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治愈系游戏 我会修空调

第715章 诡管理者

    在神龛世界当中,每次死亡都会丢失一部分记忆,那部分记忆大多都会和神龛世界融合,直到最后玩家丢失所有记忆,成为神龛世界当中的一个路人。

    正常来说是这样没错,但傅生的最后一个神龛明显是出了问题,梦和其他几位乐园管理者的意识痕迹没有被完全抹除,它们都在影响着这个神龛世界的运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和布局。

    如果把神龛记忆世界比作傅生的大脑,那现在的情况就相当于数个分裂的副人格在争夺主人格的位置,当主人格真正出现的那一刻,所有副人格都将彻底被抹去,永远消失在脑海。

    为了成为主人格,副人格相互之间相互厮杀利用,无所不用其极,梦也是出于种种考虑才会选择帮助韩非。

    在梦看来韩非是最弱势的一方,但没想到就是这个最弱小的活人居然成功骗过了自己。

    费尽心机收集韩非死亡的记忆,可在快要收获的时候出了大问题,七场仪式做了韩非的嫁衣。

    “李果儿,你的邀请函上现在积攒了多少积分?’

    走出医学院实验楼,韩非朝着四周看去,深层世界开始逐渐和医学院融合,之前这里没有受到影响是因为梦的神龛,不过现在神龛和梦的残念都被韩非斩碎。

    “我们清理了很多地方,也击杀了很多鬼,但积分升到七十后就再也不增加了,最后三十积分可能需要击杀不受乐园控制的恶鬼才行。”李果儿将黑色邀请函递给韩非,上面的数字停留在七十。

    恶鬼的实力相当于大型怨念,有些甚至诞生了一丝恨意的火苗,很难对付。

    “正好徐琴需要黑火,接下来我们的重点就是干掉那些最恐怖的鬼,告诉城里的其他市民鬼怪并非不可战胜。”

    韩非说完后又看向了徐主任:“这所学校已经不安全了,留在这里可以会死,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可以带领学生们去幸福小区。”

    被韩非的目光注视,徐主任嘴唇微微颤抖,他感觉自己好像被刚从深渊爬出的魔鬼盯着那粘稠的血腥味几乎要把他吞没。

    “好等脑子反应过来时,他的嘴巴已经说出了好字,身体的本能让他不要去拒绝韩非。

    韩非也察觉到了徐主任前后态度的变化,他和九十九道死亡记忆融合之后,比进入神龛记忆世界之前还要强大,这九十九次死亡让他产生了某种蜕变。

    “现在我的记忆解锁到了阶段九,等解锁最后一个阶段,我所有的东西应该都会回来。”在之前的九十九次人生当中,韩非掘地三尺,完成了整座城市里所有的神龛任务和各类支线任务,这些任务的报酬和经验已经积累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只可惜他现在还未完全回想起来。

    韩非从开始玩完美人生游戏到现在,一共也没有过去多长时间,但他已经成长到了傅生都没有料想到的程度。他在神龛记忆世界里的一次次死亡和重生,又给了他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摸索,现在的他到底掌握有多少能力,身体素质的极限是多少,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等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去乐园和狂笑完成最后的交易。

    翻开背包里的剧本,韩非又把队伍最后面的黄毛叫了过来:“你说自己曾看见过一个打着红伞的男人?”

    “是的。”黄毛连连点头,他看韩非的眼神,就跟刚踏入社会的小混混遇见了教父一样。“带我过去。”韩非的剧本中记录有好几个恶鬼的故事,红雨伞就是其中之一。

    撑着红伞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意识结合在了一起,如果不尽快将其干掉,街道上撑着红雨伞的怪物会越来越多。

    灵车开路,韩非先将学生和幸存者送回幸福小区,接着挑选出了最特殊的几位市民一起离开。

    在梦帮韩非找回的死亡记忆当中,韩非还知道了一件事,这个神龛记忆世界当中的很多人都可以带出,其中很多鬼怪不是傅生自己想象出来的,而是傅生把对方的灵魂囚禁在了自己的记忆世界里,所以等到韩非成为这座神龛的主人,只要满足一定的要求,便可以把部分特殊市民带入深层世界!

