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保护我方族长 傲无常

第八十三章 翻云覆雨王富贵(求月票)

    ……

    悟道真君秉性温和,平时鲜少有动怒的时候,别说其他人了,便是玉灵真君也从未见过他如此暴怒的样子。

    悟道茶园里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也是一下子惊动了数位在仙宫中闭关的大佬。

    一时间,就像是在和悟道茶树应和一般,数道恐怖的气息自仙宫各处升腾而起。

    悟道茶园里,也接连响起了几位大佬的传音询问声。

    若是事情严重,他们怕是就要撕裂空间直接赶过来了。

    眼见得事情有越闹越大的趋势,王富贵才拱手出言道:“前辈且先息怒,此事都是富贵的错。富贵不该在您面前提这件事的。”

    “你又何错之有?”悟道真君压抑着怒意道,“若非你无意中提及此事,老夫还要被蒙在鼓里。你们在此等着,待老夫去魏氏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玉灵真君眼睛一亮:“悟道前辈,你一棵树过去太过危险,需不需要一个强力的打手?我很便宜的。十斤,不,八斤,不,五斤悟道茶就够了。”

    “荒唐!”

    不等悟道真君回答,天空中便蓦然响起了一道愠怒的声音。

    “靖安魏氏乃是万载世家,你可知其祖祖辈辈有多少族人曾为人族热血捐躯?便是连那烈火真君魏东庾,也是为人族立过不小功勋的。即便此事他们的确有错,我仙宫又岂能真的打上门去?”

    “尤其是你,姜玉灵,本仙尊不是责令你不准接近悟道前辈么?你竟然还敢在此撺掇悟道前辈出去打架?莫非是想逼本仙尊再揍你一次?”

    随着话音落下,一道虚影凭空出现在悟道园上空。

    他白衣飘摇,气质如仙,周身披散着道道仙灵霞光,看不清面容,却威严而神圣,让人情不自禁便心生敬畏。

    仙尊?

    不,确切的说,这只是仙尊的一个分身投影。

    “老家伙,我姜玉灵乃是真仙转世,别说你在这里的只是区区一个投影,便是本尊在这里,也别想对我指手画脚的。”趁着仙尊在闭关,只能出动分身投影,姜玉灵那是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姜玉灵,你真当本尊不敢揍你?”

    “来呀,区区一个投影也敢如此跋扈!”

    王富贵看得是一头冷汗。

    这玉灵真君还真是头铁。别说您老人家距离真仙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能不能走通还是个未知数,就算你真侥幸成了真仙,多半也是打不过老牌真仙的。

    眼见得两人说着说着就要掐起来,差点忘了正事,王富贵心中叹息。

    哎~这帮子长辈没一个靠谱的,还是得靠自己把场面扭回来。

    他当即朝着天空拱手一礼,朗声出言:“富贵拜见仙尊。”

    “咦?”仙尊这才注意到了茶树底下不丁点大的小人,仔细一观察,顿时乐了,“你这孩子资质不错,这么点年纪居然就已经领悟神通了,不错不错,乃是人族未来的希望啊。”

    仙尊投影顺势就放弃了和姜玉灵斗嘴,转移了话题。

    凭他一道真仙投影,镇压一下普通凌虚境初期还行,要想镇压姜玉灵那妖孽还是差了些。

    “仙尊谬赞,此事由富贵而起,还请诸位听富贵一言。”王富贵从容不迫地说道。

    “好,你先说说此事如何处置?”仙尊投影也是饶有兴致地看着王富贵。

    这孩子天资卓绝,只要按部就班地走下去,未来必是人族一员大将。

    人族大佬们对于优秀的小辈,正常而言都是会有呵护心态的,毕竟他们才是人族未来的希望。

    也因此,对于优秀的后辈,仙尊也要更多几分耐心。

    “其实很简单。魏氏既然损伤了气运之树的本源根基,就让他们作出补偿好了。”王富贵不紧不慢地提出了建议,“富贵精算过,大约花五千万仙晶去购买各种资源,就能重新补全他的本源根基。再加上肉身痛苦补偿费,以及精神损失费合计五千万仙晶,赔偿一亿仙晶是个合理的价格。”

    一亿仙晶?

