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贰更

第一百六十八章 骑熊书生

    气运化火焰,妖魔为柴薪。

    燕赤霄从煞气缠身的天煞孤星,化作妖魔之敌。

    斩妖除魔即可壮大气运,修行有如神助,已有妖魔图鉴三分玄妙。

    如此大的气数变化,堪称地覆天翻,让周易对未来生出几分信心。

    周易说道:“诸事已了,贫道这便去了。”

    “前辈,您的法剑。”

    燕赤霄将南明离火剑奉上,如此至宝他可不敢昧下。

    “此剑你有缘,莫要辜负了此降魔之宝!”

    周易说完,腾云起雾飞身而去。

    南明离火剑在燕赤霄手中,不久前湮灭上万厉鬼,七位鬼将。由于不是亲手斩杀,所获道行奖励不足十一,然而积少成多,足足十年道行奖励……

    原本陈庆之后的入梦目标,就是燕赤霄。

    十万打工人,成功踏出第一步。

    ……

    太和殿。

    百官肃立。

    监国太子面色阴沉,冷眼扫过礼部诸官。

    礼部主礼乐祭祀,中下三品的神祇册封,通常是礼部侍郎送上名单,皇帝负责批红。

    昨天金华阴界邪神破界,根源就是礼部册封的黑山山神。

    “短短数月,先是红江孽龙,后有黑山树妖,郑爱卿看有话说?”

    “禀殿下,自大乾立国以来,常有神祇作乱……”

    郑尚书上前一步,躬身说道:“其根源一是神祇多不是人,其心必异。二是神祇寿元悠长,纵是生前德高望重,时间久了难免出现私心。”

    太子微微点头,问道:“郑爱卿可有解法?”

    “神祇册封所涉深远,不宜有大动作,暂时可行的有神祇轮值,避免坐地虎如孽龙,然后对神祇设立考核,不合格者剥离神职……”

    郑尚书缓缓叙述,作为活了三百多年的一品大儒,曾治三郡牧四州。

    大乾境内有什么问题,有什么解决办法,早已烂熟于胸。

    回答监国太子的问题,不似君臣奏对,更像是固定的过场剧情对话。犹记得先帝也问过此事,原因是飞云州有城隍,借执掌阴司的便利,攫取阴魂修行魔功。

    郑尚书当时的回答,与现在一字不差。

    “嗯,爱卿所言极是,拟旨……”

    监国太子话还未说完,又一道身影站了出来。

    “殿下,臣有异意!”

    王伯安出列,朗声道:“神祇册封是太祖定下的祖制,至今十六州百二三郡有近万大小神祇,其中最久远的,能追溯到中合年间。”

    “各地神祇尽心竭力,为朝廷监管地方,偶尔有不忠者,也不能因此改祖制。”

    “殿下,因噎废食不可取,还请三思!”

    王伯安话音落下,立刻又有几人出列,请太子三思,言称祖宗之法不可变。

    郑尚书退回百官队列,老神在在,没有因为众官吏反对而愠怒。

    众官吏不是因郑尚书而反对,是因为神祇册封关乎切身利益,其中也有郑尚书的利益。

    一品大儒也不能保证家族永远昌盛,大乾境内大小神祇数千上万,其中有多少与朝上衮衮诸公有关就不得而知了。

    监国太子也没有生气,自从服用仙丹,身轻体健之后,心胸也变宽广了。

    另一层原因,是被怼习惯了。

    景泰帝能说一不二,是实打实的拳头厉害,监国太子连炼气境都不是,即使是皇族正统,也很难让殿中百官心悦诚服。

    “王爱卿如此说,可又什么高见?”

    “回殿下,因为有山神犯罪就改变祖制,不可取。”

    王伯安缓缓说道:“不过也要引以为戒,那山神之祸根源在人妖相恋,不若新添一条律法,禁止人妖相恋……”

    监国太子眉头微皱,大乾不鼓励人妖相恋,却也没有明确禁止。

    “殿下,王侍郎所说一不违祖制,二又防止了山神事再次出现,可谓两全其美。”

    “殿下,人妖相恋,有害无益,早该禁止。”

    “请殿下三思!”

    一个又一个的官吏出列支持,他们对人妖相恋不感兴趣,主要是不能改变神祇册封。

    “既然如此,那就……”

    监国太子略一思索,似乎没有什么坏处:“拟旨颁布律法,禁止人妖相恋,违者报与斩妖司,按侵害人族罪论之。”

    “殿下英明!”

