一个仿佛竞争公司派来的奇才,他们工作室随时都有倒退的可能。

    钱良义被关琛揪下来以后,在桑拿房磨蹭了一会儿,没过五分钟,他又消失了。后来关琛在保安室逮住了他。紧接着,又分别在电影放映厅、按摩房、台球厅将钱良义擒获。钱良义躲来躲去,总是逃不出关琛的魔爪。更恶劣的是,关琛也玩出了兴致,跟猫捉老鼠一样,捉住又放掉,捉住又放掉。关琛甚至还号召大家一起来玩,让钱良义先跑五分钟,然后大家开始追捕。关琛给这个游戏起了个名字:猎杀经理。想象一下,一堆“囚犯”在酒店围捕一个人,游荡在各个角落,后来发展到其他游客也参与进来。身穿亮橘色囚服的钱良义十分好认,每抓一次,把他带到关琛那里,就能得到一些奖励关琛提供的奖金。有了奖励,大家就玩得就更开心了。

    钱良义那天差点没有把自己跑去世。晚上入睡,在梦里钱良义都在逃跑。醒来时浑身大汗,全身腰酸背痛仿佛被人打了一样。

    关琛组织的生日团建很成功。除了他钱良义以外,所有人都很开心。

    “钱经理不太合群啊。”观察团的人发现了,“关琛的生日活动,他好像一点都不感兴趣。”

    这期内容里,节目组给到的几个镜头,钱经理总是孤零零地坐在老板椅上。仿佛是在拍他的独居生活一样。

    随着关琛检查了一遍工作室的水电然后下班,这期的正片内容也就结束了。

    四十几分钟的时長,大家看得意犹未盡。但是要看也只能等到下次了。

    但是两期看下来,他们大概已經清楚节目的质量了。对于节目的前景,他们心里都有个大致的推测,因此心情都还算不错。

    录制结束之后,大家有说有笑地互相道别。

    钱良义跟着谢劲竹驾车离开。

    “15号……唉,就连小姚都能想到,我怎么就忘了呢?”谢劲竹对于錯失关琛的生日耿耿于怀。但是更让他懊恼的是,感觉自己在了解关琛这方面,被姚知渔比下去了。

    但是在某种程度上,谢劲竹又乐于自己被人比下去。尤其是被一个喜欢关琛的姑娘比下去。

    “小姚这姑娘,还是挺有意思的。”谢劲竹笑着说。

    “就是运气不太好,遇人不淑。”钱良义回答。

    谢劲竹摇摇头正要说话,口袋里手机突然响起。拿起来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又是来收购工作室的。静音,不予理会。

    随着他和小师弟越来越出名,这样的电话只会越来越多。这几天圈内已经有认识的人递话给谢劲竹,想要工作室的股份,收购和换股都行。就连成立没多久的【新竹】制作公司,也有一堆人不知从哪里搞到的消息,想要来掺上一脚。一开始谢劲竹能干脆回绝,但后面出面洽谈的多是大公司的人,或者一些这个局那个总的二代。谢劲竹拖着没有马上回绝,渐渐地却已经感觉到了压力。然而,今天看完《独居生活》里面关琛跟街坊和职员们的相处,听到小师弟说,人生第一次有了想认真过生日的念头,这让谢劲竹觉得,区区那点压力,根本不算什么了。

    谢劲竹突然分外想念关琛,想给他发条消息。

    打开手机,就看到关琛在一个小时前已经发了消息过来:

    【三师兄给我接了个广告,你帮看看靠不靠谱?】

    注: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别在意生日怎么过】郑智化《生日快乐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