    玉灵真君瞬间眼睛都红了。

    这可是一亿仙晶啊~

    虽然她早就知道王富贵已经准备了一整套对付魏氏的计划,却也没想到他竟会如此凶残,直接狮子大开口。

    “一亿仙晶?”仙尊投影也是有些疑虑,“魏氏虽然底蕴深厚,财力不俗,但想要一下子拿出一亿恐怕不容易吧?”

    “多么?不多!老夫认为很合理。”悟道真君却半点没觉得有问题,吹胡子瞪眼道,“我们家气运之树不值钱么?他们魏氏这些年来抽他本源之力,汇聚自身气运,这么多年下来占了多少便宜?现在不过是让他们吐出一部分而已。他们若不愿意赔,老夫就和他们拼了。”

    “悟道前辈也莫要冲动,打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反而会被他们抓住仙宫仗势欺人的把柄。”王富贵笑眯眯地劝解了一句,顺便给悟道真君出了个主意,“咱们可是受害者家属啊!他们要是不愿意赔,您可以去他们家的极品灵田啊,聚灵阵什么的里面住下来,什么灵脉灵气,该抽抽,尽情的抽,千万别客气。”

    “好主意!”悟道真君被那么一点拨,顿时如醍醐灌顶,觉得这主意实在是妙极了,“老夫抽他们家几百年去,看他们敢动老夫一根枝条。”

    仙尊投影脸皮一阵抽抽。

    这小子才多大啊?这主意可真够损的,真要让悟道真君去他们家灵田灵脉里住上个数百年,魏氏的根基都要被毁得七七八八吧?

    不过,此事的确是魏氏有错在先。

    魏氏干的那真不叫人事,他要不是不方便出面,也恨不得直接抽他们一顿。

    当即,他也是一挥手,默认了几人的行事:“只要不拿仙宫名头压人,不违背仙朝律法,此事你们自己做决定就好。”

    说罢,仙尊投影当即化为道道仙灵之气消散在了天空之中。

    “切,老古板。”等仙尊投影走后,玉灵真君不屑地撇嘴,“等我执掌了仙宫,保管要大幅度改革已有制度。”

    话音刚落,天际又传来仙尊一声冷笑:“你想都别想。”

    “嘿,这老家伙还偷听……”玉灵真君怒道,“富贵,你给我评评理。那老家伙是不是个老古板?我可是真仙转世,人族未来的希望……”

    “……”

    王富贵紧紧闭上了嘴巴,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咦?你们谁瞅见我一条枝丫去哪里了?”这时候,悟道真君忽然疑惑地看向树身某一处,“这一片的枝条,怎的少了不少树叶?”

    刚才悟道真君发怒之时忘却了自我,如今回神过来,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

    仙宫悟道真君暴怒之事,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很快在仙城范围内传播发酵。

    灵树自来是一种很神奇的物种,它们非但拥有种种神妙功效,最重要的是,它们能活很久很久。

    就拿仙宫的悟道真君来说,他是初代仙尊捡回仙宫的,迄今为止已经活了有三万多年,都送走好几波仙尊了,他自己却仍旧健健康康,看起来还能活很久的样子。

    也是因为灵树的这个特点,但凡历史悠久一些的家族,家中多半都会种植一些灵植作为镇族灵物。在家族情况不好的时候,家族便可以靠着这些镇族灵植挺过一波波的危机。

    而灵树,靠着家族的供养,也能比在野外过得更滋润,晋级更迅速,突破门槛的概率也更高。

    这是一种互惠互利的关系。

    有些传承久远的家族之中,甚至还有一些比较厉害的灵植,十阶,十一阶的都有。

    那些活了很久的灵植庇护和“哺育”着一代代族人的成长,在家族中地位都不低。

    悟道真君这一怒,那些灵植自然也得到了消息,随即也跟着怒了。

    气运之树乃是准仙植,对于所有智慧灵植来说都是好比公主,皇子般的存在。

    竟然还有家族敢虐待传说中的气运之树,这能忍?

