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黄金召唤师 醉虎

第八百七十三章 恐怖蜡像馆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德鲁弗蜡像馆……”

    夜色已深,路边的瓦斯路灯发出微弱的灯光,在黑暗中吸引着一群蚊虫在灯光周围飞舞着,犹如寂寞的尘埃,这个时候的街上已经看不到几个人影,夏平安就站在一个巷子口,眯着眼睛,打量着前面街边的一栋三层楼的老式建筑。

    那栋建筑应该有很多年月了,看起来像一个破旧的厂房,那建筑的楼顶上挂着蜡像馆的铁架招牌已经破损生锈,上面的招牌字迹破损腐蚀得厉害,只能勉强让人看清上面的字,建筑暗红色的砖墙外立面一片斑驳,有不少烟熏火燎的迹象,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涂鸦。

    在那蜡像馆的门口,还挂着一个招牌,那招牌像在黑暗中凋零的枯枝败叶,招牌上写着几行字门票1丁宁5芬尼。

    这么破旧的蜡像馆,没有倒闭,那简直是一个奇迹。

    而在夏平安的手上,那个装着尸虫的玻璃瓶内,瓶子里的尸虫的脑袋就指向那个蜡像馆,刚才夏平安已经走过蜡像馆旁边的那条路,瓶子里的尸虫的脑袋始终随着夏平安脚步的移动而变化着,像被磁铁吸引的探针,始终指着蜡像馆,这让夏平安知道,这里,应该就是他要找的地方,那些被盗走的尸体就在这里。

    绿衣使者已经飞了出去,像一个称职的侦察兵,在黑暗中围绕着蜡像馆周围饶飞了一圈,让夏平安看清了蜡像馆里的整个构造这蜡像馆的大门紧闭,在这大门背后,就是蜡像馆的建筑,而在这建筑的后面,蜡像馆后面还有一个院子,那个院子里有后门,院子里长满了杂草,还有一辆马车和一个马厩。

    蜡像馆的前面有一条路,就是自己眼前这一条,在蜡像馆的侧面有一条阴暗的小巷通往后面的院子。

    从绿衣使者的角度看去,这蜡像馆里是有人的,蜡像馆的一二楼黑灯瞎火,但在蜡像馆的三楼的一个房间,房间里却有模糊的灯光,那灯光后,还可以看到有人影在房间里走动。

    这里,有可能是一个针对守夜人和调查局的陷阱,因为找到这里实在太容易了,对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夏平安都心存警惕,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夏平安在这里观察了好一会儿,没有冒然闯进去。

    但是,还有一个可能,这里并不是陷阱,自己可以用不止一种秘法锁定这个蜡像馆,但对其他不能召唤黑龙和没有掌握尸体追踪秘法的召唤师来说,要凭空锁定这个地方可能并没有那么容易,而且对某些刚刚掌握了一点小小秘法的普通人来说,他们对召唤师是的世界和力量一无所知,这些刚刚掌握了一点秘法的普通人犹如井底之蛙,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禁忌的力量,对自己的力量和秘法盲目自信。

    所以,也有可能就是蜡像馆里的人盗取了尸体,直接把尸体悄悄运到了蜡像馆,他们觉得自己的行踪隐秘,并不担心被人找到这蜡像馆后面院子的马车和马厩,刚好可以运送尸体。

    夏平安观察了一会儿之后,最后还是决定进去看看,毕竟已经找到了这里,他就这么和硬币先生交差的话有些说不过去,任务不算完成啊。

    但是呢,进去归进去,夏平安对自己的这条小命可是很看重的,本着能不自己冒险就尽量不冒险的原则,夏平安咬了咬牙,看了看自己秘密坛城中的神力数值,开始召唤东西。

    夏平安之前的巨塔上凝聚的神力有55点,神殿中恢复的神力有10点,但消耗了3点,剩下7点,融合绿衣使者和陶弘景这两颗界珠增加神力117点,再加上硬币先生给的300点神晶,召唤绿衣使者消耗了45点神力,所以他此刻秘密坛城中的神力加起来还有434点。

    有这些神力,可以召唤一点东西了,神力再珍贵,也没有自己的命珍贵啊。

    随着夏平安开始召唤,他身后的巷子里,就出现了一团涌动的黑雾,那黑雾像一道门户,然后,一个全身穿着黑色武士袍的魏武卒就被夏平安召唤了出来。

    不知道是神灵之躯的影响还是之前成为牧灵师的影响,反正现在夏平安用神力施展召唤术的时候,可以做到完全没有任何的神力波动,悄无声息。

    这个召唤出来的魏武卒,身高将近一米九,体格健壮,虎背熊腰,面色刚毅如磐石,眼神之中却透着一股灵动,其他召唤师或许也能召唤出这样的武士,但是这魏武卒眼神中的灵动神采,却是其他召唤师的召唤人物所没有的,因为夏平安是圣师,这些魏武卒在秘密坛城之中饱受熏陶,智慧已开,和其他召唤师召唤的武士绝对不一样。

