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秦时罗网人 晓恋雪月

第三十七章 男女朋友的那种

    听到洛言说起正事,焱妃心中的局促感减少了几分,她还真的有些担心洛言再来一次单膝下跪。

    “太傅是为了秦王来做说客?”

    焱妃美目微动,看着身旁的洛言,不答反问道。

    洛言闻言,摇了摇头,轻笑道:“王上并没有拜托我,这都是我的自作主张,想要代表王上邀请阴阳家的诸位,阴阳家既然已经入秦,那便已经入局,如今秦国的格局已经明朗,王上成年礼在即,加冠之后,便会亲政。

    阴阳家此刻若是愿意站在王上这边,未来秦国自当有阴阳家的位置。”

    “若是不愿呢?”

    焱妃美目盯着洛言,反问道。

    “若是不愿,阴阳家未来也许还会在秦国,但秦国的核心却绝对没有阴阳家的位置。”

    洛言看着焱妃,目光平静,和之前的目光完全不一样,淡淡的说道。

    似乎就真的只是谈正事,不涉及其他。

    “这是威胁?”

    焱妃眉头轻锁,冷冷的盯着洛言,问道。

    “怎会是威胁~”

    洛言轻笑了一声,迎着焱妃的目光,不卑不亢的说道:“想要获得什么,自然便需要付出什么,这世上从来没有不劳而获,王上现在处境并不好,但这不意味着王上的处境会一直如此。

    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这从来都是两个词。

    东君阁下觉得呢?”

    “……此事我需要考虑一二。”

    焱妃沉默了一会,轻声的说道。

    “好,我明日再来问你。”

    洛言没有催促,保持着嘴角的微笑,轻声的说道,别说,看着焱妃就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心情都不由得好了几分。

    犹如这蔚蓝色的天空。

    这种不包含任何感情的存粹欣赏,当真是纯洁啊~

    唯有洛言此时此刻的境界才能感悟一二~

    “……”

    焱妃嘴唇动了动,最终不知道说什么话,便是闭上了,美目一时间看向了远处,似乎不想和洛言对视。

    正事聊完了,和洛言这么干站着,那种莫名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走走?”

    洛言看着拘谨的焱妃,心中一乐,嘴上却是极为温柔的说道。

    随后也不管焱妃答不答应,便是迈步向着远处走去。

    焱妃抿了抿嘴唇,看着洛言的背影,绝美精致的面容浮现出一抹迟疑,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跟上了洛言,就这般不告而别,不符合规矩和礼仪,阴阳家的除了教阴阳术之外,礼仪规矩也是有的。

    不然也不会培养出焱妃这样的女子。

    气质这玩意可不是天生就有的,需要后天培养。

    一男一女便是顺着湖边散步。

    洛言也是难得安静了下来,默然陪着焱妃散步,走了没一会儿,才开口询问道:“焱妃,我们算是朋友吗?”

    朋友?!

    焱妃对这个词觉得很陌生。

    身为阴阳家的东君阁下,她从未有过朋友,哪怕看似是闺蜜的师妹月神,两人的关系也不见得有多好。

    “恩,男女朋友的那种。”

    洛言点了点头,很认真的说道。

    反正这词的隐藏意思焱妃也体悟不到,洛言不建议皮一下。

    “未来还很长,先前是我操之过急了,现在,我想慢慢了解你,知道你的过去,知道你的梦想,知道你的爱好,乃至衣食住行等等,一点一滴,我都很好奇,所以我希望和你成为朋友,慢慢了解。”

    洛言很真诚的看着焱妃,背对着午后的阳光,整个身体都在阳光下散发着光芒,嘴角挂着一抹微笑,以一种极为完美的角度对焱妃发动了攻势。

    焱妃歪了歪脑袋,一时间不敢面对洛言的目光,目光有些迷茫,只感觉心绪很乱。

    心一旦乱了,就真的很难平静。

    这心啊,终究不是湖面一般,风过无痕,它是很容易留下痕迹的,尤其是一张白纸的时候,随后一下都会留下印记。

    而洛言就像一只欢快的哈士奇,挥舞着狗爪子疯狂的在白纸上踩踏。

    不将情面的那种。

    倾略性十足。

    “只是朋友,这也不行吗?”