    一时间,许多世家之中的灵植都纷纷表示,若是魏氏不妥善解决此事,他们就集体去仙皇面前告状。

    那些灵植一怒,出于对镇族灵植的尊重,很多家族也都纷纷发表声明谴责魏氏。

    除此之外,朝阳王府的妘泰安不知何时也跑来了仙城,到处去拜访各王府、世家,逢人就将魏青云的卑劣行径谴责一遍。

    一时间,魏氏的名声和口碑呈断崖式下滑。

    一股股的无形压力,不断地朝魏氏头上笼罩而去。

    ……

    靖安魏氏。

    作为老牌的一品世家,靖安魏氏在靖安州内已经经营了一万多年,不仅在当地的人脉关系盘根错节,影响力根深蒂固,便是在整个仙朝范围内都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力,说一句权势滔天也不为过。

    这样的世家,已经不是常规意义上的家族了,而是一个集合了财阀,军阀,以及权阀属性的庞然大物。

    如此家族,若是打定了注意要收拾某个人,能够展现出的力量,自然也是十分巨大的,远非一般人能够抵御。

    魏氏主宅。

    宅院连绵,规模堪比一座城的建筑群中心地带,有一座名为“真焱居”的偌大宅院,占据了主宅内最好的一处灵脉。

    这座“真焱居”,便是魏氏第一老祖,烈火真君魏东庾的日常起居之所。

    此刻。

    魏东庾正半躺在自己内宅的暖阁之中,在丫鬟小厮的服侍下喝着药汤。

    朝阳王那一枪对他造成的影响非常大。尽管已经服用过了疗伤丹药,他的体内却仍有一股破坏性十足的力量在冲击着他的五脏六腑,让他的伤势始终无法彻底好转。

    直到现在,他的身体仍是很虚弱,一天里倒有半天的时间都是躺着的,只能慢慢养着,等着那股力量被彻底消磨殆尽。

    “老祖,我已经按您的吩咐,将青云安顿在了院子里最安静的房间,周围也布置了人手,保证不会有人能打搅到他养伤。”

    魏明禹站在软塌边,正在恭敬地汇报着魏青云的情况。

    作为家族这一代的大天骄之一,魏明禹比魏青云要大上几十岁,资质也要比魏青云略高一些。

    对于东庾老祖对魏青云的宠爱和袒护,他心中其实也是颇有微词,面上却丝毫不敢表露出来,仍是毕恭毕敬地禀报着:“另外,今天有好几位族中长老过来求见,都是闹着要让您处置青云侄儿的。我都按您的说法帮您拦了下来。不过……”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有些犹豫:“我担心继续这样下去,青云侄儿会引起众怒。”

    因为魏青云弄丢了气运之树的事情,家族之中的长老们意见很大,还是魏东庾发了一回火才勉强压下去。

    但无论是谁都清楚,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过去的。

    气运之树对于魏氏来说太重要了。

    “你少操这些没用的心。”魏东庾不怎么在意地瞥了他一眼,“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照顾好青云,至于其他的,自有老夫在。气运之树我也自会想办法拿回来。”

    正说着,忽然有小厮前来禀报:“老祖,家主求见。”

    难道是调查王安业的事情有结果了?

    “让他进来。”

    魏东庾随口吩咐了一句。

    只要确认了那个王安业的身份来历,以及具体资料信息,就可以着手准备对付他了。

    气运之树乃是他魏氏能够迅速崛起的根本,绝对不容有失。

    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要想办法把气运之树夺回来!

