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秦时罗网人 晓恋雪月

第两百五十七章 怀孕了?!

    强者便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吗?

    白凤站在卫庄身后不远处,脚尖点地,宛如没有重量的羽毛,一袭白衣随风而动,长发飘逸,说不出的洒脱,突然听到卫庄的话语,心中有了疑惑,脑海之中不由自主浮现出诸多人的身影,比如大将军姬无夜,血衣侯白亦非。

    他们在韩国何曾不是最强大的人,掌控无数人的生死,可面对秦国,依旧脆弱不堪,最后更是被洛言这个曾经的弱者玩弄致死。

    秦国很强大。

    可秦国的强大能永恒吗?

    终究还是会慢慢的走向衰弱,直至灭亡。

    白凤不觉得力量能决定一切,他觉得速度才是一切,当速度足够快的时候,你便会发现四周的一切变得缓慢了起来,包括时光,似乎也变慢了,若是速度超越一切,超越时光……

    “走吧,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卫庄却没有给白凤太久的时间去思索这个做梦吃屁的命题,冷漠的说了一句,便是转身向着远处走去。

    这悬崖处的风确实有点冷……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

    很快便是进入了三月份,秦军也开始小规模调动,准备即将到来的大战。

    至于真正出兵的日子,目前定在五月份,尚未明确,还在试探。

    赵国不是傻子,察觉到秦军的意图,动作也不慢,尤其是领兵之人还是李牧,这段时间,他可没少筑造壁垒,甚至还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些水泥,加固了防御措施,可惜数量太少,用处不是太大。

    这玩意的渠道如今依旧被秦国掌控。

    ……

    对于战事,洛言没怎么关心,他现在更关心气候。

    比如此刻,洛言心中就有些凝重。

    他不会看天象,也不懂季节变化,可感觉四季变化还是能做到的,今年的春季很诡异,秦国之地竟然只零零散散下了两三次小雨,而据探子汇报,燕赵之地连一场小雨都未曾有过,似乎初步已经验证了他的猜测。

    历史的车轮正滚滚而来,能被记载在历史上的天灾,显然不会是小打小闹。

    洛言得知燕赵之地的情况,并未隐瞒,直接上报给了嬴政。

    “旱灾?”

    嬴政眉头微皱,他自然明白这个字眼意味着什么。

    燕赵之地若是发生大规模干旱,必然缺粮,人心涣散,此时若是出兵,自然对秦国有利,可随之而来的问题便是善后的事情,一旦攻占了赵国,旱灾的问题便会落在秦国的头上,如何治理赵国,安抚民心。

    要知道秦赵之间可是有些血海深仇,长平之战结束也不过才近四十年,现在秦国的青壮年基本上都与秦国有仇,父辈祖辈皆死于秦国之手。

    想要彻底占领赵国需要杀掉多少人才可以?

    这是一个问题。

    嬴政并不是一个嗜杀的人,可他也绝对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对于赵人,嬴政本身绝对没有好感,可身为帝王,他显然不能站在私人的角度上去看待问题。

    这刀举起来容易,可一旦落下,日后引起的问题必然极多。

    嬴政沉吟了片刻,平静的说道:“未曾发生的事情,先生无需多虑,先攻下赵国HD再说。”

    这一战,嬴政等了太多年,显然不会因为这可能发生的事情而停下脚步,就算旱灾真的来了,对于秦军也只会是好事,可减少军中伤亡。

    至于战后治理的事情,那终究是事后的事情了。

    现在的赵人可不是秦人!

    他们是秦国的敌人。

    你是老大,你拿主意……洛言点了点头,顺着嬴政的意思说道:“如此,臣这便联络郭开,找个由头将李牧除去,之后便可长驱直入,直取HD,一举将赵国灭了!”

    “待赵国投降,寡人会亲自前往!”

    嬴政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凌厉,一股不怒自威之感散发出来,缓缓的说道。

    他很想去看看赵国的那些“老朋友”,他们是否还记得他这位秦国的质子,是否后悔当年放他回秦,又是否会相国,当年那个秦国质子竟然会率大军踏平赵国以及HD!

