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黄金召唤师 醉虎

第二百九十一章 再次偶遇

    果然是召唤出来的刺客!

    虽然夏平安之前已经有些猜测,但那刺客的能力,未免太强了些,还会召唤术法,这让夏平安一直有些怀疑。

    夏平安融合过刺客界珠,其实也能召唤刺客,但夏平安召唤的刺客,绝对没有那些本事,而且那个刺客的能力,似乎已经超出刺客的范畴了。

    夏平安微微皱眉,问道,“召唤的什么刺客,那么厉害?”

    白竹祭司的脸色已经显出了几分凝重,“派出刺客的那个召唤师,已经融合了四颗刺客界珠,所以他召唤的不是一般的刺客,而是屠龙刺客!”

    就像丹药师一样,有些同种类型的界珠在融合之后,能召唤出的来的人物的等级,是可以不断提升的,刺客就是其中之一。

    刺客界珠绝不止田光论勇那一颗,事实上田光论勇的那颗刺客界珠是最常见的刺客界珠,除了那颗界珠之外,还有其他的刺客界珠,其他的刺客界珠,同样能召唤刺客。

    融合一颗刺客界珠召唤的是一级刺客,然后是二级刺客,三级刺客,融合四颗刺客界珠之后,召唤的就是屠龙刺客。

    刺客有了专属名号,那就恐怖了,能召唤这个等级刺客的召唤师,吃刺客这碗饭的可能性就非常大,这就是术业有专攻。

    夏平安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您老的意思是,昨晚想要我命的那个召唤师,是一个专业的刺客和杀手?”

    白竹祭司点了点头,“不错,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刺客和杀手,那个人对召唤刺客的运用,已经出神入化,达到了与其他召唤秘法互相融合的境界,他除了召唤出屠龙刺客之外,还在屠龙刺客的身上,赋了一个土行术的遁法,一个火焰爆炸术的术法和一个自身的召唤师投影,有了这三重的术法赋能,所以他召唤出来的屠龙刺客可以土遁进入密室,还能分身,施展召唤术法,最后殉爆,这样的刺杀配置,五阳境六阳境的召唤师都不一定能活下来,你能活下来,你这命不是一般的大,我都想问问你,在这密室里发生爆炸的时候,外面又有虚空神雷,一里一外两大杀招在等着你,前后夹击,在这么凶险的局面下,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这已经是白竹祭司第二次说夏平安命大了。

    在白竹祭司看来,夏平安能从这样的杀局下活下来,的确是不可思议,换了其他人,能躲过一个绝对躲不过第二个,绝对早就挂了,夏平安却毛都没掉一根。

    夏平安苦笑着指了指密室大坑之中的那个小坑,“爆炸发生的时候,我利用掘地术瞬间在这里打了一个深坑,藏身到坑洞洞中利用水盾护住身体,然后用烽火戏诸侯的幻术加持了水盾冲出地下密室去引爆外面的埋伏,最后在那个人露面之后我才出手反击,却没想到让他远遁了!”

    白竹祭司听了,也摇头感叹,“实在太险了,亏你那个时候还头脑清醒,才抓住这一线生机……”

    “您老看看,这是那个人远遁之前留下的一个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术法?”夏平安说着,手上一动,就把那个面人拿了出来,递给白竹祭司。

    白竹祭司接过面人看了看,“这是替身傀儡的面偶,替身傀儡是一种罕见的召唤术法,需要借助这些术法道具来施展,如果没有这个东西,那个人有可能已经被你重创或者击杀!”

    拿着那个面人的白竹祭司盯着自己手上的水晶球,那水晶球中也出现了一个面人的样子,指向一个方向,白竹祭司就走出周公楼的深坑,带着夏平安朝着水晶球中的那个面人所指的方向走去,最后来到三百多米外的一个巷子中,那水晶球中的那个面人才慢慢消散。

    “昨晚那个人是在这里消失的!”

    “您老能从这个东西上面锁定那个人的气息么?”

