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木叶开始逃亡 叶惜宁

第十三章 晓与长门(一)

    绫音的态度姑且不论,因为这家伙即使生气也只会把笑容放在脸上,让人完全不知道,她到底是在生气,还是毫不介意。

    正因为此,在某种程度上,她比琉璃更加危险。

    而琉璃就很简单了,高兴和生气都能直观的表现在脸上。

    她此刻是真的在生气,而且是怒火中烧的那种。

    如果自己不给出一个合理解释的话,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白石实在难以预料。

    在白石肩膀上的活蝓分身,也感受到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凝重气氛,在这个房子里酝酿着,便一副不关我事的开始蠕动身体,顺着白石的后背慢吞吞爬到地上,远离这片充满硝烟的战场。

    白石大人的感情生活还真是丰富多彩啊。活蝓心中好好感慨了一番。

    “那个,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没必要用这么可怕的表情欢迎我回来吧。”

    白石试图缓解这深陷泥沼之中的压抑氛围。

    听到白石那拙劣的辩解,琉璃冷哼了一声:“真好意思说,一共消失了超过一个星期的时间,而且一声不吭离开,你要是再不回来,我真以为你彻底失踪了呢。”

    “就是啊,白石君,你突然离开这里,知道给我们添了多少麻烦吗?把我们的工作顺序也打乱了,还要为你的安全担惊受怕。”

    绫音也在数落着白石的不是。

    白石大概能够想象出来琉璃和绫音两人,在自己离开后,这段时间有多焦头烂额。

    毕竟平时都是自己在管事,琉璃负责警戒与剿灭方面的事情,绫音负责的则是监督工作,让她们两个来代替自己的工作,的确有点让她们两个手忙脚乱的感觉。

    “我又不是小孩子,安全方面不需要为我顾虑。不过既然我已经回来了,下次我会注意一点的。”

    主要是他前往湿骨林过于突兀,毕竟那是活蝓用逆通灵之术把他召唤过去,和白石本身的意志无关。

    他本来的想法是,先召唤出活蝓的一部分分身出来,了解一下湿骨林的情况再做决定,是否前往湿骨林。

    没想到在他以取巧方式与活蝓签订契约之后,活蝓直接把他通灵到湿骨林那里,来不及与琉璃、绫音说明事情。

    加上湿骨林那里有着天然的仙术修炼环境,学习活蝓的治愈型仙术也花去了几天时间,才无法在短时间内赶回来。

    “那这位就是湿骨林的……”

    绫音看向一旁默默不语的活蝓。

    琉璃也把视线转移过来,饶有兴趣的看向活蝓。

    “啊,是的,它就是湿骨林蛞蝓仙人的一个分身,这次跟随我过来,是有重要的事情处理。平时你们叫它活蝓就好了,这是它的名字。”

    白石向两人介绍活蝓的身份。

    “两位下午好。”

    活蝓软糯糯的声音响起。

    因为是初次见面,不是很熟的缘故,琉璃和绫音只是对活蝓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比起活蝓这种初来乍到的通灵兽,还是那些笨儿子和笨女儿们更加知根知底一点。

    “你们两个一起过来,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吗?”

    白石问道。

    两人之前那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的确有点吓到了白石。

    “主要是来看看你这边的情况,还有就是那一批见习医疗忍者,现在已经从海路安全抵达了火之国,此刻应该进入木叶了。另外就是,砂隐村的第三代风影,经过各村的间谍运作,已经确定在第三次忍界大战开始之前失踪。失踪原因不明,不排除被人暗杀掉这种可能性。”

    琉璃把事情简略说了一遍。

    毕竟五影之一的风影失踪,可不是什么小事,而且琉璃也想不出来,有什么人可以毫无声息的把当代五影之一的风影带走,这种事简直闻所未闻。

    “已经坐实了吗?”

