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鬼神竟是我自己 剪水II

109.计时到末,“彼岸”降临(5K大章-第一更)

    天眼,即是夏炎用以束发的发圈。

    黑暗里,他闭目之时,就借着天眼的力量看向了“彼岸”。

    “彼岸”依然只有一行又一行的话,在如列表般的刷着。

    这比之前几天又多了不少。

    “等等”

    夏炎忽地神色一动,他无意间瞥见了一道信息:

    【神秘世界封测倒计时,还剩最后十二分钟】

    他看入这道信息,其下又是许多表示期待的留言,诸如“准备倒计时了”,“快点快点,老子已经肌可不耐了”,“老娘代表月猫一族命令时间加快”,“切,不就是个游戏嘛,这么激动干什么”之类的话

    “十二分钟?”

    夏炎心中猛地一跳,他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视线下意识地再快速扫向最上的信息:

    【一月一日,神秘世界,封测开始】

    “还是一月一日那么,是两边的计时方式不同么?”

    “也是哪有这么巧的。”

    事情既然发生了,夏炎也无意再纠结什么。

    他抬手,红纸人抱着一根沉香插入一个鎏金铜象的香炉之中,香点燃,烟袅袅而起。

    夏炎同时对所有部下传递了信息“十二分钟后,天地或有大变”。

    如今,他的部下分散各地,包括:

    山南区域的“寒狱策士”龙凡,“太阳花巢”明罗;

    奴国外围的“金身牛头”庞吞虎,“血河行者”巫恒;

    天下剑尊城的“人间剑魔”王孤城,蛇一;

    依然在皇都的“黑翼蝠鬼”傅雪;

    风雪秘境里的“纯白月魔”月娥,小骨,蛇二到蛇八,白衣判官;

    云清山的“三灵鬼将”望山君;

    暗卫的“黑衣厉鬼”阴小幽。

    这是他如今所有的布局了。

    这些BOSS般的存在听到心灵里传来的声音,纷纷肃然,然后放下了手中动作,开始静静等待。

    夏炎深吸一口气,闭上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转瞬十二分钟过了。

    然而

    什么也没有发生。

    夏炎再看向那些“彼岸”的信息

    那些信息如是静止了一般。

    夏炎也不动,耐心地等待着。

    两个多时辰后。

    【神秘世界封测倒计时,还剩最后十二分钟】这条信息下面跳出了一行留言:

    “719秒~”

    信息留完之后,整个“彼岸”又仿佛陷入了静止

    这一刹那,夏炎脑海里闪过诸多画面,之前的疑惑似乎也有了答案。

    为何自己盯着“彼岸”看的时候,“彼岸”的信息几乎不动

    因为两边的时流不对等。

    自己这边的时间速度快了,而“彼岸”的时间却慢了。

    这就是传闻中的“天上一日,地下千年”么?

    也许千年算夸张了但却也可以用来形容。

    “反正这里有倒计时,过些时间,我再来测算一下,就可以得到大概的时间比例了。”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夏炎又对诸多的部下发布了“天地大变推迟”的信息。

    此时,天已蒙蒙亮,随着报时的钟鼓鸣响,皇都开始逐渐有了动静,皇宫里也传来早起值守侍卫们轮岗换班、太监宫女们忙碌着准备早餐的声音。

    夏炎吃完早宴之后,有太监来报,说是总瓢把子到访。

    他应了声。

    旋即,门外回廊就传来由远而近的脚步声,虬髯大汉出现在门外,恭敬地抱拳而立。

    夏炎笑道:“不必客气。”

    总瓢把子道:“草民已在皇宫叨扰多日,今日想来辞行。”

    夏炎算算时间,如果说“封测降临,世界将形成界壁,一切达到40级的强者无法离开自身所在区域”,那么现在就应该让傅雪回到“十二连环坞这样的出生地点”。

    即便总瓢把子不来,夏炎也会委婉地让他们离开,然后务必在一月一日之前赶回去,否则傅雪就会被困在半路,而丧失帮自己镇守“封测玩家出生地点”的作用。

    所以,夏炎笑道:“江湖人自有江湖事,朕便不留你了,藏书阁的书册都取好了吧?”

