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流寇 傲骨铁心

第六百二十八章 登基贺礼

    尚善回到妻儿居住的小山洞时,妻子纳喇氏正呆呆的坐在铺有干草的地上望着熟睡的儿子。

    洞里很冷,并没有生篝火,山上能烧的干柴都烧了。

    虽然没有办法找到食物给儿子,纳喇氏却不能让儿子冻着,她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紧紧的裹在儿子身上。

    门度已经醒过来好几次,因为没有吃的,门度每次都是被饿醒,之后又被母亲哄睡过去。

    就这么醒来,哄睡,不停的重复。

    重复到纳喇氏都已经麻木了,而每次门度睡下不到半柱香都会醒来。

    孩子,实在是太饿了。

    母亲,更饿。

    饥饿让纳喇氏的意识都已经变得模糊,她的脸也变了样子,颊骨都出来的她甚至都没听见丈夫进洞的脚步。

    恍惚中,纳喇氏突然看到一条野狗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本能的伸手去拽那野狗的尾巴,狠狠的将野狗摔倒,之后死命的去掐野狗的脖子。

    她绝不能让这条狗跑了!

    因为,这条狗会让她母子能填饱肚子,能活下去!

    “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耳畔传来的丈夫怒吼声让恍惚中的纳喇氏回到了现实之中,继而她“啊”的一声惊叫起来。

    她竟然在掐自己的孩子!

    她难以置信,她目瞪口呆。

    “疯了,疯了!”

    尚善气得狠狠打了妻子一个耳光,将她用力推向一边,之后赶紧抱起正在哭闹的儿子,仔细查看确认儿子并没有事后,方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爷,我我”

    纳喇氏如犯错的小孩,她哭,却没有一滴眼泪。她想抽打自己,可浑身却是再也没有一点力气。

    她就跟被抽走全身所有的筋一样,瘫软在石壁边。

    “爷,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犯下惊天大错的纳喇氏知道丈夫不会原谅她,可她真的不知道刚才为什么会那样做。她可能是真的疯了。

    望着妻子已经凹陷的眼眶,再看怀中脖子发红的儿子,尚善的心很痛,很痛,对妻子的恨意也一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愧疚,是自责。

    “阿玛,我饿。”

    小门度不知道自己的母亲险些失手杀死他,他以为阿玛回来了,他就可以有吃的了。

    尚善嘴巴动了动,儿子乞求的目光让他更是心如刀绞。

    山上,早就没有吃的了,连他这个固山贝子也没有吃的!

    “爷,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吗?”

    纳喇氏跪在那里,披头散发,她想去抱自己的儿子,可又怕丈夫不原谅她。

    尚善沉默,他不想死在这里,可豫王叔却要他死在这里。

    因为,爱新觉罗绝不能投降!

    从丈夫的表情中,纳喇氏知道了答案,她突然抬起头死死看着丈夫,目光中是坚定也是恳求。

    “爷,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杀了我你和度儿就能活下去!”

    纳喇氏癫狂,她挣扎着去寻丈夫的刀,可下一刻她却被丈夫死死按住。

    爱新觉罗为什么不能投降,爱新觉罗为什么一定要亲手杀死自己的妻儿!

    “我们不会死,你和度儿在这里等我!”

    拿定主意的尚善缓缓走向洞外,在充满死气的山上一步步向着豫王叔所在的山洞走去

    豫亲王的洞中同样也没有柴火可烧,整个洞里都显得无比刺冷,可同外面的满洲奴才们比起来,这里已经是天堂了。

    “阿玛,你喝水。”

    灵格格将从小溪中舀来的水一点点的喂给自己的父亲,她和妹妹东莪、弟弟多尼已经很努力了,可那小溪中并没有鱼虾。

    “阿玛,吃。”

    小多尼在父亲喝完水后,将用一片树叶包裹的两条蚯蚓递到了阿玛嘴边。

    蚯蚓还活着,在树叶上蠕动着。

    多铎愣住了,这一刻,饶是铁打的豫亲王也不禁落下了泪水,然后他看到了堂侄尚善的身影。

    尚善的脸色很难看,多铎意识到什么,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可随后,尚善却突然走到他面前,然后蹲下将一条布带套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

    多铎没有惊恐,而是震怒。

    他看不到背后尚善的脸,但他什么都知道了。

    这个贪生怕死的懦夫,他不配做爱新觉罗的子孙!

    尚善的眼中满是泪,但他的双手却紧紧的勒着布带。

    多铎本能的挣扎起来,尚能动的左手狠狠的掐在尚善的胳膊上。

    “三哥,你做什么!快松手,快松手啊!”

    阿灵被吓坏了,她不断的捶打哥哥尚善,可哥哥尚善却更加用力的在勒她的阿玛。

    十岁的东莪哭了,手足无措的呆呆看着。

    小多尼“啊”的一声大叫,手中的宝贝蚯蚓掉在了地上。

    洞中的动静惊动了外面的侍卫,他们冲了进来,发现固山贝子竟在勒他们的主子后,侍卫们震惊之余本能的要上前阻止。

    可是,固山贝子却转过头朝他们摇了摇头。

    侍卫们愣住了,然后,他们竟然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的主子被侄儿亲手勒死。

    多铎还没有死,他睁大着眼睛望着他的奴才们。

    眼神从愤怒,一点点的变成空洞。

    终于,尚善松开了手。

    太祖皇帝最宠爱的儿子、大清最风流的王爷、对待汉人最残酷的满洲亲王、开国诸王战功之最、摄政王最喜欢的弟弟死了。

    多铎是被自己的侄子杀死的,也是被他们的奴才们杀死的。

    同他的哥哥多尔衮一样,兄弟二人遭到了这世间最残酷的惩罚众叛亲离!

    尚善不好受,亲手杀死自己的叔叔,哪怕只是堂叔,他的心都不好受。

    阿灵的哭声,东莪的抽泣声,小多尼呼唤阿玛的声音传出去很远,很远。

    洞外,有很多人。

    可是,谁也没有进来。

    他们就在外面怔怔的看着。

    许久,尚善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拉住妹妹阿灵和东莪的手,看了弟弟多尼一眼,痛苦说道:“你们不要恨我,哥哥只是希望你们能活下去。”

    说完,朝那几个还在怔立的侍卫吩咐道:“通知所有人,我们下山投降。”

    “啊?”

    侍卫们并没有马上反应过来,等到清醒后,他们齐声应道:“喳!”然后不约而同奔了出去,将固山贝子的命令,也是他们活下去的希望传遍整个凤凰山。

    多铎的尸体被四名侍卫扛到了山脚下,高杰、耿仲明等第一时间验了尸体,确认无误后,高杰兴奋的让人将这位满洲亲王的尸体连同他的儿女,以及多尔衮的女儿东莪一起快马送往北京。

    这是高杰本人,也是第六镇全体将士给大顺皇帝登基送去的最好贺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