    白石稍微意外了一下,本来风影失踪,还是各方的猜测。

    如今坐实了风影在战争之前失踪,也就是说,各国已经掌握了风影失踪的确切证据,否则不可能如此断定。

    当然,也可能是砂隐设下的诡计,只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

    “不过,风影失踪之后,砂隐还有胆量对木叶发动战争,还真是够胆量。”

    砂隐忍者的力量,琉璃在第二次忍界大战时期,是亲身领教过的。

    在综合方面,和木叶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木叶的血迹与秘术忍者层出不穷,可不是只有顶尖忍者,才是震慑各国的强大力量。

    这些血迹和秘术忍者,或许个体实力与顶尖忍者有着一定差距,但是以忍族为单位计算,在威慑力上,比起个体的强力忍者更具有威慑性。

    宇智波一族的威名,便是如此打下来的。

    无论是个体也好,还是一族的忍者,只要能成为威慑别人的保障,便是力量。

    在失去三代风影这样的顶尖忍者之后,砂隐还能有胆量对木叶发起战争,确实让琉璃有点刮目相看。

    “那不是有胆量,如果风影没有失踪,那是预谋已久。若是风影不慎失踪,那只是无奈之举。”

    “无奈?”

    “与其为了自己村子的人为了第四代风影之位争得头破血流,自相残杀,还不如尽可能把内部矛盾转移,用攻打木叶的功绩,来确定第四代风影的人选。既避免了内部的自相残杀,也让之前的计划没有白费。即使失去了三代风影,砂隐村的装备方面,要在仓促应对的木叶之上。”

    白石感慨着砂隐之中也有能人。

    能够如此快速的做出反应,五大国的忍者高层,对于战争的敏锐,以及局势的走向,都有自己的一套基准。

    对这些人自然不能小看。

    哪怕是白石并不喜欢的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其余方面不做评价,但在局势的平衡上,确实稳定了木叶的局势,虽然这种环境的平衡,是以牺牲别的忍者换来的平稳。

    砂隐的想法便是,比起内耗的自己送死,还不如让这些人直接和木叶忍者同归于尽,既确定了第四代风影的人选,也削弱了木叶的实力,得到了自己所需的利益。

    估计是砂隐的千代姐弟做出来的决定吧。

    这二人自二代风影沙门时代,就一直是风影的左右手,三代风影上位,更是不遗余力辅佐三代风影,壮大砂隐的力量。

    如今三代风影失踪,年近半百的千代姐弟,已经错过了争夺风影的最佳年纪,自然不会和年轻人争夺火影之位。

    利用战争刷取功绩,作为第四代风影的晋升之路,也在情理之中。

    “现在第四代风影的候选人有谁?”

    白石问道。

    “根据不确定的信息,似乎是砂隐上忍罗砂。”

    “罗砂?那个操控磁遁·砂金的砂之上忍吗?实力不俗,也拥有镇压一尾守鹤的特殊忍术,不出意外,第四代风影就是他了。”

    成为五影,尾兽是必须跨越过去的一道关口。

    罗砂拥有强劲的实力,忍术对于一尾守鹤也有极大的克制效果,还是三代风影器重与信任的上忍,只要在这次战争刷取足够多的功绩,成为四代风影,应该不会有什么波折。

    对各国有名忍者,白石不能说了如指掌,但多少都听说过对方的一些事迹。

    砂隐的罗砂,以及灼遁忍者叶仓等。

    雾隐的忍刀七人众。

    岩隐的土影之子黄土,还有爆遁忍者狩。

    云隐的三代雷影之子,说唱达人奇拉比。

    这些人都是忍界中近年来,声名鹊起的强大忍者。

    和白石这种之前一直默默无闻的木叶中忍,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的人物。

    但随着自己成为木叶的S级叛逃忍者,白石觉得自己的名气应该也是挺大的吧。

    虽然中忍这个等级,怎么看都有点碍眼的意思。

    “说起砂隐,过一段时间,我打算去一趟风之国。”

    白石沉吟了一下,对琉璃和绫音说道。

    “去风之国?”

    “楼兰的地底有一处龙脉,那里面拥有着磅礴的查克拉,我打算把那个东西化为己用。”

    白石解释道。

    “楼兰?国中之国的地方吗?”

