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王魔王发大财 大脑被掏空

第三百五十七章 暗子

    心口很痛。

    好痛啊……痛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在地狱死去,灵魂应该直接被冥河收走,卷入无穷尽的记忆之海里才对。

    才对……

    “啊!?!”这么想着,他猛的翻身起来,却看见自己身处在……沼泽之中?

    不,不全是沼泽,旁边有一块干土地,所有的食人蛙类,原本的毒虫猛兽,全都避开了这个区域,似乎是有某个阵列在附近起作用,作为矿工的阿杜可以感受到矿石内蕴含的魔力流,以及肉眼也可以看见斑斑点点的光,应该是阵列运作时候逸散出来的力量。

    “我……不是被捅了吗?难道又重生了?这是?”他惊惶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却发现没有半点伤痕。

    足以致命的贯穿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是再次重生了吗?

    难不成那一次重生……不是偶然?这是,自己的能力?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你醒了?”一个声音传来。

    一身女仆装,身材高挑,比自己还高,大概一米八往上,漂亮的黑色长发,头上有着龙角,盘旋着伸向脑后,一条尾巴闪烁着金属的光芒,上面的倒刺拖在地上,拉出一条沟壑。

    比阿杜自己喜欢的那些精灵小姐还要漂亮的多,但是……气质却让阿杜忍不住战栗。

    对方没有敌意,阿杜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点,但仿佛是生命本质的压迫感还是让他喘不过气来。

    就好像是,只是被那对竖瞳多看一眼,就感觉脑袋被大锤狠狠的砸了一下,头晕目眩,呼吸困难,身上像是绑着铅块一样沉重。

    “您……您是?”他忍不住低下头,不敢和这个女仆对视。

    “我的主人要见你。”

    那人简单答了一句,然后一只手抓住了阿杜的后颈,直接拖着他离开了。

    连商量的意思都没有。

    但阿杜不敢多说什么,半个字都不敢说,他光是在这种压迫感面前保持镇定没有尿裤子,就已经感觉自己很勇敢了。

    很快,他就被拖到了一个小木屋旁边,被丢进去坐着,而那个女仆则消失不见,似乎并不在意他会不会离开。

    阿杜等了一会,终于鼓起勇气东张西望,看见这个屋子……很简陋,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有床,有凳子,有简陋的桌子。

    在房间的角落,似乎是故意挖了一个沼泽的坑出来,里面泡着两颗……皮蛋?

    确实很像皮蛋,蛋壳是紫黑色的,上面有零星的白点。

    不过就是太大了,每一颗都有人头大小,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蛋,为什么会泡在这里。

    稍稍观察了一下周围,他扭过头,就听见吱呀一声,门开了。

    他立刻正襟危坐,紧张的看过去。

    到现在为止,他一直都很迷茫,不知所措,不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

    “阿杜先生,你好啊,还记得我吗?”陆恩笑笑,拄着手杖,坐到了阿杜的面前。

    “您?您是督建大人?!”阿杜惊了,怎么会在这里见到督建大人?!

    那个一来,就只露过一次面,随后就消失不见的督建大人,居然在这里?

    不过,经过另一次人生,外加上两年多的斗争,他也算是把智力锻炼了一下,刚刚开始的惊讶过后,一个猜想立马从他脑子里冒了出来。

    这个想法出现的时候,他的冷汗唰一下就下来了。

    督建为什么不见了?作为大人物,他肯定是另有图谋的,绝不可能因为无关的原因就跑掉!

    自己这边,许许多多的事情看起来……都好像是巧合,但最后导向的结局似乎都不错,这背后真的有那么顺利吗?

    细细再一联想所有的事情,包括最后的大暴乱,杀死詹金斯,甚至冲向贵族们,最后得利的是谁呢?

    毫无疑问……就是眼前的黑袍男人。

    “看起来你好像明白了啊,放心吧,没有多少人死,那些贵族在最后一刻失去了反抗能力,只是被揍了一顿,接着,我出手把他们全部了结了,人都是我杀的。”陆恩笑笑说道。

    “你……你这样做,不怕帝国……?”阿杜牙齿打颤的说道,身体都快被冷汗浸透了。

    “啊?怕帝国做什么,你看。”陆恩抛出去一颗记录水晶。

    上面的场景,赫然便是暴动的时间,贵族子弟们在工人群体内冲杀,工人们被打的不成人形的样子。

    “他们趁着我不在,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想用暴力强行镇压工人,造成极大伤亡,许多技师和管理人员都因此而死,刚好撞见了回来的我,被我一怒之下全部镇杀,我会回信帝国,希望他们的家族再派一批人过来,否则我一个人管理不了整个营地。”

    “帝国肯定不会再让人过来了,因为天界和地狱的战争已经达到了最热,没有人愿意过来,军方很快就要大量开拔进入地狱,这个营地会变的很危险,很危险,工期应该也会顺延至少十年,会给我留出十年的宽裕。”

    “你看,这个说法怎么样?保证连因果类的技能都查不出来,因为这就是真的,从现在开始,再也没有什么桀骜不驯,自命不凡的贵族公子了,整个地狱营地,我说了算。”

    “地狱和天界的战争马上将会席卷整个地狱,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帝国也抽不出那么多精力来,他们之前被一堆英雄搞的头大,现在又要加大战争投入,水厂这边又是重中之重,皇帝知道该怎么做。”

    “阿杜先生,这都多亏了你,非常感谢。”

    陆恩对阿杜微微颌首,如此说道。

    “你……”阿杜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像有东西卡住了他的喉咙。

    可怕,从头到尾,都在这个人的计划之内,那……自己算什么?自己的工人兄弟们,都是他的棋子?