    思忖间,魏氏家主魏文韬就被魏明禹迎了进来。

    魏明禹自己则是退了出去。

    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是他能参与的了。

    靖安魏氏的家主魏文韬乃是一个长相端正,气质沉稳的中年人。

    他穿着一身深青色的天丝锦袍,眉头紧锁,表情难看,神色中透着一股焦灼和不安。

    “怎么回事?”魏东庾一看他这表情就觉察出了不对,“难道是那小子有什么了不得的背景?咱们家动他不得?”

    “启禀老祖,并非如此。那个叫王安业的小子的确是来自东乾国的一个小世家,只因家族财力雄厚,方才能请得起凌虚境供奉。棘手的并非此事。”魏文韬朝着魏东庾恭敬一礼,不安道,“但今日我接到紧急消息,说有人将气运之树的事情捅到了悟道真君面前。悟道真君得知之后勃然大怒,已经公开表示要为气运之树撑腰,要我们魏氏付出代价。如今此事已经在仙城传开了,对我们魏氏的声誉影响极大。”

    “你说什么?”魏东庾闻言表情一滞,脸上勃然色变,“那棵老茶树深居仙宫,几乎从不踏出悟道茶园,一般人根本见不到他。那个叫王安业的小子不是东乾国小世家出身吗,如何能进得了仙宫,见得到悟道茶树?”

    “不是他。”魏文韬摇了摇头,“我一直派人盯着王安业。他如今还在姬氏,一直未曾离开。何况,如今距离气运之树被夺尚且不足两月,事情发酵和扩散的速度都太快了。此事背后必定有人在操纵。”

    “而操纵这一切的人,在仙朝的人脉和影响力必然十分巨大。这不是一个东乾国的小世家可以做到的。”

    “行了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魏东庾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随即披衣起身,焦灼地在房间里踱起了步,“那棵老茶树不仅实力强,人脉也广,在仙朝更是影响力巨大。倘若他铁了心要跟我们作对,后果难料。而且,有他护着,想把气运之树取回来怕是就难了。”

    “是啊~”

    魏文韬无奈地点了点头。

    他发愁的也是这个:“而且,悟道真君已经发了话,说要我们赔偿气运之树一亿仙晶,补足亏损,否则……”

    “一亿仙晶?!”魏东庾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不去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魏文韬苦着脸:“可悟道真君说了,咱们若是不答应,他就住到我们家来,吞吐我们家的灵脉,喝我们家的灵泉,住他个一千年……”

    “……艹!”

    魏东庾气得直接爆了粗口,脸色一阵阴晴不定。

    以魏氏如今的财力情况,养两个凌虚境初期自然是绰绰有余的,再加一个凌虚境初期也还勉强能撑得住,可若是来个凌虚境巅峰,那可就要了命了。

    真要让那棵老茶树在自家灵脉扎下根来,他怕是能把灵脉里的灵气全部吸光,家里其他人就别想修炼了。

    如果他真在魏氏赖上个一千年,魏氏的损失绝对远超一亿仙晶!

    最坑爹的是那棵老茶树已经十二阶巅峰了,他们还打不过他,想赶都未必赶得走!

    看来,这一次怕是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气运之树,也注定是拿不回来了。

    “无耻!卑鄙!不要脸!”

    魏东庾气得骂娘。

    “老祖,依我看,实在没办法,咱们还是赔钱吧,能花钱消灾,总比把事情继续闹大要好。”魏文韬也是没办法了,苦着脸劝道,“咱们家不是囤了一大批玄铁矿吗?只需要出掉一部分……”

    “不行,那批玄铁矿不能轻易动。”魏东庾脸色微变,原本暴躁的神色也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他在房间里踱了几步,忽的转过身来,吩咐魏文韬道:“这样,我先去联络一些老朋友,托他们去和那棵老茶树说说情,争取把赔偿的金额降到五千万以下。另外,你去联络赫兰韩氏。”

    魏文韬一愣。

    “玄甲司那边最近不是急需一批玄铁矿吗?”魏东庾两眼微眯,眼底划过一抹冷色,“你和韩氏的人配合一下,把玄铁矿的价格再往上炒一波,然后再出货。这事儿你熟,应当知道该怎么做吧?”