    对于楼兰,琉璃自然也听说过。

    因为处于风之国沙漠深处,很多人对这里了解甚少,不过这个国家不怎么被关注也是事实。

    “听说就连熟知地形的砂隐忍者,在那里遇到沙尘暴,都可能迷路渴死。白石君,我和你一起过去吧,我的白眼说不定会派上很大用场。”

    绫音自荐跟随过去。

    琉璃眼睛眯起,露出一道危险的光芒。

    “呃……到时候再说吧,因为对于楼兰那里,我还不是很了解。在去之前,我会先派遣调查人员,潜入那里了解一下这个国家的状况,再去做决定。”

    白石感受到空气里的气氛再次充满了火药味,决定先稳定下这两人再说。

    最后,白石还问了一个问题,指着窗外远处那座被剜去山头的大山问道:“对了,那座山是怎么回事?你们知道吗?”

    绫音用手指触着下嘴唇,歪了歪头思考了一会儿,才微微笑道:“不知道呢,可能是从天上掉下一块陨石,刚好砸中了那里吧。这种事白石君就不要介意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大碍吧。”

    “也可能是地震。”

    琉璃补上了一句。

    “……”

    白石百分之百确定,大山被剜去山头,肯定是这两人搞得鬼。

    不过说起来,那究竟是什么忍术造成的?白石望着那座失去山头的大山,眼中露出茫然之色。

    就算是绫音的神空击连续使用的话,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达到这种效果。

    也不像是琉璃的仙术型豪火灭却造成的创伤。

    是两人战斗造成的吗?除此之外,白石想不到其余的可能了。

    ◎

    “自来也大人,从村里派来的支援部队已经到达。”

    在木叶营地的主账之中,自来也在这里坐镇。

    与大蛇丸面对的不同,自来也应对的是实力一点都不弱于砂隐的岩隐忍者。

    这阵子他和岩隐的黄土、爆遁忍者交手,互有胜负。

    但是相比于进攻力十足的岩隐忍者,他这边只能被动防守。

    原因便是忍者数量上有着巨大的差距。

    如今等到支援到来,情况应该会好转许多。

    “辛苦你了。”

    自来也拍了拍这名汇报消息的上忍肩膀。

    “对了,自来也大人,还有一个重要的消息要传达。”

    “什么?”

    “云隐那边似乎有异动。”

    这名木叶上忍神情严峻。

    “云隐?”

    自来也声音里透露出紧张。

    不为什么,雷之国的云隐忍者,一直都是忍界中为人熟知的战争狂人。

    热衷于武力的云隐忍者,总是在忍界各地搜索强力忍术,壮大自身,并且注重军事上的发展,在五大国的忍村中,紧追木叶。

    如果他们加入战场的话,局势无疑会变得复杂起来。

    这种时候,木叶光是面对岩隐和砂隐,就已经焦头烂额了,要是云隐也牵扯入木叶的战场,就要进行三线作战,木叶的压力会更大。

    “他们的目标是谁?”

    自来也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也有点后悔当年在妙木山的时候,学习仙术时不专心,导致现在还是半吊子。

    如果能把妙木山的两大仙人通灵出来,进入妙木山独有的仙人模式,情况无疑会好转许多。

    “暂且不知,暗部们那边只是察觉到云隐的部分动向,但云隐的具体目的是什么,还是一团迷雾。”

    “我知道了,下去吧。”

    “是。”

    等到上忍离开,自来也坐回椅子上,背部靠着椅背,长长出了口气。

    “战争啊……”

    这次战争开启,又将会死掉多少人呢。

    自来也眼中露出一丝沉痛之色。

    而且村子里刚刚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集体叛逃事件,更是牵连到宇智波和日向两个豪门。

    甚至九尾人柱力与自己的弟子水门,也遭遇了牵连。

    水门死而复生这件事他也是知道的,他不知道那位昏昏欲睡的大蛤蟆仙人,竟然有着可以令人起死回生的宝物,但副作用肯定也很大吧。

    战争之后,自己必须要去妙木山亲自感谢那位老仙人才行。

    水门是自己重视的弟子,加上大蛤蟆仙人这次的竭力相救,让自来也相信,水门很可能就是大蛤蟆仙人梦中,可以为忍界带来和平的预言之子。

    想到水门平时的作风,以及年纪轻轻就取得的成就,自来也也相信水门未来会有改变世界的力量。

    “千叶白石……会是大蛤蟆仙人梦中的那个毁灭忍者世界的可怕存在吗?”