    魏武卒,这是华夏春秋战国时候吴起从魏国大军中精挑细选训练出来的世界上最强的特种兵啊,吴起率领魏武卒南征北战,创下了“大战七十二,全胜六十四,其余均解”的奇功伟绩,在人类的战争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连强悍的秦军在魏武卒面前都被打得落花流水。

    这个魏武卒一被召唤出来,就对着夏平安单膝跪地,嗓子里发出低沉的声音,“见过主上,请主上赐名?”

    看着自己消失的150点神力和眼前的这个魏武卒,夏平安既心疼又欣慰,直接恶趣味的说道,“你就叫龙五吧!”

    龙五抱拳起身,夏平安看了看秘密坛城中还剩下的284点神力,直接咬了咬牙,再次投入260点神力,召唤初阶的魔藤。

    黑色的魔藤藤蔓如一条黑色的蛇,又像是变异的蚯蚓一样,从夏平安身后的雾气之中钻出来,直接就悄无声息的没入到了地下,随后夏平安身后的黑色雾气才缓缓消失。

    这魔藤是夏平安考虑已久的东西,这个世界让他施展土遁术的代价太大,几乎难以承受,但魔藤原本就是生活在地下的,可以不受影响,只要在有地面的地方,魔藤都能有用武之地,而且这魔藤上次在干掉金月殿主一战中还完成了一次进化,可以有诸多变化,一藤多用,初阶的魔藤,已经足以应付许多的情况,再投入神力,这初阶的魔藤还能变得更厉害!

    如果说魏武卒是明面上的保镖兼帮手,那么魔藤就是一个可以随时隐在暗处的保镖兼帮手了,而且魔藤的行踪更加的诡秘难测,用途更大,虽然消耗的神力有点多,但有了这一明一暗两重保护,在未来一年之内,只要魔藤和龙五还建在,夏平安的安全都有了基本的保障,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黑龙是很好,但黑龙的特长不在于战斗,而在于感知和追踪,目前情况下,神力不多,只有先把可以急用的东西召唤出来再说。

    眨眼之间,在完成了这两个召唤术之后,夏平安的秘密坛城中的神力就只剩下24点,刚刚可以施展8个小术法护身,在神力上刚刚宽松了没两天的夏平安,再次变得“一贫如洗”。

    “千万别让我亏本啊……”完成召唤的夏平安自语一句,看了看周围那昏暗无人的街道,整个人的身形瞬间就没入到了黑暗之中。

    两分钟后,夏平安和魏武卒已经站在在德鲁弗蜡像馆后院的门口,两人来到这里,一根魔藤从院子里的地下钻出来,一根藤蔓延伸过来,缠绕住锁住的门栓,轻轻一拉,这后院的门就无声无息的打开了。

    魏武卒龙五拿出了他的刀和一个盾牌,脸上戴着一个杀气腾腾的藤木鬼脸面具,第一个走入到了院子中,落地无声。

    夏平安跟在龙五的后面走了进去,在跨过门槛的一瞬,守夜人的装备已经被夏平安召唤了出来,瞬间就穿在了他的身上黑色的肃穆法师袍,纯银无瑕的天使面具,战靴,还有他戴在双手上的的那一双犹如被鲜血染红的的血红色的手套这一副装扮,可以让所有黑暗中的堕落生物闻风丧胆。

    守夜人的天使面具和那双血红色的手套都有特别的寓意,那是天使的心肠,魔鬼的手段。

    从跨过门槛的这一刻起,夏平安的身份,就是调查局的守夜人阿遮罗。

    整个院子里,有一股略显刺鼻的石膏、油蜡和那种类似烧焦的毛发混合起来的刺鼻味道,这股特别的气味,足以把运到这里的尸体的味道掩盖住。

    既然来了,那就不客气了,夏平安决定直捣黄龙,他和龙五来到二楼那个有人影的房间下面,黑色的魔藤从地上延伸而出,托着夏平安和龙五,如爬山虎一样的顺着墙壁爬到了二楼的窗口,那窗口里面,还可以看到走动的人影。

    随着夏平安向龙五轻轻点了点头,龙五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他身体一躬,脚上一用力,整个人猛的弹出,用盾牌护住身体的同时,像一颗炮弹一样的轰的一声撞破二楼的窗户,把窗户撞得粉碎,瞬间就冲到了那个房间内,夏平安的脚下轻轻一点,那魔藤上传来一股反作用,夏平安也紧跟着龙五,从窗户之中闪身而入。

