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反夺舍了诸天大佬 银霜骑士

第211章 尹金

    尹杭的住处。

    “苏阳,这次我不信你还不死!”

    尹杭眼中透出仇恨的光芒。

    “把人带上,我们现在便返回家族。”

    “只要将苏阳掌握有一处灵地的消息告知家族,不但能够借家族之手灭掉苏阳,更是能够借机重新得到家族的重视。”

    尹杭脸上尽是兴奋。

    他已经能够想象到苏阳之死,以及自己重新得到家族看重的景象。

    他一刻都不想等待,也不管现在天色已晚,当即便想召开仆人,让仆人准备马车返回尹家。

    “你没那个机会了!”

    突然,除了三人便再也没有其他人的房间中,响起了第四人的声音。

    尹杭与石森皆是惊骇,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向旁边躲避而去。

    噗嗤

    还未待两人躲避开,两人的脖颈便有鲜血喷溅开来。

    两人脸上的神情凝固,嘴中发出咕噜噜的声音,身体扑通倒地。

    只见两人身旁原本没有人地方,一道身影浮现,正是赶来的姚真。

    借助隐身异物,他一路畅通无阻地进入了尹杭的这处住处。

    听到尹杭的话,知道灵地的存在已经暴露,他毫不犹豫地暗杀了尹杭以及其跟班。

    借助隐身异物快速将这处住宅当中的人抹杀,扛起昏迷的卢东,消失在了这处住宅。

    卢东被带入这处住宅,必然已经被住宅中人看到,为免因为卢东而推测到苏家,所以只能将这处住宅中的所有人杀死。

    血杀门的杀手许多都性格嗜杀,顺带将这处住宅当中的人全部抹杀,这种事并不少见。

    返回苏家,将卢东安置之后,姚真来到了苏阳的住处。

    “家主,卢东的被掳的确是尹杭所为,在我赶到的时候,卢东被以异物拷问,将秘密收集人参与血灵芝种子的事告知了尹杭。”

    “尹杭已经借此推测出了灵地的存在,准备上报尹家,所以我将尹杭杀了。”

    姚真汇报道。

    “做得很好,下去休息吧。”

    苏阳松了一口气。

    卢东的被掳果然是尹杭所为,而且差一点灵地的消息便暴露了。

    一旦灵地的消息被尹家知晓,尹家必然会心动,好在姚真及时赶到,杀了尹杭,阻止了尹杭的上报。

    清晨,一个双眼锐利外貌看起来三十余岁的男子正在吃着早饭,他正是尹家家主尹建元。

    一个中年女子走来,并没有作声,而是安静地等待在一旁。

    早饭吃完,尹建元目光望向中年女子尹海莲问道。

    “什么事?”

    “家主,就在昨晚,尹杭被发现死在了住处!”

    尹海莲恭敬回答道。

    “怎么死的?”

    尹建元微皱眉询问道。

    尹杭是尹家较为有天赋的子弟之一,不过却因为做出了太过出格之事,被他惩罚,削减了在家族之中的待遇。

    尽管被他不喜,受到了惩罚,但毕竟是较为有天赋的子弟之一,如今却死在了住处,让他略微有一些不快。

    “被人干脆利落地一刀割喉,根据验尸人的检测,其体内有着血杀门所独有的毒药,从杀人的手法推测,应该是血杀门所为。”

    尹海莲回答道。

    “哼,血杀门……”

    尹建元冷哼了一声。

    对于同属十三大势力的血杀门,他没什么好印象,因为尹家便有高层曾经遭到血杀门的暗杀。

    如今,尹家一位颇有天赋的子弟死在了血杀门的暗杀之下,让他对血杀门的印象变得更差。

    不过,纵使对血杀门的印象再差,他也无法奈何血杀门。

    血杀门是不差于尹家的大势力,而且驻地十分的隐秘,即便想要对付也难以找到。

    “你觉得是什么势力向血杀门发布的委托?”