    自来也想到了很长远的东西。

    千叶白石……这个拥有普普通通名字,普普通通的木叶中忍,竟然在村子隐藏了十数年,都无人可以发觉。

    甚至水门也是死在他的手上,如果不是大蛤蟆仙人,自己现在很可能会痛失水门这样的优秀弟子。

    不知道为什么,自来也有这种预感,而且预感越来越强烈。

    这个人,会是自己弟子水门一生大敌。

    对于这个人,自己第一次认识的时候,是通过朔茂。

    之后对这个人的了解,是通过纲手。

    无论怎么看都是个毫不起眼的木叶忍者。

    自来也回想起很多事,最终只能归于无奈的叹息。

    朔茂死去,纲手避让战场,朔茂的三位弟子全部叛逃,并且带走了部分宇智波与日向族人,让木叶损失颇大。

    “说起来,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呢……弥彦,小南,还有长门,希望他们在这次战争能够平安无事吧。”

    自来也想起自己过去在雨之国战场,收养的三个孤儿。

    之前有听说他们打算在雨之国干一番大事业,甚至成立了一个小有名气的组织,致力于雨之国的和平。

    自来也无法前往看望他们,因为他需要在这里坐镇,抵御岩隐忍者的突袭。

    然而,现在砂隐与木叶交火,雨之国必定会受到战争的波及。

    雨之国在这场战争中,将会变成什么样子,自来也也无法预料到。

    只能祈祷他们三人能够平安无事的活下去。

    在这个年代,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也只有活下去,才有完成梦想的希望。

    ◎

    怀揣着梦想前行,祈求和平降临于哭泣的国家。

    那是三人过去许下的诺言,于是,他们三人毫不犹豫的走上了这条轰轰烈烈的和平道路。

    为了让和平降临,无论前方多么困难,有多么危险,都无法令他们的意志动摇。

    梦想就在前方,但每一个脚步,其实都是血腥和战斗。

    以及绝望和痛苦!

    雨水滂沱的战场上,传来了苦无和手里剑的碰撞声。

    起爆符的闪光一瞬间爆裂,带来了光明。

    雷鸣轰响,在乌云之间,如银蛇窜动。

    忍术击中忍者,生命最后一刻呐喊出声。

    染血的武器,还有被忍术与起爆符弄出来的坑洞。

    火焰在雨中沸腾。

    雷电刺破土墙。

    卷起惊涛骇浪的水龙冲向敌人的阵营中,带来毁灭和死亡。

    锐利的风之刃冒雨前行,夹杂血腥,发出野兽般的狂吼。

    砂隐的忍者和木叶忍者在这里交火。

    双方脸上都是狰狞与血腥,愤怒和仇恨。

    战斗至此,理由已经不重要。

    为了生存,为了自己的家人,为了自己的国家,为了替死去的同伴报仇,必须把忍术和刀刃送入敌人的胸膛。

    “这些大国忍者疯了吗?这里是还有普通人在的村庄啊!”

    在山崖上,一群披着黑色大衣的忍者在那里目睹了砂隐和木叶的忍者战斗。

    他们是自称‘晓’的雨之国忍者组织。

    领头忍者的名字是弥彦。

    弥彦不敢置信的看向下方的战场,在战场之中,有不少慌不择路逃跑的平民,哭喊着想要逃离这片战争的地狱。

    忍者们没有想要杀死他们的想法,可是飞射出去的苦无,飞射出去的手里剑,还有起爆符,忍术,这是都是没有思想的杀戮工具。

    丢出去的那一瞬间,平民们的死活只能听天由命。

    “该死!为什么这里会有平民出现,不是让这些人提前离开避难了吗?”