    总瓢把子道:“多谢皇上,草民取了三本,九阳心经,七杀指法,金刚不坏功。”

    说完之后,他心底也有些忐忑,老实说,这三本功法在江湖里都是赫赫有名、甚至失传已久的功法。

    然而,他多虑了。

    夏炎对这些凡间功法倒是无所谓,他之所以要总瓢把子取功法回去,就是希望增强“出生地点竞争力”,使得那些所谓的“封测玩家”能够多多选择“十二连环坞”。

    于是,他点了点头道:“既如此,朕也不远送了。”

    总瓢把子连声道谢,但脸上却又显出犹豫之色,然后忽地往前一步,跪地道:“草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说吧。”

    总瓢把子咬咬牙:“草民希望能将子女留在皇都”

    “哦?”

    “草民儿子名柳平平,今年十七,实力快破三重天境界,一手五虎断门刀也已大成;

    草民女儿名柳音音,今年十六,实力稳步进入二重天中阶层次,虽因力量所限,而无法将五虎断门刀练到大成,但天赋不错,她结合五虎断门刀法自创出了一门飞燕疾翔刀,出刀速度颇快,可从各个方向挡下起飞的燕子。”

    夏炎奇道:“做父亲的,不想着子女随在身边么?那柳平平你是培养了用来接班的吧,放在皇都做什么?”

    总瓢把子坦然道:“不瞒皇上,草民觉得草莽江湖之道终究不是长久之道,只有建功立业才是正道皇上可以安排这两个小子做个侍卫,草民就感激不尽了。”

    夏炎眯眼看着他,手指稍稍敲了敲桌面,道了声:“准了。

    侍卫先不急着安排,

    既是太妃家人,那便暂住外殿明意宫,

    明意宫靠近藏书阁,如此他两人可以继续修行功法。”

    总瓢把子一愣,双手撑地,深深叩拜,“皇上大恩,草民没齿难忘草民虽能力微弱,但今后皇上若有吩咐,草民定万死不辞。”

    夏炎想了想,忽道:“那朕还真有事要吩咐你。”

    总瓢把子愕然,但旋即沉声道:“请吩咐。”

    夏炎命太监取了个小锦盒以及笔墨纸砚,然后挥毫沾墨,在纸上写了四个字:“相信傅雪”。

    写完之后,他抖了抖纸,又放入锦盒,以火漆封好,交给总瓢把子,然后道:“你回去之后,门派之中若生出大变,才可打开此盒,遵循里面的吩咐,就是了。

    记住,阅后即焚,不可入第二人之眼。”

    总瓢把子慎重地接过锦盒,他心底很好奇里面写了什么,但却还是抬手发下了一个毒誓:

    “草民定当遵循皇上所言,若有违背,草民横死当场,死后永坠无间地狱。”

    无间地狱乃是民间流传之中,地狱里最黑暗最残酷的地方,总瓢把子用这个来起誓,可谓是真的毒誓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谴江上发生的事也开始传诸各方了。

    而因为此时,大虚王朝边界都进入了战时状态,所以天谴江上率先登陆的士兵很快遭遇了周边城防军。

    有将军统帅的士兵和没有将军统帅的,完全是两个样。

    更何况,那些士兵都已经被“天罚”吓破了胆。

    并没能造成太多损害

    反倒是把“天谴江上发生的事”,用一种惊骇的口吻说了出去。

    闻者无不瞠目结舌。

    再联想到皇都传来的那一篇檄文。

    那之前还被众人视为孟浪的“天将罚之”之言,此时竟是成了真。

    而对方檄文里所说的“天地不容”的言论,更是不攻自破。

    若是真的天地不容,为何天会帮助大虚王朝?

    为何你们这些“正义的军队”从南而来,却在冬日风平浪静的天谴江上被一个漩涡给全杀了呢?

