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流寇 傲骨铁心

第二百四十八章 福藩在手,富贵我有

    祁家庙一战,淮军共歼敌一千一百余,俘敌两千余,缴获战马35匹,其余牲畜200多头,武器若干。

    首战告捷,上下鼓舞,陆四命将俘获自明军的牲畜挑50头宰杀犒劳全军。

    因天色已晚,除传令曹元率所部至邳州城监视城中外,其余诸部就在祁家庙就地扎营。

    都说天上龙肉,地下驴肉,可陆四不爱吃驴肉,所以让已经升任第一镇第一旅营官的徐传超到骆马湖边打了几只大雁来烤着吃。

    这会,莫说大雁了,就是白天鹅或者陆四前世的国宝丹顶鹤,只要能弄来,陆四都不介意尝尝味道,甚至要能搞来大熊猫他也可以做一回蚩尤。

    徐传超那一营兵也是淮军唯一的弓箭兵,培养一个弓手所需时间远比训练一个火铳手要长,因此陆四没有大力打造弓弩部队,只叫徐传超领这个箭营归夏大军统带。

    离开淮安时扬州郑元勋传来一个好消息,说是那帮工匠终是打造出了可以连发弩箭的床弩。

    郑元勋亲自观摩,命置铁甲于百步,一弩射出穿甲而过。又置三百步,仍是一弩穿过。再置五百步,虽不能破甲,但使铁甲凹进。又于六百步命射榆树,入榆木半寸。

    最远射程能达八百步,大概九百米的样子,比弓箭和火铳都射得远,杀伤力也更大。

    如果淮军大规模配备这种床弩,再辅以铁甲兵、骑兵、铳兵、长矛兵,完全能够和任何强敌硬扛一波不落下风。

    所以,陆四精神头子也很振奋,可惜的是这种床弩目前仅造了五具,并且在试射过程中有三具因为弦力过紧散架,说明匠人使用的制弩材料仍存在问题,短期内无法大规模量产。

    陆四回信让郑元勋一方面让匠人继续寻找新的材料,一方面则就现有材料加急赶制一批,同于氏铁厂下一批运到军中的铁甲、斩马大刀一块送来。

    满清入关之后主力一直是追着李自成的大顺主力不放,但多铎会领偏师几个月后南下,而顺军也会在怀庆发起一次局部反攻。

    所以,陆四必须在这几个月壮大淮军同时,要尽可能的将淮军武装到牙齿,不求能战胜多铎,至少要让满清无法占领山东和河南。

    故而哪怕那些床弩具有“质量”问题,陆四也要先拿来用。只要能撑住多铎南下这一波,全国抗清局面必将发生重大变化,而非前世那般多铎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收编近三十万明军直达扬州。山东和河南也在南明没有作为的情况下被满清收入囊中。

    原山阳知县鲁吉英虽被任命为江都县令,但于氏铁厂这块还是鲁吉英在负责,他这个江都县令是扬州附廓县,倒也不必来回奔波。

    只是陆四需要的东西太多,扬州又有淮扬通会衙门在,鲁吉英很多事情不是太方便,因此郑元勋这个陆四亲自举荐的扬州府尹也承担了一部分“军工”方面的担子。

    郑鸿魁交付的五万斤熟铁便是由郑元勋负责接手,这件事也是一直瞒着淮扬通会刘暴和那个原先是扬州知府,现在被刘暴任命为淮扬参政的谭文道。

    对刘暴,陆四不是怀疑他的“造反”信念,而是怕此人知道他和明朝方面有联系会产生不好的联想。那个谭文道,陆四则是一点也不相信的。

    郑元勋这人和郑标一样属于务实的官僚,对大顺取代大明是持双手赞成的,同鲁吉英、宋庆一样是陆四暂时可以信任的文官。

    “舅舅,这大雁肉不好吃,没嚼头,我还是吃驴肉好了。”

    李延宗丝毫不理会舅舅的好心,将舅舅给他的半边烤熟了的大雁随手给了边上的孙武进。后者正愁分给他的肉不够,赶紧一把接过三下五除二的就撕咬起来。

    “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你乱来,命只有一条,要是没了的话我怎么跟我那老姐姐交待?”

    光顾着训外甥,没注意盐洒得有些多,把陆四齁的赶紧叫齐宝拿水给他。

    水是冷下来的白开水,这年头水中寄生虫多,所以陆四下令军中用水除非没有煮沸条件,否则一律要烧沸再饮。

    从宿迁过来的路上,陆四看到不少村民有大脖子病,尤其是骆马湖这一带更多,一些水源地明显能看到钉镙,这种镙就是血吸虫的宿主。故而等淮军稳定下来后,陆四肯定要发动百姓打一场“送瘟神”的战役。

    “都督,有大雁吃啊?怎么不叫我们的!”

    徐和尚的特色是人没到声先到,瞧见这边在烤大雁,蹲下就从孙武进手里抢了一块过去,气得孙武进直撇嘴。

    “你这个酒肉和尚,就这么几只,叫你们吃了咱吃什么?俘虏都甄别完了?”

    陆四拿着那把白门爱妾的灵宝匕首挑牙。

    徐和尚边吃边道:“甄别完了,叫他们自己指认的,有600多是刘泽清的兵,其他都是从海州还有邳州拉的夫子。”

    陆四想了想道:“拉的夫子给他们两个选择,愿意在我淮军干的先当辅兵,不愿意干的每人发他们点干粮,再给50文铜钱让他们自己归乡。”

    徐和尚“噢”了一声,又问:“刘泽清的那些兵呢,也这样办?”

    这时边上的孙武进却起身了,把个油乎乎的双手在腿上一抹,道:“都督,我去办事了。”

    因为嘴里还有肉的缘故,孙武进说的含糊不清。

    “去吧。”

    陆四随手扬了下。

    李延宗可能呆着无聊,又可能是不想跟舅舅呆一块听他说教,也起身想去看孙武进干什么,陆四却一把拽住他,闷声道:“吃饱了没有?饱了就去睡觉。”

    “噢。”

    李延宗嘴里答应,也乖乖去了帐篷,可眨眼功夫就溜了,悄悄跟在孙武进等人后面来到一处荒地,眼前一幕可把这位陆都督的外甥看呆了。

    孙武进竟是在杀俘,六百多刘泽清的兵被他下令用长矛刺死一半,余下尽数坑杀。

    两百里外的徐州城下,攻守双方都是静悄悄,长达一个多月的攻城让双方都是精疲力竭。

    明军大营中军帐中,刘泽清神情凝重的看着侄子刘之榦,沉声道:“京师已经沦陷,陛下殉国的消息不会有假,我们必须要把福藩控制在手中,否则天大富贵就叫旁人得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