    儿时的屈辱,他从未有一刻忘记。

    屈辱永远是一个男人奋发向前的动力,驱使他们前进。

    以后要小心了,嬴政的心眼不大……洛言心中打趣了一声,嘴上却是接茬道:“臣会随大王一同前往。”

    “自然。”

    嬴政很快便是调整好了情绪,轻声道。

    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许久不曾与先生对弈了,今日有闲暇,先生不妨陪寡人下一盘。”

    我觉得五子棋更有意思……洛言口是心非的说道:“大王可要手下留情。”

    ……

    三盘棋直接浪费了两个时辰,从咸阳宫出来已经是半晚时分了。

    阳光尚且明媚温和,倒是令人有几分懒洋洋的感觉。

    “回家。”

    洛言对着墨鸦吩咐了一句,便是坐上了马车,脑袋直接靠在大司命的双膝上,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脑袋上,示意她可以开始了,自己则是闭目养神,思索着如何让郭开对李牧动手。

    知道春平君是罗网的暗子之后,此事的难度已然大大降低。

    不够措辞需要委婉一点,太过简单粗暴有点不像他们这种人的风格,权谋之计终究要走个过场。

    大司命淡定的给洛言按摩脑袋,不忘手指微微加热,刺激穴位。

    无他,唯手熟尔。

    过了片刻,洛言缓缓睁开眼睛,伸手捏了捏挡在眼前的障碍物,有些疑惑的说道:“是不是变大了?”

    “……你不要太过分!”

    大司命顿时手上动作一僵,美目有些嗔恼的瞪了一眼洛言,压低声音说道。

    洛言缓缓起身,伸手搂住大司命的腰肢,伸手轻挑起她的下巴,打趣道:“啧,都跟了我这么多年了,脾气还是这么倔,不过我喜欢你的眼神,令我很有成就感。”

    大司命撇过眸子,不愿看着洛言那张可恶的面容。

    “别怪我,最近有点忙。”

    洛言温柔的捏了捏大司命的手,随后狗爪子就不怎么规矩了起来。

    大司命抓住洛言的狗爪子,不愿轻易让洛言得逞。

    可惜,她就没成功过……

    墨鸦嘴角抽搐了一下,很懂事的用内息屏蔽了听觉,目光幽幽的看着前方的道路,同时将马车的速度降了下来,他得给洛言争取时间。

    现在赶回去,容易出大问题。

    这一路注定会有些颠簸。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太傅府。

    洛言衣冠楚楚的走下马车,大司命已经提前送回去了,期间,他还不忘梳洗了一番,调整了一下衣服的整齐度,他便是大步走入了内院之中,已经做好了被焱妃迎接的准备。

    焱妃在家中,基本上每一日都会迎接洛言回来,就像一个等待老公下班的小娇妻。

    忏愧~

    不是洛言调教的好,是阴阳家妹子素质太高。

    不过今天出了意外,洛言进入内院之后竟然没有发现一个妹子,他有些惊讶,旋即有些忐忑的多想了一些东西,莫非焱妃得知了什么小道消息?

    亦或者月神诽谤了他什么?

    瞬间,福尔摩斯附体,洛言脑回路开始急速运转,同时以极快的速度想好了对策。

    死不承认!

    老话说得好。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只要我足够嘴硬,家里还是能继续和睦下去的。

    不过很快,洛言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府上的妹子们都聚集到了惊鲵的院落之中,让他极为惊讶。

    莫非今日府内妹子大打出手,惊鲵发飙镇压了?!

    能压得住焱妃的也唯有惊鲵了,现在惊鲵有多猛,洛言心里也没数,尤其是与盖聂探讨过剑道之后,他发现惊鲵的实力很难衡量,除非她全力出手一次,可这显然也没机会。

    当世能与她切磋的没多少人。

    何况惊鲵现在也不喜欢打打杀杀,连惊鲵剑都成了房间的装饰品。

    洛言摸不清轻快,不由得悄咪咪的找上了小鱼,在其惊讶的目光之中打听了起来,不知道情况之前,他也不敢贸然杀入这龙潭虎穴之中。

    说到底都是因为明珠夫人,搞得他洛某人现在是有前科的人了。

    “大人!”