    “不能!”白竹祭司摇了摇头,又看了看那个面人,“这替身傀儡的术法一用,这上面的一切气息都彻底湮灭,只有一丝很淡的神力印记留下!”

    “那个人是血魔教的人么,上京城现在还有几个血魔教的人没有踪迹,会不会是他们?”夏平安问道。

    白竹祭司盯着自己的那颗水晶球,隔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不是血魔教的人,那人的身上和这面偶上的神力印记没有血魔教的气息,血魔教可以排除,应该是想要你命的其他人!”说到这里,白竹祭司收起自己手上的水晶球,深深的看了夏平安一眼,“那个人已经是六阳境,能有这种手段的此刻杀手绝对不是无名之辈,不是一般人能请得到的,你好好想想自己的得罪了什么人吧!”

    “我得罪的人,您老还不清楚么,要不是因为我这个督查使的职责,我也不会得罪那么多人啊!”夏平安苦笑着摊开手。

    “我会让裁决军留心最近上京城出现的异常人物,但你自己也要小心,这次那个人没有得手,一定还有第二次,你最近低调点,少抛头露面,不行就住到屏山,在屏山大营避一段时间的风头是最安全的!”

    “好,我记着了,多谢您老的劝告,我这几天会注意的!”

    “这里没啥好看的了,我走了!”

    “我送您老!”

    夏平安把白竹祭司重新送到马车旁边,搀扶着白竹祭司上了马车,最后目送着白竹祭司坐着马车离开。

    白竹祭司来这里勘察一遍,还是给夏平安带来了很多重要的信息,至少,夏平安可以排除血魔教。

    夏平安其实宁愿那个人是血魔教,要是那个人是血魔教的人,这至少说明血魔教已经对自己出手了,自己在上京城的敌人还没有那么多。

    最后看了一眼化为一片废墟的周公楼,夏平安摇了摇头,还好昨晚小蝶已经离开了,周公楼没什么人,要不然的话,还会有人被牵连。

    那个人是怎么发现阳城就是自己的呢?

    夏平安一边走着一边仔细回想着,知道阳城就是自己的人就那么几个人,皇太子,草草,林毅等人,这些人知道分寸,不会泄露自己的身份,更不可能找杀手来对付自己。

    除了这些人之外,阳城这个身份泄露的唯一原因,就是自己早就被盯上。

    自己到督查署上下班是最容易被人盯上的,只要有人盯着督查署,就能把自己咬住,那个人早就盯着自己,不动声色,才有可能发现自己会化身成阳城,而这几日福神童子没有在自己身边,所以自己也没有发现被人盯梢的迹象。

    那个人选择的出手的时间,就是在自己从鹏王拍卖行买了一堆界珠之后,他想在自己融合界珠的时候出手,只是因为无法具体把握自己融合界珠时的状态,又不知道自己有遥视能力,这才算差了那么一点点。

    说到融合界珠,昨晚自己拍卖的那些界珠中,“甘罗拜相”和“宋废帝封猪王”这两颗界珠自己还没有融合呢。

    那个人到底是谁呢?既然不是血魔教,黄家请的杀手还没到上京城,那个人到底是谁派来的?

    夏平安一边走着一边努力思索,他总感觉,似乎有什么关键的信息被自己遗忘了,但一时之间,他又抓不住,只觉得一点灵光在自己的脑海之中若隐若现……

    对了,今天是血魔教毒魔配出绝影之毒的日子,也是裁决军收拾毒魔的日子,这毒魔收拾了,可还有一个暗魔随时对自己虎视眈眈准备出手呢。

    要不干脆连那个暗魔一起收拾了,少一个是一个,省得心烦……

    就在夏平安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天元桥。

    一辆华丽的黑色马车从后面驶上来,停在夏平安身边,马车车窗背后的窗帘打开,露出一张眉目如画艳光四射的面孔。

    “不知夏公子要去哪,我顺路再送夏公子一程!”

    车上的女人拿着香扇,轻轻笑着,目光如波。

    萱夫人!

    真是好久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