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治愈系游戏 我会修空调

第296章 被黄赢困住的蝴蝶

    意识脱离,时间仿佛被无限放慢,韩非能清楚看到自己的身体在远去,同时他看到一只手抓向了自己的腿。

    指尖擦过,灵魂仿佛被冻结,韩非的目光向下看去,但是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睁开双眼,韩非取下游戏头盔,打开了游戏仓。

    他瞳孔仍在不安的跳动着,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退出游戏也不能让那东西停止,我差一点可能就退出失败了。”

    游戏仓时刻在调节韩非的身体,他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精神状态也很好。

    可是当他准备走出游戏仓的时候,却一下摔倒在地。

    韩非难以置信的盯着自己的左腿,小腿往下竟然彻底失去了知觉。

    “那个不可言说的鬼,手指蹭到的就是左腿!”

    盯着左腿看了半天,韩非休息了好一会,左腿才终于恢复正常。不过这一次,真把他吓的不轻。

    “只是被触碰了一下,意识便感知不到了左腿。照这个情况来推测,也许在游戏里死亡,我现实里肉体应该不会死亡,但大概率会丧失所有意识,变成植物人。”

    升到了十二级的喜悦被冲淡,歌声给韩非好好上了一课,它让已经慢慢适应了深层世界的韩非,重新体验到了那种被死亡和绝望支配的感觉。

    “深层世界的水太深了,强大如小八,也只能躲藏在幸福小区里,我还需要更加谨慎才行。”

    购买了游戏仓,韩非本想着抓紧时间练级,结果又遇见了歌声。

    韩非现在算是想明白了,《完美人生》这款游戏和市面上其他的游戏有一个最根本的区别,其他的游戏是人玩游戏,《完美人生》是NPC玩人。

    只有时刻保持谨慎和谦逊,才能有更多活命的机会。

    坐在床上,韩非现在一点也不困,深空科技的游戏仓确实有效果,在意识沉浸游戏当中的时候,身体得到了充分的放松和休整。

    “玩游戏就相当于睡觉,我的一天又多出了一些时间。”韩非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他看着窗外还没完全亮的天空,打开电脑,开始搜寻跟死楼和歌声有关的凶案信息。

    整整找到太阳升起,韩非也没有什么发现,世界上有很多被称为死楼的地方,但它们都不在新沪,跟韩非要找的楼也完全不一样,大部分都只能当故事来看。

    “这样盲目寻找效率太低,还是让相关人士帮忙快一些。”韩非拨通了黄赢的电话,希望对方可以帮忙联系一下丰子喻。

    丰子喻是发疯测试员的同事,是当年那件事的亲历者之一,他这些年一直在搜寻和死楼有关的信息。

    手机仅仅只响了一下就被黄赢接通,他好像给韩非设置了来电特别提醒。

    “黄哥,昨晚你有没有再做噩梦?”韩非还是很关心黄赢的,他问完之后,过了半天黄赢才开口。

    “还是那个梦……”黄赢的状态很奇怪,正常人被蝴蝶缠上,大多会精神错乱崩溃,就比如蜘蛛的厨师人格。

    就算勉强承受了下来,也会变得神经兮兮,对什么都怀疑,直到最后自己把自己逼疯。

    但是黄赢的表现却很淡定,不仅没有害怕和惊慌,话语中似乎还在回味。

    “需要我过去吗?我建议你最近要不就住在警察局里好了。”韩非真的不希望黄赢出什么意外。

    “我不知道该怎么给你形容,在梦里我好像过上了另外一种人生,在梦里的我的母亲没有离开我,她陪伴着我……”黄赢说道这里,突然没有再说下去。

    “然后呢?”韩非知道蝴蝶不会这么好心。

    “然后她在梦里尝试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杀死我。”

    听到黄赢的话,韩非吸了一口凉气,蝴蝶成为了黄赢最爱、最尊重的人,然后用这种方式撕毁黄赢内心的记忆。

    他很不放心,立刻接通了黄赢的视频。

    看着手机屏幕中穿着睡衣,好像一个大男孩般的黄赢,韩非有点想不明白了,他在黄赢身上没有看出任何精神崩溃的前兆。

    “真的不用担心,我还好。”黄赢除了好久没有刮胡子,看着有些邋遢外,跟平时没有任何变化。

    “你不痛苦吗?被自己最尊敬的人那样杀死,美好的记忆被扭曲,你没有感到绝望吗?黄哥,你把你的真实感受告诉我,这样我和警察才能帮你。”韩非语重心长的说道。

    “真实感受?”黄赢想了一会:“其实小时候发生的那件事一直都是我的噩梦,是我心底最不愿意去回想的场景,我最希望的就是我妈能好好活下去,而不是为了救我而失去自己的人生,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黄赢和韩非有过命的交情,他们也都是彼此唯一的朋友,黄赢没有什么保留,把自己心里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我父亲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喜欢我,他送我出国可能就是不想看见我。”

    “说句实话,我活了三十年,还是没有忘记那段记忆,只是学会了怎么不让别人看出我的难过。”

    “我内心一直对母亲怀有一份愧疚,是我害死了她,我想要弥补,但却再也没有办法……直到最近开始做这个噩梦。”

    “当我看到母亲站在岸边,没有跳下来救我时,我第一感觉不是恐惧,而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我很担心她在梦里也会死去。”

    “后来她在梦里想要杀死我,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感觉自己像是在赎罪。”

    “每一次死亡时,我内心就会释怀一点,我挤压在心底那么久的痛苦被慢慢释放了出来。”

    “我的愧疚,我的自责,我的痛苦,这些快要让我无法呼吸的东西正随着死亡在消失。”

    “在噩梦的后半程,我已经开始主动接近我的母亲,我知道她想要杀死我,但我永远都不会逃避,就像当初她义无反顾的跳进冰冷的湖水当中一样。”

    屏幕里的黄赢深吸一口气,他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我也明白蝴蝶到底想做什么,但我不在乎。”

    黄赢好像觉醒了一些奇怪的思维,韩非不知道这到底是好还是坏,他估计现在蝴蝶也有些摸不着头绪了。

    “你还有其他事情吗?”

    “蝴蝶在你这边没有取得进展,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消息。”韩非开始说起自己关于调查死楼的请求,黄赢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他主动帮韩非联系了丰子喻。

    没过多久,韩非收到了一份文件,输入加密指令后,他发现文件内容全部和死楼有关。

    “死楼并不是特指某一栋楼,或者某一个小区,它是很多鬼楼、绝户楼聚集在了一起。”

    看到文件的第一行字,韩非就被深深吸引住了,他挂断了视频通话,开始认真研究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