    韩非在深层世界占据的建筑越来越多,人手已经严重不足,大批市民入住能够帮助他在深层世界里打造出一座真正的、属于他的城市!

    “尽全力去吞食,让保护你们的鬼怪家人成为更强的怨念,我会为你们保驾护航。”

    横穿主城区,乐园那边的天空已经开始塌陷,如果把夜空比作一片黑色的海洋,那乐园上方就像是一个吞噬一切的漩涡,会把所有靠近东西碾碎。

    “我看到他了!红雨伞!”黄毛在车里突然高喊,他指着街口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那女人单手撑着血红色的伞,上半身被红伞遮住,两条瘦长的腿露在外面

    “让我们来吧。”跟在灵车后面的面包车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对方叫做阿花,是一个十分豪爽的女汉子,在搬家公司工作,热情强壮,性格很好。守护她的鬼怪是她过世很久的奶奶,对方栖身在一块玉佩里,不断给阿花力量,让她不惧黑暗,连鬼怪都敢去暴揍。

    面包车停下,阿花拉开车门朝着红雨伞走去:“奶奶生前说我们家接受了很多好心人的帮助,让我长大了一定要回馈社会,现在我会帮助大家恢复秩序。”

    缠着绷带的手抓住了红色的雨伞,阿花朝着伞下看去:“染红这把伞,应该要不少鲜血吧?’

    黑发垂落,雨伞下的干瘦女人没有脸,她的五官藏在了雨伞当中。

    尖叫响起,干瘦女人十根手指好像匕首一样刺向阿花的脸。

    眼看对方的靠近,阿花不躲不闪,她脖颈上的玉佩散发出黑雾,接着她直接锁住干瘦女人的脖颈,将其按倒在雨伞当中。

    缭绕着黑雾的拳头砸穿了红雨伞,也砸穿了干瘦女人的心口。

    “这么弱吗?”黑雾吞吸着红雨伞上的仇怨,阿花没有发现自己的拳头上浮现出了细小的血丝。

    “花姐!小心!”赵孤略有些稚嫩的声音从面包车里传出,几个看起来年龄很小的孩子把阿花推到了旁边。

    “嘭!‘

    台冰箱从高处坠落,正好砸在了阿花刚才站立的地方。

    她仰头看去,一个撑着伞的无脸男人正从三楼探出头。

    “好险!谢谢你了,小赵。”阿花朝赵孤比了一个手势:“不愧是幸福小区五级住户,确定厉害。

    住户的等级是特殊幸存者们根据实力自己划分的,从一级到十级,他们自己在谈论这些时会特别兴奋,但在韩非看来这跟小孩子们玩过家家一样。

    一位位特殊市民从面包车内走出,他们跟着灵车拐进了下一个路口。

    随着视野转动,那些特殊市民的表情变得凝重,他们看见前方的道路上徘徊着一个个撑着红伞的人!

    “幸好发现的比较早,再晚一段时间,估计红雨伞的数量很更多。”李果儿开始征求韩非的意见:“我们要下车吗?’

    “不用。”韩非淡淡的开口:“撞过去,给他们开路。

    自始至终,韩非的眼睛都没有去看那些红雨伞,他目光一直盯着街道尽头小广场,在那带着喷泉小广场上,有一个男人撑着红伞在高声念叨着什么。

    “好。’

    油门踩到底,黑色出租车仿佛一道闪电劈入红色的河流,车身上九道亡魂嘶吼,直接一路冲了过去。

    后面的特殊幸存者们看到这里,内心是既震惊,又兴奋,他们叫喊着,跟随韩非一起在黑夜里疾驰。

    血色被碾碎,一把把红伞掉落在地,灵车在拥挤的街道上冲出了一条路。

    打开车门,手持往生屠刀的韩非走出黑色出租车,他默默将白色笑脸面具戴上。

    “你是谁?为什么要伤害我的信徒?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极致的贪婪和邪恶!你的罪孽需要被清洗!”站在广场喷泉旁边的高台上,手持红伞的男人伸手指向韩非:“这世界就是因为有你们才会变得糟糕和混乱!你们就是一切灾祸的源头!’