    “知道,知道。”魏氏家主眼前一亮,瞬间明白过来,“如今域外战场战事吃紧,玄甲司为了赶制这次的三十万套玄甲,玄铁矿要得很急,就算涨价也多半只能硬着头皮买下来。只要我们能把玄铁的价格炒上去哪怕一成,赔偿的钱就解决了。”

    “老祖英明!”

    眼看着困扰了自己半天的事情被老祖三两下就梳理清楚,有了解决的办法,魏文韬整个人肉眼可见地轻松了起来,立刻拍起了魏东庾的马屁。

    “行了,别拍马屁了。”魏东庾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赶紧去办事。把事情办得漂亮一点。”

    “是,老祖。”

    魏文韬立刻领命下去了。

    很快,房间里就恢复了安静,魏东庾的脸上却再也没有了一开始的轻松。

    ……

    仙庭【仙兵部】!

    “仙兵部”乃是仙庭的一个重要部门,掌管了仙庭所有装备生产、贮存、配给,以及回收等相关事宜。

    仙兵部下,有一个“司”,名为【玄甲司】,专门负责制造和维护品级不同的各色【玄甲】。

    玄甲司内。

    玄甲司司长赵惜晴正在被顶头上司【镇南王】妘夏阳训斥。

    镇南王是仙朝皇室一脉中比较年轻有为的封王,替仙皇掌管仙兵部已有数百载,算是一位颇有权势的封王。

    “赵惜晴!”镇南王面色严厉地看着面前的蓝衣女子,“你也是我仙兵部的老人了,当初正是因为你才能出众,本王才力排众议将你放在了玄甲司司长位置上。”

    “如今域外战场战事愈发吃紧,不断发函催我仙兵部,你今天就给我一句话,那三十万套玄甲何时能完工交付!”

    赵惜晴作为一个“仙飘”,哪怕有寒月赵氏略微帮衬,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依旧很是不易。

    她脸色凝重地拱手:“殿下,此事您又不是不知道。这数百年来战事愈发吃紧,武器装备等物资消耗也在逐年增加,我们库房内的各项资源已经越来越短缺了。”

    “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玄铁锭大量缺口下,我又如何能凭空造出三十万套制式玄甲?”

    仙朝之制式玄甲,乃是军队士卒的标配。

    仙朝境内早已实现了全民修炼,便是寻常百姓都有炼气境的修为,是以军队招收士兵的标准远比大乾要高。

    唯有灵台境修士,才有资格成为真正军队的一员。

    可以说,仙朝的玄甲军才是真正的玄甲军。

    大乾玄甲军不过是模仿仙朝编制,纯以战力而言,是远远及不上仙朝玄甲军的。

    “赵惜晴,你莫非还在怪本王苛责你?”镇南王的脸色颇为不善,“亦或是,你觉得筹措玄铁锭乃是本王之事?”

    “属下不敢。”赵惜晴恭敬地拱手道,“属下也已经多方筹措玄铁锭,只是长久以来,域外战场战争消耗太多资源,咱们皇室的矿脉很多都已经挖空,产量也不足。市面上的玄铁锭存货也愈发稀少,价格屡屡攀升。”

    “属下也调查过此事,我怀疑以赫兰韩氏、靖安魏氏为首的大大小小数百个矿产家族暗中联手,在暗中囤积玄铁锭,试图操控玄铁锭价格。否则,这些年玄铁锭涨价不至于如此凶猛。”

    镇南王的脸色渐渐凝重:“你可有实证?”