    百姓不会去想这是什么修士手段

    只会想“看来天地不容的不是大虚王朝,而是这些从山南而来的叛贼”。

    如果往细了说,四十万大军里也有不少修士,这都能无声无息之中覆灭,还是叛军弱呗。

    皇后也是骚。

    在震惊之余,立刻找了个文采斐然的文人“帮”对方写了一篇檄文。

    大抵意思就是:天地不仁不公,竟然帮助无道昏君,那么我大虚龙帝龙辰为了正义,定要逆天而行,不论付出多少代价,也要让这天认识到自己错了。

    写完之后,顶配萝卜章早就到位了,盖在檄文下方,另有模仿笔迹的高人签署了龙辰的名字。

    檄文通过各个渠道飞快发布出去。

    暗卫们发动力量,开始各种造势

    很快,“逆天者”龙辰之名,就会传诸四海。

    而天在何方?

    已然不言而喻。

    朝说“天地不容”,夕说“逆天而行”,朝令夕改,口是心非者,跳梁小丑罢了,做什么帝皇?!

    这一封檄文,就是绝杀。

    至于天罚究竟是什么

    白雨陌已经习惯了不去问,

    她疑惑了,就会去想这是傀儡。

    她不过是白家一个没落的天才,是太虚仙宗的外派弟子,是叛徒,是乱伦者,是谣言里的乱国妖姬,是一个天赋很一般、手段不干净、心中有城府、周身有尖刺、或许有坚持有纯粹、但不那么善良,是一个莫名其妙,已经过了该被人同情年龄、却只会被人垂涎美色的女人。

    但自己究竟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呢?

    此时,揽月宫。

    没有侍卫。

    红袄的小女孩哆哆嗦嗦地推开了宫门,紧接着眸子里兴奋了起来。

    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来了

    只不过,十四叔说的老师她没见到,倒是见到了一个插满糖果的山。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揽月宫里和宫外是两个样,但十四叔安排的,肯定没问题。

    上一次,她只在山脚徘徊。

    这一次她决定要做一个征服大山的女人!

    夏雪挥舞着小胳膊,开始征服漫山遍野的糖。

    而山巅上,妖娆的纯白月魔正扭动着娇躯,拖着雪腮,悠闲且好奇地看着山下的小家伙。

    这就是主上让她好好教导的弟子么?

    瞧这样子,也是个美人胚子呢

    可惜,太贪吃了。

    那就让你吃个够吧,然后才有力气减肥呀

    另一边,金身牛头和血河行者也在奴国外围落下了脚,开始进行奴隶解放运动

    当晚,午夜过后。

    封测倒计时,还有两天。

    嗒嗒嗒

    夏炎通过天眼,看向“彼岸”的倒计时。

    倒计时显出“483秒”。

    夏炎脑海里迅速开始了计算,这相当于自己这边的一天时间约等于“彼岸”的“237秒”,也就是“3.95分钟”,继续换算成年日

    那么

    夏炎得出了结论:

    “彼岸的一天,等同于我们的一年。

    彼岸的两个小时,等同于我们的一个月。”

    “唔”

    “我记得嫣然嫂嫂曾经提过那位九先生,一到九月他会凭空消失,而九月之后才会出现。

    这位九先生有古怪,是必然的。

    如果如果他是彼岸的人,

    那么,就相当于他每天在下午六点钟开始进入我们的世界,然后十二点离开而这刚好是睡前的时间。”

    “逻辑通畅,刚好对上这就是所谓的玩游戏么?”

    “把我们当游戏玩,好有趣啊。”

    夏炎捏紧拳头,余光微瞥之间,督见了两鬓垂下的白发,他缓缓闭眼。

    梦境里,他会再度遇到那位横亘天地的巨大白影,那世间万物皆如流水,淹溺过一切存在,唯那巨影缥缈扭曲,长存不变。

    “白阎罗”

    “你究竟是谁?”