    “你说得对,我就是灾祸的源头。”韩非抽出了往生屠刀:“然后呢?”

    “我们会把你腐烂发臭的内脏刮去,让你的灵魂变得轻快,让你在痛苦中忏悔,让你.

    “别那么多废话了,我这里也有一条通往新世界的捷径。”韩非手中的刀锋缓缓出现:“世间诸般皆苦,所幸往生极乐的大门已经为你打开。”

    话音未落,红伞男人身边的喷泉猛然炸裂,一头狰狞恐怖的巨鬼从地下钻出,浓浓的死意和不祥狠狠咬住了男人。

    大孽和韩非是一起过去的,在韩非说话时,大孽收敛气息钻出地下水网;在大孽咬住红伞男人的时候,韩非抽刀向前

    没有借助徐琴诅咒的力量,韩非仅凭自己活人的身躯,躲闪过无数攻击,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出刀,把那男人和他的雨伞一起劈开。

    “你有罪!你有罪!’

    男人手里的一本书掉落在地,那庄严肃穆的封面里面,每一页都写满了杀人念头和想法。性格上的懦弱胆怯和心理上变态扭曲交织在一起,让男人在死后成为了一个不断成长的恶念,它把所有人内心深处那些极度扭曲、又不敢实施的念头吸收到了一起,慢慢积累,最后出现了微弱的黑色火苗。

    男人被击杀后,所有手持红伞的人陷入疯狂,那感觉就像是最后的遮羞布被撕开,他们龌龊肮脏的想法全部暴漏了出来。

    韩非没有去在意那些人,他捡起男人身边的红伞,将徐琴的诅咒灌入其中。

    仅仅只过去了几秒钟,黑色的火苗便在红伞里燃起,所有扭曲肮脏的想法都变成了恨意的燃料,整条街道上拿着红伞的人们也都受到了影响,它们拼尽一切想要阻止韩非,可惜他们根本无法突破大孽的阻拦。

    “击败一个大型怨念只需要我和大孽就够了,但想要用最快速度彻底杀死它,还需要徐琴出手才行。”

    面具下的眼神冰冷瘳人,韩非盯着血伞里的火苗,直到红伞褪色,诅咒重新回到纸人身体当中,他的目光才变得温柔。

    燃烧了一个大型怨念后,徐琴的恨意黑火变得明亮了一些。

    “韩非,乐园邀请函加了十分。”李果儿在车里挥了挥手,朝韩非喊道。

    正要做出回应,韩非突然感觉有人在看自己,他站在红伞男人的尸体旁边,猛地回头望去。

    街道拐角处,站着一个身穿乐园制服、戴着鬼脸面具、左手被斩断的男人,他仅剩的右手中也握着一把屠刀,但此时刀尖是朝下的。

    这个男人似乎也是来击杀红伞恶鬼的,但是被韩非抢先了。

    “断臂还在流血,他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仍旧想要击杀城里的恶鬼?维持秩序的运转?”韩非想起了上任“脑”说过的一些话:“这个受重伤的乐园工作人员,会不会就是乐园的管理者一一鬼?’

    在乐园几位管理者当中,鬼负责灭杀鬼怪,维持秩序,对方的表现很像是鬼管理。“他还活着?”

    眨眼的时间,那个佩戴鬼脸面具的人就消失不见了,韩非望着街道尽头,若有所思。

    被他带出来的其他特殊市民则跟剩余的红伞怪物厮杀在了一起,没有了本体的支持,那些红伞怪物实力被削弱很多,市民们自己便可以应对

    “该去下一个地方了。

    各路鬼神全部出现,这场以整座城市为舞台的大戏已经到了最后时刻。

    等特殊市民灭杀完所有红雨伞后,韩非翻开了自己的剧本,圈出了下一个目标。

    “徐琴和大孽都已经找到,但是却没有看到小八的身影,她的录像保留在幸福小区当中说明她肯定也跟着我一起进入了神龛。作为钥匙的她,现在会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