    百官面露喜色,齐声恭贺。

    太子微微颔首,这是他监国以来,第一次颁布新的律法。

    这感觉,真不戳!

    至于金华境内数县死伤百姓,殿中百官都不在意,那都是些许小事。

    其中有官吏心思转得快,这些地方有十几处神祇空缺,思索族中有谁功德足够,趁此机会得享香火供奉,日后也能为家族壮大出力。

    富人积功德容易,平日里早就有意识的获取,一旦有了神祇空缺就能补上。

    城隍土地需要死后才能册封,完全不是问题,先与礼部确定下册封名单,然后再病死家中。

    普通百姓当中,有人行善一辈子功德勉强满足,也需要在后面排队。

    或许直至功德耗尽,神魂消散,也没等到神祇空缺。

    ……

    金华在吴州。

    吴州最出名的当属龙川书院学宫,位列大乾四大书院之一。

    龙川书院东侧是皇家茶园,所产龙井灵茶有悟道、壮神的妙用。

    传闻茶园本是凡俗茶树,因圣贤在此悟道讲经,茶叶经圣贤熏陶化作灵茶。

    天微微亮。

    薄雾蒙蒙。

    黑白分明的食铁兽,一步步似慢实快,向着茶园而去。

    脖颈上拴着铜铃,声叮叮铛铛声音,惊醒了沉睡的鸟雀。

    “夫人者,天地之心,万物本吾一体者也……”

    郎朗读书声从食铁兽背上传出,之间青衫书生,稳稳的倚再熊背上读书。

    食铁兽进了茶园,负责打理的茶农,恭敬的打招呼。

    “见过杜先生。”

    茶农说道:“一早有个道人来了,说是您的洛京故人,在凉亭那等您。”

    书生正是皇家茶园管事,杜思。

    杜思的来历茶农们知道,怒打监考官的故事,已经从洛州流传到了吴州。

    龙川书院就在紧邻,这等壮大读书人志气的逸事,传播的最快。

    “故人?”

    杜思面色一喜,拍了拍食铁兽圆头颅。

    食铁兽速度飞快,来到茶山上的凉亭,果然看到有蓝袍道人正在品茶。

    “周先生,果然是你。”

    杜思身形一跃,竟然跨过数丈距离,落在凉亭当中。

    “贫道恰好途经吴州,顺道来看看你过得怎样。”

    周易仔细打量后,笑道:“看你样子,是极好了。”

    杜思面色红润,精气神清灵飘逸,站在那里就有昂然向上的生机,只此已经有了一丝大儒风范。

    “这里有藏书可借,有灵茶可品,有异兽可驯,快哉快哉!”

    杜思盘坐在对面,躬身为周易斟茶,恭敬道:“来了龙川,学生反而要感谢王侍郎,送我来这圣贤讲道之地。”

    曾经懵懂无知,只觉周先生的字和话令人惊醒,以一腔热血入了先生眼。

    现在学问日益增长,龙川书院年青一代尽拜下风,然而再见到周易,确实愈发感觉深不可测。

    周易轻品灵茶,似乎漫不经心的询问。

    “还记得当年贫道赠你的那几句话么?”

    “当然记得!”

    杜思神色一肃:“先生训诫,时刻铭记在心,每日诵读临摹,不敢有丝毫忘却!”

    周易抚掌道:“那就好!”

    两人许久不见,虽偶尔有通书信,哪有当面聊得欢快。

    周易点评洛京花魁,一届不如一届,为杜思可惜没能去春风楼一遭。

    “周先生,花魁瑶瑶为了您,用自己的体己钱赎身,学生早就听说了。”

    “纯属造谣,贫道与瑶瑶姑娘是清白的!”

    周易连连解释,然而杜思根本不信,连一旁听闲话的茶农的面露鄙夷和羡慕之色。

    临近龙川书院,即使是茶农也有几分文气,舞文弄墨或许不会,那些个读书人和花魁的风流韵事能说上几天几夜。

    说着说着,讲道当年遭贬,诸同科相送的场景。

    “可惜,那是与诸同科见的最后一面……”

    杜思叹息一声:“现在唯一与我通书信的,只剩下孟怀远了。”

    “孟怀远,贫道有印象,似乎是那年状元郎?”