    “我究竟是谁?”

    一声轻轻的自喃。

    夏炎再度坠入了梦境。

    他宛如在跌落无底深渊。

    躯体开始失重、下沉,

    最终落定在了那巨大的白影前。

    天地静寂,万物如已死去,就连粒子尘埃都不复存在,更勿用去说满天星辰

    白影越发清晰,而他却越发暗淡。

    白发越多,他越暗淡

    若是有一天满头白发了,他会否就从世间消失呢?

    少年和白影,宛如蝼蚁和星空。

    可即便如此只是短短数月的时间,这蝼蚁却已经拥有了强大的心性。

    他静静地等着时间过去,等着大梦醒来。

    若是过了许久,又若是过了片刻。

    宁和宫寝宫内,夏炎的眼睛动了动,然后睁开了,露出彷如没有做过噩梦、只是稍稍打盹的平静。

    想数月之前,他还会满头大汗地惊醒,然后茫然许久才回复平静,可此时却已经无动于衷了。

    不,这不是无动于衷。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白阎罗的可怕,清楚神鬼的可怕

    可是,他已拥有了端坐于任何棋盘前,与任何存在博弈的心。

    哪怕看不清棋盘,看不清规则,看不清博弈,看不清敌人

    但他,

    已然坐下。

    已然睁眼。

    已然看向对面。

    对面是彼岸也好,是神鬼也好,是什么都好。

    世上之人,最缺的岂不是去面对的勇气?

    或许便是面对一点挫折,一点失败,一点低谷,就会怨天尤人,自暴自弃,更勿用去说去面对自己从未想过的存在了,面对那天地将倾,再无希望,甚至不知方向在何处的远方。

    但是

    夏炎,已然坐下,已然面对。

    神色不变,此谓神勇。

    白天,夏炎因为无法继续“修炼”的缘故,各方部下也没有什么大进展的缘故,而继续与皇后一同批阅奏折。

    他发现,只要开始批阅奏折这时间过得那是飞快。

    一转眼,天就会黑了。

    而奏折还有一大堆。

    前线倒是传来了不少捷讯,大抵都是山南溃败的信息。

    显然,这位山南王造反的事已经开始趋于平缓了。

    可夏炎现在关心的不是这个

    封测倒计时,还有一天。

    天眼所能看到的“彼岸”信息又多了不少。

    譬如置顶的一条:

    【任何人都可以是符箓师十八文字】

    “十八文字?”

    夏炎本能地就想起了南晚香之前所说的“神鬼文字”,神鬼文字复杂无比,却刚好也只有十八个。

    他切入了那条信息,继续看下去:

    【天神公司为增添神秘世界与现实的联系性,特意将十八个文字制作成了符箓师通用文字,任何进入的玩家都可以通过在特定的符纸上书写这些文字,而获得奇异的能力】

    【封测时间,为期七天,七天之后,表现优异的封测玩家将获得进入天神科技学习的权限,届时天神科技将开放这十八个文字的进阶版】

    【只要掌握这十八个文字的进阶版,你就可以动用更强的符箓,从而哪怕等级不如其他玩家,也可以领先于其他玩家】

    这些信息下方,则是一堆诸如“羡慕嫉妒恨”,“什么时候公测”,“肌不可耐了”,“快点开始吧”,“我要做鬼修,进入游戏后大杀四方,嘿嘿嘿”,“我要逍遥自在,红颜知己无数,让这第二人生再无遗憾”,“我来了”之类的留言。

    “阴阳,法器,符箓神鬼文字”

    “返祖,法身,异化”

    “十道柱,十条法则”

    “天神公司?”

    夏炎喃喃着,至于什么天神公司用“十八文字制作成符箓师通用文字”这种话,他并没有被震慑住,而是存了需要验证的想法。

    就这么,时间很快过去。

    封测最末的倒计时也开始了。

    终于,随着这一年最后一天最后一个午夜的到来

    “彼岸的封测”降临了。

    这一瞬间,天地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