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忍界决斗场 李四羊

第四十一章 邪神?

    “飞段?就是那个被赤砂之蝎做成活人傀儡,现在只剩上半身和头在医院里充当教学用道具和实验体的家伙?”

    第二天,医院内,名超面对静音时做出了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思索道:“摸影拉他进入忍界决斗场,倒也是理所当然,没有谁比他的术还诡异特殊了。怎么,需要我做什么吗?静音姐?”

    “那倒是不用。”静音摇了摇头道:“知道这件事后,纲手大人增派了看守它的忍者,也对它采取了更严密的封锁。

    不过因为它进了忍界决斗场,纲手大人担心摸影会偷偷给他某种秘术,造成什么混乱,有些在犹豫要不要将它彻底杀死。”

    不死只是相对的,将那颗头颅一把火烧掉或剁成肉末,即使飞段还活着,也跟死了没什么区别。

    还有饿死这种简单方法。

    “也正是因此。”静音继续说道:“医疗忍者们需要抓紧利用他的身体了。香磷目前的医疗忍术也已经可以尝试医治兵器贯穿伤、内脏损坏伤了,所以我在想……”

    名超了然,看向旁边的香磷。

    “怪不得你要让她请一天假来医院学习,我还以为最近的伤病患者多,你们忙不过来了呢。”

    静音好笑道:“怎么可能,一般的事怎么能比香磷上课重要?”

    香磷疑惑道:“静音师姐,名超哥哥,你们在说什么东西?”

    “看到你就明白了。”

    几分钟后,香磷有些惊悚地看着飞段的上半身躯体,没有双臂没有头颅没有其它任何部位,其上缝合痕迹极多,可谓千疮百孔,胸膛却凭空微微起伏,甚至以忍者的耳力,还能听到隐隐的心跳声音!

    这……这是人?

    一个活着的……上半身?

    “飞段是一个拥有不死之躯的忍者。”名超道:“木叶拥有他的上半身和头颅,当成医疗实验体和教具来用,接下来的学习会稍微有点血腥,你可以的吧,香磷?”

    香磷深吸了口气,看到静音拿出一支苦无,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唔,飞段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可以!”

    “我来吧,静音姐。”闻言名超接过静音手上的苦无:“你说要制造什么伤?我能更准一些。”

    静音:“从肾脏开始吧。”

    噗!

    名超下手稳准狠。

    血溅得非常收敛。

    ……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

    中午,脸色有些虚白的香磷坐在静音的办公室里吃饭。

    在忍界决斗场中她经历过很多次‘生死厮杀’,所以倒不是受到了惊吓,单纯是消耗过度。

    治疗飞段的身体和治疗正常受伤的活人几乎没有区别,但换成正常情况,哪个医疗忍者能在短短一上午遇到肾脏破碎、脾胃破碎、肺部刺穿等等致命伤势的伤员?

    虽然很累,但收获确实大,而且也开阔了视野……忍界中竟然还有怎么杀都杀不死的人?

    一边吃饭一边反思上午的得与失,她感觉自身的医疗忍术似乎又有精进,而很快,正午时分,进入决斗场的她验证了这一点。

    原本卡在4级边缘的掌仙术顺利晋升4级,成为她除了自身血继等级最高的能力之一!

    真不错,进步的速度都比得上在练习场中练习了,等下午……

    “你们都先不要随机匹配!”

    来自鸣人的大喊猛地将香磷的思路打乱,她嘴角抽了抽,并不用她开口,佐助就会抢先说:

    “白痴!”

    鸣人被骂习惯了,都懒得理这个手下败将,摩拳擦掌道:“现在没人匹配是吧?今天我绝对、绝对要打赢那个叫简单人机的家伙!”

    “鸣人加油!”芙为他鼓掌。

    “又来了,一如既往地这么有干劲,今天会输多少场呢?”奥摩伊则趴在桌子上嘟哝。

    鸣人的身影消失,看来是匹配到了。其他孩子则在静音的主持下开始今天的集会,很快又有几个钻入了练习场去自己修行。

    静音本以为今天的日常交易也会无疾而终,却没想到,决斗场内最没有存在感最不爱说话的012号佐井突然道:“有谁是医生吗?我想要为人看病的能力。”

    一众孩子讶异的看向他,这是进入决斗场近一个月来,他第一次参与交易吧,只是医疗能力……

    “只要医疗能力吗?”芙轻喃了声,好想要他画画的本领哦……她眼睛转了转,看向香磷。

    ……

    另一边,排位赛场中,鸣人带着几分期许地看向对面敌人。

    简单人机这个对手向来是会在他们11个孩子中选择三个人的样貌能力来使用的,而他们11个的能力各有强弱,鸣人希望运气好点,对方选择三个弱的,能增加胜算。

    结果这一眼,他却是愣住了。

    对面站着的是一个扛着三段镰刀的陌生男子,至少有十七八岁。

    这是谁啊?

    鸣人纳闷抬头,我今天要面对的敌人是:飞段、旗木卡卡西、桃地再不斩……糟了,怎么还能遇到成年忍者?!这几个人,除了桃地再不斩的能力,我都不了解啊!

    肩扛镰刀,使用飞段身体的名超细细体悟飞段的身体状态。

    排位赛场至少是相对公平的,飞段的不死之身在这里受到压制,能够被杀死,但身体的结构不变。

    目标中的100%纯净血脉以另类的方式体会到,即使不是他想要的那种血脉,却也应该具有极大的参考价值,但名超细细体会,却觉得哪哪都不太协调。

    随着‘战斗开始’的声音,对面鸣人试探靠近,名超将肩上的镰刀摘下来,握在手上。

    鸣人试探的脚步一滞。

    名超猛地开始旋转。

    rua!切碎之刑!

    手持镰刀旋转的名超化作人形绞肉机,且移动速度极快,给鸣人留下来的闪躲空间非常小。

    他匆忙摸出苦无招架,却低估了高速旋转的三段镰刀招架起来的难度,招架住一段,被另外两段镰刀砍了个正中红心。

    场面极其血腥凄惨。

    秒杀鸣人,名超继续体会。

    “有点意思,我先前的判断好像出现了一些失误。”

    “细胞的排列和结构似乎有一种……异样的美感?怪不得决斗场的探知是未知血脉,这和其他所有玩家的血脉没有任何一点相同。”

    “问题来了,邪神教最初是怎么知道这样来变更血脉能够缔造不死的忍者?这种规律性和美感,似乎不是碰巧能合成出来的。”

    名超眯了眯眼睛。

    一定有参照物!

    “邪神……或许是真正存在的东西,不是教派宣传的假物。甚至和死神不同,它具备……实体!”

    先天生灵?外星来客?

    名超来了兴致。

    于是鸣人就受了半个月的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