    周易经常去状元堂,初时孟怀远留的字悬在正中,后来移到了角落,再后来似乎不见了。

    “怀远兄心怀天下,有大志向,可惜与学生交好受了牵连。”

    杜思说道:“堂堂状元郎,在甄州一小县做典吏,顶头上司是个举人县令,简直是有辱斯文。”

    杜思在太和殿痛打王侍郎,后果绝不止是贬谪龙川,后续一系列的打压至今未停。

    与杜思同科的进士,要么与他撇清关系,要么干脆痛骂几句反目成仇。当年弹剑作歌,挥毫作画的意气少年,终究成了政治生物。

    或许在深夜无人时,会偷偷取出那送别图观摩,回忆曾经的壮志。

    “放宽心,未来可期。”

    周易安慰道:“哪天你证了圣贤,这些都是杜圣人的趣闻逸事,在史书上会有记载。”

    杜思面色一红,他现在有信心成就大儒,距离圣贤还有千百倍距离。

    大乾自立国之后,再无一圣贤出世,其中有皇族打压的原因,更多的还在读书人自己身上。

    王朝盛世,愿意安心读书的人不多了。

    忽然。

    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

    “小杜子,我来了也不赶紧迎接!”

    说话声刚刚还在茶园外,下一瞬人已经到了凉亭,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老者正要说杜思偷茶喝,抬眼见到周易,双眼眨了又眨,话就堵在嗓子里说不出来了。

    “嗯?”

    周易疑惑道:“这位是?”

    杜思连忙站起来,躬身施礼:“见过李山长。”

    又介绍道:“周先生,这是龙川书院的李老山长。”

    周易起身拱手道:“见过李山长。”

    李元白立刻回礼道:“见过见过,您这是打哪来?”

    “自南边来。”

    周易没有说具体地点,李元白却点头恍然。

    李元白说道:“老朽惭愧,龙川书院在吴州,还要麻烦周先生。”

    “不麻烦。”

    周易手中出现一片桃叶,说道:“这是贫道炼制的灵茶,与这龙井颇有不同,老山长品鉴一二。”

    桃叶落入沸水,浓郁清香直入神魂。

    “好茶!”

    李元白赞叹一声:“这等灵物,上次见还是两百年轻,苍溧渊的祁前辈寿宴,有幸得尝。”

    杜思品了一杯,疑惑道:“比起最顶尖的龙井还要好,却不至于老山长如此惊叹吧?”

    “你小子境界太低,不懂!”

    李元白啧啧道:“发正是极好,也是你小子的机缘。”

    两人品茶变成了三人,很快就熟悉起来。

    李元白不是在乎身份的性子,否则也不会与杜思交好,现在反过来与周易一样。

    直至晌午时分。

    周易才告别,驾云而去。

    李元白望着远去的云朵,怔怔出神。

    “老山长,今天你有些奇怪?”

    杜思疑惑道:“周先生人很好得,若不是他扶持帮助,我现在大概在老家务农,日后接替父亲成为土财主。”

    “你小子口无尊卑,哪有如此评论父母。”

    李元白说道:“这位周先生当然是好人,大大的好人……你来说说怎么相识的?”

    “那是几年前……”

    杜思正要讲述,却被李元白打断了。

    “算了算了,周先生既隐瞒身份,老头子总不能坏其兴致。今日乏了,明天再来你这喝茶,记得多留些特等龙井,反正洛京那些家伙,也喝不出好坏!”

    李元白话音落下,身形化作虚无消失不见。

    杜思正陷入回忆,没有注意到李元白,也称周易为先生。

    ……

    清风小筑。

    分身刚刚下值,正在院子中参悟掩日神通。

    周易将分身神通修行愈发精妙,分身数量虽然没有增长,各自掌控却灵活了许多。

    分身十用,十种心思,没有了刚开始的杂乱无章。

    周易落下云头,收起分身,瞥见在仙桃树上爬来爬去的食铁兽。

    仙桃树每日凝聚灵液,当成母乳喂养食铁兽,身形与日俱增。

    毕竟是真的灵兽,而不是前世卖萌的滚滚,不过几日时间就有一尺多长。

    “过来。”

    周易一招手,食铁兽从树上一跃而起,要扑入主人怀抱。

    可惜身躯太重,平衡掌握的不太好,啪的一声落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这就是滚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