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流寇 傲骨铁心

第六百八十二章 圣武天王李自成

    何为继统?承继法统。

    何为继嗣?父死子替。

    两者表面是一件事,但内中学问却大了。

    继统者,未必要奉被继者为祖宗;继嗣者,你要不认祖宗,那是要被天下人唾骂的。

    虽然受了老岳父遗产太多好处,但怎么说陆四也是创业之君,要不是他把江淮分公司做大做强,具有一定流动资金,形成地方垄断,身为集团老总的老岳父能在公司即将破产时,为了挽救公司把闺女许给一个外挂的分公司经理么?

    不可能!

    说白了,是陆四自己的枪杆子硬。

    江山同公司,一个道理。

    因此,冯铨说的话在理,监国的江山绝不是继承于李自成,是人家自己一手一拳打下来的。

    如此,凭什么要人家继李自成的嗣,连自家老爹都不认了。

    诚然,大顺这个国号不改,继嗣更合乎礼制及世人的传统观点,但凡事要讲究实事求是,看待事情也要根据时事的变化和实际情况来断定,怎么就能抱着老观点不放呢。

    当年《三朝要典》是冯铨修的,修这书时不可谓不费尽心血,绞尽脑汁,可到了崇祯朝,他冯学士不照样把《三朝要典》扔茅房了么。

    等到了满洲人入关,一旨相邀,冯学士也是不辞辛苦北上就职,为大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可两年后,也是他冯学士亲手将满洲的孤儿寡母献给大顺新君的。

    是谓,识时务者,俊杰也。

    礼是什么?

    理也!

    理是什么?

    拳头也!

    如今这天下,谁的拳头硬?

    监国也!

    既然如此,监国的话就是理,就是礼,一句顶万句!

    历经明、清、顺三朝的冯铨思想开明,深为左辅顾君恩的“迂腐”着恼。不过考虑日后同僚相处,自己初来乍到于大顺资历不足,冯侍郎倒没敢义愤填膺当众喝斥左辅大人,说什么不为监国着想者,当斩之类的话。

    但,情绪肯定是激动的。

    以致烟屁股都烧到手了,侍郎都没察觉。

    陆四这边,精神也是大振。

    知音难求,高山流水,有学问的人讲话就是在理,只要屁股正,书读的越多就越好。

    继统非继嗣一说,真是说到陆四心坎中了,因为这一说更能彰显陆四承继大顺的正统性。

    严格来说,他陆四所继为两统,一是李自成的大顺政权法统;二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法统。

    要搁后世大白话讲,我陆文宗虽坐了李自成董事长的位子,但那是我陆文宗个人努力奋斗的结果,可不是李自成遗嘱的结果。

    在这个过程中,你李自成是帮助了我陆文宗,但你那是带有功利性质,不是无私性质,因此我陆文宗可以感激你李自成这个领路人、革命先驱,但我不能把你当祖宗供了。

    而想要让世人淡化隆武帝是李家继嗣,那就必须要强调法统。

    法统最硬者,古今除朱元璋外,还有谁能胜过陆四?

    “老冯这番话,听起来还是有些道理的。”

    陆四油脸点头,想弹烟灰,却发现桌上没有烟灰缸,便准备先扔地上,却见那刑部侍郎堂崇雅将一砚台递了过来。

    陆四赶紧将烟灰弹进砚台,并朝党崇雅微笑致意,感谢他的妥贴之处。

    冯铨看在眼中,却是心中一紧。

    陆四继续征询顾君恩的意见:“左辅以为老冯说的有无道理?”

    “继统不继嗣倒也可,当年嘉靖朝大礼仪便是如此。”顾君恩很是平淡的说了一句,并有意无意的扫了冯铨一眼。

    陆四一听方才明白,原来这玩意不是冯铨的首创。不过不要紧,谁支持他,谁就有理。

    冯铨见状,却是抛出另一个酝酿成熟的“重磅炸弹”。

    “臣以为便是继统不继嗣,也有些不妥,因为难以理清大宗小宗关系,将来会有隐患。”

    “噢?”