    “属下已经与韩氏和魏氏接触过,他们表示可以想办法加速挖矿,但因为挖矿难度大,产量又少,这一笔玄铁锭得涨价。”

    “属下派人查探过,但是韩氏、魏氏都非常狡猾。他们应当不是一次性囤积,而是花了百年,数百年的时间逐步节流囤积,不断营造出资源短缺的假象。”

    “无凭无据,如何能作数?”镇南王皱眉训斥了一句,旋即严肃道,“惜晴,你若没有真凭实据,莫要乱来。”

    “属下明白。”赵惜晴叹息道,“他们之所以胆大包天,多半与他们后面那一位的支持离不开关系。那一位如今呼声正高,便是连殿下您也不好随意去触她霉头。”

    “你明白就好,靖安公主可不是好惹的主。”镇南王皱眉道,“惜晴,他们这一次要价倒底是多少?”

    “每一套玄甲的玄铁锭用量,合计到八千仙晶。”赵惜晴无奈道,“总计报价两亿四千万仙晶!”

    “他们是疯了么?”镇南王的脸顿时黑了,“玄甲虽然用料极多,但终究只是制式灵器级别。我记得两百年前才两千仙晶的材料成本,前些年才涨到三千五百仙晶!”

    “没错,属下就是在怀疑,他们是趁火打劫。”赵惜晴无奈道,“殿下,我若应下这一场采购交易,这司长怕是当到头了。不过,为了报答殿下提拔之恩,属下愿意当这个替罪羔羊。”

    “咱们耗得起,但是前线将士们耗不起。”镇南王愤怒地锤了下桌子,眼神却有些无奈,“答应他们的报价。”

    “是,殿下。”赵惜晴眼神郑重了起来。

    “惜晴你放心,我王府至少颇有资产。”镇南王叹了口气,“变卖和抵押,再多处筹措一些,短时间内凑个上亿仙晶给你补上窟窿还是可以的。无论如何,本王也不会连累你,但你要加快速度,保证前线的后备将士甲胄齐整!”

    “殿下大义。”赵惜晴感动而崇拜地深深行了个大礼,“惜晴定当全力而为。”

    正在此时。

    玄甲司门将前来禀报:“启禀司长,有人手持四公主令前来我玄甲司,说是有要事与司长会面。”

    四公主?

    赵惜晴与镇南王对望了一眼,均是奇怪,四公主虽然有公主名分,但是才十来岁吧?

    不过不管如何,既然公主令都出来了,赵惜晴也是避无可避。

    “请他们进来。”赵惜晴下令后,对镇南王道,“殿下还是先回避一下吧。”

    “无妨,我倒要看看梦羽那孩子有什么花样。”镇南王淡然道。

    不多片刻。

    王富贵带着洛玉清,以及神通境供奉兼护卫姜晴莲联袂而至。

    见得赵惜晴,王富贵率先便行了个大礼道:“富贵拜见惜晴老祖。”

    “富贵?”赵惜晴微微一错愕,上下打量着他,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眼底闪过一抹惊喜,“你是静灵,不,静玉的孩子吧?”

    “咳咳~惜晴老祖,家母名讳赵静灵。”王富贵咳嗽两声,澄清地说道。

    “对对,静灵和静玉是我们赵氏嫡脉的宝贝双胞胎,分别嫁给了王氏的王宁尧、王宁奕兄弟两个。当初说好了,谁先生出儿子就是王氏的嫡长子。”

    赵惜晴虽然不常回大乾,但对于家里的一些重要事情还是清楚的。

    她惊喜地说道:“我也是收到赵氏来信后才知道,富贵你是我们家静玉的孩子。”

    “咳咳,家母赵静灵。”王富贵再次尴尬的提醒。

    没办法,家里非但父亲和兄弟长得很像,不是双胞胎但神似双胞胎。母亲和静玉姨娘,更是正儿八经的双胞胎,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别说外面很多人分不清,便是连爷爷王安业,也经常分不清两个儿媳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