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 超喜欢吃辣椒

第四百零六章:果断

    楚河在犹豫。

    原本他是带着小王八出来看看星空,吟诗作对的。

    却意外的看到了深渊在九界山之外的基地。

    那其中一道气息他很熟悉,就是曾经他跟他交过手,差点有机缘成为他手下大将之魔。

    只不过当时它福缘有点潜,没把握住机会。

    这一次遇到。

    楚河倒是想再给它一次机会。

    那只魔的实力楚河心中有数。

    当初它被楚河轻易制服,虽然其中有被九界山压制的原因,但楚河当时同样也没怎么用力。

    所以,即便是当初。

    它实力不被压制,楚河也能压制它。

    事到如今。

    楚河实力变的更强,而那只魔,非但没进步,当初与它交手落下的后遗症都还没好完全。

    此消彼长。

    双方此时已然不是一个层次。

    楚河如果要对付它,就算是藏拙那都是轻轻松松。

    不过。

    此时在那深渊临时驻地之中。

    除了那只魔外,还有一只实力不错的。

    那家伙,表面显露的气息,感觉起来似乎也就比它同伴强一点点。

    但楚河用秘术扫了一眼之后,能够确定。

    那家伙是一个老阴比。

    在藏拙。

    并没有其它魔的嚣张。

    它的实力,楚河就算战力全开,想要活捉也有难度,顶多打死,而且如果它的手段足够,还有跑掉的可能。

    这样的情况之下。

    楚河自然感觉犹豫。

    虽然按照他的理念来说,这样的情况,应该是掉头就走。

    他现在缺的是时间。

    可是。

    凡事总有例外。

    对于魔,楚河眼馋的很,看到了如果不给一个机缘,总感觉不得劲,也说不过去。

    这些魔,他可是喜欢的很。

    “嗯?难道那家伙发出我了?”

    就在楚河还在考虑的时候。

    突然发现不对劲。

    其中那一个刚刚使劲往九界山方向用目光乱扫的魔,偷摸的跑进陨石中心,然后留下一个替身,直接就跑路了。

    看那样子,还是瞒着同伴的。

    跑的很专业,也很干脆。

    就像后面有强大的存在提着刀在追一样。

    这样的情况,楚河很有理由怀疑对方发现他了,而且感受到了他的具体实力。

    否则没道理的。

    一个那么强横的魔主级别存在,如果不是发现不敌,怎么可能丢下同伴就跑。

    这肯定是怕两个一起跑,楚河直接出手将它们拦下来。

    所以才果断的卖队友。

    不然,但凡感觉有一拼之力,都不会做出这种窝囊的选择。

    “不过,他是怎么发现的?!”

    楚河感觉有点想不通。

    他对自己的敛息之术可是很自信的。

    他的所有功法之中,敛息之术是修炼的最好,没事的时候,它都会练两下,而且是深入研究。

    如果是超乎想象的存在,发现了他,楚河还能理解一下。

    可刚刚那位,明明比他要弱一筹的才对。

    最重要的是。

    楚河刚刚并没有被发现的感觉。

    这也是他很想不通的地方。

    被发现了,还没感觉。

    还被不知不觉看出了实力。

    这有点恐怖。

    很不应该。

    “难道是那家伙太怂?”

    楚河还想到了一个原因。

    那家伙,就是因为感觉不对劲,然而却查不到具体原因。

    所以就慌了,果断选择跑路。

    如果是这样。

    那只魔也太怂了点吧!

    而且还带卖队友的。

    以己度魔。

    楚河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测可能更真实。

    毕竟,如果是他,感觉到被窥伺,又找不出具体的来源。

    那肯定也会被吓到。

    而且是心惊胆战的那种。

    还有。

    那魔是跟他有共同点的。

    喜欢藏拙。

    想到此。

    楚河感觉跟那跑掉的魔很有眼缘。

    老实说。

    他看上对方了。

    这样的家伙,他是最喜欢的。

    很乐意给予机缘。

    让它能发光发热。

    还有机会体会蒸桑拿的感觉。

    给补贴的那种。

    楚河将它的气息记下。

    这一次就算了。

    下一次,如果遇到,他要重点给予照顾。

    心中念头转动的同时。

    看到那感觉没把握的魔已经跑路。

    楚河不再犹豫,选择了动手。

    广帘眼看着广麟进到星核内部去闭关。

    感觉很无聊,也很不爽。

    一点不主动,咸鱼被动做任务寻找机缘的方式,它是很不认同的。

    可惜。

    以后的广麟,虽然注定是会被它压制。

    但至少现在,它因为修炼时间跟对方不对等。

    实力还弱了一筹,无法占据主动。

    就算不认同,也只能被迫接受。

    “装的倒是挺像。”

    广帘感觉不屑。

    它不认为广麟是在闭关的关键时刻。

    不过是在故意拖时间不想办事而已。

    毕竟,这么多年过去。

    那家伙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而且,每一次闭关一段时间还要跑出来露露面,在它面前晃悠几圈,表示一下存在感。

    这压根就不是闭关的状态。

    “不过,这一次它好像有点急。”

    广帘还是感觉到了一点不同之处。

    之前广麟闭关出来的那几次。

    在它面前转的时间不会短。

    可这一次,才刚刚出来,就匆匆进去闭关了。

    不过,广麟一只表现的很怪异。

    广帘也只是心中闪过了这个念头,倒没有很在意这件事情。

    随着广麟身影消失。

    广帘抖了抖身躯,吞下两枚黑色的珠子,开始恢复上一次留下的隐疾。

    “那个人,到底修炼的是什本源力量?”

    感受着身躯之内那一团至今都没消散的能量。

    广帘心头有一层阴影笼罩着。

    上一次它强行把深渊必杀令打进九界山,所受到的反噬。

    按道理来说,这么长时间该好了。

    然而事实上。

    它用了很多的手段,也消耗了很多的宝物。

    但时至今日,那反噬的效果,却还没被去掉。

    对于自身的情况,广帘还是很清楚的。

    那反噬的力量,之所以成为去不掉的顽疾。

    其实主要是,当初那个差点将被九界山压制的它活捉的人类。

    那人类在它身上留下了一道很古怪的力量。

    进入它身躯之后,跟九界山的反噬之力凑到了一起。

    然后以广帘搞不懂的方式两两相融,之后就在它身躯之中霸占了一席之地。

    怎么都弄不出去,自残把身躯割掉一大块都没用。

    想要调动本源力量暴力拼掉,对它自身又会有很大的折损。

    所以,只能慢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