    那房间里的人绝对想不到在三楼会有人从天而降从窗户里冲出来。

    夏平安进入到房间的时候,就看到房间里有三个人站在一口大锅前,那一口大锅架在房间的壁炉前面,锅里熬制着白乎乎的类似蜡一样的东西,那三个人中有一个满头银发的身材矮小的老头,脸上干瘪得就像一个骷髅似的,他站在那口锅旁边,手上拿着一个瓶子,似乎要往那锅里加什么东西。

    另外两个人都是面目阴沉的壮汉,一个人拿着一根巨大的木棍子锅里搅拌着,而另外一个人的手上,则拿着一个人头骨,而在那口锅的旁边,就放着一具人类的完整骨骸。

    这房间应该是他们制作蜡像的地方,房间里到处都是做好的怪异蜡像,阴森森的,但他们做的蜡像,似乎不是普通的蜡像,因为普通的蜡像不会用人骨为材料。

    “守夜人……”那个老头一看到夏平安脸上的银色天使面具和手上的血红色的手套,就脸色大变,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哀嚎,已经忍不住往后退去。

    而随着那个老头朝着后面退去,那两个站在锅边的壮汉的眼睛一下子通红,口里生出尖锐的獠牙,身上的肌肉瞬间隆起,嗤拉一声撑破他们的衣服,野兽一样的毛发从他们的身上生长而出,他们的口中发出低吼声。

    龙五已经扑了过去,身若惊鸿,只是刀光一闪,灵巧又熟练的避过对方抓来的利爪,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就已经从一个壮汉的脑袋上飞了起来……

    那个老头一退,夏平安就知道那个老头是正主,在龙五扑出去的时候,夏平安手上一动,已经拿出了一把左轮手枪。

    是的,就是手枪,不要小看这种火药武器,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刚刚成为召唤师的神眷者,身体和普通人没有多少区别,一颗子弹就能要命了。

    那个老头身上没有召唤师的气息,最多只是掌握了一点玩弄尸体的邪门术法的小虾米,镀银子弹已经可以解决问题,不用浪费神力。

    “杀了他……”老头的口中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

    “砰……”夏平安开了枪,在枪口吐出的火舌之中,一颗子弹,准确的命中了那个老头的眉心,把那个想要后退的老头的头盖骨掀了起来,脑浆迸射,那个老头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干掉了一个变身怪的龙五这时候已经和第二个变身怪战在了一起,那个变身怪力量很大,但战斗技巧在龙五面前就是渣,那个变身怪想要举起那个大铁锅朝着龙五砸去,但龙五的刀光一闪,那个变身怪抓着铁锅的一只手就已经被斩断。

    龙五整个人拿着盾牌撞入到那个变身怪的怀中,咔嚓一声,盾牌就把那个变身怪的胸骨撞碎,变身怪吐着血往后倒,而龙五的脚步迷离变换,如影子一样的跟上,手上的刀从盾牌变换的缝隙之中插了过去,直接刺入那个变身怪的胸膛,然后刀一横,凶狠的朝着心脏位置一划拉,那个变身怪的上半身,几乎就被龙五一刀剖开,整个人惨叫一声就倒在了地上,下一秒,龙五的第二刀斩来,直接把变身怪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房间里的几个蜡像在这个时候动了。

    那几个蜡像,原本就做得不算逼真,两部僵硬,有些怪异丑陋,他们动起来的时候,动作难免有些僵硬,身上还有石膏和蜡块块的往下掉,但这大半夜的,要是普通人看着动起来的蜡像,绝对要被吓得半死。

    不用夏平安吩咐,龙五已经朝着动起来的蜡像冲了过去,刀光如匹练一样的闪动着,直接一刀,就把一个冲过来的蜡像劈成了两半。

    蜡像碎裂,居然会流血,那蜡像的体内,那些像人一样的骨骼和脏器清晰可见,散发着尸体的恶臭。

    第二个蜡像冲过来,再次被龙五一刀劈开。

    这会动的蜡像除了比较吓人之外,要论战斗力,和龙五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

    这场面,对夏平安来说只是小意思而已,吓不到他。

    只是,脸上戴着天使面具的夏平安眉头还是动了动,因为那个被他用子弹击掀飞头盖骨的那个老头虽然倒在地上,但身体还在挣扎,眼睛还在瞪着,喉咙里发出呵呵呵呵的声音,似乎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夏平安平静的走到那个老头的面前,一脚踩在那个老头的胸口,把那个老头冷漠的重新踩到地上,然后拿着手枪对着那个老头的脑袋和心脏,砰砰砰的连开三枪……

    终于,那个老头不动了。

    “又是生命沐歌……”夏平安低声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