    那之后……该不会迎来的是,清洗吧?

    他面色一变,猛的站了起来。

    陆恩看着阿杜的脸色,轻笑着摇了摇头:“不用害怕,我和你们是一边的。”

    “你以为,你的重生,是谁做的手笔?你以为,你的那些书籍,是谁在传播?你以为,联合会背后,是谁?”陆恩说着这话,用手摁住阿杜的肩膀,把他按了下去。

    和他这个两米高的地狱君王比起来,阿杜只不过是一个健壮些的人类而已,直接被摁住了。

    但比起被摁住这件事,从对方口中吐露出来的事情,则更让他愕然。

    已经不是愕然了,这是惊骇!

    “你……!”

    阿杜感觉自己除了不停的你你你你之外,别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知道联合会?那些书是他在传播的!

    他……到底是?

    “不用那么惊讶,好好坐着,换换心情,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和你说。”陆恩坐了下来:“我既然把这些事都告诉你,也支持了你做出这些事情,你应该就知道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对了,你应该知道督建是安略伯爵吧?你们的情报可能有限,可能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除了安略伯爵,被叫的最多的称呼,是魔物之王。”

    魔物之王?

    阿杜愣住了。

    他听说过魔物之王。

    不对,应该说,很少有人没有听说过魔王,这个臭名昭著的名号,在诸多传说里都作为幕后黑手和反派存在,但从未被击败过。

    但最近的消息应该是……魔物之王被帝国击败了才对啊?

    “看你的表情,应该知道我的传闻吧,在我割据一方的时候,帝国说是我是疯子,是劫掠狂,奴役了无数人,这没什么,污名化敌人嘛,并不奇怪。”

    “现在,知道了我是魔物之王,也知道了这些事情是我做的,你很聪明,应该已经明白什么了,如果有什么细节不明白想问的话,就直接问吧,我还有一些时间。”

    陆恩一直保持着那副温和的口吻,尽管说话有些谜语般的意思,但总归还算是听得懂。

    但这样的语气却刚好让阿杜平静了下来,他深呼吸了几口,似乎是这样的形象契合了他心中对幕后黑手的神秘猜想,最近的事情一重接着一重,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所以现在需要他用上自己的全部精力,全部的镇定、清醒与自尊,才能保持理智。

    “我明白了……你想推翻帝国?因为他们曾经是你的敌人?”阿杜猜测道。

    “不,你弄错了关系,帝国是我的敌人,但我不是帝国的敌人,我反对帝国不是因为仇恨,而是为了你们,为了和你们一样的人。”陆恩言简意赅,直答核心。

    “为什么?”阿杜问道。

    “因为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不能对你们遭遇的事情视而不见。”陆恩依然平静。

    “同情……或者叫,怜悯,是吗?”阿杜苦笑着猜到。

    “不对。”陆恩摇了摇头:“我更愿意称之为,公平。”

    “我是魔物,所以我一开始的选择是成为一个所谓的‘魔物之王’,为什么?你也知道,魔物的处境是什么,我当时是觉得,想要建立一个魔物的国度。”

    “但后来,我发现,没有意义,因为重要的不是魔物或者人类,种族根本不重要,就和联合会的理念里所说的一样,阶级才重要。”

    “你难道不是人类吗?难道你过的很好吗?”

    “我身为魔物,可是我依然是最顶级的贵族,我弹弹手指就能拿到你们数之不尽的资源。”

    “但这不公平,知道吗?这不公平。”陆恩罕见的说了不少话。

    “我是魔物,你是人类,这个世界对我们来说都不公平,因为这种不公平,我的妻子被杀,魔王城被攻破,追随我的魔物百不存一。”

    “我建立魔王城之后,以为就可以让魔物过上比较平稳的生活。”

    “为什么当初我会上山当割据一地,当一个人类口中的匪徒,就是因为我玩不起,我只想偏安一隅,过自己以为的好生活。”

    “于是城破之后,在我的一次奇遇之下,我想明白了。”

    “借别人一句话说,就叫我必须玩得起,还得玩得赢!”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随后做出总结:“只要我赢了,以后,在你,我,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不会在我们的后代身上发生,我不是因为同情才行动的,我是要改变这个世界。”

    改变世界。

    这四个字听的阿杜背后一阵激灵。

    是啊,改变世界,改变所有人的处境。

    “咕……我好像明白了。”阿杜咽了咽口水,指尖开始发麻。

    他想要做的不也是这件事吗?只不过,他只想改变营地,因为他只能看见这些东西,只能做到这些事情。

    但眼前的男人,他的心中能装下更多,看见的更多,能够做到的事情也更多。

    “所以,需要我做什么?你让我过来,肯定不是只想和我聊天。”阿杜说道了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