    组织里的一名成员也是焦急起来。

    这些被战斗卷入进来的平民,都是他们的同胞,是雨之国的平民。

    “过去阻止他们!这样下去,那些平民一定会……”

    在那其中还有妇女老人和孩子,弥彦看到这一幕,既是愤怒,也不得不压下怒火,知道这种时候不能够意气用事。

    阻止双方的战斗,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于是,弥彦带着晓的众人从山崖下下来,去战场的核心,阻止砂隐和木叶的交战。

    这是一次偶然的遭遇战,人数超过百人。

    在一开始,木叶和砂隐的忍者都没有预料到战斗会在突然之间发生。

    等到回过神的时候,战斗已经发生了。

    “等等,我们是雨隐的忍者,这里还有平民,请立即停止你们的战斗行为!”

    弥彦冲过来的时候,立刻对着木叶、砂隐的忍者大喊。

    但是他的呼喊毫无作用,木叶和砂隐的忍者脸上只有疯狂和狰狞,空气里的血腥刺激他们的身体,让大脑几乎一片空白。

    拿起武器,杀死敌人,这是他们唯一的想法。

    虽然也被教育了,战争时期,不准对平民出手……但那也是自己有余力的情况下需要遵守。

    反正是战争嘛,平民受到波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而雨之国又不是什么强大的国家,大名更是腐败无能,也不可能声讨他们的不是。

    因为他们都明白,一旦他们的刀刃有所迟疑,就会在战场上死亡。

    为了这些不是自己国家的平民,而停下手中可以杀死敌人的刀刃,不作思考也可以知道答案。

    “不行,他们完全听不进去!”

    愤怒于他们的胡来,但弱小即是原罪,他们晓也不敢介入这种战斗之中。

    说不定会被杀疯狂的木叶和砂隐忍者联合针对。

    “先去把平民带出来!动作快!”

    弥彦看到自己的话语对于这些忍者毫无用途,立刻转变思路,先把无辜的雨之国平民拯救出来再说。

    晓的众人都是实力不俗的忍者,如果和木叶、砂隐这些忍者战斗,可能会一败涂地,但是拯救平民这件事,还是相对容易的。

    毕竟没有从核心战场逃离的平民,已经死亡,自然不需要过去冒险。

    能够活下来的平民,都是在战场边缘,小心一点带出来就没有问题。

    晓的一名红头发少年也目睹到了弥彦所见到的一幕,悄悄握紧了拳头,眼中露出愤怒和沉痛之色。

    在晓之中,他救回的平民最多,有十几人,里面还有两个孩子。

    其中一个孩子右臂被起爆符的爆炸波及到,已经血淋淋一片,在雨中哭喊着,接受晓里面的医疗忍者治疗。

    “这些毫无怜悯之心的大国畜生!真想宰了他们!”

    晓的医疗忍者露出愤慨之色,对这些大国忍者痛恨不已。

    但也知道杀死这些大国忍者并不现实,而且事情暴露,还会受到对方疯狂的报复。

    到时候受苦的,依然是这些手无寸铁的雨之国平民。

    弥彦拍了拍这人的肩膀,转向红头发少年说道:“麻烦你了,长门。”

    名为长门的红头发少年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大碍。

    弥彦走到一个救回来的平民面前,拿起一块自己的食物给他,这里离战场有一段距离了,不用担心被战斗波及到。

    弥彦不解的看向这名村民:“我记得在之前,就颁布了避难命令,为什么你们到现在还没有离开?”

    村民用无神的眼眸盯着弥彦那张年轻有朝气的脸庞,木然说了一句:“避难?到哪里避难?这个国家不是忍者在战斗,就是盗匪横行,去哪里避难?”

    那是毫无希望之人的眼神,麻木和绝望在脸上呈现。

    弥彦怔在雨中,默默不语。

    雨声淅淅沥沥,似乎淋在了弥彦的心头上,望着阴沉沉的天空,无尽的寒意包围而来。