    小鱼清秀的眸子眨了眨,有些惊喜的看着保住自己的洛言,俏脸都因为心情激动而微微泛红,也不知道她激动什么。

    谁让洛言现在很冷静,大司命总能让洛言保持冷静的头脑,清醒的自我。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夫人他们都去了惊鲵那边?”

    洛言好奇的询问道。

    小鱼闻言,顿时美目多了一抹笑意,甚至还对着洛言卖起了关子:“好事,天大的好事,大人去夫人那边就知道了。”

    说完,小鱼也不管洛言想什么,竟然直接脚底抹油向着远处跑去。

    “?!”

    洛言睁大了眼睛,不解的看着小鱼,有事咱们不能说清楚嘛?

    不知老爷他不喜欢打哑谜吗?

    当年那个乖巧的侍女胆子也变大了,都快他平日里太温柔。

    不过既然是好事,那就不需要担心了……洛言顿时心中一定,带着几分好奇和疑惑,大步向着惊鲵院落走去,很快便是推门而入,顿时数对美目看了过来,为首的正是惊鲵,一袭素裙的她正文雅娴静的端坐在床边,一旁围着焱妃紫女等人。

    就连焰灵姬红莲也是站在一侧。

    “这……发生什么事了?”

    洛言眨了眨眼睛,一头雾水的询问道,同时目光看向了惊鲵和焱妃,因为此刻焱妃正搀扶着惊鲵,这画面有些诡异。

    惊鲵尚未开口,焱妃款款起身,美目含笑的看着洛言,柔声的说道:“恭喜夫君,惊鲵姐姐有了身孕。”

    “?!”

    洛言眨了眨眼睛,有点懵逼的看向了惊鲵,随后不由自主的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弟弟,它似乎终于活过来了。

    随后洛言嘴唇动了动,有些激动的说道:“多……多久了。”

    焱妃只以为洛言惊喜交加,薄唇轻启,解释道:“中午的时候请了医师过来看过,不到两个月,胎儿很健康,只需要安心养胎即可。”

    闻言的瞬间,洛言呼吸一窒,有惊喜,也有惊吓,甚至内心还有点发毛没底,因为他刚才可没对大司命动用安全措施,无他,习惯了。

    甚至前几日还去找了赵姬私会。

    甚至半个月前还去见了嫂嫂和胡美人,以及白洁……

    妈蛋,都怪我没把端木蓉的话当一回事,不听医者言,吃亏在眼前,你还以为你是曾经那个浪迹少年啊……洛言心中暗骂自己飘了,脸上却是露出笑容,看向了惊鲵。

    惊鲵看着洛言温柔的一笑,略带几分母爱的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那一瞬间流露出的绝美宛如一副最美好的画卷,同时伸手摸了摸一旁已经长大不少的小言儿。

    小言儿心情似乎很不错,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娘亲的肚子,有好奇,有期待。

    “我们先出去吧,让夫君与惊鲵姐姐独处一会儿。”

    焱妃很体贴的看了看紫女以及焰灵姬等人,拿出了大妇的气度,轻声的说道。

    旋即,一帮女子缓缓起身离去,只是一个个离去的目光看着洛言很不对劲,似乎恨不得吃了洛言。

    “娘亲,言儿是要有弟弟妹妹了吗?”

    小言儿趴在惊鲵身旁,好奇的询问道。

    洛言已经走了过去,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对啊,言儿以后要保护弟弟妹妹哦。”

    “恩!”

    小家伙大眼睛很认真的看着洛言,重重的点了点头。

    洛言坐在惊鲵身旁,搂住了她,心情一瞬间安定了不少,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被他抛掷脑后了,嬴政有句话说的不错,不要为未曾发生的事情烦恼,大不了死扛,男人没有什么是抗不了的。

    他应该高兴,自己在这个世界终于有后代了,也终于有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

    洛言目光温柔的看着惊鲵的肚子,伸手轻抚,似乎能感觉到里面的小生命,很奇怪的感觉,有一种莫名的责任感。

    惊鲵顺势靠在了洛言怀中,目光温柔。

    时光似乎在这一刻凝固。

    PS:怀孕了,求名字,男孩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