    “尹杭得罪的人不少,不过他最近这段时间所得罪的人只有炼器大师苏阳,是苏阳发布委托的可能很大。”

    尹海莲回答道

    “尹家的人不能白死,让尹金长老走上一趟,让苏阳给一个交代。”

    尹建元吩咐。

    尹家的威严不容挑衅,纵使苏阳是一位炼器大师也不行。

    说到底,炼器大师只是身份尊崇,而并没有与身份相对等的实力。

    尹家虽然想要结交,但在涉及到根本性问题的时候,尹家是不会退让的。

    “是。”

    尹海莲应道一声离去。

    不久之后,一个外貌五十多岁男子来到了苏家,这人正是尹家长老尹金,一位拥有着换血境武者实力的强者。

    “果然还是来了!”

    得知尹家一位长老到来的消息,苏阳心中叹了一口气。

    虽然已经伪装成了血杀门所为,但以最近这段时间苏家与尹杭的冲突,很容易便推测出是苏家委托血杀门所为。

    伪装成血杀门所为唯一的好处是让尹家没有证据是苏家所为,毕竟尹家不可能向血杀门求证。

    挡向尹家这样的家族,很多时候都是不需要证据的,只需有怀疑便行。

    苏阳来到客厅,见到了尹家长老尹金。

    这是一个头发半白,乍看一下像中年,仔细一看,又像是一位老者的人。

    “苏大师,久仰了!”

    尹金望向到来的苏阳,皮笑肉不笑道。

    “尹金长老,不知你这一次来是为了什么?”

    坐到老者对面,苏阳向老者道。

    “苏大师,就在昨晚,我尹家一位拥有杰出天赋的子弟尹杭,被发现死在了血杀门的暗杀之中。”

    “我尹家调查了尹杭最近这段时间所得罪的势力,根据调查,尹杭最近这段时间所得罪的势力当中,有那个财力请动血杀门的,也唯有苏家了。”

    目光注视着苏阳,尹金说道。

    “尹杭长老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以为尹杭的死,是我雇佣血杀门所为?”

    苏阳脸上“惊讶”道。

    “尹家的确是有这个怀疑。”

    尹金承认道。

    “尹金长老,这你就错怪我了,以尹家的情报想必也知晓,我曾遭到血杀门暗杀。”

    “对于血杀门,我可谓是深恶痛绝,又怎么可能借助血杀门发布委托,让血杀门暗杀尹杭。”

    苏阳一脸“正色”地说道。

    “但种种迹象都表明,是苏家发布暗杀委托的可能最大,无论如何,苏家得给尹家一个交代。”

    尹金说道。

    “不知尹家想要什么样的交代?”

    苏阳问道。

    “尹杭这样一位天才子弟的被杀,是尹家不可估量的巨大损失,尹家希望苏大师每月为尹家锻造两柄纹兵作为赔偿。”

    尹金道。

    “每月为尹家锻造两柄纹兵作为赔偿?”

    苏阳的脸色沉了下来。

    若是稍微给点赔偿,他不是不能接受,但尹家所要求的,实在太过。

    每月为尹家锻造两柄纹兵,尹家这次想让他免费成为尹家的专属炼器师,成为尹家的下属,这是他说什么也不可能答应的。

    “尹金长老不觉得这太过了吗?说到底只是怀疑而没有证据,单凭这一点,变想让我成为尹家的下属。”

    “证据,那种东西,我尹家并不需要,既然认定了是你那便是你。”

    尹金的声音冷了下来,十分霸道地说道。

    “尹家未免太过霸道?”

    苏阳强压着怒火说道。

    “霸道,霸道又如何?叫你一声苏大师那是给你面子,真以为能够与我平等平坐。”

    尹金不屑冷笑。

    炼器大师的身份的确是很高,的确是能够得到各大势力高层的客气对待。

    但这种身份,不过是他们这些大势力高层所给予的而已。

    既然能够给予自然便能够剥离。

    事实上,像他这样的大势力高层,平时的时候虽然对于苏阳十分客气,但自始至终,都从未将苏阳摆在平等的地位上。

    “我承认,单凭炼器大师的身份的确是没有资格与你平起平坐。”

    苏阳面沉如水。

    对于炼器大师的身份,他自始至终都看得很是通透。

    知道这层身份看似十分尊崇,但作用远没有想象当中的大。

    不过,他的倚仗自始至终都不是炼器大师这层身份。

    “那这样又如何?”

    苏阳体内的血气沸腾,血色的雾气笼罩苏阳,宛如一件血色大衣穿在苏阳身上。

    一股恐怖的气息从苏阳身上爆发,如一座大山般压向尹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