    洛言叹了一口气,有些失落的说道。

    焱妃沉默了一会,缓缓的说道:“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有朋友。”

    “那是以前,以后,我会陪着你~”

    洛言轻声的说道。

    “……恩~”

    良久,焱妃才轻轻的应了一声……

    并未和焱妃逛太久的花园,对方便是走了,因为这片花园来人比较多,期间有许多诸子百家的弟子都看到了洛言和焱妃私会的身影,这对于脸皮比较薄的焱妃而言,显然是一种难以接受的事情。

    “看来想要将你送给她还得再等等~”

    洛言摸了摸怀中的手镯,目送焱妃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嘀咕了一声,随后嘴角忍不住微微轻翘。

    迎着那些诸子百家的弟子走了过去。

    此番来见焱妃自然不是单纯的色心大起,而是别有目的。

    一方面正如先前所言,他是帮嬴政招揽阴阳家的人,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吸引外人的注意,咸阳宫人多眼杂,他得让别人知道自己在哪,做了什么事,和阴阳家东君私会显然话题性极高,更容易掩人耳目。

    只要赵高帮自己擦干净屁股,那和赵姬的事情就很好隐藏了。

    “随波逐流,静水流深?李斯的话蛮有境界的~”

    洛言心中轻笑了一声,向着诸子百家的弟子走去,打算和这群人吹会牛逼,刷波声望,顺便表达一下自己打算开一所容纳诸子百家学术学宫的事情。

    算是给未来埋下一颗种子。

    数月之前在墨家巨子耳边吹的牛逼,如今也算慢慢可以实现了,他很想知道墨家巨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会因为与秦国的理念不合而反悔吗?

    除此之外,其余诸子百家的态度也很有意思。

    诸子百家之间也有许多学说理念不合,双方敌对多年,比如墨家和阴阳家公输家的关系就一直很糟糕,六魂恐咒天克墨家巨子核心心法这件事情就看得出来,双方积怨极深。

    这里面估计还涉及到一些深层次的秘密。

    当然,这些和洛言没啥关系。

    他稳坐钓鱼台。

    有着秦国做靠山,纸张印刷术开道,未来诸子百家想要大规模宣传学术就必须通过他的学宫,这一点洛言已经预见了。

    纸张的便利本就是一个大杀器,用的好,足以改变诸子百家的格局。

    毕竟这年头,读书人太少了!

    而就在洛言PY诸子百家弟子的时候。

    一处僻静的庭院之中。

    头发花白的老者正跪坐在树下闭目养神,似乎在感悟天道,而坐在老者对面的这是一个身材丰腴的女子。

    女子脸带面具,只露出涂抹胭脂的嘴唇,有一种难言的魅力。

    这两人自然是名家如今代表性的人物,名家当代掌门公孙龙以及名家下一代传人公孙玲珑。

    许久。

    闭目养神的公孙龙缓缓睁开了眼睛,双目似有精光闪烁,缓缓的说道:“这么多年来,老夫确实头一次看走眼,没想到此子竟然有如此能耐,短短数日时间,便搅动的整个秦国风起云涌,甚至连七国都会因此动荡,不简单啊~

    真不知道他的老师究竟是何人!”

    语气之中透着深深的不解和怀疑。

    杂学家之中何时出现过这样的人,竟然能教出这样的弟子,更关键的是洛言拿出来的那些东西,每一件对于一个国家而言都是关系到国运,可偏偏此子一次性全拿出来了。

    当真是不可思议。

    他甚至已经预料到了儒家得知后的反应。

    而引发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洛言,这个他曾经认为极为不错的小子。

    现在看来,他何止看错了,完全就是眼瞎。

    公孙玲珑的烈焰红唇微微抿动,似乎有些不服输的说道:“杂学家一项偷师百家,说不定他是从百家之中偷到的。”

    “能偷一二,却不能偷百。”

    公孙龙看着公孙玲珑,缓缓的说教道:“玲珑,败不可怕,怕的是败了之后便耿耿于怀,这会影响你后面的学习。”

    说完,公孙龙深深的看了一眼公孙玲珑。

    他很清楚自己这个孙女心中是何等的骄傲,换句话说,从小含着金勺子长大的,有些自命不凡,从未吃过大亏。

    而这一次不但输了,甚至输的有点惨。

    “玲珑知道了。”

    公孙玲珑恭敬的应道,只是语气依旧有些不符。

    “给你起名玲珑,是希望你有一颗玲珑之心,你可明白?”

    公孙龙缓缓的说道。

    “恩。”

    公孙玲珑轻声应道。

    “不,你不明白。”

    公孙龙微微摇头,他听出了公孙玲珑心中的不服,嘴唇微动,开始不急不缓的开喷,给公孙玲珑上课。

    身为名家的掌门,这张嘴巴自然不弱,而它也是公孙玲珑最好的老师。

    喷人从来都是从被喷之中熬过来的。

    只要公孙玲珑熬过了这个过程,那她的嘴皮子便会越来越厉害,直至超过公孙龙,如此便可接替公孙龙成为名家的新一代掌门……

    与此同时。

    洛言那一边已经离开了招贤宫,开始前往嬴政所在的雍宫。

    演戏得演全套,哪怕费点时间。

    却不能留下麻烦的尾巴。

    今天的一些麻烦事应付过去,未来的日子就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