    陆四耳朵微竖,从烟盒拿了根烟扔给冯铨。

    冯铨下意识伸双手去接,却发现烟屁股烫手,疼得他一甩,烟屁股落地时监国的烟又扔了过来,结果一下掉在地上,几乎是电闪雷鸣间,就见冯侍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撅着屁股将掉地上的烟捡起,抬起时还不忘在鼻间嗅了一口。

    一时又不知这烟往哪放,索性便搁在耳朵上。

    从捡烟到放烟,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让人惊叹。

    理了理思路,冯侍郎斩钉截铁道:“监国继统也罢,继嗣也罢,总脱不了要追谥永昌皇帝,若永昌皇帝为我大顺太祖、世祖又或高祖,那监国将来如何自处?”

    “老冯,你接着往下说,别停啊,”

    陆四听着在理,这件事一定要圆满解决,不能给后代留下麻烦。而且他本人是比较倾向太祖这个庙号的,舍不得让给李自成。

    人生一世,不能为太祖,便如太监入青楼般叫人扫兴。

    “臣以为永昌皇帝虽有开我大顺之基伟业,然如今之大顺却是由监国一手开创中兴,故大顺当为陆家之大顺,而非李家之大顺。”

    说到这,冯铨打住。

    “老冯呐,你就不要跟我卖关子了,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嘛,在座的都是我大顺栋梁,没外人。”

    陆四脸上挂有些许笑意,继而从左兜中摸出一包完整的大顺牌香叶丢给冯铨。

    冯铨这回接住了,双手接的,如视珍宝般将那盒烟揣在袖中,然后拿出了他的解决方案,就是不可以追谥李自成为大顺太祖,而当追谥李自成为大顺天王。

    “天王?”

    陆四诧异的张了张嘴,这个王号让他很熟悉。

    “天王,贵天子也!”

    冯铨深呼吸一口,滔滔不绝起来。

    “《春秋》开篇便是天王正月,由此可见天王乃上古最崇高之帝号。而当年周武伐纣,受命于天称王,追封曾祖亶父为太王,祖父季历为王季,父西伯昌为文王,分封同姓及功臣到各地,自此开创了周王朝。自此,天下诸侯皆称周天子为周天王。追述根源,天王早于皇帝,贵于天子,故臣以为我大顺可追谥永昌皇帝为天王,以显其尊,以示其贵,更可使我大顺子民万代敬仰”

    冯铨又道日后可于太庙旁另建天王庙,单独祭祀天王李自成,一应规格都如太祖,如此既能尊李自成,又不使李自成成为陆顺宗法之障碍,可谓两全齐美。

    陆四这边听的不住点头,寻思给李自成上一个天王尊号,似乎也挺好。

    之前好像也不是没有天王的,似乎有什么前秦天王苻坚、后秦天王姚兴、后凉天王吕光、北燕天王冯跋、北周天王宇文觉,由此可见天王这个贵于天子的称号,还是有不少人爱用的。

    另外有个汉家大英雄被对手上的尊号也是天王,陆四前世有一位广西老表也是天王。

    不附顺之宗庙,追谥天王单独祭祀,礼法上大顺就与李顺没有关系,无那大宗小宗一说,更能彰显李自成的功绩,不管怎么看,冯铨这法子都是个好法子。

    刚才递砚台供监国弹烟灰的党崇雅见监国面露赞许,不失时机的上前奏道:“臣附议!并且臣以为永昌皇帝为天下百姓起兵推翻腐朽之明朝可曰圣,抗拒鞑虏宁死不降可曰武,故永昌皇帝当为我大顺圣武天王。”

    “高,实在是高。”

    陆四欣然击案,问众人:“老冯的意见我觉得很好,我那岳父为圣武天王这事,可有反对的?”

    说是问众人,实际是盯着顾君恩看。

    老顾这边迟疑片刻,知道监国心中所想不是他能改变的,只得硬着头皮称善。

    礼法理顺了,年号确定了,中央六政府和地方巡抚官员也确定了,陆四此业不虚,心满意足,临走时不忘叫侄孙义良拿两条烟给冯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